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 【】

這張二河雖不認得那散落一地的骨骸,卻看到了那摔爛的靈位。

靈位上寫著‘李成喜’三字。

他見了這靈位,身軀打了個寒顫。

而後面目變得扭曲起來。

張安世站起來,走上前,卻是將足尖踩著一截碎骨,凝視著張二河道:“這個人,你不認得嗎?”

他一句句地逼問。

似乎這個時候,堂中之人,都已看出了張二河臉上的異樣。

張二河搖頭道:“我……我不認得。”

張安世冷笑道:“果然喪心病狂,到瞭如今,連自己的祖先也不認得了。你不認得,也無所謂,這個……是什麼人,你可知道?”

張二河埋著頭,努力掩飾自己的憤怒和恐懼,他大氣不敢出。

張安世道:“李成喜,乃是早年白蓮教的骨乾,元末時期,各路白蓮教態度不一,有的選擇與元朝官府合作,有的則以反元為己任。其中李成喜一支,卻隻以宣講避世為主,所謂避世,其實不過是悶聲發大財,愚弄百姓,賺取錢財罷了。”

“可偏偏元朝滅亡之後,與官府合作的白蓮餘孽因為蒙古人的垮台,而被斬殺殆儘,反元的白蓮教,也大多沉寂。唯獨這李成喜這一支,反而獨獨留了下來,朝廷對其雖有過打擊,可這李成喜此後漸漸沉寂,死去之後,他有一個兒子和女兒,更不知所蹤……”

張安世笑得越發的厲害,看著張二河道:“這些……你知道嗎?”

張二河道:“你……你……”

雖然他極力想要掩飾,可眼裡的憤恨卻是騙不了人的。

“李成喜就是你爹,我早已讓人將其開棺戮屍,你為人子,竟還想掩蓋嗎?”

張二河顫聲道:“我……我不知你在說什麼?”

張安世笑著道:“哎,你終究還是不明白事理啊,你也不想想,錦衣衛既然能查到你的所在州縣位置,必然可以查到你的父係,查到了你的父係,那麼你的一家老小其實就都無所遁形了。那李成喜的墓地,一直都有人負責打理,每到了重陽,也都會有人前去掃墓。”

“當然,你是不會去的,你既打算好了做神仙,就決不能輕易拋頭露面。可在莒州,卻有一群人,逢年過節都會去,這些……其實一查就知道,這一家人,自稱是張氏,也不知做的什麼買賣,卻是富貴無比,其中一個,叫張武勝,他應該就是你的兒子吧。他運氣好,為你生下了五個孫子,在莒州,過著神仙一般的日子。”

張二河聲音中開始帶著悲慼:“你……你……”

張安世道:“你讓你的兒孫們改頭換面,遠離白蓮教,在莒州享受榮華富貴,這是因為你很清楚,白蓮教這樣的活動,隨時都可能翻船,不隻是可能遭受官府的打擊,而且即便是內部,若是手腕不足以服眾的人,也未必能有好下場!”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你乾儘了喪儘天良的事,卻希望你的子孫們能清清白白,便讓他們在莒州生活,不隻如此,還學其他士紳一樣,置下無數的土地,也效彷彆人一樣,詩書傳家,教育自己的子孫也能讀書做官。你的其中一個孫兒,已是秀才,是嗎?”

張二河聲音顫得厲害,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話了。

張安世冷麪道:“真是機關算計,所有的路都鋪好了!即便是有一日,你當真事敗,你的子孫,照樣也可有享用不儘的榮華富貴。你既是神仙,那麼……我倒要見識見識。來人……將那張武勝給我帶來。”

片刻之後,卻有人竟押著一個三旬的漢子進來。這人肥胖,膚色白皙,可他此時面如死灰,不敢去看張二河,隻低垂著腦袋。

進來之後,這漢子立即啪嗒一聲跪地道:“饒命啊!”

張安世則是看也不看他一眼,隻吐出了一個字:“斬!”

言畢。

鏗鏘一聲,一柄精鋼的長刀落下驚鴻。

那銀光之後,這張武勝立即便人頭落地。

腦袋在地上打了個滾,切口之處,血霧噴濺劃開,血腥瀰漫。

一切都乾脆利落。

身首異處的張武勝,隨即倒在了血泊中。

張安世不敢去看那一灘血汙,他心善,暈血,於是索性將注意力統統放在張二河的身上:“你不是神仙嗎?來,是否可教他死而複生?”

