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愛筆樓]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一路人馬出現在山穀的時候,他們很快就察覺到了天上的熱氣球。

阿魯台有些驚疑。

可就在此時,球上一串串的彈藥直接丟了下來。

數百鐵騎,在阿魯台的帶領之下,本是要穿過此處的林子。

緊接其後,一聲聲轟鳴開始在四面八方響起。

熱氣球的轟炸並不準確,可這種漫天的轟炸,卻足以讓數百鐵騎大吃一驚。

此時,所有人驚疑不定,戰馬受驚。

可顯然,這隻是開始。

第一輪轟炸,不過是試射而已,根據投彈的著彈點,再判斷誤差,最後調整新的姿勢。

隻是這第二輪,卻全是大傢夥。

呼呼呼……

呼嘯聲傳出,卻是一個個巨大的丘鬆彈開始自頭上砸下。

阿魯台原本還自信滿滿,可現如今,卻是驚慌失措。

他好像是在跟空氣搏鬥,面對著這摸不著的敵人,徒勞地揮舞著武器,可這空氣……卻是有實打實的殺傷力。

轟隆隆……轟隆隆……

這一次,落彈的位置近了不少,再加上炸藥的威力驚人……無數的硝煙瀰漫之後,便見滿地瘡痍。

阿魯台見身邊的人,瞬間竟少了近半,耳膜也被這轟鳴刺穿一般,隻有嗡聲的響,他下意識地發出大吼:“散開,散開……”

對付這樣大火力的火器,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化整為零,將數百騎兵,散佈在方圓數裡的廣大山穀之中。

可顯然,一切來不及了,因為他的吼聲,根本沒人聽見,所有人的耳朵,幾乎都失去了聽覺,硝煙迷了他們的眼睛,他們在這迷霧之中,胡亂逃竄,相互踐踏。

好在哈兒兀歹察覺到阿魯台這邊的情況,哈兒兀歹眼見如此,也是大吃一驚,他打了一輩子的仗,卻從未見過這樣的敵人。

不過作為老將,他在此時,依舊能夠保持冷靜,他做出了跟阿魯台一樣的決定:“散開,散開……”

一千多騎兵,三五人一組,火速開始散開,他們已算是訓練有素了,面對這樣的情況,還能做到不驕不躁,雖然遠處的轟鳴,讓他們心驚。

而一旦隊伍散開,就意味著熱氣球對於他們的傷害,降到了最低。

當然,熱氣球顯然並沒有興趣對他們進行轟炸,而是繼續朝著他們的營地開始飄去,目的顯然是他們的後營,以及他們的糧草囤放的所在。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若是一般的戰爭,面對這個根本無法解決的敵人,尤其是對方能輕而易舉地襲擊自己的大營和糧草。哈兒兀歹已知道,自己已是輸了。

可顯然,這一切並沒有結束。

哈兒兀歹的眼裡,露出了悲憤之色,他咬牙道:“吹起號角,隨我衝殺。”

猶如散沙一般散開的騎兵,依舊馳騁著,試圖發起衝擊。

不久之後,他們身後的大營便傳來震天的轟鳴,火焰躥升而起,彷彿一下子,天邊都燒紅了。

其餘的騎兵,繼續倔強地發起攻擊。

而此時……在山丘上觀戰的張安世不禁發出了感慨,果然……新的武器出現在戰場上,不隻是自己一方戰爭的手段改變,連他的敵人,也開始做出了變化。

原先冷兵器時代,密集衝鋒的方式,已變得不可能,因為火藥的威力已越來越大,若是敢紮堆進攻,就意味著隨時被人一鍋端。

張安世對顧興祖道:“你瞧這些人如何?”

顧興祖想了想道:“不堪一擊。”

張安世卻是搖頭:“我瞧著不對,他們在處於如此劣勢的情況之下,還能迅速做出改變,將軍隊散開,依舊可以保持散沙一般的騎兵發起攻擊。單憑這個,他們已不容小覷了,確實算得上是精銳。唯一可惜的是,他們遇到了不該遇到了敵人,比如說我。”

顧興祖沉吟片刻,覺得有理,點頭道:“恩師說的對,他們確實……”

張安世突然笑吟吟地道:“興祖啊,你在模範營裡如何?”

“尚可。”

“想不想有更大的作為?”

顧興祖不解道:“不知恩師有何見教?”

