.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愛筆樓]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張安世此時隻恨不得叉腰起來。

不過,此時應該低調,便擺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輕描淡寫地拍了拍身旁的朱瞻基。

朱瞻基還是目瞪口呆的樣子,像是久久不能回神。

張安世忍下嘴邊的得意,道.“怎麼樣,阿舅還可以吧?”

此時,已有宦官開始拎著被打爛的兔子,還有抬著千瘡百孔的糜鹿出來。

一個人顯然不夠,於是越來越多的宦官自覺地加入。

這圍場裡,數十個宦官開始忙碌。

隻是這裡的野兔,卻不像中箭的野兔一般完整,許多兔子,半邊身子都被打爛了。

張安世心裡不禁感慨,還是我張某人心善啊!不像這些射箭的人,須知箭矢穿過野兔的身軀,野兔沒有這麼快死,必定要不斷流血掙紮許久,這才斃命。

他張安世這機槍,簡直就比觀世音菩薩還要心善,一旦擊中,以野兔的身軀,幾乎是立時斃命,安全無痛,雖是死時的形象差了一些,可至少減輕了靈魂上的苦痛,這已是人道主義的偉大進步了。

朱瞻基下巴都要合不攏了,而後……便聽有宦官道:“一隻……”

“兩隻……”

“十七隻……”

“五十九隻……”

“-百二十七隻……”

“-百九十九隻……”

這裡很安靜,除了那數數的宦官,所有人都沒有發出聲息。

大家屏息聽著,許多人像見鬼一般,看著張安世那架起來的小炮。

顯然……他們搜遍了腦海裡所有的恐怖記憶,也絕無法想象,今日所見的東西,具有何等恐怖的威力。

這……是萬人敵啊。

對於那些子弟們而言,可能隻是覺得恐懼。

可對於朱棣、丘福、朱能等人看來,卻完全是另外一種感受。

除了毛骨悚然,他們眼裡在放光。

這玩意……這玩意……

想象一下,在城門架起一個,外頭多少兵馬,隻怕也衝不進城來。

若是在衝殺時,有這麼幾個,幾乎可以想象,隻要這東西聲音一響起,無數人像被割麥子一般的倒下,哪怕隻在瞬間殺死數十人,就足以讓對方徹底崩潰了。

有這玩意……

入他孃的,還什麼騎射,這不成了天大的笑話嗎?莫說是騎馬,就算是騎著大象,也不夠打的。

朱棣的呼吸不自覺地開始粗重。

而這時,還有人在繼續大呼:“兩百七十五隻。”

“三百丿八十五隻……”

張安世雖然此前就知道小炮的厲害,可聽到這個數目,依舊激動得滿面紅光。

很好,果然打破記錄了。

“陛下,陛下……”

終於,有宦官匆匆到了朱棣的腳下,拜倒,嘶聲道:“已計算出來了,射死野兔四百零二隻,麋鹿二十七頭,野豬六頭,除此之外……其餘野物……計有三十九頭。”

這已超過了今日朱棣以及勳臣們的總和了。

朱棣·“.”

朱棣沒吭聲。

所有人都默然無語。

倒是這個時候,金忠大呼:“陛下,此番校閱,張安世第一,不……威國公此番……圍獵,是自三皇五帝,盤古開天地以來第一,臣遍覽史冊,不曾見過如此滿載而歸者,兵部……敘功,張安世當為我大明第一勇士。”

朱棣·“.”

朱勇幾個,本也是興高采烈,站著朱勇不遠的人,也有不少少年,射下的野物也不少,更是喜滋滋的,可現在……大家的臉都不由自主地抽了抽,所有的光芒,現在都黯然起來。

七隻、八隻,是遊戲。

也有十幾隻,已算是卓越。

可現在……這都是一個屁。

所有人的戰記加起來,都比不上一個張安世。

大家氣喘籲籲地圍獵,從馬上下來的時候,個個大汗淋漓,呼吸粗重。

可看看人家張安世,卻是臉不紅,氣不喘,還悠然得很。

高下立判。

看眾人依舊一副沒反應的樣子,金忠這時帶著喜悅的聲音,又故意大呼道: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總算,眾人反應了過來。

是啊。

這還不恭喜,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朱能咧嘴,笑了,率先對朱棣道:“恭喜陛下,我大明有此神物,北方再無邊患了。”

丘福等人也很識趣地紛紛拜倒。

徐輝祖激動起來,忍不住瞥了一眼張安世。

任何帶過兵的人,都會知道這東西的厲害。

而任何一個泰山,都會覺得有了張安世這麼一個乘龍快婿,就相當於撿了一個寶。

徐輝祖想要露出幾分矜持的樣子,畢竟是自家的女婿嘛,總要顯出幾分……我並不驕傲的氣度。

可有限的涵養功夫並不允許,因為他想繃著臉,卻撲哧一下,樂了,便忙彆過臉去,不忍讓其他人看見他的得意。

另一邊,徐景昌也誌得意滿起來,樂嗬嗬地道·“這是我姐夫,這是我姐夫!我姐夫早就教誨我,做男人,要動腦,一個男人不動腦,怎麼可能成就大事呢?”

