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 【】

張安世說罷,這朱高熾立即警惕起來。

他看向張安世道:“你的意思是,陛下此舉,是彆有所圖?”

張安世道:“陛下雖然性子急,可遇到大事,卻總能額冷靜,這一次白蓮教,對他的打擊頗大。”

頓了頓,張安世又道:“若不是應對及時,隻怕這個時候,不敢說天下大亂,隻怕因這白蓮教之禍,不知要慘死多少人,便連宮中也有所波及。”

朱高熾點頭,歎息道:“哎……本宮也沒想到,世上有這樣的惡賊。”

張安世道:“在此之後,陛下卻令姐夫開府,卻讓我看不明白,這不是擺明著,要撕裂朝廷嗎。”

朱高熾道:“所以本宮才說,本宮應該謹慎,依舊還是該以父皇馬首是瞻。”

張安世道:“若是馬首是瞻,為何又要開府?”

朱高熾:“……”

張安世道:“姐夫,有沒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借殼上市。”

朱高熾不解地皺眉道:“什麼是殼,什麼是上市?”

張安世反應過來,自己無意間又說了不是這個時代該有詞語了,便解釋道:“我的意思是說,陛下是希望姐夫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而且陛下特意命我協助姐夫,這意圖就很明顯了。”

朱高熾凝視著張安世:“你的意思是……”

張安世道:“姐夫,與其去想陛下的心思是什麼,倒不如想,陛下擔心的是什麼?”

朱高熾道:“父皇擔心什麼?”

張安世耐心地道:“他所擔心的是,皇帝被矇蔽,下頭人抱團起來,殘害百姓,以至引發像元末那樣的天下大禍。到了那時……一旦人心向背,即便我大明有再精銳的兵馬,又如何?”

朱高熾不禁歎息道:“本宮所憂慮的,也是這個。”

張安世道:“那麼就不如,東宮開府,支援太平府吧。”

朱高熾詫異道:“支援太平府?”

張安世點著頭道:“以太平府為藍本,不,當它是模範府,就好像當初的模範營一樣,大刀闊斧的推行新政,解決從前種種的弊端。”

朱高熾看著張安世,他苦笑:“本宮所擔心的,就是開府之後,大臣們都逢迎本宮,借這開府,來倡議一些對他們有利的事。可萬萬沒想到,第一個開口的就是你這個小子。”

張安世乾笑道:“姐夫,我和他們不同,他們都是有私心,可我心裡隻有……”

朱高熾深吸一口氣,道:“太平府的事,父皇也是支援的,你既要開新,那也無妨,可你有沒有想過,要開新,就需有人……你有人嗎?”

張安世道:“有,已經準備好了。”

朱高熾:“……”

朱高熾隨即又道:“沒想到你倒是有人了,不過……本宮這兒……卻缺一個長史一樣的人物。”

張安世立即就明白了朱高熾的意思。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要太子支援他,很容易。

可要東宮支援他,卻很難。

因為東宮的屬官,本就是朝廷大臣,這大臣對於太平府的事,可沒有任何的興趣。

張安世笑著道:“姐夫打算任用何人?”

朱高熾道:“本來這該是父皇做主的,可現在父皇有讓本宮開府的意思,那麼……這事若是去詢問父皇,父皇自然不喜,隻好本宮自己拿主意了,思來想去……還是明日讓詹事府上下官吏,進行公推吧。”

張安世立即道:“那我也不能錯過。”

張安世回答得很認真。

朱高熾笑了笑道:“你乃東宮舍人,理應來說,既有被推選的資格,也有推薦的資格,當然要去。”

其實朱高熾心裡還是沉甸甸的,他覺得父皇確實好像心裡藏著什麼,似乎在進行某種佈局。可現在他猜不透,索性也就不猜了。

至於張安世的太平府,朱高熾也隱隱感覺到,張安世可能是對的,若不是暴露出來,他也沒想到天下糟糕到了這個境地。

自己的小舅子本事還是有的,或許……得靠小舅子來打開局面。

而現在的問題就在於,詹事府的人事問題。

哪一些是人才,哪一些人可以重用,這都至關重要。

現在的詹事府,再不是從前大臣們掛職的地方,既然要開府,就涉及到了大量的政務,可以將他視作是小文淵閣,那麼……這個詹事府大學士的位置,就變得至關重要。

可朱高熾既不能去問父皇的意思,因為本來就在考驗你,你連這種事都去問,那麼……父皇難免要說你承擔不了大任。

隻是也不能朱高熾自己指認,且不說朱高熾自己沒有頭緒,就算有頭緒,直接指認,也難免會引發詹事府內部的許多不滿,繼而讓許多的人對朱高熾失望。

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效彷朝廷廷推,進行一次公推看一看。

次日,朱高熾先去給朱棣問安,朱棣揹著手,笑吟吟地看著朱高熾,道:“朕聽說,今日你要擇一學士?”

