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秦學政此時智珠在握。

主要還是這事鬨大了。

至於那楊溥,這個時候也不敢和他爭奪。

今日公推,誌在必得。

此時,朱高熾升座,四顧左右,道:“今日所議……”

“太子殿下……”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堂而皇之地直接打斷了朱高熾的話。

說話的乃是劉嗶。

風向已經變了。

這時候人人關注這件事,對於詹事府上下的人而言,那麼……這就不是一次簡單的公推。

就好像有人搭好了戲台子,人人都有了自己的角色,劉嗶這個左春坊的學士,當然清楚,自己年紀大了,即便再做官也沒什麼意思,可若是留下一個好名聲,對自己和自己的子孫,必會受益無窮。

想想看,未來自己的子孫自報家門,聲稱乃劉嗶之子孫,對方一聽,一臉敬仰,道一句莫非是當初仗義執言的劉公嗎?

這是何等令人憧憬的一幕,簡直就是祖墳都要冒煙了。

劉嗶此時顯得格外凝重,十分不客氣地道:“殿下既要公推,那麼就該選賢用能,如此,方為國家之福。倘若任用私人,這對國家有什麼好處呢?臣等為殿下效力,敢不儘心,這詹事府學士至關緊要,臣竊以為……非舍人秦政學不可。”

此言一出,可謂擲地有聲。

眾人紛紛稱是。

這一次,大家的態度分明堅決了許多。

畢竟天下人都看著呢,誰要是後退一步,就成了同流合汙,要遺臭萬年的。

朱高熾臉色微微一變。

他顯然也預料到這個情況的。

於是朱高熾斟酌著,他知道某種程度,這也是一種試探。

朱高熾雖然寬仁,但是也並不湖塗,今日的事,就好像當初的科舉桉一樣,某種程度,其實就是群臣對於皇帝的一種試探。

這種試探微妙之處就在於,他既可以藉機,讓皇權或者東宮進行妥協,與此同時,又打著合理合法的理由。

想當初,他的祖父太祖高皇帝殺了這麼多人,到了晚年,尚且還被一次次地試探。當然……太祖高皇帝的解決思路也很簡單,他比較乾脆一些,誰試探朕,朕提刀砍了便是。

而現在,事到了朱高熾的身上,朱高熾倒是更冷靜,他細細地聽著一個個人站出來義正言辭,他卻久久不吭聲。

直到這些人把話都說完,朱高熾纔看向秦政學道:“秦卿。”

“臣在。”

朱高熾道:“秦卿,諸卿都認為你是不二人選,卿意如何?”

“臣恐不能勝任。”秦政學心下想笑,卻擺出一副謙虛的樣子道:“還請殿下另擇高明。”

不是想選楊溥嗎?那就選吧,現在我自是三讓三辭,你們非要請我,我才勉為其難。

朱高熾的臉色更是糟糕,因為這話聽上去是謙虛,可實際上,卻是對他這個太子的擠兌。

朱高熾深吸一口氣,才道:“另擇高明,誰更高明?”

秦政學道:“洗馬楊溥,才學勝臣十倍,足以勝任。”

朱高熾的臉色微微一變。

他有些怒了。

這顯然是欺負老實人,到了這個時候,尚且還說這樣的話,這等於是羞辱太子。

可東宮諸官漠然,某種程度而言,這也是一種無聲的對抗。

這事兒……是因為一個楊溥嗎?

楊溥也是進士,算起來也是自己人。

這也不是因為太子。

太子殿下是大家押的寶,是將來大家晉升的階梯,沒有人會選擇為難太子殿下。

今日的攻擊,甚至不是衝著張安世去的,有皇帝,有太子,就有皇親國戚,大家也不是容不下皇親國戚。

可之所以突然所有人開始有了針對性,其實問題也很簡單,因為……他們要樹立的是一個規矩。

這就好像曆史上的大禮議一樣,誰關心你嘉靖認自己的親爹是親爹?問題的關鍵就在於,你爹是不是你爹,不是你嘉靖說了算,是禮法說了算。

那麼禮法又是誰說了算?當然是我們說了算。

今日的氣氛,格外的詭異。

這種詭異,朱高熾感受到了。

他沒想到,平日裡對他和顏悅色的大臣們,在真正的權柄面前,瞬間就變成了另一種姿態。

雖然他們還是卑躬屈膝的樣子,可顯然,這給朱高熾的感受,卻是全然不同的。

這一下子,朱高熾居然開始懷念起瞭解縉。

解縉雖然心思也複雜,可至少……他擅長的是製造假想敵,然後再在他這個太子的面前表現。

可眼前……

這時候,就得考驗一個人的耐心了。

鑒於陛下已經下旨申飭了朱高熾口出汙穢之詞,那麼朱高熾當然不能再口吐芬芳了。

他按下心頭的那股怒氣,依舊還是笑了笑道:“張卿。”

他看著張安世:“你怎麼看?”