張安世道:“男兒誌在四方,應該去大漠,去西域,去天涯海角,你有沒有興趣去南州?我在那兒的安南衛,恰好需要一個指揮。”

顧興祖:“……”

顧興祖是將門之後,卻還考中了進士,何況還經過了模範營的鍛鍊,若說他傻,那隻怕全天下的人都是傻子。

一聽這個,顧興祖臉上的表情呆滯,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如何迴應。

張安世鼓勵他道:“不必拘束,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說,伱是知道我的,我這個人很隨和。”

顧興祖想了想,遲疑地道:“去……幾年……”

“十年八年怎麼樣?”

張安世是早就謀劃好了的,十年八年,憑著顧興祖的水平,足以在南州建立一支新的模範營,並且從中提拔出一些可以獨當一面的人才。

顧興祖又想了想,終於還是道:“若是恩師不棄……學生願去一趟。”

“當真願去?”其實張安世有點詫異。

他現在是其實算是漫天撒網,除了自己那三個兄弟之外,逮著人就想碰瓷。

至於不叫那三個兄弟去,實在是那兄弟三人,是混世魔王,讓他們去獨當一面,張安世還真是不放心。

顧興祖倒是自若地道:“俺爺說了,阿爺在的時候聽阿爺的,阿爺不在的時候,就聽恩師的。”

張安世頓時大喜:“好,你阿爺是深明大義之人。”

這事要抓緊辦,趁著他阿爺還在貴州,來不及反對的時候,直接打包送走。

到時,南州文有楊士奇,武有顧興祖,這樣的豪華陣容,對南州是降維打擊了。

就在此時……

震天動地的轟鳴聲又開始傳出。

卻是此時,火炮開始轟擊了。

漫山遍野的韃靼人和兀良哈人,發起衝擊,而火炮開始無差彆地轟炸。

精鋼出現之後,冶煉技術得到了巨大的提升,這也導致,新的火炮開始出現。

它們更加精良,也更為輕薄,裝藥量巨大,無論是精度,還是射速,都遠超出了同時代的火炮。

雖然還屬於前膛炮,可膛線的雛形已經出現,裝配的開花彈,也有二次爆炸的能力。

於是……在這山穀之中,一處處的爆炸的火光開始出現。

即便是散開的隊列,可冒著這樣的炮雨奔襲,韃靼人和兀良哈人的隊列,早已亂成了一團。

他們根本沒辦法進行有組織的發起攻擊,隻能像獨狼一般,發起類似於散兵遊勇似的衝擊。

好不容易衝到了陣前。

在這裡,步兵們組成了原陣,所有人肩並肩,而後,一杆杆火銃開始集體射擊。

這種打法,幾乎是碾壓一般,利用了火炮還有熱氣球,直接打散對方的密集陣型,可自己的一方,卻依舊采取的乃是密集陣列。

用密集的陣列,去對付這些三五成群的所謂騎兵,就猶如切瓜剁菜一般,形成了一道銅牆鐵壁,所有靠近這銅牆鐵壁之人,不等衝至陣前,便已被射殺。

整個模範營,就好像一個縝密的機器,每一個人成了一個個的零件,他們開始快速地運轉,進行收割。

而韃靼人和兀良哈人,則變得可笑起來,失去了密集衝鋒的能力,個人的勇武,在火器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一輛輛鐵車開始出現,這鐵車上,儘為倒刺,下頭裝了輪軌,可以三百六十度隨時轉動,而後擋在了步兵們的面前,即便有運氣爆棚的騎兵,卻也隻是徒勞地與這鐵車撞擊在一起,渾身被倒刺紮穿。

火炮依舊還在轟鳴不斷,火銃聲如炒豆一般。

滿地的屍首七零八落,而這韃靼人和兀良哈人終於膽寒了,爭相撤退,彼此踐踏。

阿魯台從死人堆中爬起來,才發現自己身邊的勇士,早已死了七七八八。

哈兒兀歹運氣好得也有限,他雖然及早地讓人散開,可此後火炮的不斷狂轟濫炸,再加上火銃的收割,瞬間功夫,死傷已經過半。

而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們的大營早已被一鍋端了,直接燒成了灰燼。

看著一個個奪路而逃,滿是驚恐的士卒,哈兒兀歹心中悲涼,這些……都是部族中的精銳,他彷彿見證了,一個新時代的來臨。

而這個時代裡,他和他的部族,屬於被徹底拋棄到曆史垃圾堆中的群體。

連自己身邊的親衛,也開始發生了混亂,親衛們似乎想要阻止敗軍,可敗軍對於明軍的恐懼,甚至甚於他們對於軍法。於是有敗軍為了擇路而逃,竟選擇直接攻擊親衛。

“撤退,撤退……”