這樣子,可謂得意極了!

另一邊,有人怯怯地道:“我想一想,俺爹娶了保定侯的妹子,也就是俺娘,俺娘有一兄弟,娶了安王殿下的女兒,也就是俺的嬸嬸,俺嬸嬸的爹是安王殿下,安王殿下又娶了你小姑姑為妃,你小姑姑的兄長便是魏國公,威國公又娶了魏國公的女兒為妻……這樣算下來,俺也是威國公的親戚了,不過俺腦子笨,算不清楚該叫他什麼,算啦,俺也不多想,以後也叫他姐夫了。”

少年們嘀嘀咕咕的,都一臉稱羨之色。

這玩意太讓人震撼了,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眾人一個個流著哈喇子,平日裡不少少年,畢竟出在勳臣之家,哪一個不做夢都想著和父祖一般,馳騁疆場,不過他們畢竟生下來養尊處優,又不肯下苦功夫,熬不了這樣那樣的苦。

現在不一樣了,有希望了,揹著這麼一個玩意上疆場,誰敢挨近,便射他娘,阿貓阿狗統統退散。

朱棣深呼吸,總算是讓自己鎮定下來。

於是他道.“張卿家……列為頭名,不,是開天辟地以來,狩獵頭名。”

張安世等的就是這一刻呢,於是上前道.“謝陛下恩典。”

考試得第一,是多麼光榮的事呀!

朱棣卻是問:“這是什麼?”

眾人都看著張安世,一個個求知若渴的樣子。

張安世便道:“這……這叫機槍。是臣心善,總是看到戰場上,刀槍無眼,許多敵人……受了銃擊、刀傷和箭傷,一時死不了,於是哀嚎數日,隻到血儘而死,其中苦痛,常人難以想象,所以臣就在想,我們雖與之為敵,可上天有好生之德,這疆場廝殺已是天地不仁,倘若還教他們受此煎熬而死,實在不是我大明天朝,禮儀之邦的風格,所以臣秉持此善念,帶領匠人們日以繼夜的攻關,總算皇天不負善心人,總算造出此物。”

朱棣的嘴角抽了抽,他脾氣急,立即就粗聲粗氣地道:“朕隻問你這是什麼,你怎麼這樣多事!”

張安世:“……”

金忠來了精神,這小子得了姚和尚至少九成的真傳啊!說實話,不去做和尚,或者是去街上給人測字算命,是真的可惜了,這樣根骨清奇的,也算是百年難一遇了。

他立即道.“陛下,威國公所言,正顯我大明恩威並重,臣也見疆場廝殺,傷兵的痛苦,醫藥難治,人又尚存一息,於是哀嚎數日,淒厲無比,臣見此物,所中者無不立時斃命,倒也確實算是……仁厚了。”

朱棣一揮手:“此槍實在威猛,教人大開眼界。”

張安世卻道:“陛下,臣以為……弓馬固然可以磨鍊人的心性,可我大明指望弓馬,卻是不足以製勝的。”

朱棣頜首.“嗯……你說的有道理。”

朱棣不得不承認,他那一套,確實已經不現實了,若是靖難之中,但凡南軍有幾個這樣的玩意,隻怕自己引以為傲的鐵騎,都要迅速的被撕開一個缺口,根本無法對南軍進行有效的打擊。

張安世道.“臣其實一直都在想,我中原之所以能有今日,遠勝四夷,其根本所在,就在於我中土之國,曆來比之四夷擁有更多的巧匠,先周之時,分封諸諸侯,征服四夷,憑藉的乃是精湛的銅器冶煉,而到了秦漢之時,秦漢時的鐵器冶煉,已遠超四夷,那時秦軍與漢軍,備上的乃是大量的弓弩,穿戴甲冑,刀劍鋒利,所過之處,四夷無不是望風披靡。”

“可自魏晉之後,天下卻把持在一群隻曉得經義的儒生手裡,世家大族,忽視器械,而重視經義,結果胡人大量招攬匠人,入主中原……由此可見,匠人方為我中原製服匠人的根本。”

“就說這機槍,若非無數匠人嘔心瀝血,如何能製出?此物若是上了疆場,又能挽救多少將士的性命……”

朱棣聽得很認真,卻若有所思。

其餘諸將,也紛紛陷入了深思。

張安世顯然是帶有目的的,讓功勳子弟們去學習弓馬,當然是好,這能磨礪許多人的心性。

可有的人,天生就不可能像自己的父祖一樣從軍,這些人……為何不可以往其他的方向培養呢?