朱高熾道:“是。”

朱棣道:“有人選了嗎?”

“兒臣沿用的乃是朝中的做法。”

朱棣似乎早已知道了似的,沒有半點驚訝,笑了笑道:“希望你能選用一個有才乾的人。”

“兒臣……”

還不等朱高熾說下去,朱棣就擺擺手道:“朕待會兒,要去見你母後,還有你妹子,你那妹子……心跳已恢複了,你不必事事奏報朕。”

朱高熾道:“是。”

沒多久,朱高熾便告退了出去。

朱棣也開始換上常服,亦失哈在一旁忙碌著。

朱棣突然道:“詹事府學士,會是誰?”

亦失哈一愣,而後小心翼翼地到了近前,弓著身道:“詹事府之中,資曆最深的,當為舍人秦政學。”

朱棣聽罷,皺眉起來,道:“為何是此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亦失哈道:“此人在甲申科殿試中中了二甲第五名,學問極好,先入翰林,後進了詹事府。”

朱棣頷首:“但凡廷推,都要先看他們的科舉,若是能名列一甲,固然了不起,若是在二甲名列前茅,也會受到器重,此人能在二甲中第五名,確實優勢不小。”

明朝一共進行了幾次科舉而已,這幾次科舉的進士,因為太祖高皇帝在的時候殺了一批,到了靖難的時候又殺了一批。

如此一來,真正還留下來的進士,也不過區區數百人。

而若是這數百人中的佼佼者,譬如進一甲或者二甲中名列前茅的進士,幾乎等於是天選之子,怎麼說呢……反正隻要情商稍稍高一點,會做人,那麼基本上,一輩子就可高枕無憂了,即便不入閣,那也肯定在各部堂裡留有一個尚書位。

何況這一批人,還十分年輕,未來前程不可限量!可嶄露頭角者,卻是不少。

朱棣道:“此人能力如何?”

“這……”亦失哈愣了愣,卻道:“這個奴婢不知道。”

朱棣點頭:“無妨,看看太子如何處置吧。”

……

朱高熾回到了詹事府。

詹事府的官員都已到了,許多人很興奮,因為太子開府,對他們這些太子左官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利好。

一方面說明太子地位更加穩固,另一方面,他們這些詹事府中的賢人,終於有事乾了。

詹事府真正的長官是詹事府詹事,此後還有少詹事之類。

可實際上,這些人多是功勳大臣,或者老臣兼任。

比如淇國公丘福,就掛了一個少詹事,而且還是太子少保。

可實際上,他們不管理任何事務,隻有在節慶的時候,才以這個官職的身份來拜謁太子。

真正負責太子實際事物的,則是左右春坊,還有下頭的太子洗馬、舍人之類。

七八十個左官,早已在此候著。

隻有一人,鶴立雞群,眾人見這個穿著欽賜蟒袍的傢夥,覺得格外的刺眼。

他們和張安世不一樣,他們多是青年俊傑,也就是……未來皇帝的班底,前途不可限量,也正因為如此。

所以他們尤其愛惜自己的名聲,至於張安世這樣的錦衣衛頭目,又是皇親國戚,他們是儘力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的。

太子抵達之後,百官行禮。

緊接著,朱高熾升座。

朱高熾微笑著寒暄幾句,他顯得很平和,眾官紛紛點頭,表示太子賢明。

朱高熾繼而道:“父皇命本宮開府,又命本宮擇選一良才,為詹事府學士,以供本宮參考,諸卿可推薦,也可毛遂自薦。”

他話音落下。

這些舍人和洗馬們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其實這事,早就透出風聲來了。

大家心裡有了數,人選其實也有了,這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有人率先道:“臣以為……舍人秦政學最賢。”

有人開了這個口,其他人便也紛紛道:“是啊,秦舍人最賢。”

朱高熾的目光很快便落在了左右春坊的學士那頭。

這所謂左右春坊,其實就相當於是兩個尚書,他們是不能直接成為太子的秘書,也就是新任的這個學士的。

不過這二人都是老臣,年紀大,資曆高,屬於養老的性質。

這左春坊學士劉嗶笑道:“秦舍人學富五車,為人忠直,臣也以為,可。”

右春坊學士也點了點頭。

這時,朱高熾的目光落向一人,正是秦政學!

