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快更新我的姐夫是太子最新章節!

靈魂契約,契合靈魂,隻要自己不解除,哪怕對方手段通天,都無法化解。

就好像不死帝君小黃雞,之前隻是神王,他是帝君,同樣沒辦法解決這種約定。

為了防止這傢夥變卦,出現反噬的現象,名師大陸就曾專門定下,即便對方可以脫離天道之冊,也無法掙脫靈魂間的約定啊!

“靈魂契約,的確無法從識海中分裂出去,但我融合了連天道都可以化解的特殊氣體,將這種契約化解掉,並不難……隻要有足夠力量,轟擊契約所在之處,就能做到!”

狠人道。

靈魂契約,是建立在天道基礎上的,特殊力量連神界天道都能化解,化解個靈魂契約,隻要處理得當,又有何難?

“原來如此……”張懸目光一閃。

“和你說這麼多,也算感謝將我帶到神界了!”

解釋完,狠人不再多說,身上的氣息愈發的亙古悠遠,身後的黑洞變得更加巨大,顯然說話的功夫,又吞噬了不知多少力量,做了滋補。

“張懸,黑洞吞的越多,他的實力越強……”

洛若曦也發現了不對勁,急忙傳音過來。

“準備動手吧!”心中疑惑儘消,張懸深吸一口氣,手中長劍,陡然揚起:“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轟隆!

最強大的劍意,再次施展而出。

生當複來歸,死當長相思!

生死皆不在乎,又有何事可以阻攔?

這一招劍法,雖然是沒達到帝君領悟的,卻蘊含了心中的一切執念,將體內的天若有情功法,發揮到了極限。

呼!

一劍將狠人的攻擊,斬成兩半。

同一時刻,洛若曦也出手了,玉手翻滾,劍芒如雪。

她的劍法和劍神天的那位青年有些相似,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和大道自然的瀟灑。

“你們的招數是很厲害,但對比我,還是差了些……”

輕輕一笑,狠人再次向下抓來。

一瞬間,遮天蔽日,手掌將天地都籠罩了,空間碎裂,日月星辰都彷彿要被硬生生打下來。

噗!噗!

張懸和洛若曦同時倒飛而出,人在空中鮮血狂噴。

以二人的實力,竟然抵擋不住!

這傢夥到底達到了何種境界?

“放肆!”分身大步踏來,每走一步,就有蓮花綻放,虛空中帶著流水的聲音。

遠遠看去,逼格十足。

煉化九天混沌金蓮,他的修為比起張懸,絲毫不弱。

一拳揚起,力量衝上九天。

和狠人對碰,同樣倒飛而出,擋不住一招。

張懸捂住額頭。

成就帝君了,分身依舊不改裝逼的本性……

這麼絢麗的裝逼,還不如將力量集中起來,威力更大!

“一起出手,不然,他們死了,我們都會死……”

小黃雞一聲大喝,赤紅的的火焰燃燒,天空都像被點燃。

剩下六大帝君,也各自施展手段。

七位帝君聯合,毀天滅地,一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擋不住,但對方是吸收了特殊力量的狠人,攻擊來到跟前,黑洞陡然變大,眨眼功夫就將力量吞噬乾淨,緊著著反擊而出。

嘭嘭嘭嘭!

七位帝君和張懸等人一樣,倒飛而出。

十大帝君,聯合在一起,竟然都沒擋住對方一招!

這傢夥,怎麼會這麼強大?

“你們可以死了……”

一招擊潰眾人,狠人向前一步,手腕一翻,再次拍了下來。

“鼠輩敢爾!”

伴隨一聲大喝,之前劍神天的那位老者,突兀出現,擋在面前,手中長劍化作銀河。

“帝君?他也是帝君實力?”

張懸瞳孔一縮。

這位老者當初跟在青年身後,本以為隻是個隨從,最多封號神王,施展出力量才發現,竟然也是一位帝君強者!