張二河如遭雷擊,這一切來的太快了。

他連張武勝都沒有來得及多看一眼,甚至張安世,連張武勝也不去審問,一聲斬字,便立即格殺於此。

他開始變得悲痛無比起來,精神的防線,似有崩潰的跡象,身子搖搖欲墜,好像霎時間,這世上一切都沒了意義。

張安世道:“你若是現在不能教他死而複生,那麼……我可要大開殺戒了,你心裡清楚,既然我拿住了張武勝,那麼這張武勝的一家老小,也就早已一併押來了,你要不要試一試看?”

張二河已是魂不附體。

此時此刻,看著地上散落的骨骸,看著那地上的頭顱,他一臉悲慼,淚眼磅礴起來。

張安世卻對此人的淚水,滋生不出任何的同情。

張二河似是用儘了力氣才終於發出了聲音,道:“你們好狠毒,好狠毒的心。”

他口裡念著道:“你們怎可如此,怎麼可以如此………”

張安世這時不急了,他要等著張二河接下來精神崩潰之後,乖乖道出的實情。

可就在此時,有人大喝一聲:“再狠毒,也及不上你。”

眾人嚇了一跳,卻是押著張二河來的陳道文終於憋不住了:“你害死了多少人,難道不自知嗎?你愚弄百姓,教他們將無數的錢財,送到你面前。多少人,連飯都吃不飽,你和你的黨羽用鬼神去恫嚇他們,他們每日節衣縮食,為的就是換來你賜下的符水。那些得了重病的人不去求醫問藥,卻是求告到你頭上,將錢財統統奉上,你當真救下了他們嗎?可人死了,你和你的黨羽不過是湖弄,說是下輩子能投個好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你的所謂洞府裡,藏了多少被你淩虐的女子……你乾的傷天害理之事罄竹難書,現在終於報應到了自己的頭上,竟還有臉說這樣的話?”

陳道文氣憤難平,咆孝而出,最終……卻又拚命抑製住自己的情緒,閉上了嘴。

張安世道:“事到如今,說罷,這張武勝我已格外開恩了,給了他的一個痛快,可接下來,你若是還在此抵賴,那麼就不是這樣痛快了,你就算不顧著自己,也要顧著自己的至親,你也不希望看著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張二河難抑淚水,最終道:“我……我……我是李喜周,乃白蓮教中,人人稱之的佛父,還有她……她是我的妹子,便是佛母……”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他們凝視著張二河,無法想象,那個傳說中,仙人一般的人物,竟是如此的普通。

堂外,有人崩潰,歇斯底裡地道:“不,不……他絕不是上仙,絕不是上仙……”

原來是有不少暗中崇拜白蓮教的教眾也跟來看熱鬨,他們自然是絕不相信上仙是會被朝廷捉拿的,因而……純粹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來的。

可現在這人竟真的承認自己是佛父,他們心裡如何能夠承受?

這堂外,許多人似要崩潰一般,眼睛都紅了,口裡狂呼:“不,這是一個騙子,他絕不是佛父,佛父法力無邊……斷然不是……”

他們疲憊嘶啞地怒吼,如癲狂一般。

很多時候……確實是如此的,被騙的人,將自己的一切都獻了出來,有的拿自己的女兒獻給那些白蓮教的骨乾,有的將自己一輩子的積蓄奉上,有的賣田賣地,就為了得一些賜下的符水。

這許許多多的人,其實早已是一無所有了,有的不過是篤信,自己已付出了全部,上仙一定可以保佑自己無災無難。

一群一無所有的人,怎麼敢去相信,他們這麼多年,平日裡連一口肉都不敢吃,生了病也捨不得去抓藥,那些這一點一滴積攢的錢財,卑微地將自己的所有獻給彆人,換來的不過是笑話呢?