匠人的地位實在太低了,士農工商,這匠人的地位,在大明並沒有好多少。

這就基本上斷絕了,

絕大多數貴族和富豪子弟們對匠人的任何嚮往。

可曆來,科學的進步,固然靠一些底層的匠人推動,可實際上……自工業革命以來,絕大多數的科學家,卻大多都出自貴族和富商的家庭。

這倒不是這些人比底層的子弟更加聰明。

隻是因為,絕大多數尋常的百姓,一日三餐尚且艱難,為了溫飽,不得已每日機械式的做著苦功。

而研究和發明,很多時候,雖出現了設想,卻是需要一次次實驗的,在成功之前,根本不可能帶來任何的利益,哪一個尋常人,可以承受這樣的時間成本?

恰恰是貴族和富商的子弟,他們本身自幼就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機會,與此同時,他們對於科學的認知,未必是來源於生活的壓力,而很多時候,隻是純粹的出於對科學的興趣,這也是他們推動自己不斷深入研究的動力,在實驗的過程中,他們也樂於去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哪怕有一些研究,甚至隻是無用功,可失敗也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問題就在於此,眼下工匠的輕賤,是不可能讓任何富商以及貴族子弟去接觸工學的,哪怕稍有任何的興趣,也一定會被人果斷阻止,因為這對家族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其中最重要的是改變大家的觀念,使某些匠人,成為人們所敬仰的對象,隻有如此,纔會有人開始立誌,成為那些大匠一樣的人,名垂青史。

與其將時間,過多地花費在不感興趣的弓馬還有四書五經上,不如將自己的聰明才智,放在推動科學的進步上。

哪怕這種進步十分微小,而一旦進入了良性循環,對整個天下所帶來的收益,卻也是無比巨大。

於是張安世接著道:“所以臣以為,聖君之下,士農工商,無分良莠,這些俱都是陛下的子民,凡是對我大明有大功者,都當受賞,而獲罪者,自然當誅。”

此言一出,朱能幾個,面上還是笑嘻嘻的,他們顯然對這些話,不甚感冒。

可隨來的兵部尚書金忠,卻是詫異地看了張安世一眼。

金忠當然清楚,張安世又開始′胡言亂語‘了。

這些話,隻怕讀書人聽了,不免要覺得刺耳。

好在金忠也不是讀書人,他是測字算命出身的術士出身,所以張安世倒沒有罵到他的頭上,將他與工商並列。

朱棣卻是眼裡放光,道:“朕明白你的意思了,張卿家的意思是……這些匠人,也該受賞。”

張安世也不知朱棣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明明他說的是……人不應該以職業來區分貴賤和好壞。

不過……張安世對此樂見其成,於是道.“陛下他們立的功勞,何足掛齒……”

“這若是何足掛齒,那麼朕的眾勳臣,都要汗顏了。”朱棣氣定神閒地看著張安世道:“張卿說的對,應該報功,張卿擬一份功臣簿子來,凡是牽涉此物者,送至兵部,兵部該當封爵或賜世職,以表彰他們的功績。”

張安世卻是目光炯炯地看著朱棣,道:“陛下,這算是軍功嗎?”

軍功者纔可封爵。

張安世覺得還是先爭奪這個定義權為好,一旦定義為軍功,那麼……就名正言順了。

朱棣倒也大氣,豪爽地道:“這樣大的功績,當然算是軍功,有了這個,軍功豈不是唾手可得?”

張安世道.“臣代他們,謝陛下恩典。”

朱棣看向兵部尚書金忠:“依朕看,可擬一個匠人立功的章程,凡有匠人對我大明國計民生都有功績者,當以功績予以賞賜。”

金忠笑嗬嗬地應了,他求之不得呢,至少有了這機槍,他這兵部尚書,便可高枕無憂了。

朱棣心情很好,正事說完,便道:“來人,教人燒製野物,預備晚膳,今夜在此飲酒作樂,慶祝張卿得了頭名。”

眾人紛紛稱萬歲。

朱棣卻依舊興致勃勃,而另一邊,丘福卻已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裡。

他當即提筆開始修書,這書信是送往朱高煦的,丘福與朱高煦有過命的交情,當初朱高煦想要爭儲,丘福幾乎是竭力支援朱高煦。

雖然最後朱高煦失敗,可對於丘福而言,這份交情還在。

此時得知有這麼一個玩意,便立即意識到,這對遠在安南的朱高煦有著莫大的幫助。

那個小子在安南總教人不放心,戰場上的事瞬息萬變,稍有什麼閃失,便可能喪命,現在這機槍乃是香餑餑,看著就知道製造不易,得趕緊讓人通知朱高煦,趕緊向張安世求幾門去,有了這東西,那還不是大殺四方?