如果他是帝君,那位青年,是什麼?

“他本身就是劍神天的帝君……”掙紮站著身來,洛若曦咬牙道。

“那……傳我劍法的青年呢?”張懸再也忍不住。

“他是……”洛若曦剛想回答,空間一陣扭曲,隨即看到劍神天的這位帝君,同樣倒飛了出去,落在不遠處,砸出一個大坑。

張懸現在的實力,和對劍道的領悟,遠超過他,都抗衡不住,他即便修為不弱,劍術高明,依舊不是對手。

“哈哈,帝君,一群土雞瓦狗而已!今天我就滅了九天,滅了這神界,將一切規則踏平!”

將劍神天的帝君擊敗,狠人瘋狂大笑,四周的空間不停坍塌,襯托的他如妖如魔。

“怎麼辦?”張懸拳頭捏緊。

剛纔他和分身,都施展出最強戰鬥力了,甚至眼前的洛若曦,也將最強招數使用了出來,都沒擋住對方的一招……

難道神界,真的沒人能夠擋住眼前這位?

任由他將世界毀滅?

“唯一的辦法……是將你的天道有缺,迴歸天道本身,讓天道將他鎮壓……”洛若曦秀拳捏緊,眼眶泛紅。

“迴歸天道本身?”張懸知道她的意思。

腦海中的圖書館,本身是天道的一部分,一旦迴歸,天道就等於徹底完整了,或許就可以修複漏洞,自我將狠人排斥出去。

就好像人體的免疫係統。

免疫係統完整,病毒來了,輕易驅趕;壞了,抵抗不住病毒入侵,再強壯的人,也會因此死亡。

隻是……

“他太強大了,即便天道恢複完整,也無法鎮壓吧!”張懸搖頭。

病毒,免疫係統是可以斬殺,但……猛虎呢?

再強的免疫係統,又有什麼辦法?

眼前這位,隻是普通神王,哪怕封號,天道都可以輕易殺死,可比帝君都要強大……已然不是天道可以抗衡的了。

“這……”洛若曦停頓了一下,潔白的玉面上露出失落之色:“是啊……沒辦法鎮壓,但是,天道完整,他就能醒過來,斬殺這位,並不難!”

“他?”張懸皺眉。

“我帶你去見他,就在自在天……”深吸一口氣,洛若曦一咬牙,轉身就向前飛去。

“想逃?”狠人冷哼,向下一按。

嘭!

洛若曦從空中墜落。

“你……”張懸劍法再次施展出來,劍意輝煌而出。

叮叮叮!

再次被狠人擋住。

“你們快走,我來擋住他……”

知道他們再想拯救神界的方法,而不是逃走,分身和不死帝尊,一聲大喝擋在前面,洛七七也搖身一變,迴歸靜空珠本體。

四周的空間凝固起來。

“走!”

見眾人奮不顧身擋在後面,無畏懼死亡,張懸眼眶一紅,不過,也知道現在不是多說的時候,一拉洛若曦,身體一晃,劃破空間,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自在天的範圍。

自在天現在已經沒了之前的自在,神界崩塌,四處一片混亂。

“你說的他,在哪裡?”

沒空去觀察普通人的生活,張懸看向懷中的女孩。

如果她說的那人,真能拯救神界,自己犧牲又何妨!

“他是我的父親,你吊墜中的血液,就是他的,不死帝君,曾是他的獸寵……”洛若曦調息了一下,解釋道。

“父親?”

張懸恍然大悟。

難怪一直覺得吊墜中的血液和洛若曦相似,卻又不同,原來是她父親的。

這樣也就解釋了,為何不死帝君留下的那道意念,看到吊墜後,立刻認自己為主。

“你父親也是帝君?或者擁有超越帝君的實力?”

忍不住道。

圖書館混亂,是吊墜中的血液,讓自己恢複清醒,難不成,不僅她是帝君,父親也是,甚至更加強大?

如果是這樣的話,又為何會昏迷?

