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新網址:

鄭賜在中堂坐下,便教人請了那彰德府的人來。

這人拜下,口呼鄭公,便道:“學生楊喜,見過鄭公。我家主人乃是彰德府朱文傑,曆來受鄭公您的照拂,感激涕零,無以為報,近日天寒,便命學生,押運了些許炭敬,特來獻上,還望鄭公不嫌。”

說罷,再拜。

鄭賜打量著這叫楊喜的人,此人應該是個落魄的讀書人,是那楊文傑的幕友。

他頷首,呷了口茶,才慢悠悠地道:“這些日子,京城不太平……”

他的話,點到即止,隻等這楊喜接招。

楊喜被那朱文傑派來辦這個差事,自然也極通人情世故。

“是啊,京城現在不太平,到處都在捉賊,好幾次都被盤查,學生就在想,朱知府的禮,難免惹人耳目,所以便扮作了貨商。”

“貨商?”鄭賜凝視著楊喜,心裡是溢滿了好奇,便立即道:“這裡頭有什麼名堂?”

楊喜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不是故弄玄虛的時候,對方也是人精,所以要博取好感,就必須得和盤托出。

於是他道:“學生到了京城,幾乎無法進城門,可想著知府的請托,實在不甘心,所以四處打探,這時有人面授機宜,說是……既然此路不通,何不另覓他路,又說京城有一種酒,價格高昂,王公大臣都愛之。所以……學生便換了一些酒,其實也不過是朱知府的些許心意而已,也就十來箱子。”

這一下子,鄭賜好像明白了什麼。

他腦子開始飛快地計算起來。

五兩一瓶的酒,這很好計算。

一箱六瓶,這就是三十兩一箱子,十幾箱的話,價格在五百兩之間。

五百兩不算多,卻也不算少了。

畢竟隻是冰敬炭敬,和宋朝一樣,像什麼花石綱、生辰綱之類,其實都隻是送禮的名目之一。

而且這知府,十之**也未必是往一家送。

鄭賜所收的禮,也不隻是一家。

每年送禮的,哪一次不是絡繹不絕,門庭若市呢?

隻是鄭賜心裡,還是心生疑惑。

他繼續凝視著這楊喜,心情也說不出好壞來。

你說好吧,總算有人送了炭敬來了。

可你說不好吧,老夫要這麼多的酒做什麼?

沉吟片刻,鄭賜還是微笑道:“有勞你了。”

說罷,朝一旁的管事道:“給這位先生備一頓飯,他這一路也是辛苦。”

楊喜聽罷,大喜,忙道:“多謝。”

要知道,以往楊喜為他家知府乾這些事,人家可不給你備飯的啊,畢竟你隻是一個下人,何況就算是楊知府親自來,也未必能見著鄭賜,朝廷大臣,自有大臣的臣儀,豈會是下頭人說見就見的?

你送了禮,禮單能送到鄭賜的面前,讓鄭賜抬起眼皮子來看一眼,見了你的名字,你的心血也就算是沒有白費了,其他的,哪敢奢望?

對楊喜而言,他這也是超額完成後了任務了,等回到了彰德府,那知府問起,他將這事一說,少不得知府要大喜,對他必是更為倚重。

楊喜也很識趣,再不多話,又行了一禮,便恭順地碎步而去。

這楊喜一走。

鄭忠便湊出來,道:“爹,我去庫房看了,是棲霞的酒,五兩銀子一瓶的那種,照市價,有五百五十兩。”

鄭賜捋須,皺眉,而後道:“嗯,知道,老夫就知道是那酒,張安世那個傢夥…”

本來還想罵,不過細細想一想,算了。

罵了又有什麼意思呢?你越罵他,說不定這傢夥還越興奮呢!

人家就喜歡看你跳腳的樣子。

“想辦法處理掉吧。”

鄭忠愕然地道:“處理?這……這……兒子……沒做過買賣啊!”

鄭賜恨鐵不成鋼地瞪兒子一眼,才道:“可以賤賣,想辦法找個人,當然,要避人耳目一些,不要讓人知道是咱們鄭家要賣。”

鄭忠便隻好道:“那……兒子這幾日,想辦法找一找看。”

“哎……”鄭賜搖著頭道:“這算是個什麼事啊。好端端的大臣,如今卻也要做買賣。”

他氣咻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

隻是到了次日。

又聽管事的來說,一些人送酒來了。

鄭賜聽了,心中更是不悅,惱怒地道:“我們鄭家,可不是酒坊……哼,難道要開酒樓嗎?鄭忠呢?將鄭忠那個傢夥給我叫來。”

沒多久,鄭忠卻是興高采烈地來了,他喝了酒,醉醺醺的,兩腿打晃。

“爹,爹……”鄭忠醉醺醺地咧著嘴,朝鄭賜笑。

鄭賜頓時大怒,上前去,揚起手,便給了他一個清脆的耳光。

啪…

鄭忠猛地被打醒了,捂著嘴,委屈得要哭。

鄭賜怒道:“你這畜生,你淨不乾好事,叫你去賣酒,你在乾什麼,你成日喝酒?你素來不上進,這也就罷了,現在倒好,還要沾染惡習嗎?畜生!”

