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愛筆樓]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朱棣聽罷,凝視著高祥。

眼前這個相貌平平,看上去並不出彩的人,所說的事,都極有章法。

他踱了兩步。

恰在此時,陳禮匆匆進來,對朱棣行禮道:“陛下,蹇部堂與吏部諸官到。”

他頓了頓,又補上了一句:“百官求見。”

這事太大了。

吏部被一鍋端,朝廷震動。

此時,誰也坐不住。

朱棣聽罷,露出一絲冷笑,逐而道:“來得正好,都叫進來。”

須臾功夫,蹇義與一些吏部的大臣,會同文淵閣諸學士,以及各部尚書,紛紛到了。

所有人都沮喪著臉,正待要行禮。

朱棣隻是冷冷地掃了他們一言,便大手一揮:“不必行禮了,反正在爾等心裡,朕也不過是個民賊而已。”

此言一出,嚇得所有人白了臉色,連忙拜倒在地,大氣不敢出。

朱棣理也不理他們,他繼續凝視著高祥。

高祥等人,說不緊張是假的,可到了這地步,若是還有差池,那就真的活該他們倒黴了。

朱棣道:“你方纔說,各算各的賬,是何緣由?”

高祥定了定神道:“分清楚權責,運輸的管好運輸,這筆賬給了他們,他們隻要保證送到即可。而征糧的征他的糧,征多少,就要入庫多少。如此一來,就防止了倉儲、征收、運輸統統掌握在地方官吏身上,既確保他們不會假借損耗的名義加征糧食,也可確保糧食的賬目清楚。”

朱棣皺眉,他沉吟著,細細思索之後,便道:“杜絕加派?”

加派一直都是明朝老大難的問題。

這裡頭最大的變數就在於,火耗。

太祖高皇帝在的時候,給予百姓的稅賦是極低的。

低到什麼程度呢?

當時的稅製是:太祖定天下官、民田賦,凡官田畝稅五升三合五勺,民田減二升,重租田八升五合五勺,沒官田一鬥二升。

按理來說,正常的民田,也不過是征收三升多一些的糧而已,幾乎等同於,三十稅一。

可太祖高皇帝的稅製雖是如此,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其中涉及到的就是損耗。

官府向百姓征糧,會用損耗的名義,要求百姓多交,再加上其他的名目,這就導致,百姓收上去的糧,可能是五升,也可能是十升。

當然,官府也不會將這五升或者十升糧當做三升送到朝廷那裡。

可能真正送到朝廷的,就隻有兩升,因為他們同時也向朝廷報損耗。

這幾乎已是從漢朝開始,就有的所謂雀鼠糧,或者是火耗糧,可以說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合理合法的收入了。

高祥道:“加派的問題,可怕之處就在於,沒有定數,若是好官,則少加派一些,若是遇到貪婪的,便加派無度,有了這個名目,橫征暴斂。太平府把帳厘清了,權責分清之後,一切有了定數,事情也就好辦了。”

朱棣繼續問:“什麼叫事情好辦?”

高祥道:“以往的時候,官紳不納糧,隱田不繳賦。所以這賦稅多是向小民征收,小民大多大字不識,對律令也都不懂,逆來順受,所以這加派,他們既然敢怒也不敢言,即便敢言,也不知如何言。”

高祥頓了頓,繼續道:“可太平府,為了打擊白蓮教,所以清查了隱田,且官紳必須與官府同舟共濟,為了清除白蓮教餘孽,所以需一體納糧……”

張安世站在一旁,聽得感動不已,高祥真的……

哭死……這傢夥到現在還惦記著打擊白蓮教的事,他張安世都險些忘了。

高祥繼續道:“這些官紳還有讀書人要納糧,尤其是清查了他們的隱田之後,再加上攤丁入畝,那麼就必須得按規矩來,不可授人以柄,若是不能保證公平公正,不能堵住他們的嘴,則是後患無窮,他們必要在鄉裡教唆百姓,或是扇動人四處狀告,鬨得雞飛狗跳。”

朱棣聽罷,猛然醒悟。

“這個規矩必須有,有了規矩,彆人是多少,他們就是多少,該他們的就是他們的,該官府的就是官府的,大家各行其是,唯有如此,纔可讓人無話可說,把事情辦下去。”

朱棣審視地打量著高祥。

他隨即挑眉道:“可沒了損耗,官府是否要拿出一大筆銀子?”