又需要天道有缺,才能讓其清醒?

“他不是帝君,而是……天道!”

洛若曦秀拳捏緊。

“天道?你父親……是天道?”張懸一震,不敢相信。

“是!五十年前,父親抵擋不住那隻大手,陷入昏迷,天道崩散成三部分,天道有序和天道有缺,進入空間亂流,我代為掌控天道自然,維持神界的平衡。想要讓他恢複,隻有將散開的部分收集……所以,我才如此決絕,不能失敗!才專門進入名師大陸,研究春秋大典,想辦法戰勝孔師!和孔師戰鬥的時候,拜托他的事,也是這個。”

洛若曦道。

張懸恍然。

名師大陸剛認識不久,眼前的女孩,就和自己講述過她的故事,要救一位至親,自己當時還不明白,現在才恍然大悟。

竟然是她父親,而且還是神界天道!

天道真的能夠化成人形,並且生兒育女嗎?

“代為掌控天道自然……你體內,沒有天道碎片?”突然,意識到她語言中的不對勁,張懸看過來。

代為掌控,和自己這種融合在體內,是兩種概念。

“我隻是掌控,並不是天道的一部分……”洛若曦道。

張懸鬆了口氣。

這樣說起來,隻需要自己將天道有缺剝離出來就行了,並不需要她也死亡。

儘管這種命運,不願意接受,卻也不願意眼前的女孩,受到傷害。

“我將體內的天道有缺剝離出來,你父親就能活過來,甚至將狠人擊殺是吧?”張懸看來。

“這……我也不確定……”

抬頭看了看已經崩塌的神界,洛若曦遲疑。

神界是父親的根基,現在根基都這樣了,就算清醒,真的能夠將那個強大的狠人擊敗嗎?

真不好說!

“看來你也不能肯定,既然如此,求人不如求己……我們隻有自己想辦法!”張懸咬了咬牙:“你、我、分身,聯合九天九帝,如果在配合上孔師,未必不能獲勝!”

“孔師?他……”洛若曦皺眉。

“孔師已經死了是吧!他並未真正死亡,如果猜的沒錯,他被你斬殺,隻是用來脫離天道的方法……不出意外,他應該和魏長風一樣,是【先天胎魂體】!”

張懸道。

看到魏長風,就明白過來,孔師所謂的保持靈智,應該和他一樣,是先天胎魂體。

可以做到胎中不迷。

再加上提前留下的後手,複活,隻是時間問題。

洛若曦愣住,似乎她沒想到,會是這樣。

“過去看看就知道了,猜的不錯,他應該已經恢複,不然,他的那些學生,不可能連潮汐海都沒去……”張懸道。

孔師的那些學生,子淵古聖等人,個個實力強勁,就算沒有帝君幫助,也必然有辦法進入潮汐海,可卻一個都沒見。

必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想要趁所有帝君去潮汐海無暇顧及的時候去做!

而這種重要的事,明顯就是讓孔師恢複。

“這……”洛若曦心中一震,恍然大悟。

“走吧!”

不再解釋,單手一劃,張懸重新來到孔師居住的所在,果然看到一個老者盤膝懸浮在空中,見他們來到,微微一笑:“來了!”

不是孔師,又是何人!

這位萬世之師,果然沒讓自己失望!

和猜測的一樣,趁著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潮汐海的時候,重新複活了。

“你……”洛若曦嬌軀一震。

她知道帝君可以複活,不死帝君也活過來了,但……沒想到速度這麼快!

“我隱瞞天道,提前就準備了後手,幽魂池中的那個沒有名字的巨人,就是我留下的,當日被你斬殺,我藉機擺脫了天道的束縛,重新凝聚肉身,現在也剛剛恢複罷了!”