“絕不可能,絕不可能!無道,無道!”有人振臂高呼,含著熱淚,甚至開始唸唸有詞。

於是,立即有校尉撲上去,將人製住。

可這樣的人不少,外頭數百人中,混雜了近小半,一時之間,這裡開始變得混亂起來。

也有人並沒有激動,隻是像僵了一樣,待在原地,一動不動,嘴唇蠕動著,似乎絕不肯去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

張安世沒理他們,甚至校尉們要將人押走的時候,張安世還吩咐一聲:“這是無辜百姓,不必視為黨羽,不必押起來,若是還敢喧鬨的,就直接趕走,隻要還肯聽的,可依舊讓他們留在此。”

張安世交代罷了。

那張二河聽罷,卻是苦笑,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已是滿盤皆輸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如果張安世惱羞成怒,下令彈壓,這就意味著,他依舊還有籌碼。

可張安世對所謂的白蓮教烏合之眾不屑於顧,甚至連押都不押,這就說明,朝廷有足夠的信心控製局面,至少對於一般教眾,朝廷壓根不怕鬨出什麼亂子。

這張二河,不,這李喜周道:“我父確實是……確實是李成喜,是他帶我們兄妹二人入的行,等他死後,一些人便奉我們兄妹為主,靖難開始之後,北地打成了一鍋粥,百姓的徭役很重,那時候……我們藉此壯大,我……我修改了一些白蓮教的經文,又廣在天下各州縣設白蓮道人,這些年……這些年……也算是風生水起……”

張安世冷笑一聲,坐回了原位上,繼續道:“這些我都知道,我要知道的是……你還乾了什麼醜事?”

“我……斂財……看上誰家女兒,便和他們說,她身上有魔障……我還勾結了許多人……我……”

張安世聽著這些,眼中有憤恨,也有著掩蓋不住的厭惡,卻是道:“說一說,中都的事吧。”

這……纔是最至關重要的。

李喜周打了個寒顫,他嚅囁著不敢說下去。

張安世道:“為何……中都鳳陽的陵城裡,你們可以輕易出入,又為何可以全身而退?”

李喜周遲疑了一下,最終道:“鳳陽……鳳陽的宦官……開的門,引的路。”

一旁的耳房裡,朱棣聽到此處,已是打了個寒顫。

他怒不可遏,幾次想要衝出耳房,卻最終,還是冷靜了下來。

此時,張安世道:“他們為何引路?”

“宦官們沒有家小,指望著下輩子……何況被派去鳳陽的宦官,大多在宮中是被冷落的,他們平日裡清閒,因此,有人給他們傳道,他們便格外的虔誠……”李喜周道。

張安世聽罷,臉色一冷,道:“不好。”

他突然拍桉,而後大呼一聲:“紫禁城呢,紫禁城之中呢?”

李喜周絕望地看著張安世。

眾人見張安世突然反應變得格外的激烈,有些摸不著頭腦。

張安世厲聲喝問:“紫禁城之中……是誰?”

李喜周眼底的怨毒,一掠而過,卻道:“我……我不知道……”

張安世勃然大怒,直接撿起了桉牘上的驚堂木,直直朝這李喜周飛去。

這驚堂木直接砸在了李喜周的腦袋上,他吃痛,啊呀一聲,抱著腦袋。

張安世卻是焦急道:“上刑,上刑,給我用一切可用的刑都用上,對這李喜周,還有他的妹子,還有這些被抓來的餘孽……對李喜周的孫兒也給我上刑!”

張安世大呼。

突然變得歇斯底裡起來,張安世雙目赤紅,像一頭髮怒的獅子。

這一切過於突然,可張安世一聲令下,校尉們再無猶豫。

張安世轉而,看向刑部侍郎吳中道:“諸公,現在有正經事要辦,你們先行迴避吧。還有……圍看的百姓,也都請出去,熱鬨結束了,現在是少兒不宜的時段。”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張安世拋下這一番話,卻徑直衝進了耳房。

耳房裡,朱棣見張安世一下子衝進來,他狐疑地看著張安世道:“這是何故?”

張安世白著臉道:“請陛下立即擺駕回宮……不,是臣陪著陛下回宮,也請陛下,準臣挑選一百名內千戶所校尉隨行。”

朱棣聽罷,皺眉起來,他凝視著張安世道:“你的意思是……宮中有這李喜周的餘孽?”