另一邊,卻是寧遠侯何福悄悄地回了自己大帳,也開始提筆奮筆疾書。

何福的女兒,嫁給了趙王朱高燧做王妃,現在自己的女婿和女兒還在爪哇呢,雖有書信送來,都說一切都好,可何福卻一丁點也放心不下。

此時,他眼裡放光,提筆作書,教這趙王無論如何,不管付出多少代價,也要購置此物,切切不要吝嗇金銀。總而言之,牛逼就是了。

當天夜裡,大宴井然有序地進行。

朱棣高興極了。

便命張安世到近前來,詢問這機槍的製造經過。

張安世便一五一十地作答:“陛下,這是一個係統的工程,首先,需要有足夠強度的鋼材,這需得益於冶煉技藝的提升,除此之外,還有鍊金術,臣發現,有一種染料,可以提取出一種新式人藥所需的配方。除此之外,還需看匠人精湛的手藝……”

張安世說得繪聲繪色,朱棣隻認真地靜聽,雖然他聽不甚懂,不過卻並不妨礙他饒有興趣地儘力去理解。

酒過正酣,朱棣帶著幾分驕傲地撫著張安世的背道:“此千裡馬也。”

在朱棣身邊坐著的朱瞻基道.“皇爺,我也是千裡駒。”

“對對對。”朱棣大笑道:“你也是千裡駒,吾家千裡駒,將來必成大器。”

朱瞻基便也大喜,等張安世在大帳中出來,醉醺醺的,搖搖晃晃地要回自己的帳中去。

誰料,這夜色之下,竟有數十人突然將他截住,見一下子有這麼多人竄出來,且個個猥褻的模樣,張安世打了個激靈,一下子酒醒了。

張安世連忙大呼:“來人,快保……”

“姐夫。”徐景昌拉住了他,興奮地道.“是我呀?”

“你是誰?”張安世皺眉看著他,覺得這傢夥有些面熟。

“我呀,我呀,徐景昌……”

後頭許多少年嘰嘰喳喳地想要攀親戚。

張安世提起的心才緩緩放鬆下來,定了定神,擺出一副尊長的樣子:“怎麼,你們好端端的,怎鬼鬼祟祟的?”

徐景昌道.“姐夫,俺們想見識見識那機槍。”

張安世道.“你們懂個鳥,可彆磕著碰著了,很危險。”

徐景昌有些失落,不過他不氣餒,卻道.“俺們想學怎麼造的。”

“你們想學?”張安世狐疑地看著他們,隨即曬然一笑:“你們學了有什麼用?不就是想讓人曉得你們有多了不起,讓人對你們刮目相看,曉得你們不是酒囊飯袋嗎”

這一句反詰,恰好說中了徐景昌等人的心事,他們紛紛點頭道:“對對對,俺們就是這樣想的,姐夫……俺們沒啥出息,不過現在看來,熟悉弓馬也沒什麼用,倒是那東西,看著新鮮,姐夫傳授給我們吧,俺們拜你做師父。”

說著,一個個都要拜下的樣子。

這種年齡的少年,最有可塑性,而且恰好是好奇心最濃厚的時候,此時隻恨不得要給張安世磕頭。

張安世心裡求之不得呢,若是定國公都學了工學,做了表率,那匠人確實不算是賤業了。

當然,UU看書 uukanshu.com他是不能立即表露出來的。

張安世苦起臉來,擺出一副為難的樣子道:“這樣啊,學習這個很苦的。”

這屬實是拿捏了,少年們怎肯承認自己不行?便一個個都信誓旦旦地道:“俺們不怕苦。”

張安世一副深思的樣子,頓了頓,才道.“這樣吧,你們先去作坊那兒,一步步學起。那地方……可有許多的機密,你們若去,可不能輕易出入,去了便隻好乖乖待個幾個月了,到時我來安排。”

眾人哪有不肯的?一個個大喜,紛紛點頭稱是。

次日清早,初陽剛出,張安世卻是被人叫起來了。

一夜宿醉,醒來便覺得頭有些脹痛,不情不願地洗漱一番,總算頭腦清醒了一些。剛出大帳,便見亦失哈站在這裡,一副等候多時的樣子。

亦失哈喜滋滋地道:“威國公,恭喜了,陛下有恩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