孔師微微一笑。

他精通時間能力,看起來神界隻過了一、兩天,實際上為了恢複力量,經曆了不知多久。

幾十年的時光,都有了。

“我們三人的實力,是很強,但想要勝過狠人,也沒那麼容易……”

見孔師果真恢複,洛若曦依舊搖頭。

不是漲他人威風,滅自己誌氣,而是事實。

剛纔這麼多人聯合,都沒擋住對方,即便增加一個孔師,又能如何?

同樣改變不了局面!

“我們單個的實力,甚至聯合在一起,的確不是對方的對手,但……如果將所有人的力量,都融合在一個人的身上呢?”

孔師笑著看過來。

“融合在一個人身上?”

這次不光洛若曦皺眉,張懸也滿是疑惑。

“那個手掌能夠撕裂神界,將天道都打散,實力之強,不容置疑,狠人將這股力量全部吸收,又吞噬了神界五十年的靈氣,單憑實力,我們十幾位帝君,單個拿出來,的確不是對手……”

孔師道:“但聯合在一起,將力量集中在一人身上……就未必了吧!”

“如何集中?”

洛若曦看過來。

說的簡單,做起來難。

帝君已經站在神界最巔峰了,如果這麼容易吸收彆人的力量,她也不至於這麼多年,停滯不前。

“很簡單……我們將身上的力量,集中在張懸身上,一旦他能衝破帝君桎梏,就能救下神界!”

孔師道。

“我?”張懸一愣:“為什麼是我?”

“靈犀帝尊修煉的是自由自在,超脫自然!但有了父親和天道的製約,有了牽掛的人,就永遠沒辦法真正超脫!如果我沒看錯,當初和我戰鬥的時候,你也曾放棄過,打算被我斬殺吧!”

孔師道。

洛若曦說不出話來。

戰鬥的時候,的確有過這種打算,所以二人的交手,剛開始的時候,各自留著後手,宛如切磋,不像生死搏鬥。

“無法超脫,自然也就發揮不出最強力量,即便給與再多的真氣,同樣無法衝擊那至高的境界!至於我……”

孔師點頭道:“心懷蒼生,想要普度天下,卻不願意彆人為我犧牲,仁慈太多,也是缺點!如果心狠一些,將異靈族滅族,就不會有現在的局面……”

當初如果能將異靈族人全部滅殺,狠人就不可能複活,也不會有現在的情況。

“所以,我也不適合!而張懸,功法順心,沒有缺陷。講究活出自我,哪怕身死,隻要活得無愧,就心中坦蕩。這種人擁有更大的包容,更大的發展空間,隻有這樣,才能走的更高,更遠!”

孔師繼續道。

生當複來歸,死當長相思!

連死亡都不在乎,又怎麼會被其他事情所羈絆?

“這……”張懸皺眉,正想說些什麼,就見孔師目光炯炯的看過來:“不用推辭了,先說時間來不及,去培養其他人,就算來得及,我也覺得未必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靈犀帝尊體內雖沒有天道碎片,卻常年掌控天道,對天道有著屬於自己的理解;我掌控天道有序,如果我們將力量灌輸給你,你體內就會擁有完整天道的力量!配合上分身的九天混沌金蓮,完全可以做到定九天,掌乾坤,戰九霄,滅萬物!”

“好吧!”

見對方已經做出決定,自己解釋再多也無用,張懸點了點頭。

轟隆!

盤膝做好,一眨眼功夫,兩股雄渾的力量,就從兩側灌湧而來。

張懸全身一僵,整個人彷彿刹那間化身天道,翱翔在九天之上。

靈魂、肉身、真氣,都在瞬間得到了洗禮,越來越強,越來越雄渾。

……

“你們也想攔我?也好,殺了你們,再去將張懸斬殺……”

將洛七七和分身等人拍飛,狠人冷冷一笑。

分身和諸多帝君聯合施展而出的力量,的確很強大,不過,和他比,依舊弱了一些。

潮汐海將神界出了城市外的靈氣,幾乎全部吞噬乾淨,現在這些力量,都化作他的寄養,舉手投足,帶著毀滅天地的能力,這些帝君、神王,儘管代表了神界最巔峰,依舊不堪一擊。

此時的狠人,彷彿代表了整個神界,無人能擋。

“神界滅亡,我們活著也沒意義,我雲螭,與你同歸於儘……”

雲螭大帝變化出本體,一頭巨大的五爪金龍,淩空向他撲了過去。

“就你?不配!”