全線崩潰。

而在他們撤退的過程中,火炮依舊沒有停歇,頭上的熱氣球,似乎在炸完了大營之後,照舊還不解恨,猶如跗骨之蛆一般,在上空出現,將剩餘的彈藥毫不吝嗇地投擲而下。

阿魯台渾身是血,終於與哈兒兀歹會合,悲愴地吼道:“輸了,輸了,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我們都完了。”

“可他們沒有說,如何纔算結束。”

阿魯台毫不猶豫地道:“請降,立即請降,讓所有人都下馬,拋下武器,火速派人去那兒,乞降。”

二人沒來由的,都升騰起了恐懼。

他們自認自己也是大漠中的漢子,自以為自己血液之中,流淌著勇者的氣息,可現在……似乎一切都沒了。

這種沒來由的恐懼,教他們終於意識到,今日之大明,再不是當初還可以打得有來有回的對手,眼前這敵手如此可怕,已到了無法戰勝的地步。

終於……在一炷香之後,炮火停歇。

朱棣站在高台上,從望遠鏡中,看到眼前這一切,而這時,他已明白,屬於他的時代,也已經遠去了。

隻有親眼見證,這種完全與從前相悖的戰爭方式,朱棣才感受到一股被時代浪潮甩下的疼痛。

不過……慶幸的是,這種新的方式,依舊還操持在自己的手裡,足以成為大明江山的基石。

他始終沒有說話,兄弟們在身邊,他也對他們置之不理,一個成功的統帥成功之處,就在於他們本就有足夠的洞察力,並且會根據觀察,形成一套自己的軍事方略。

他用望遠鏡,觀察著這戰場上每一個細節,生恐遺漏了什麼。

熱氣球攻擊的作用,新的火炮,如何對散沙一般的敵人進行打擊,步兵為何排成這樣的陣列進行射擊。

而韃靼人的應對是否高明,他們雖然敗了,卻又采取了什麼措施,最終為何這些措施沒有產生這樣的效果,若是朕是韃靼人,是否還有什麼辦法,有一戰之力。

無數的念頭,在朱棣的腦海中掠過,他臉色陰晴不定。

……

而在朱棣的身後,諸王們也一個個啞口無言。

幾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模範營的力量,這種完全超出了常識的戰法,直接對十倍以上的騎兵進行打擊,隻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朱楨更是抿緊了嘴,他是行家,有大量剿賊的經驗,此時此刻,尤其是眼睛撇向朱棣的時候,卻沒來由的,心生出了敬畏之心。

其餘諸王,更是感受到了恐懼,對於這個時代而言,這其實就是毀天滅地的力量,在這可怕的力量面前,隻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力感。

張安世在此時,穿著一身甲冑匆匆而來。

到了朱棣跟前,張安世立即就道:“陛下……戰報出來了,模範營無一傷亡,韃靼人和兀良哈人,死七百三十五人,傷九百二十七人。陛下,此次操演,大獲成功。”

緊接著,便是那阿魯台和哈兒兀歹二人,臉色慘然地被人拎了來。

他們戰戰兢兢,拜倒在了朱棣的腳下,此時早已是驚恐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了。

朱棣居高臨下地看著二人,目光複雜。

朱棣道:“諸卿,這韃靼人和兀良哈人如何?”

不等其他人回答,哈兒兀歹已面如死灰,隻道:“不堪一擊……”

朱棣微笑,卻做出了張安世一樣的判斷:“不,危而不亂,能夠迅速地做出反應,即便是遭遇到了逆境,依舊還有人在沒有得到命令的情況之下,發起攻擊。且朕看這些將士都很矯健,當初朕靖難之時,兀良哈部隨朕靖難,也是這般,冒著矢石,勇悍無畏,絕對當得起精銳二字。”

這話從朱棣口中說出來,可能是誇獎,可在哈兒兀歹的耳裡聽了去,卻覺得是諷刺。

哈兒兀歹隻是將腦袋磕在地上,隻恨不得埋進沙子裡,永遠不要拔出來,不敢有任何的迴應。

朱棣側目,卻是看一眼張安世,道:“模範營要推廣,先從勇士營、神機營和三千營開始,三年之內,此三營要有成效。所有的骨乾,都從模範營抽調,模範營的百戶,至各營直接擔任指揮。總旗,直接擔任千戶……當然,不必急……先讓模範營擴充,而後再推而廣之,讓這模範營,再征募七百人。”

張安世道:“是。”

朱棣則又道:“這些火器的生產,跟得上嗎?”