這位秦政學生得相貌堂堂,顯得很謙和,也很拘謹。

若是公推,到了這個時候,其實差不多也就結束了。

朱高熾對於秦政學的印象還算不錯,這個人行書寫的好,又博覽群書,現在看來,也確實合適。

“殿下,臣也有一個人選。”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傳出,於是所有人都看向那人。

不是張安世是誰?

張安世一聽秦政學,整個人就懵逼了。

這秦政學……現在是什麼人,他不知道,不過這傢夥……在後世可不是什麼好鳥。

因為他算是明朝初年,最大的贓官。據說因為貪墨太多,而且為官的時候,吃相過於難看,以至於被人彈劾,朱棣勃然大怒,砍他腦袋的時候,整個京城都是拍手稱快。

他萬萬沒想到,推出來的竟是這位秦政學。

可細細一想,現在的秦政學,肯定是吃相不難看的,畢竟……他不是還沒有接受考驗嗎?

朱高熾則是驚訝地看著張安世。

那秦政學本已打算好接受任命了,結果……他的臉色微微有些難看。

不過他依舊正人君子的樣子,很快露出了笑容。

要知道,在翰林和詹事府這麼多年,每天練的就是涵養功夫啊!

朱高熾有些無奈,卻還是看著張安世道:“你要舉薦何人?”

“詹事府洗馬楊溥。”

張安世早就注意到這個楊溥了,楊溥的職位現在比較低,他也是進士出身,所以才得以進入詹事府,卻又因為他名次比較低,在三甲,因而……從資曆而言,是差得比較遠的。

楊溥就是後世與楊士奇、楊榮所齊名的人物,號稱三楊,都是內閣宰輔,辦事老練,踏實肯乾,而且對於朱高熾,絕對的忠心。

張安世此言一出,許多人下意識的看向那太子洗馬楊溥。

楊溥:“……”

本來楊溥隻是負責做綠葉的,覺得這事和自己無關,可誰曾想,自己竟是被張安世推薦了。

問題就在於,詹事府的官職乃是清流,清流的意思是……這是一個非常注重名譽的官職,被張安世推薦可不是好事。

這就好像……在宋朝的時候,秦檜指著一個人說,這人能處,我覺得他行差不多。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楊溥死也沒想到,自己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他立即垂下頭,驟然覺得,自己像犯錯的孩子。

朱高熾看一眼楊溥,深吸一口氣,才道:“嗯……諸卿,這楊溥如何?”

眾人啞口。

朱高熾看向左右春坊學士。

那左春坊學士劉嗶彆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楊溥,而後捋須,搖頭晃腦地道:“陛下,楊洗馬……也不錯,乃中上之選,不過……臣倒以為……秦舍人最佳。”

右春坊道:“是啊,是啊,臣也附議。”

張安世卻道:“可是這詹事府學士的職責,乃是協助太子處理政務,方纔眾人口稱秦學政的優點乃是才高八鬥,學富五車,隻是這學富五車,與處理世俗事務有什麼關係,楊溥就不同……”

“威國公,此言差矣。”這一下子,大家急了,有人道:“學富五車,纔可治政,若是連讀書都讀不好,如何治國平天下。”

張安世很是不客氣地道:“你懂個鳥……”

這一下子……眾人臉色都難堪起來。

朱高熾立即道:“好了,好了……”

“太子殿下,威國公侮辱大臣。”

張安世道:“我不是有意侮辱,這是口頭禪而已。”

“堂堂大臣……豈可……”

一時之間,這裡吵得不可開交。

朱高熾萬萬沒想到,最終的結果竟是如此,於是倉促要結束公推。

可這時候,卻有人不依了,有人拜下,嚎哭道:“殿下,殿下……東宮之中,這成何體統啊,威國公侮辱大臣,教人寒心,請殿下做主。”

眾人一齊道:“請殿下做主。”

朱高熾臉色發紅,有些怒了,於是道:“今日所議,本該是公推學士人選,諸卿卻為此糾纏,這是何意,學士的人選茲事體大,卻是在此細枝末節糾纏不休,你……你們……”

朱高熾的憤怒是情有可原的,張安世他是什麼德行,你們自己不知道嗎?

他就是這麼一個貨,你們偏偏抓著這一點進行攻訐,這不是找茬嗎?