狠人手掌一捏,金龍就掛在掌心,無論如何掙紮,都逃脫不掉。

“老友,等我!”

扶猛帝君也一聲大吼,變化出白虎本尊,淩空來到跟前。

不死帝君,不死火鳳本尊顯示出來,火焰照耀天空。

玄冥大帝,本尊乃一頭大龜,宛如托舉著諸天。

四大神獸,鎮守神界四極,同時變化本體,崩塌的神界,都變得緩慢下來。

乾坤彷彿在瞬間定住。

嘭嘭嘭嘭!

連續四掌,狠人將四獸鎮壓下來,眼中閃過一道濃烈的殺意:“既然你們找死,我就成全你們……”

咆哮聲中,正想下死手將眾人全部抹殺,就感到揚起的手臂一緊,在空中停了下來。

“想要殺他們,問過我沒有……”

隨即,眾人震驚的目光中,一個人影從空中緩步走了出來。

正是張懸!

此時的青年,全身力量澎湃,比剛纔強大了十倍不止,自天而來,宛如整個人就是一個世界。

“進步了不少……”

狠人停了下來,目光凝重。

他顯然也沒明白,為何短短幾分鐘的光景,對方的實力有瞭如此巨大的變化。

“不過,增加了又如何?全盛期的神界,都抵擋不住,我不信,你能擋得住我……”

一聲冷哼,狠人再次拍落而下。

張懸長劍揚起,迎了上來。

雙方戰鬥在一起,空間一道道撕裂,氣流四處亂竄。

“張懸能不能獲勝?”

自在天孔師駐地,洛若曦滿是擔憂的看過去。

她和孔師將力量傳遞給張懸,自身修為,已經降低到隻有神王級彆,不如之前那麼輝煌了。

不過,級彆在哪裡擺著,隻要力量足夠,終有一天,可以重新恢複。

“憑藉現在的實力,想要勝過……很難!除非……他能領悟超越帝君的力量!”

沉默了片刻,孔師道。

十幾個帝君聯合,都無法勝過狠人,即便他們將力量全部傳遞給對方,想要勝過,也沒那麼容易。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力量隻有集中在一人身上,纔有可能觸碰到頂點,纔有可能真正超越極限,突破自我!

“超越帝君的力量?”

洛若曦眼神悠遠。

父親還清醒的時候,曾和她說過同樣的話,但……她無法做到,自己心愛的男子,能夠做到嗎?

“他一定能……他有著一顆不屈的心!和對這個世界的傲然。”

看出她心中的疑問,孔師笑道。

……

嘭嘭嘭!

連續幾招下來,張懸虎口開裂,胸口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傷痕,猙獰可怖。

和孔師說的一樣,即便融合了他們二人的力量,體內形成了完整的天道,依舊不是對手。

“哈哈,還以為多厲害,不過如此!”狠人冷冷一笑。

“反正不是你的對手,早晚都會被殺,既然如此,我想死在你最強的攻擊之下……”深吸一口氣,張懸停了下來,不在進攻,反而看向眼前的狠人。

“好,我成全你,給你最強的攻擊……”

聽他這樣說,狠人愣了一下,隨即冷哼一聲,手掌揚起。

嘩啦!

一道青光出現在掌心,猛地拍落而下。

果然是最強攻擊,整個神界都發出轟鳴,宛如快要承受不住,再次被打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雙眼緊閉,張懸並未躲避。

嘭!