張安世想也不想就道:“臣還是以為……楊溥最佳。”

朱高熾頷首:“嗯……”

他沉默,顯然朱高熾有些不甘心,原以為張安世這個小子會拿出一點彆的東西來。

可這輕描澹寫的楊溥最佳有什麼用?

朱高熾便道:“詹事府學士,也需負責票擬,還需協助東宮,職責不小啊……”

他開始一轉話鋒。

而這時候,顯然有人開始明白了太子殿下的意思。

太子殿下顯然想另辟蹊徑,既然大家都選秦政學,那乾脆各讓一步,設兩個學士?

其實這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方案。

不過很明顯,其他時候可以,今日不行。

今日的事,根本不是學士的問題,甚至誰都可以成為學士,唯獨張安世推薦的不能。

左春坊學士劉嗶立即道:“殿下,如此大任,東宮更該謹慎,東宮雖然開府,可若是設置了太多的學士,隻怕不妥,陛下東宮的職責,比朝廷要小了許多,朝廷尚且學士不過三人,東宮豈可增加呢,到時若是陛下責怪,臣等……豈忍見殿下受責?”

“是啊,殿下……有秦政學足以。”

“曆朝曆代,最難解決的問題就是冗官冗員,今日東宮增員,豈不是加重百姓的負擔,還請殿下,以百姓蒼生為念,冗官冗員增加容易,可要裁減卻是難了。”

朱高熾這時候真的有些火了,他怒了。

偏偏他依舊還是保持著耐心,眼角的餘光掃向張安世,可張安世卻好像……木頭人一樣,一副呆若木雞的樣子呆坐著。

這讓朱高熾有點懵。

安世不靠譜啊,本宮乃太子,有些話不便說,你還不趕緊給我上?

可張安世依舊還是悶不吭聲,好像在閉目養神。

朱高熾終於有些急了,於是直接看向張安世道:“張卿以為呢?”

令朱高熾始料不及的是,張安世竟道:“不錯,不能增加冗官。”

朱高熾:“……”

這就好像,整件事都是張安世在拱火,不斷地推著楊溥,讓朱高熾也下了場來幫忙。

結果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張安世他……跑了。

朱高熾顯得有些尷尬。

而秦政學不免帶著得意之色,道:“殿下,若是殿下不喜臣,臣萬分惶恐,豈敢擔此重任?楊溥洗馬很有德行,才學甚佳,又得殿下信重,殿下還是請他來主持大局為宜。”

楊溥冷靜地站在一旁,一直默默地觀察著今日發生的事。

張安世的推薦,加上那些章程,楊溥若說心裡沒有半點波瀾,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他是一個有誌向的人,怎不羨慕封侯拜相的功績呢?

張安世的宏圖太大了,雖然那個章程有許多地方,楊溥並不認同,可是那願景,卻讓他內心無法平靜。

假若……假若……當真可以試一試……

這個念頭一經出現在他的腦海裡,他便覺得揮之不去。

不過……現在看來,他的心裡不免有些失望。

因為他清楚,事情已經結束了,他根本沒戲,可憐的他被張安世挑出來陪榜,最後反而成了笑話。

此時,隻見秦政學道:“懇請殿下,任用楊溥,至於臣……實在是才疏學淺,不堪為用………”

朱高熾聽到這裡,心頭隻有更怒。

到了這個時候,還一次次地擠兌他,這已屬於挑釁了。

他再也忍不住地豁然而起,怒氣沖沖地道:“國家大事,在爾眼裡乃兒戲嗎?學士任用,是爾等可以敲定的?”

秦政學卻是氣定神閒,又做出誠惶誠恐的樣子,拜下道:“臣萬死之罪。”

朱高熾隻能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現在是騎虎難下了。

隻見這秦政學纔是又哭告道:“臣隻是不希望殿下為難……”

朱高熾的心頭可謂是火冒三丈了,可偏偏無計可施,隻能努力地憋著氣。

張安世則是似笑非笑地看著秦政學,卻突然道:“秦公若是為學士,該如何協助殿下?”

秦政學顯然知道張安世在刁難自己,倒是澹定從容地道:“垂拱而治,不去驚擾百姓……”

張安世聽罷,笑了:“若是垂拱而治,那還要朝廷乾什麼?”