何況現在鬨到像菜市口的模樣,讓他心中火起,便嗬斥道:“為此而罷黜公務,這是因私廢公,豈有此理,今日之議,先作罷,諸卿若再如此,本宮將來要仰仗何人?哼,不知所謂,簡直就是胡鬨,都是混賬。”

發了一通脾氣後,拂袖便走。

這一下子,眾人傻眼了,大家懷疑太子這絕對是故意的,而且……好像太子殿下也罵人了。

張安世一看姐夫走了,立即道:“哼,不知所謂。”

也拂袖便跑,他還是有點擔心的,這裡可沒幾個自己人啊,若是被這些人揪住,被群毆了,可就冤枉了。

明朝這些清流,真可能乾出這樣的事。

眾人見太子和張安世走了,便還不罷休,許多人靠向秦政學,安慰他:“秦舍人……這是得罪了小人了嗎?請放心,我等一定據理力爭。”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又有人道:“今日之事若是傳出去,隻怕天下都要群情洶洶,我就不信,這世上沒有王法,殿下要冒天下之大不韙……”

秦政學的臉上沒有顯出一絲怒意,甚至微笑著道:“功名利祿,於我如浮雲,不能進學士,那就不進罷,諸公不必如此,哎……大不了辭官……”

眾人急了:“秦舍人……切不可如此啊,今日低了頭,他日就是他張安世手要伸到東宮來了,這東宮何時是外戚說了算了?”

眾人七嘴八舌。

隻有楊溥站在原地,一臉懵逼,他突然發現……自己的人緣……變得有點糟糕了。

…………

“姐夫,你罵的好,這群混賬東西。”張安世追上朱高熾,喜滋滋的道:”我早瞧他們不順眼了,還有那秦政學……姐夫……此人是奸賊啊……“

朱高熾歎口氣:“你少說兩句吧。”

張安世道:“反正不管如何,決不能是秦政學,否則我與他們拚了。”

朱高熾臉色很難看,因為這事鬨起來,使他陷入了極為被動的地位。

…………

紫禁城。

朱棣低頭,批閱著文淵閣的擬票,他就像一個挑食的孩子,但凡是關於兵事和人事的奏疏,都會細細看一看。

若是其他什麼俢河、訴訟之類,則丟到一邊,或是不耐煩的直接畫個圈,算是同意。

“陛下……東宮鬨起來了,不,京城都沸沸揚揚。”

“怎麼?”

“是公推的事,大臣們都推了秦政學,可張安世卻推了楊溥。”

“楊溥是何人?”

“乃東宮洗馬,建文二年……三甲進士……”

朱棣搖搖頭:“朕不是問你這個,罷了,最後選的是誰?”

“這張安世與東宮百官爭辯,急眼了,罵了人,大家不肯和他罷休,後來太子殿下也大怒,又罵了東宮百官,拂袖而去。”

朱棣目光幽幽:“他們終究還是太嫩啊,連這樣的局面也駕馭不了?哎……太子還是太愛惜羽毛了。”

朱棣的臉上,略顯失望。

亦失哈道:“陛下……要不,宮中直接強下旨去……”

朱棣搖頭:“這是他們東宮的事,與朕何乾,何況,太子和張安世怎可罵人呢,男兒大丈夫,入他孃的,每日都口吐汙穢之詞,這成什麼體統,下旨去,申飭。”

“啊……這……”

……

次日,一封旨意至東宮。

太子和張安世被拎著去接旨。

那宦官道:”陛下戒諭,曰::朕命你監國,凡事務必寬大,嚴戒躁急。大臣有小過,UU看書 uukanshu.com不要遽加折辱;亦不可偏聽以為好惡,育德養望,正在此時。天下機務之重,悉宜審察而行,稍有疏忽,遺害無窮。”

張安世聽的雲裡霧裡,有點不太明白。

可太子朱高熾臉色卻很不好看。

卻聽那宦官道:“優容群臣,勿任好惡。豈可罵人,爾乃太子,張安世乃皇親,動輒入你娘,成何體統。姑念爾二人初犯,暫不懲議,若有下次,定不輕饒。”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朱高熾叩首,乖乖接旨。

宦官道:“陛下希望,太子與威國公能留口德,此陛下期許,其實並無責怪之意。”

張安世:“……”

朱高熾道:“請回覆父皇,兒臣定當思過,再不敢犯。”

送走了宦官,張安世道:“姐夫,陛下瘋了,他怎麼自己罵自己。”

“他這是對我們不滿意。可是罵又罵不得,且群情洶洶,若是這一次退讓,以後……隻怕父皇又要怪本宮優柔寡斷了。”

張安世卻笑著道:“姐夫你放心,我這邊已準備好了,保準既不用秦政學,又教全天下人都服你。”

朱高熾一愣:“你為何不早說。”

“我也是昨夜想到的。”張安世道:“姐夫放心,這事要解決,不費吹灰之力,陛下得知姐夫處理的如此好。也一定要讚不絕口。”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