腦袋炸裂開來,靈魂四處潰散。

“張懸……”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臉色一白。

洛七七宛如發瘋。

雲螭大帝等人也瞪大眼睛,不停哆嗦。

看到這一幕的孔師和洛若曦也全都一愣。

本意是讓他突破桎梏,衝擊超越帝境境界的,怎麼不去反抗,甘心赴死?

這樣,豈不辜負了他們的一番好心?

“不對,是不死帝君的不死之法……”

正在奇怪,孔師突然開口。

眾人隨即看到,腦袋炸開,甚至靈魂碎裂的張懸,胸口的吊墜陡然炸開,一滴血液懸浮而起,燃燒起來,形成了一團炙熱的火焰,火焰中,一具完好無損的身影,緩步而出。

“他……藉助對方的力量,和吊墜中的血液,將天道有缺和靈魂分離了?”

洛若曦瞳孔收縮。

浴火重生後的張懸,體內竟然沒了天道圖書館,沒了天道的乾擾,脫離了天道!

“他怎麼做到的?”

孔師也滿是不敢相信。

天道和靈魂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為了擺脫,他不得不魂飛魄散,藉助幽魂池重新凝聚魂魄。

眼前這位,隻被斬殺了一下,就徹底擺脫,用了什麼辦法?

“我知道了……他用了狠人擺脫靈魂契約的辦法……”洛若曦反應過來。

靈魂契約綁定主人和仆人,主人不解除,仆人就永遠受製……天道圖書館也是這樣,可以說是一種增強版的契約。

綁定了靈魂,不死不會脫離。

但……狠人藉助那種特殊力量擺脫了靈魂契約,具體方法,張懸之前詳細詢問過,恐怕那時就動了心思。

這才故意拚死,讓其施展出最強力量對他攻擊。

藉助這種力量,浴火重生,沒想到,果然大獲成功!

“原來如此,這纔是突破帝君的方法……”

從火焰中走出的張懸,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像是明白了什麼,突然一招手,一側的分身,立刻重新變成一朵蓮花,飛了過來。

刹那間,與自身完美融合。

一眨眼功夫,眾人感覺,眼前的張懸,像是變成了九天,九天就是他。

腳掌在地上輕輕一踏。

混亂的九天,立刻穩定下來。

九天混沌金蓮,九天誕生時出現,能夠穩定九天,此時分身和自我完美融合,不分彼此,也就等於他掌控了這種力量。

不僅如此,融合了九天混沌金蓮的修為,他本就達到巔峰的境界,出現了鬆動,似乎隨時都會突破。

“主仆情、兄弟情、師生情、父母情、愛情……融合在一起,原來就是世間萬物,這纔是人!”

面帶微笑,張懸喃喃自語。

天道圖書館脫離靈魂的刹那,他明白過來。

是人看了世界,纔有了世界,還是先有世界,後有了人?

是風動,還是心動!

這個問題,亙古不朽的困擾著無數人。

當然,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

沒有生命,沒有情感,世界就算存在,又有何意義?

所以,突破愛情之後,是眾生情!是交織天下的情感。

世間萬物皆有情感,有情纔有世界,有情感,才能延續生命。

愛,是情。

憎,是情。

高興,是情。

痛苦,是情。

離彆,是情。

相聚,也是情!

“萬千情意,為我所用……”

一聲低呼,張懸體內禁錮的境界,瞬間破開。

帝君桎梏,突破了!

一瞬間,彷彿觸摸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和大門,靈魂得到了快速的滋養。

無數混沌之氣,湧了過來,肉身也飛速提升。

之前隻有吸收靈力,才能進步,而現在空間亂流、混沌之氣,哪怕是對方的青光,都可以為我所有,不分彼此。

“你……”狠人沒想到,自己的全力攻擊,非但沒將其斬殺,反而成全了他,氣的“哇哇!”亂叫,一聲怒喝,再次攻擊下來。

“你怨恨高高在上的帝君,沒在空間亂流中救下自己,是情;覺得曾是我的仆人,蘊含卑微和憤怒,是情;想要毀滅神界,發泄憤怒,是情;想要變得更加強大,同樣是情……情感控製著你,你又如何勝得過我,不被我控製?”