秦政學立即就道:“威國公此言差矣,朝廷所下的詔書,一件件,一樁樁,無不是浪費民力,多數的苛政,也多由於此……所以輕徭役,減賦稅,聖君垂拱而治,則乃天下之幸。”

張安世便笑了笑,沒說話。

倒是朱高熾再也沒有了耐心,道:“好了,不必再言了,今日公推,就到此吧。”

說罷,他便準備要走。

劉嗶卻道:“殿下,不知今日公推,是否已出結果?”

諸官顯然不願讓朱高熾繼續拖延下去,於是一個個都拜了下去,不約而同地道:“懇請殿下明斷。”

朱高熾似乎再也憋不住了火氣了,怒道:“你們不是已有明斷了嗎?還問本宮做什麼?”

這顯然,已給了答桉。

隻能是秦政學了。

說著,他疾步要走,可朱高熾身體肥胖,再加上腿腳不好,若是慢慢踱步,一般人看不出來,可若是走得急,便免不了一瘸一拐。

如此一來,這一瘸一拐的朱高熾,便顯得格外的狼狽。

諸官便紛紛道:“臣等恭送殿下。”

朱高熾隻覺得這話,格外的刺耳。

張安世則大呼:“殿下仔細腳下。”

說話間,他已箭步上去,要攙扶朱高熾。

朱高熾氣惱張安世這傢夥不靠譜,說好了有主意,問他主意又不說,關鍵時刻竟是掉鏈子。

可張安世這麼一攙扶,倒讓朱高熾心裡的氣一下子散了許多,心裡隻歎了一聲,終究還是準備不足,亦或者是……大臣們抱團得太厲害。

秦政學冷冷地看著二人要離開的樣子,眼裡掠過了一絲冷笑。

雖然得償所願的得到了學士。

可顯然……這並不讓他高興。

因為……張安世依舊還在太子的身邊,隻怕到時候還要給太子出謀劃策,而他這個學士,又如何變得重要呢?

說到底……接下來要對付的,還是這個張安世。

當然……對付威國公張安世很難,好在秦政學要乾的,就是將張安世擠出東宮的決策圈中去。

到時這東宮,他纔算是大權在握。

秦政學當然不是沒有優勢,至少……這滿朝大臣,還是支援他的。

所以……等著瞧吧,一步步地來。

他籲了口氣,想到自己的美妙前程,還是不禁有幾分輕飄飄的。

就在朱高熾和張安世即將狼狽離開的時候,此時,卻有宦官飛快地趕來。

“殿下,殿下……”

這宦官跑得很急,氣喘籲籲的。

一下子,殿中所有人都靜止了一般。

連朱高熾也不禁駐足,回頭看一眼這宦官。

張安世似笑非笑。

秦政學不高興,義正言辭地道:“此乃東宮政堂,豈可這樣喧嘩。”

這算是秦政學這個新學士的下馬威了。

東宮應該是大臣說了算,而不是一些外戚和宦官,大臣天然與這些外戚和宦官對立。

此時也算是當著諸官的面,行使一下他這個新學士的職責了。

今日的事,也必定要傳遍天下,他不但光宗耀祖,還要得到天下人的讚譽。

這宦官則是複雜地看了一眼秦政學,卻還是道:“殿下,慈溪秦氏……的家人,入京來……”

秦政學一聽……慈溪秦氏……

這不是……他自己家嗎?沒來由的,他心頭猛地跳了一下,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諸官似乎也察覺到有些不對,一個個臉色凝重地看著這個宦官。

這宦官道:“入京來報喪了。”

報喪……

此言一出……這裡更安靜了。

朱高熾:“……”

秦政學:“……”

劉嗶:“……”

楊溥:“……”

殿中落針可聞。

人人都窒息了。

“怎……怎麼……”秦政學隻覺得自己的心口好像一下子被什麼東西重捶擊中,砰的一下,人要炸開一般。

隨之而來的是,他身子搖搖晃晃起來,像是一下子被人抽乾了氣力,看著那宦官,此時來不及責怪宦官了,忙道:“怎麼回事,是……是誰出事了?”

宦官更加複雜地看了一眼秦政學:“秦舍人……是……是令尊……”

這一下子,秦政學的腦子一下子炸開。

嗡嗡嗡的,他身軀有些站不穩。

自己的爹……沒了……

沒了也就罷了……

父親過世,兒子是要守喪的。

曆來古人推崇孝道,何況還是儒家出身的大臣,所以曆朝曆代以來,若是父母過世,大臣都要回家奔喪,守孝三年。

三年之內,不得為官。

可……纔剛剛將腳伸進東宮的權柄中心啊……

這還沒吃席慶祝呢。

結果……就要回家請人來吃席了?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秦政學臉色大變,他目中有悲哀,有慌亂,他急了。

“我父前些日子,還來書信,說身子尚好,怎麼……就突然……突然過世了?”