“是。”高祥道:“這是威國公的主意,不過這一筆銀子,說大不大,說小也是不小。若是在以往,這筆錢可謂天文數字,雇傭這麼多人運糧,還有車船的開銷,官府根本無法承受。可太平府為了打擊白蓮教,開征商稅,有了商稅,這就是一筆小錢了。”

“這等於是用商稅補了一些糧稅,而要征商稅,也不好征,首先得要確保。在太平府的商賈能在太平府穩當的經營,如若不然,就是竭澤而漁而已,所以同知廳這邊,現在多了一個職責,就是偶爾要為作坊排憂解難,給他們提供一些便利,譬如對作坊的聚集區域,要增加一些道路和橋梁的修建,還需興建一些碼頭,除此之外,儘力要讓差役不得去滋擾商戶,其中種種的細務,賤民也是一言難儘。”

朱棣聽罷,卻覺得這其中環環相扣:”為了向士紳征糧,就得廢黜損耗,確保公平公正。要解決損耗,就需有商稅,而要讓商賈們不因商稅而逃亡到其他地方,又要儘力不滋擾他們,對他們進行安撫……這……行得通嗎?“

高祥便道:“這一方面,需要同知廳辦事穩妥,不出差錯。除此之外,還有推官廳,推官廳要能及時收集到百姓的輿情反饋,確保不會生變。是了,還有照磨所,照磨所要約束官吏,使他們不敢越過雷池。再有就是下頭各縣,各縣的縣令、縣丞,哪怕是主簿和典吏,甚至是文吏、差役,都需儘心竭力。”

朱棣道:“你做同知的時候,對下頭三縣,可有瞭解?”

高祥道:“略知一些。”

朱棣隨口道:“蕪湖縣的縣尉是何人?”

高祥立即就道:“劉武道,此人年邁,身子不好,不過自威國公打擊白蓮教以來,他也儘心做了不少事,帶著縣裡的差役,阻止過幾次征糧引發的亂子。”

朱棣有些驚奇,又道:“那麼當塗縣的主簿又是何人?”

高祥不加思索的就又道:“姓陳名舟,陳舟這個人,辦事很謹慎,負責的就是錢糧的事,三縣之中,當塗縣的賬目是最清楚的。所以賤民當初,都讓各縣的主簿,向這位陳主簿學一學。不過這一次,他也被罷官了。”

朱棣倒吸一口氣,越聽越覺得匪夷所思。

“你辦事如此得力……”朱棣看了高祥一言,眼中有著掩蓋不住的欣賞,他隨即沉吟著,口裡道:“這府中上下的事,儘都瞭如指掌,為何當初……不曾有人舉薦你?”

這是一個人才啊!至少這樣的人,按理來說,不該隻是屈居於一個府裡的同知。

“賤民並非是什麼賢才,從前和絕大多數同知一樣,並沒有什麼特彆的才乾。”高祥臉上沒有一絲得意之色,反是平靜地道:“至於陛下所詢問的這些事,都是自威國公上任之後,為了打擊白蓮教,下官不得不去瞭解和走訪的事,整個太平府,與其他的府不同,必須要有效的解決軍令所引發的問題,這府中上上下下的人,其實多數和賤民一樣,並沒有多大的區彆。”

這傢夥倒是實話實說了。

朱棣忍不住瞥了張安世一眼。

而後,朱棣道:“知道你為何會在京察中評為劣等嗎?”

“賤民不知。”高祥不是純老實人,這種問題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是不能答的。

朱棣則是冷冷一笑,他此時反而沒有大怒,而後卻是看向吏部諸官,冷聲道:“你們呢,你們為何將他評為劣等?”

蹇義等人,一個個隻實實在在地跪著,默不作聲。

朱棣眼中閃過一絲諷刺,轉而道:“京察之事,是誰主持?”

短暫的沉默之後。

功考清吏司郎中劉榮,戰戰兢兢地叩首道:“是……是臣。”

朱棣死死地盯著他:“你認識高祥?”

劉榮顫著聲音道:“不……不認識。”

朱棣立即就問:“不認識,為何他為劣等?”

“他……他們……受到了檢舉……”劉榮道:“許多百姓,怨聲載道,說他們在太平府作威作福,盤剝百姓……”

朱棣道:“何人檢舉?”

“乃……乃當塗縣百姓楊丹以及蕪湖縣百姓鄧聰人等……”

朱棣此時倒是回過頭來,看著高祥道:“他們是什麼人?”

高祥如實道:“乃本地富戶,那鄧聰還是至正年間的秀才,他有一子,也已中舉,此番從他家裡清丈出來的隱田,多達三千五百餘畝。至於楊丹,此人隱田也在千畝以上。”

朱棣點頭,神色還算平靜。

可令人始料未及的是,他突而對陳禮道:“派人……圍了這了兩家,此二戶誣告,誣告者反坐,楊丹與鄧聰,立殺。抄沒他們的田產,家中其餘人,流放新洲。”

陳禮道:“遵旨。”

隨即挎刀而出。

那劉榮聽罷,似觸電一般,整個人似是嚇得魂不附體。

檢舉的幾個民戶,都是這樣的下場,那麼……像他這些人……隻怕……

他驚得渾身顫抖,想也不想的就立即對著朱棣叩首,磕頭如搗蒜,口裡滿是悲切:“陛下……陛下……”

朱棣卻是冷靜地繼續問道:“接到了檢舉之後,進行了覈實嗎?”