鄭忠便哀嚎道:“爹……這酒……這酒,不能賣,不能賣啊。”

“不能賣?”鄭賜一愣,看著鄭忠,狐疑地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鄭忠道:“爹,兒子惦記著爹的吩咐,清早就出去打探,看看有誰要買酒。可誰曉得……那棲霞的酒,居然一夜之間,便售罄了。

“售罄了……”鄭賜又是一愣,心裡忍不住又開始生出對張安世的妒忌。

這狗東西……他……他又掙了。

一想到張安世掙錢,鄭賜覺得比殺了他還難受,他金剛怒目地大喝:“那又如何?”

“爹啊……”鄭忠道:“雖是售罄了,可現在天下人都曉得有一種酒叫宮廷禦釀,到處都有人在求購,兒子清早去的時候,聽說……聽說,已經開始有商戶直接掛出招牌,說是六兩銀子一瓶收購了。”

“六……六兩……”方纔還雲裡霧裡的鄭賜,猛地一哆嗦。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鄭忠。

一夜之間,價格就漲了一兩,之前五兩銀子一瓶,就已是天價了,怎麼還能漲?

“這一定是張安世……是他們耍的花招,老夫曉得一種騙術,就是故意讓人高價求購……”

“不。”鄭忠很是篤定地搖頭道:“這不是騙術,兒子起初還不信,可清早的時候,不是有人來咱們家送禮嗎?我特意問過他們的酒從哪裡來的,他們說……棲霞那邊沒有貨,是他們在市面上,用六兩銀子好不容易纔收來的。”

“爹,若是這些人是張安世指使,那被指使的人,還會跑來將這酒白白送給咱們家嗎?”

鄭賜身軀一震,他大受震撼,心裡卻是無法理解。

隻見鄭忠此時又道:“爹若要賣,那就賣好了,現在隻要賣,保準不怕賣不出價,兒子這就去……”

“回來!”鄭賜突然臉色變得更加陰沉,因為急,所以大喝道:“不賣了。”

“不賣了?”鄭忠覺得自己這爹,真是比自己的婆娘還難伺候了。

鄭賜道:“所有的酒都好好封存起來,藏地窖裡,以後若還有人來送,也照樣如此。”

鄭忠皺眉道:“爹,這都藏起來?咱們家,不是來年還要擴底,建宅子嗎?”

“建個屁。”鄭賜冷笑道:“家裡這樣的寬敞,要住這麼大做什麼?你這混賬東西,就曉得享受,敗家玩意!”

鄭忠一臉委屈。

鄭賜深吸一口氣,才道:“給老夫備上朝服,今日老夫要去當值,不能老是待在家裡頭,人待在家裡頭,耳目也不靈通了。”

說罷,再不理鄭忠,急匆匆地準備出門。

京城內外,可謂萬眾矚目。

何止是賣酒的鋪子,就算是賣紙扇的,乃至是豬肉販子的,紛紛張掛招牌,都是收酒。

棲霞那裡,早有不少商販,將棲霞酒業的對外聯絡鋪子圍了個水泄不通。

“你們倒是拿貨來賣啊。”

“我要……我要……”

“劉掌櫃,我是朱大掌櫃他三叔的姑爺的堂兄弟……的鄰居,你得通融、通融一二………”

“真沒貨了啊,不信,你們可以去看後頭的倉庫,一丁點也沒了,何止是這兒,就連作坊那邊,也沒貨了。諸位,諸位……不要滋事,若是有貨,到時一定會廣而告之,大家彆擠……呀……救命,救命啊,快去喊校尉來,這兒來人滋事,你怎麼還打人,知道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這兒早就亂做了一團,場面鬧鬨哄的,許多人都急眼了。