張安世便道:“隻要陛下下旨,臣可以想辦法擴產。”

朱棣頷首。

此時,他纔回頭看向諸王,笑吟吟地道:“諸皇弟以為如何呢?”

周王乃諸王之首,哪怕他現在的心思放在他的醫學上,卻也不由得點頭,由衷地道:“陛下,我大明基業,可萬萬年了。”

朱棣微笑,又將目光落回到張安世的身上,道:“周王所言,張卿有何看法?”

張安世和朱棣早有默契,頓時就道:“陛下,臣倒以為,萬萬年……隻怕不易。”

這話犯忌諱,也隻有張安世纔敢說。

朱棣卻是笑了笑,似是鼓勵地道:“嗯?這是何故?”

張安世毫無顧忌地道:“若要萬萬年,也不是沒有可能,隻是憑我大明的大宗,可能無法做到。以臣之愚見,而是應該大明的宗親們,同心協力纔可。”

“就說寧王殿下吧,他在呂宋,起初不過是小小一個港口,萬餘將士,卻是四處開疆,如今,短短兩年的功夫,卻已築城十七,占據呂宋最肥沃的土地方圓三百裡,遷徙大量的流民,開墾荒地數十萬畝不算,還建了三處港口,如今在呂宋厲兵秣馬。在臣看來,這纔是真正的藩王,為我大明藩屏,若是我大明多一些寧王殿下這樣的宗親,這江山何愁不能牢固呢?”

這話若是從前說出來,大家隻覺得這又是糊弄大家了。

可現在真真切切地看到眼前這一幕的場景,想法顯然是截然不同了。

尤其是楚王,楚王心裡是最清楚的,南方的土人,戰鬥力並不高,至少比之韃靼人戰鬥力低下得多,若是有朝廷的支援,遷藩在外,可能前期會苦幾年,可想來很快就可改變境遇,到時說不準還真和寧王一般。

張安世此時笑吟吟的繼續道;“若是還有其他的顧慮,其實可以先讓宗親帶著軍馬去,等安頓下來,再遷徙家眷。臣聽說,太祖高皇帝在的時候,既捨不得子孫們吃苦,卻又害怕子孫們因為養尊處優,而失去了銳誌。所以諸王就藩之前,都要讓他們去中都鳳陽務農,好讓諸王知道民間疾苦,又將諸王封往各處邊鎮,作為我大明的藩屏。”

“現如今,天下的時局已經改變,韃靼人將來未必是我大明的心腹大患,而大明的敵人未來一定是在海上,所以陛下才用心良苦,希望繼承太祖高皇帝的遺誌,予以諸王重任,借諸王鎮守天下各處海鎮,以防不測啊。”

朱棣聽罷,心裡暗喜。

這傢夥……連太祖高皇帝都搬出來了,而且這個道理,講得通。

沒錯,朕是最聽太祖的話的,自然要延續祖宗之法,誰若是不從,那麼可就要祭出祖宗之法來嚴懲了。

朱棣一直微微笑著,隻在一旁側耳傾聽的樣子。

諸王見這阿魯台和哈兒兀歹二人,狼狽地跪在地上,面如死灰的樣子。

再見陛下意氣風發,還有那高台之下的滿目瘡痍。

好話說儘,威脅也已拉滿。

而且前景也已展示了,大家出去,就是去虐菜的,幾乎沒有什麼危險。

卻見張安世又道:“所有願意出鎮的藩王,陛下念在兄弟之情的份上,一再囑咐,要讓商行給諸王的衛隊,提供足夠的軍械和火藥。嗯……就是模範營的武器!”