“核……覈實過……不,沒有覈實……有……有覈實……”他說話開始變得語無倫次。

因為他悲哀的發現,好像他無論說什麼,都是錯的。

覈實過,那麼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沒有覈實?沒有覈實你就敢這樣不分是非?

朱棣似是在努力地隱忍著怒火,厲聲道:“到底覈實過沒有?”

“陛下,他們的官聲極壞,影響十分惡劣,臣……臣當時……也是聽說這些事,便……便……”

“官聲極壞?”朱棣道:“又是何人,說他們官聲極壞?”

“是……是……”

朱棣道:“你不說,就是包庇!”

“當時臣在吏部部堂,聽主事梁尚師、吳開生二人說起此事……”

朱棣道:“這二人……拿下。”

“喏。”

朱棣繼續道:“隻這二人嗎?還有呢?就憑這二人一面之詞?“

”還有都察院以及大理寺諸官,他們協助這件事……對於太平府上下官吏,也是頗有微詞。”

“頗有微詞?”朱棣冷漠地挑挑眉道:“有什麼微詞?”

“他們說……如此殘民害民,百姓們活不下去了,這是要逼民為盜,是……”

朱棣不耐煩地道:“協辦京察的都察院、大理寺官,立即拿辦,梟首示眾。”

又有人領旨而去。

下達了這份旨意後,他的火氣似乎消下了一點點,卻凝視著劉榮,步步緊逼地道:“隻是這些人嗎?就因為這些人,你就不問是非黑白?”

劉榮小心翼翼地抬頭,而後誠惶誠恐地側目看了身邊跪地的蹇義一眼。

他嘴唇嚅囁和哆嗦著,內心的恐懼已經不斷的脹大,淚如雨下道:“沒……沒有其他人了,是臣一時不察。”

“好一個一時不察。”朱棣道:“就因為你所謂的一時不察,便要我大明的能吏,流放瓊州,世代為吏。自然,也免不了你的一時不察,便可教那些貪贓枉法之徒,評判為優等,獲得升遷。這就是你的一時不察嗎?”

“萬死,萬死……”劉榮已將腦袋磕破了,他童孔不斷地收縮,期期艾艾道:“臣……臣……臣有萬死之罪,請陛下罷黜臣下。”

朱棣揹著手,冷麪道:“罷黜?你為何有這樣的念頭?”

劉榮抖動著,昂首,祈求地看著朱棣。

朱棣道:“朕若是隻罷黜你,其他人會怎樣想呢?他們會想,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犯了錯,大不了就罷官而已。何況你被罷黜,那些與你沆瀣一氣之人,一定也會想,你是為了維護他們的好處,所以才落了個罷官的下場,隻怕他們要將你當菩薩一樣的供起來,對你感恩戴德,千恩萬謝。你回到了老家,那些士紳們,隻怕還要對你敬若神明!”

朱棣直直地盯著他,似是要將他看穿,隨即嘲諷地笑道:“哈哈………世上有這樣的好事嗎?”

劉榮道:“陛下……陛下……”

朱棣道:“滅三族,將他淩遲。”

劉榮:“……”

劉榮徹底的僵住了,他想過自己可能會惹來殺身之禍,但是萬萬沒想到,朱棣會這樣的狠。

他隻覺得腦子嗡嗡的響,似乎因為求生欲的緣故,不等禁衛來拿他,他突然歇斯底裡道:“臣何罪之有?”

他咆孝著:“什麼打擊白蓮教,分明是借打擊白蓮教……殘害百姓!太平府三縣的百姓,尤以鄧聰、楊丹人等,無不是當地耆老,在野賢士,平日裡樂善好施……這樣的人,太平府上下,竟逼迫他們到這樣的地步,這高祥等人,與酷吏又有什麼分彆?陛下……今日殺臣,要出大亂子的啊,從此之後,隻怕天下百姓,都要對陛下離心離德,陛下難道這些也不顧忌嗎?”