誰能拿到貨,轉手就立即能掙錢。

可商行這兒也沒有辦法,這酒……又不是憑空變出來的。

誰能想到,這一夜之間,各家代理的鋪面,所有的酒幾乎都是銷售一空。

朱金是早躲起來了,見這場景,真的嚇了一跳。

更可怕的是……現在突然之間,他的那些三大姑八大姨,都好像從石頭縫裡蹦出來了一樣。

各種親戚,早將他家圍住了。

朱金不敢回家,也不敢去酒業的鋪子。

甚至連錢莊也不敢去了,乾脆躲在了煤場,等到天漸漸黑了,才先讓一個夥計出去四處探探,確保無人,才獐頭鼠目的出來。

他貓著腰,進了一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馬車裡,放下了簾子,才焦急地道:“我要見威國公,我要見威國公。”

“威國公……日子沒法過了啊,我自己的親侄子都要和我翻臉,酒業那邊,還鬨起來了,打傷了幾個夥計,這些人瘋了,都瘋了。”

朱金擦拭著眼淚,一臉的委屈。

他隻是一個賣貨的,掙銀子當然高興,可太危險了,這是拿命換銀子啊。

張安世顯然心情很好,笑吟吟地看著他道:“怕個什麼,你見我在外頭捉拿亂黨,可有怕過嗎?男兒大丈夫,求取功名,建功立業,早就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不要怕!”

朱金苦著臉道:“可這樣下去,也不是長久之道,這產量實在太有限了,一天才幾千瓶,能不能想辦法增加一下產量?”

張安世卻是道:“一天三千瓶,一個月就是十萬瓶,這還不夠?你以為這酒這麼好製?咱們這酒……可不是粗製濫造的,是九九八十一道工藝,所有製酒的,都是年方二八,很有姿容的少女親手製的!咱們酒坊裡頭,規矩這麼多,為的就是給大家提供好酒,什麼製酒的女子,來了月事不得上工,什麼若是懷有身孕就得調崗,得確保是待字閨中。”

“還有……”張安世道:“它們在生產過程之中,有專門的大儒,給它們念《詩經》和《春秋》,它們可是聽著朗朗讀書聲最終釀製而成的!”

張安世說罷,痛心疾首地道:“貞潔的女子,還有咱們老祖宗的文化,聖人的四書五經,怎麼到了你這裡,就這樣的不值錢?更不必說,每一瓶酒,出作坊之前,還有雞鳴寺的僧人進行開光儀式,這酒不開光,怎麼給酒客帶來好運氣?不能讓人龍馬精神,闔家幸福的酒,你賣出去,你缺德不缺德?”

朱金直接聽得目瞪口呆。

酒坊的製造,乃是絕對的機密,即便是朱金,也不瞭解。

現在一聽,隻覺得這玩意太玄乎了。

他忍不住喃喃道:“敢情前幾日,公爺您讓我隨便召一些嫁不出去的老閨女,還有召一些落第的秀才,還有找不到寺廟落腳的野和尚,是為了這個呀?”

見張安世的臉驟然間黑了下來,朱金像是頓時驚醒過來,猛地打了個哆嗦

他立即賠笑道:“不不不,公爺您……真是大慈大悲啊,小的想明白了,沒錯,一丁點也沒錯,咱們賣酒,得有良心,不能眼睛鑽進錢眼裡。這酒……不能粗製濫造。若不是貞潔的女子親手製出來,沒有聽過朗朗讀書聲,不曾開過光,這樣的酒,能給人喝嗎?公爺誠信做人,小的心裡隻有欽佩。”

張安世臉色總算緩和下來,隨即又得意洋洋地道:“何況咱們製酒的水,乃是特製的泉水,是我棲霞的清泉……”

朱金立即想到,當初營造酒作坊的時候,挖的那一口井。

張安世繼續道:“這清泉,每日產水也隻有這麼多,我們儘力了。三千瓶,就是五百箱,少是少了一些,不過不打緊,第二批貨上市,我們可以提價嘛!這樣好啦,一瓶十兩銀子,一步到位,免得大家爭搶。”

“我見到許多人為了這酒爭搶,我就難受得很,

天下已有太多的紛爭,難道就不能以和為貴嗎?現在定價十兩銀子,至少爭搶的人就能少了許多,天下也太平了不少,為了天下太平,也隻好如此了。”

朱金則是皺著眉頭,帶著顧慮道:“十兩會不會賣不出去?”

張安世倒是淡定,道:“這要看情況,你可以先偷偷放出訊息去。”

朱金一愣:“先放出訊息去?”