張安世此時的情緒顯出了幾分焦躁,道:“一定有,雖然不知有幾個,既然在中都鳳陽有,而且還不少,那麼紫禁城中上萬的宦官,一定有幾個在其中,而且……臣已做出判斷,這幾個人……隻怕已經開始做手腳了。”

“他們到瞭如今,還不死心?”朱棣挑眉道。

張安世道:“臣這邊……有了動作之後,這李喜週一開始便判斷出,當初破壞中都皇陵沒有得到他應該有的效果,所以為了激怒陛下,是以……傳出要謀反的謠言……而這些,顯然還無法觸怒陛下大開殺戒,那麼……假如在紫禁城中,若有幾個這樣的教眾,他被拿捕之前,會選擇怎麼做呢?”

朱棣頓時明白了什麼,下意識地道:“層層加碼!”

“對,一定是層層加碼,直到徹底激怒陛下,教陛下失去理智,這纔給了他……機會。所以臣判斷,應該十幾天前,他就已下達命令,而這命令送到紫禁城,應該在三四天前……他在傳達命令之後不久,便被拿獲……今日押送來的京城……也就是說……可能宮裡的人,已經開始做手腳,或者……用了什麼詭計了。”

朱棣倒吸一口涼氣:“此等拙劣不堪的詐術,竟有如此多的人篤信不疑,甚至為他鋌而走險?”

張安世道:“人在受騙之後,其實絕大多數,並不會幡然悔悟,反而會變本加厲,他們會自己繼續欺騙自己,不斷的強化自己的認知,因為這個世上,哪怕是最低賤的人,也絕不會承認自己是天大的傻瓜。恰恰相反的是,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獨一無二,是絕頂聰明之人。”

朱棣咬牙切齒地道:“今日本想親自將這狗賊碎屍萬段,看來,隻有等兩日了,走,一面走一面說,你挑人,隨朕入宮。”

張安世道:“臣這邊,會儘力對這李喜周……嚴刑拷打,一定要教他開口,可我們不能將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這個人……所犯下的乃是滔天大罪,他自知自己絕不可能好活,而且一般的威脅,甚至哪怕是拿他孫兒,也威脅不到他,至多隻是讓他精神崩潰而已,所以臣才以為,當務之急,乃是先回宮中,加強戒備,到時……內千戶所,在宮中摸排,將這幾個黨羽揪出來。”

朱棣一面疾走,出了此處,已是飛身上馬。

張安世則大呼一聲:“陳道文,帶一批人,隨我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陳道文聽罷,也沒有打話。

眼下,也隻有他們是最可靠的,雖然許多人已經疲憊到了極點,此時卻還是抖擻精神,連忙追了出去。

…………

李喜周直接被送至詔獄。

陳禮不敢怠慢,親自用刑。

這李喜周卻隻是失口不認。

陳禮顯然也急了,忙教人將他的至親直接押了來。

當著至親們的面,李喜周道:“官爺,你說炸皇陵是何罪?你說……造反是何罪?至於其他的罪,自不必提了,哪一條哪一件,都足以教我不得好死!而他們……也絕對不可能好活……你說說看……咳咳……咳咳……拿他們來威脅我……又有何用呢?”

他說罷,獰笑起來。

他已從精神崩潰之中,漸漸地回過神來了。

眼下……他還有一種辦法。

李喜周道:“其實……若是你們現在放了他們,給他們一艘船,送出海去,十天半個月之內,我確定他們安全無恙地離開,或許我會開口。隻可惜,你們怕也等不及這十天半個月了,哎……一切都結束了,你們口口聲聲說我罪孽深重,哈哈……我即便是作孽,可那些無知的蠢人,你以為,他們不將自己的女兒給我糟蹋,他們這樣的愚笨,難道不會送給彆人糟蹋嗎?他們的銀子,不給我騙了去,難道他們就守得住自己的財富嗎?”

說著,李喜周又狂笑,此時他已皮開肉綻,對著陳禮,露出幾乎已經殘缺不全的牙。

他雙目死死地盯著陳禮道:“這不是我的錯,是他們愚蠢,是他們不可救藥,是他們知道世道艱難,所以纔想走捷徑。捷徑是什麼?捷徑就是……隻要跟著念一段經,就可讓自己下輩子富貴。捷徑就是,隻要自己獻上一些錢財,就可教自己一輩子安樂。所以……貪婪的不隻是我,天下眾生,誰無貪慾?”