諸王的目光都在無形中亮了幾分。

此時,張安世又再接再厲地道:“陛下還說,商行生產出來,先要優先供應諸王,再之後才供應官軍,諸王……海外的藩地……其實也不多,若是遲了,可就占不到好地了,事不宜遲啊。”

眾王聽罷,心裡猛地一緊,大家都不傻,他們立即就意識到一個重要的問題。

對呀,這麼多的兄弟,這麼多家藩王,這西洋那邊,好地方隻怕也有限,若是運氣好,占一個肥沃或者靠近大明近一些的地方,就再好不過,可若是讓其他人捷足先登,到時人家都已就藩了,自己再被趕去海外,可就真沒好地方了。

朱棣此時適時地大笑道:“先不提這些,不提這些,今日隻是觀戰,這些事,以後再提。模範營上下,立了大功,來人,每人賜銀百兩,教人取酒肉,好好犒勞模範營,這酒……得用上好的宮廷禦釀。”

姿態擺好,說罷,朱棣就再沒有說什麼,便興沖沖地擺駕回宮。

他倒是走了,卻是丟下了諸王,還有那哈兒兀歹以及阿魯台,都有些不知所措。

諸王這時候纔剛剛起心動念,心裡大抵是在想,陛下你方纔還不是說移藩的事嗎,你倒是繼續說啊,咱們看看能不能再談談。

而哈兒兀歹和阿魯台,卻已是萬念俱灰,又不知將來如何被大明朝廷處置。

皇帝似乎對他們都沒有興趣。

此時,周王和楚王卻已想湊到張安世的面前。

張安世卻是樂滋滋地道:“諸位殿下,鄙人還有一些事,再會,再會。”

說著,腳下一動,一溜煙的也跑了。

談?

你越是這個時候和他們談,他們反而會多想。

可一旦你不打算理他們了,他們反而有些慌了。

果然,很快張安世的府邸,便門庭若市。

先是周王來。

周王先和張安世賓主儘歡地談了一下醫學,突然話鋒一轉:“威國公,本王知道你對海外最是瞭解的,依你之見,這海外,去哪裡最好?”

張安世面上泰然自若,可心裡正偷笑呢,顯然……周王這是想給自己找個好地方了。

想了想,張安世便道:“若是去天竺最好,那裡的土地最是肥沃,不過嘛……那地方有些遠了,現在去……隻怕補給還跟不上,若是我……”

張安世倒也沒有敷衍他,說著,張安世讓人給取來了輿圖,開始一本正經地指指點點,給他細細地說起各處地方的好處。

周王朱橚聽得極認真,最後倒是看中了蘇門答臘的位置,滿意地點頭道:”此地很是不錯……嗯……多謝,多謝。”

頓了頓,周王似是想到了什麼,隨即道:“本王聽說威國公在那南州,也有一處藩地,是嗎?”

張安世立即道:“哎,不瞞周王殿下,那地方,乃不毛之地,實在是雞肋,你可看到鄭公公的奏報嗎?”

周王朱橚便同情地看著張安世道:“本王還聽說,這是威國公自己索要的。威國公啊,你真是一個大大的忠臣啊!本王不如你。”

他說得很誠摯,他自己就沒有這麼客氣了,皇帝你不給我一個好地方,那還是兄弟嗎?

可瞧一瞧人家張安世的境界……

張安世隻是笑:“以後殿下去了海外,在蘇門答臘若是站穩了腳跟,我們應該多聯絡,到時,我開一條南州至蘇門答臘的航線,殿下多幫襯一些,我那地方……貧窮……”

周王想也不想,立即很是豪氣地道:“好說,好說,要糧食,要木材,一句話的事。”

周王朱橚前頭應得很痛快,後頭就是問:“隻是這周王衛隊……”

張安世自然也很會,便道:“火器的事放心便是,早就準備好了。”

“好,好,這便好。”

周王心滿意足。

周王之後,其他的藩王自也是陸陸續續地上門,張安世倒也一個個的應對自如。

很快, www.u張安世便將自己府上發生的事,親自奏報到了朱棣的面前。

朱棣此時是笑開了花,哈哈笑道:“這一仗,打得太好了,真是教朕吐氣揚眉啊!朕的那些兄弟,現在什麼心思,朕會不知嗎?張卿家……此番你給朕幫了大忙,朕想好了,要賜你一樣東西。”

這倒真是意外之喜,張安世詫異地道:“不知陛下要賜的是何物?”

朱棣卻是帶著幾分神秘意味地笑了笑道:“你不妨也猜一猜。來,你告訴朕,你現在想要什麼?”

張安世很是認真地想了想道:“這……臣最缺的,應該是……人?”

“女人?”朱棣虎軀一震,頓時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不,男人!”張安世趕緊回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