張安世微笑道:“你放一放,試一試就知道了。”

朱金也沒有更好的主意,便再不多言,點頭應是。

“爹,爹……”

鄭賜下了值。

今兒在禮部的時候,沒有人談酒,就好像那酒,從來不曾在京城裡出現過一般。

禮部上下,大家其樂融融,聽聞鄭賜病好了,都來道喜,見了鄭賜,也隻憂國憂民,或談詩詞,亦或者談風月。

唯獨……對於這酒,幾乎所有人都很默契地避開了。

鄭賜也沒有提,似乎每一個人,都事先達成了某種約定一般。

鄭賜回到家中,揹著手,剛來到家中的中堂,卻是聽到自己的兒子,又在歇斯底裡的大吼。

他不悅地皺眉,覺得這兒子沒救了,不穩重。

瞧瞧禮部裡頭的那些年輕人,哪一個不是不動如山?就算家裡著了火,照舊也能談笑風生,行禮如儀。

這會不會不是自己的兒子啊?

一個念頭冒出來,讓鄭賜竟是有些揮之不去。

“又怎麼了?”

鄭忠也是剛回來,此時臉上是掩不住的歡喜,興奮地道:“漲了,漲了,現在外頭都用八兩銀子收了。”

鄭賜皺眉看著鄭忠道:“這麼貴?若是這樣的話……倒是……倒是……可以售出一些,你出去找幾個買家……”

鄭忠卻撥浪鼓似的搖起頭來,急急地道:“爹,你糊塗啊,外頭雖然叫價八兩,可是……其實根本就沒有人出售,傻子才賣呢!”

鄭忠壓低聲音嘀咕,道:“我聽到了小道訊息,絕對準確,說是這酒……棲霞那邊要漲價了,以後……十兩銀子一瓶。”

鄭賜聽罷,隻覺得有些眩暈。

十兩……這就有點不要臉了。

這樣價錢的酒,至少也得是儲藏了數十年的佳釀,纔有可能。

鄭賜忍不住罵道:“那張安世,想錢想瘋了。”

“他們可不愁賣。”鄭忠道:“聽說因為泉水還有其他的因素,產量很低,幾乎是製出一瓶,就能迅速地賣出一瓶。外頭那些該死的女乾商,竟才八兩收。爹,你等著瞧吧,過幾日,就得到十兩了。我聽街尾趙侍郎家的小兒子說的,還是供不應求。他家老子是工部的,對京城的山川,最是熟悉不過,這好水,可是少得很。”

鄭賜聽罷,卻是道:“哎,聽著是在理……可總覺得哪裡好像不對勁……”

鄭忠樂嗬嗬地道:“爹,管他對勁不對勁呢,反

正……賺了就成。我還聽說……”

說到這裡,他壓低了聲音:“劉都禦史家,有人想辦法置辦了一批絲綢去,當這炭敬,你猜劉都禦史家怎麼辦的?直接將這禮,退了回去。

“退了回去?”

“爹啊,這你就不懂了吧,這絲綢,隻要有銀子,哪裡買不到?可這酒,你出去買買看,物以稀為貴啊!我還聽說,有不少賣酒的商家,都捨不得拿出來賣了,將來新貨上市,也隻能找棲霞商行自己的經銷商,如若不然……一瓶酒也彆想買到。”

鄭賜越聽越玄乎,這哪裡是酒,簡直……就是仙丹了。

他雖覺得哪裡好像有問題。

可好像身邊每一個人,都對此甘之如飴。

自己的兒子,也好像寶貝似得,再不提擴建宅子的事了,他開始繪聲繪色的講開光,講黃花大閨女炮製,講《春秋》和《詩經》。

“聽這個,這酒還能長知識?”

鄭忠很認真的道:“大家都這樣說,說是請了大儒去念四書五經,用的還是雅音,一字一句,一個頓挫都不能錯,那唸書的大儒,每日清早,還得沐浴三次,每日不得吃肉,要以清淡為主,這樣的大儒……很耗費心神,基本上……得短命十年。”

鄭賜越琢磨越不是味。

可他的腦海裡,卻好像又想起了一個聲音。

這可能是真的,是真的……畢竟……沒有人可以去證偽。

於是,他一遍遍的開始告訴自己。

鄭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他自覺地自己是極聰明的人,可偏偏,心底的這個聲音,越來越強烈。

他似乎並沒有意識到,哪怕像他這樣的人,都在不斷的催眠自己,原因可能不是他不夠聰明,而是因為……他真的有很多這樣的酒。

果然,鄭忠說的一丁點沒有錯。

次日清早,開始有人九兩銀子收購了。

各種各樣的流言蜚語,都傳的沸沸揚揚。

無論是叫好還是叫罵的人,似乎都以能擁有鎮這酒為榮。

而且這價格,越來越像棲霞那邊的提價靠攏。

“陛下,陛下……”亦失哈疾步進入了朱棣的寢殿。

一大清早,這亦失哈便讓正在梳頭的朱棣不禁露出反感之色。

他抬頭,瞥了亦失哈一眼,道:“怎麼急急忙忙的樣子,不要吵了娘娘……”