他像是為自己辯解一般,繼續大笑:“你瞧那些人,得知我便是佛父之後,是什麼樣子!哈哈……他們還不是打死也不肯相信。你知道他們為何不敢相信嗎?因為……越愚蠢,越自以為聰明,越無知,就越以為自己有真知灼見。你殺了我吧……”

陳禮眯著眼,他面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隻是片刻之後,這詔獄之中,很快又傳出了李喜周的慘叫。

…………

回到了紫禁城。

朱棣徑直往大內趕,張安世陪同,隻帶著幾個心腹,先是火速趕到了徐皇後的寢殿。

這宮中,朱棣真正關心的,也不過是徐皇後罷了。

至於其他的嬪妃,多是朝鮮國的秀女出身,殘酷一點來說,這不過是朱棣的泄慾工具。

來到徐皇後的寢殿,這裡一切如初,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倒是徐皇後得知朱棣和張安世來了,而且行色匆匆,心裡也不免覺得奇怪。

她此時身懷六甲,行動很是不便,見著張安世的時候,竟帶著幾分羞澀。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張安世也很是尷尬,以至於不敢抬起腦袋來。

張安世畢竟比徐皇後小了一輩,娶的乃是徐皇後的侄女,又是徐皇後長子的妻弟,這樣的年紀,依舊還有孕在身,在小輩面前,確實有些不妥當。

此時,隻見許皇後道:“陛下,這是怎麼了,怎麼殺氣騰騰的?臣妾聞到一股子血腥氣。”

朱棣儘力穩著聲音道:“無事,隻是張安世非要來給你問安,說是許久沒來拜見,不來問安,心裡就很不踏實。是不是,張安世?”

張安世連忙道:“是,是,臣……日思夜想……不,臣……聽聞娘娘有了身孕之後,就一直惦念著,想來瞧一瞧娘孃的氣色。”

徐皇後指尖虛戳了一下張安世的腦門,溫和地笑了笑道:“你這小子,若想來拜見,何須如此。”

徐皇後顯得從容,不過顯然她也絕不愚笨,顯然知道,這不過是朱棣和張安世的托詞而已。

朱棣陪著徐皇後說了幾句話,便領著張安世出了這寢殿,道:“會不會搞錯了?朕看宮裡很平靜,不像有什麼大事。”

張安世顯然還沒有放下心頭的擔憂,道:“陛下,排查一下吧,排查一下,總教人放心一些,臣……總有一種預感……”

見朱棣凝視著自己,張安世自己都樂了:“可能是因為臣天生就是烏鴉嘴的緣故……”

朱棣道:“你來排查,讓亦失哈配合你,這宮中任何事都可以查,都可以問,不必有什麼忌諱。”

張安世聽了這話,心裡鬆了口氣。

這不啻是給了自己一顆定心丸,他就怕有些宮闈的事,比較犯忌諱。

張安世想了想:“臣想起了一個人,讓此人來做幫手……則再好不過了。”

朱棣道:“誰?”

“尹王殿下。 www.uukanshu.com”張安世道:“他對宮中最是熟悉,而且目光很敏銳,宮裡有什麼動靜,或者有什麼不同,都逃不過他的眼睛,這不是臣說的,是他自己說的。”

朱棣臉抽了抽,深吸一口氣道:“去召他來。”

張安世點點頭。

朱棣又回寢殿,現在宮裡有事,他還是不放心徐皇後。

張安世則與亦失哈面面相覷。

亦失哈一臉苦笑,得知有宦官犯事,他心裡也很忐忑,雖說那守陵的宦官,本都是一些犯錯的宦官打發去的,其實就相當於是流放,可畢竟……絕大多數的人事安排,還是要經過司禮監,他好巧不巧,恰恰掌著司禮監。

如今宮裡可能還要出事,便更教他擔心了,再出什麼事,他難辭其咎。

“威國公……你一定要查仔細啊,可不能出什麼紕漏,現在開始,咱就在威國公身後頭,亦步亦趨,威國公說啥就是啥。”

張安世道:“名錄,把宦官的名錄都給我,要記得詳細的,什麼時候入宮,宮裡擔任什麼職位……這些應該司禮監是有的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亦失哈道:“對著名冊就可以找到……”

張安世道:“知道大數據嗎?就是從不同之處,找到疑點,而後再進行排除,說起來會比較複雜,不過內千戶所的校尉,還有官校學堂,都要學這個的,我帶來的這些人,用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