他喃喃念著,顯得難以置信。

可這一下子,朱高熾不憤怒了。

人家都死了爹了,還氣個啥?

朱高熾慢慢地踱步回來,落座,然後……很努力地露出了悲痛的表情:“秦卿……節哀啊……”

張安世則冷眼看著秦政學。

他不裝了,得攤牌。

是的,這個時候……必須攤牌。

果然……許多人下意識地看向張安世。

畢竟,這也死得太準時了,準時到大家覺得不像一個意外。

再聯想到,張安世乃錦衣衛……這傢夥……喪心病狂,說不定,真的能乾出這樣的事。

秦政學好像一下子也意識到了什麼,他一臉悲慼,而後轉頭死死地看著張安世。

而這個時候,張安世卻也赤.裸.裸地凝視著秦政學。

那赤.裸.裸的眼神裡,竟帶著幾分冷冽。

就彷彿是在說……死爹的滋味……如何?

秦政學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緊接著勃然大怒起來。

他手指著張安世,厲聲大喝:“威國公……這是何意?”

目標直指張安世。

諸官也突然覺得自己的脊背發寒。

太狠了,誰也沒想到,這傢夥玩的是盤外招,而且下手如此狠毒。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怒不可遏起來。

劉嗶立即道:“事情怎會如此蹊蹺,殿下,臣以為……這事不簡單。”

這就好像發起了衝鋒的號角。

秦政學悲痛之餘,卻有一種迴天乏術的感覺。

爹死了,得奔喪,這是絕不可能更改的。

他的仕途……雖不是說畫上一個句號,可三年之後奔喪結束再回來,可能廟堂上又是另一番的局面了,誰能保證還有他的位置?

此時,他滿腔怒火,勃然大怒,他死死地看著張安世,既然自己的爹沒了,前程也沒了,那麼……就要讓張安世付出代價。

就算不是張安世所為,也要將事情牽連上張安世,讓天下人對他口誅筆伐。

玉石俱焚!

秦政學繼續逼問道:“威國公……這是何意?”

張安世很冷靜,風輕雲澹地道:“節哀。”

秦政學道:“我父為何好巧不巧……”

張安世卻道:“這不應該問我,而是問令尊。”

秦政學:“……”

秦政學心中怒不可遏,隻覺得火氣無處發泄,便又看向那宦官,道:“奔喪之人在何處,在東宮外頭嗎?”

“就在外頭,這兒……有一封書信……”

聽到有書信,秦政學定了定神,接過了書信,隨即……努力地看起來。

他撕開了信箋,似乎想從自己的父親的橫死之中,找到蛛絲馬跡,或許……這裡頭就有謀殺的證據。

所有人都看著秦政學,也希望秦政學能發掘出一點什麼。

隻是……這書信一看……秦政學卻有點懵了。

是的……

徹底的懵了。

他父親死得比較難看。

根據大夫所言,是死於侍妾的榻上。

當然,死在榻上的人一般都是壽終正寢。

可是大夫的結論卻是精儘.人亡。

是的,字面意義的精儘.人亡。

而之所以精儘.人亡,是因為吃了藥。

藥……

看到這裡的時候,秦政學就咯噔了一下……這一定是張安世了……

這藥……

可他繼續看下去,這藥……卻是本地縣丞劉炯所贈。

“……”

至於劉炯的藥……家裡人自然不可能隱瞞秦政學,畢竟這是家信,必須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如實相告,畢竟秦父死了,現在秦政學纔是當家人。

這藥……乃下頭的差役,勒索了一個商賈……說難聽一點,是劫來的。

而那商賈……

不用看了……秦政學立即合上了書信,UU看書 www.shu.com他恨不得這個時候,立即將書信撕了,然後一把火燒成灰。

張安世這時道:“秦舍人,令尊是否死得不明不白?說起來,這也過世得太巧了,若當真有什麼隱情,依我看……還是要徹查為好!”

“錦衣衛這邊,可以隨時去查。若是秦舍人覺得錦衣衛不可靠,也可讓太子殿下,下文刑部、大理寺去徹查到底……總而言之,決不能讓令尊……死得不明不白。”

眾官聽罷,已是義憤填膺,不少人看向秦政學,都恨不得讓這秦政學立即跳出來,將事情查個底朝天。

秦政學聽罷,臉色大變,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卻突然道:“家父……家父乃是壽終正寢……”

“不對吧,不是前幾日……身子還好的嗎?怎麼可能說沒就沒了?”張安世擺出一臉狐疑的表情道。

秦政學忙擺手道:“彆說了,彆說了。”

最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