亦失哈醒悟,於是躡手躡腳,悄聲的到了朱棣身邊,低聲道:“陛下,宮外頭有訊息……酒……都銷售一空了。”

朱棣一愣。看著銅鏡之中,增加了些許華髮的自己,朱棣本是頗有幾分自憐之意,似乎自己開始有了衰老的征兆,英雄氣短了幾分。

可一下子,他雙目如炬,龍精虎猛。

那一雙眼睛,看著銅鏡,好像打出了兩束光。

朱棣道:“怎麼回事?這麼多的酒,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就銷售一空呢?他喊得很大聲。

遠處的榻上,傳出些許的響動,朱棣才意識到,自己將徐皇後吵醒了。

於是,顧不得梳頭,披頭散髮的將亦失哈扯到了寢殿之外,揹著手,在這長廊之下踱步:“說。”

“奴婢……奴婢也不懂啊,奴婢要是懂,奴婢……”亦失哈羞愧的朝自己的褲襠看了一眼。

朱棣皺眉:“這麼快的嗎?前日,張安世那個傢夥,才賣出七千瓶呢,怎麼轉眼之間……罷了,問你也沒用,你懂個鳥。”

亦失哈委屈的道:“奴婢其實也叫人打聽,可是人們又說什麼清泉,又說什麼勞什子大閨女,還有什麼大儒……奴婢很仔細的聽了,可是越聽……這……這越糊塗啊。”

朱棣道:“召張安世來,立即召張安世,你這傢夥……去吧。”

亦失哈不敢怠慢,匆忙去了。

張安世聽聞傳召

倒也好像準備妥了,夾著一本規劃書和賬簿,便立即入宮覲見。

到了文樓,卻見朱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朱棣的目光中,帶著老父親看著自己兒子的親昵。

他嘴角微微帶著淺笑,這是朱棣極少露出的笑容,朱棣的笑絕大多數是粗狂的,沒有這樣的含蓄。

“來來來,張卿家啊,你瞧瞧你,朕也隻是召你來,你怎麼這麼急,你瞧瞧,一身的汗,年輕人,一定要愛惜自己啊,朕當初年輕的時候,就是不愛惜自己的身子,你瞧瞧現在……”

張安世道:“陛下龍精虎猛,依然還是強壯的很,一拳就能把臣打死。”

“這是什麼話。”朱棣微怒道:“你是朕的肱骨,朕怎麼捨得打死你,以後再不可說這些話了,朕愛惜你都來不及。”

張安世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接了。

這話若是姐夫說出來的,張安世不覺得有什麼違和感。

可是陛下他……

“來,賜座。噢,給張卿家上一副茶,他一定渴了,你們這些奴婢,怎麼這麼不會辦事,難道什麼事都要朕一件一件交代嗎?朕怎麼說的,張卿家既是皇親,又是朕的左膀右臂, www.uukanshu.com朕與他君臣相知,關係非同一般。”

宦官們嚇得面如土色,有的端茶,有的遞水。

張安世坐下,心裡有些發毛,小心翼翼的道:“臣……臣……”

“歇一歇,歇一歇,彆急著先回話,朕昨夜做夢,夢見了你,想當初的時候,張卿家那時候年紀還小吧,雖隻是幾年前的事,可往日曆曆在目啊,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朕一日不見張卿家,便如隔三秋。”

張安世打了個哆嗦:“臣有一個不情之請。”

“張卿說罷,張卿是知道的,朕一向不會拒絕張卿家。

張安世道;“能……能好好說話嗎?”

朱棣聽罷,臉拉下來:“入他孃的,非要朕罵娘你才舒坦是吧?”

張安世慚愧的低下頭。

張安世坐下,心裡有些發毛,小心翼翼的道:“臣……臣…”

“歇一歇,歇一歇,彆急著先回話,朕昨夜做夢,夢見了你,想當初的時候,張卿家那時候年紀還小吧,雖隻是幾年前的事,可往日曆曆在目啊,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朕一日不見張卿家,便如隔三秋。”

張安世打了個哆嗦:“臣有一個不情之請。”

“張卿說罷,張卿是知道的,朕一向不會拒絕張卿家。

張安世道;“能……能好好說話嗎?”

朱棣聽罷,臉拉下來:“入他孃的,非要朕罵娘你才舒坦是吧?”

張安世慚愧的低下頭。

雖然現實好像有一點點犯賤,某種程度而言……對張安世來說,確實就是這樣的。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