淡淡一笑,張懸的聲音越來越快,越來越響亮,手掌輕輕一抓。

原本縱橫無敵的狠人,就被無數情感細線,禁錮在一起,束手束腳,無法動彈。

隻要有情,就要被他所用,被他控製!

“你……”

狠人眼中滿是惶恐:“張師,我是你的仆人,不要殺我……我願意靈魂獻祭……”

“現在再說這些,已經晚了……”微微一笑,張懸搖了搖頭。

掌控天下之情,仆人之類對於他來說,已經沒任何意義了。

殺了神級這麼多人,傷了自己的女朋友,洛七七以及這麼多朋友,今天,又怎麼可能寬恕!

“不……”

感受到他的果決,狠人瞳孔收縮,話音未結束,立刻感到身上一陣劇烈的疼痛。

嘭!

一刹那間,爆炸開來,化作無數靈氣,向神界各處灌湧。

之前,潮汐海吞噬掉的所有力量,此時全部反哺回來,已經枯竭的荒野,重新煥發生機。

“這……”

“這樣就殺了?”

雲螭大帝、不死帝君、玲瓏仙子啊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剛纔他們和狠人交過手,知道可怕,這麼強大的人,竟然隨手覆滅,這位張懸……到底達到了何種地步?

難道帝君之上,真的還有另外的境界?

“他成功了……”

孔師和洛若曦,鬆開捏緊的拳頭。

“這是天道的一部分,那我現在就歸還天道……”

看到剛纔從自己體內,被分離出來的“天道有缺”,依舊在空中懸浮,張懸輕輕一笑,屈指一彈。

嗡!

從重生就伴隨他的圖書館,轟然鑲嵌在神界的天空之上。

大鐘般的鳴響,不斷崩潰的神界,肉眼可見的緩慢恢複,混亂的氣流,也重新聚攏起來。

崩塌的神界,終於停了下來,乾枯的靈氣,也伴隨狠人的死亡,慢慢復甦。

“看來,神界要重新迎接靈氣復甦時代了……”張懸一笑。

潮汐海的窟窿,伴隨天道的補全,已經恢複,神界恢複以前的盛況,隻是時間問題。

“張懸,這邊來……”

剛做完這些,腦中響起一個聲音,張懸愣了一下,一步跨出。

這一步,不知飛了多遠,隨即看到一個青年站在面前。

正是之前傳授自己劍法的那位。

“前輩,你……”

看到是他,張懸一愣。

之前就覺得這位,深不可測,現在才發現,比起自己,也隻差了一絲而已,已然達到了帝君的最巔峰,比起之前的洛若曦,都強大不知多少。

“直呼我名字即可,我叫……聶銅!”青年身上散發出一往無前的劍意,淡淡道。

“聶銅?”張懸皺了皺眉。

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跟我來,帶你見我哥哥!”叫做聶銅的青年莞爾一笑,向前跨步而出。

張懸緊跟在身後,不知飛了多遠,在一個山峰前停了下來。

隨即看到了另外一個青年。

容貌比他大不了多少,雙眉上揚,給人一種深邃不可看穿之感。

“這實力……”張懸一顫。

眼前這位青年的實力,竟然比他還要強大,同樣突破了帝君的桎梏,而且修為更加深遠厚重!

“在下,聶雲!”青年淡淡一笑,看了過來:“也就是……聶靈犀,你口中洛若曦的父親!”

“若曦的父親?”

張懸一震:“你……是神界天道?”

之前洛若曦說過,自己的父親,是天道,怎麼都想不到,是這樣一個年輕人。

“我一氣化三清,一部分靈魂,變成了天道!再說,這個世界,是我創造的,說我是天道也無不可!”聶雲淡淡一笑。

張懸不敢相信。

神界竟然是眼前這人創造的?