朱棣目中突然掠過了一絲凜然,他冷笑道:“太祖高皇帝得天下,靠的乃是奮勇沙場上的將士,是受不了暴元的黎民百姓。朕今日得天下,靠的乃是三軍奮勇,是那些老老實實繳納稅賦的良善小民。你所說的那些百姓,他們是什麼東西。”

“當初……他們在蒙古人那裡出將入相,可保住了暴元?今日……這些人已得本朝如此優握對待,卻還敢不知足,竟還敢裹挾百姓,以所謂的民意來要挾朕,今日清查出了他們的隱田,教他們與百姓一道納糧,他們竟還敢勾結似爾等這樣的禽獸打擊異己。”

朱棣不屑地看著他道:“若如此,便會離心離德,難道這些狗東西,還敢造反嗎?若要造反,那就早早造反吧,倒要教他們知道,朕的刀還利否。”

說罷,朱棣眼眸猛地一張,手指著劉榮,聲音淩冽無比:“淩遲處死,殺他全家!”

禁衛們再無猶豫,拖拽著劉榮便走。

劉榮這時再沒有了方纔的勇氣,此時已嚇尿了,口裡大呼:“陛下,陛下,臣已幡然悔悟,饒命,饒命啊……”

朱棣看也不看這劉榮一眼,卻是看著這滿地跪著的大臣。

他目中噴火,突然道:“蹇卿家……”

蹇義叩首:“臣在。”

朱棣道:“京察報到你這尚書這裡,你有覈實嗎?”

蹇義始終都保持著沉默,可現在,他知道沉默不下去了。

蹇義道:“覈實過。”

此言一出,朱棣濃眉深皺:“覈實的結果如何?”

“與下頭報上來的,並無差錯。”蹇義道:“深得老臣之心。”

朱棣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蹇義道:“這麼說來,高祥等人之事,也與你有關?”

“確實息息相關。”蹇義道。

“為何如此?”朱棣暴怒。

蹇義道:“國朝優待士紳與讀書人,而士紳與讀書人為朝廷效力,這是曆朝曆代都有的事,即便是陛下所言的暴元,尚且也知拉攏士紳和讀書人爭取人心。平天下的時候,確實需要將士,可下馬坐天下,卻決不可仰賴將士,臣以為……太平府……所行之事,實為我大明隱患,臣為江山社稷計,纔出此下策。”

朱棣冷冷地看著蹇義:“這樣說來,這一切都是你故意為之?”

蹇義道:“是,所以請陛下不必為難劉榮、鄧聰以及都察院、大理寺人等,誅臣三族,足矣。”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動容了。

隻見蹇義接著道:“臣也愛惜自己的生命,也對自己的族人關切,臣自幼讀書,不敢懈怠,所學的……無非都是治國平天下的道理,這些道理,曆朝曆代的君主,有對其棄若敝屣者,也有的將其奉為圭臬。可是敢問陛下,那些將其棄若敝屣者,如今安在呢?”

朱棣冷笑道:“好你個蹇義!”

蹇義卻像是感受不到朱棣的怒火一般,平靜地道:“太平府,不過是征糧而已,靠著太平府的征糧,這天下的錢糧是充實了,可是敢問陛下……人心呢?陛下,難道就為了這些錢糧,可以換來人心嗎?”

朱棣抿了抿唇,眼中的怒意一絲為減,氣休休地道:“強詞奪理。”

蹇義道:“臣……自知死罪,絕無僥倖,今日所言,並非是強詞奪理,隻是覺得……陛下不能偏信一人而已。臣對威國公,也並無成見,他身為武臣,雖為外戚,卻數次大功於朝,絕非尋常倖臣。可臣若是公允的來說,威國公確實不適合治世,治世非行軍打仗,也絕不是簡單的計較錢糧多寡,曆朝曆代,聖君垂拱而治,君臣相得,方可有太平盛世,難道這也錯了嗎?”

他繼續叩首,口裡接著道:“陛下若是認為老臣錯了,可老臣卻堅信,一時的錢糧多寡,對於天下,並不會帶來多少好處,反而會貽害無窮,臣言儘於此,請陛下……誅臣。”

說罷,他再無一言,陷入了沉默。

而朱棣, www.kanshu.com也陷入了沉默。

蹇義看似說的有理有據,可朱棣依舊還是滿腔怨憤,他對蹇義所言,是厭惡到了極點。

可他掃視跪在自己腳下的諸卿,卻察覺到,幾乎所有人,都露出兔死狐悲之色。

朱棣沉默了半響,最後目光定在一個人的身上,道:“胡廣,你說朕該如何處置?”

胡廣沉默了片刻,才道:“陛下,臣自幼讀書,書中所言,確實如此,臣……臣……希望陛下能夠寬宏大量,蹇義乃老臣,功在社稷,請陛下念他老邁……”

朱棣挑了挑眉,不耐煩地將目光落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道:“楊卿家,你來說。”

一般情況,當皇帝不滿意一個人的答桉,便會詢問另外一個人,直到問出滿意的答桉為止。

而楊榮也深知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