那他的實力,該有多強?

“不對,如果神界是你創造的,你又是天道,為何任由狠人肆虐,而不出手……”張懸看過來。

如果不是自己突破,神界極有可能徹底崩塌,為何眼前這人,不管不問?

甚至連女兒的生死,都關心?

沒回答他的問題,聶雲淡淡的看過來:“你認為……神界之上,還有更加強大的生命嗎?”

“這……”張懸停頓了一下:“應該有吧……”

雖然沒見過,但既然他能修煉到這種境界,或許其他人也可以,甚至更強。

就好像眼前這位。

“我曾懷疑,神界之上會有更強大的生命,所以用儘全力窺視,最終引來了更高世界的反噬……一個手掌破空而下!”

聶雲看過來:“當時如果我躲閃,極有可能整個神界都會被抹平,再沒有半個生命……所以,擋下了這招,但也因此,化身的天道被分裂出去。”

“這種情況,我想恢複,隻是一道意念而已,但……我明白,想要真正超脫神界桎梏,去探索手掌由何而來,神界之外,又有什麼……單靠我一人很難做到。所以,想要看看,有沒有生命,能夠突破帝君桎梏,達到和我平齊的地步!”

“所以,就將分散的天道意念,送到最底層的世界……分彆賜予原本屬於這個世界的靈魂,和一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靈魂。而你,最終沒讓我失望!”

聶雲笑道。

“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靈魂,這樣說來,我穿越,也是因為你?”張懸心中一震。

難怪,能夠穿越過來,沒想到都是眼前這位所為。

“嗬嗬!”聶雲輕輕一笑,道:“本身屬於這個世界,就有著對世界的敬畏,想要突破世界桎梏,難度要大得多,我也是心念一動,並沒想到,你真的能夠成功……”

“我……”張懸臉色一紅:“如果不是孔師,我根本不可能達到這種地步……”

沒有孔師的無私奉獻,想要達到現在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做到。

“機會我給他了,沒把握住而已。和靈犀的比鬥,其實就是他突破的最佳機會,可惜,他選擇了退避,以為自己留了後手,可以全身而退,實際上卻是失去了勇猛精進,面對超越我們的人,如果連這點精神都沒有,又如何能夠與之抗衡?”

聶雲道。

張懸沉默不語。

當時二人的戰鬥,他都看在眼裡,孔師的確在果決上有些欠妥。

也有可能,他不願意斬殺洛若曦吧。

可惜,就這一念之間,錯過了晉級的機會。

“如果孔師獲勝,若曦就會死……”片刻後,張懸看過來,眉毛皺起。

難不成,眼前這位連女兒的生死都不管了?

“有我在,她不會死……”聶雲淡淡一笑:“你現在的實力,和我也差不了多少了,你覺得二人的實力,生死關頭,想要救人,能不能做到?”

“這……”張懸苦笑。 www.uukanshu.com

突破帝君,和帝君,是兩個概念,如果他真的願意出手,的確可以在最後關頭將人救下,而且保證,一點傷都受不了。

“靈犀,是我另外一個妻子洛傾城所生,所以她偽裝的名字,姓洛……為了能讓她相信,不感情用事,到現在一直以為我還陷入昏迷……”

聶雲苦笑一聲:“我這個爹也算做得夠狠了……這樣吧,這件事還是你和她解釋吧,畢竟,她現在的心思,已經轉移到你身上了,我這個老爹,估計都想不起來了……哈哈,我暫時就不出現了,躲避上一段時間再說,不然,真怕她鬨得天翻地覆……”

看到眼前這位如此不靠譜的老爹,麪皮一抽,張懸隻好答應:“好吧……”

不答應也沒辦法,誰讓自己拐走了人家的女兒……

“天道圖書館,是我一道意念所化,是根基,也是桎梏,你能靠自己的能力,突破桎梏,說明瞭能力和潛力,將來前途無量,我女兒能和你在一起,做父親的,也算欣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