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第253章 價值連城

楊榮聽這鄭賜顯得委屈的樣子,心裡隻覺得好笑。

此人格局太小了。

稍有風吹草動,便惶恐不安。

卻殊不知,由張安世暫時節製禮部,某種程度,也是承擔了相應的責任。

權責是相等的。

這個節骨眼上,兵部需要籌備戰爭,到來年開春掃蕩大漠。

而在這個時間點,若是禮部沒有作為,纔是你鄭賜倒黴的時候。

張安世幫你承擔了這個責任,是幫你纔是。

隻是顯然,人的想法是不一樣的,有的人……隻看到了眼前的小利,總害怕到手的東西隨時被人搶奪走。

朱棣隨即道:“兵部要及早擬定一份章程來,朕看……對韃靼,也是時候了,掃蕩大漠,犁庭掃穴。必須在來年開春之前,大軍出發。”

金忠行禮,稱是。

朱棣讓眾人退下,留下了張安世。

他口裡嘟囔著:“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朕纔沒高興兩天,那該死的韃靼人……”

罵歸罵,卻移駕文樓,將張安世叫到了面前,又令亦失哈去取酒,添了兩副水晶杯。

張安世欠身坐下,朱棣才又道:“伱這酒不錯,來陪朕喝兩口吧。”

朱棣隨即笑了笑:“這內亂的事……你似乎胸有成竹,是嗎?”

張安世道:“是,其實……隻要韃靼汗和幾個韃靼的重臣死了,群龍無首,這韃靼人就必然無心南下,或是東進遼東,一定會自相殘殺,直到推舉出新的大汗出來為止。”

朱棣若有所思地道:“你要派人刺殺?”

張安世道:“我聽聞韃靼汗身邊,有數百個金帳侍衛分三班保護,防衛密不透風,這大漠之中,人們隻以強者為尊,這韃靼汗隻怕也防備有人不軌,想要刺殺他,千難萬難。”

朱棣道:“那還有什麼辦法?”

張安世笑了笑道:“陛下,臣的辦法,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而且這個法子,很複雜,臣怕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清。”

他是真的講不清,這是實話。

朱棣顯然對此,雖抱有期待,可也隻是期待而已,他隨即道:“你這酒水,滋味倒是不錯,隻是……朕雖愛酒,可……畢竟朕乃天子,也不可飲酒無度。這酒雖好……卻有什麼用處?”

“能掙大錢。”張安世道:“陛下,臣這些日子,一直都在想……一件事。”

說到錢,朱棣頓時就打起了幾分精神,接著便道:“但說無妨。”

張安世道:“陛下不是說,將來有了糧食之後,是否會穀賤傷農嗎?這個問題,確實該引起注意,臣不過是舉一反三而已,糧食多,未必傷農,終究……還看怎麼用。”

“這上等的糧食,可以釀酒,次等的糧食,可以餵豬,餵養雞鴨。從前的時候,是因為缺糧,因為缺糧,所以人們的意識之中,總認為這糧食……是用來給人吃的,可糧少有糧少的辦法,糧多,卻有糧多的辦法。可是陛下,一定要防止有人,打著穀賤傷農的名義,刻意地製造糧食的短缺啊。”

“就如這百姓,他們的土地產值更高了,更高之後,一家人能吃飽,難道就不該想著如何吃好嗎?達官貴人們飲酒、吃肉,這尋常的百姓,吃一吃又有什麼妨礙?”

朱棣聽罷,若有所思:“頗有幾分道理。”

“同樣的土地,若是能產出幾倍的糧,其實這也意味著,產出高了,即便糧食的價格暴跌一倍,其實大家有了餘糧,售出還是能獲益的。隻是……有的人心心念唸的,總不希望,產出高了幾倍,價格還和今日一般,如此一來,他們比往年多售出幾倍的糧,掙幾倍的價錢吧?若是他們不甘心,就拿多餘的糧去釀酒也好,養豬養雞也罷,這也是他們的事,順道兒,將這些的價格也打下來。這對天下百姓,一定是利大於弊。”

“任何事……有利就有弊,可明明是百利一害的事,可有的人,仗著自己的聲量比彆人大,卻隻痛陳這一樁事的害處,忽視了這件事所能帶來的千百種好處,這樣的事……值得警惕。”

朱棣一口酒飲儘,臉色漲紅,撲哧一聲,回味著殘留在口齒裡的餘香,點頭道:“你的意思是,楊卿還有胡廣等人……”

張安世搖搖頭:“臣沒有說他們有什麼問題,隻是有一種聲音,他們格外的大,成日唸叨,自然而然會對有的人身上引起留下殘存的記憶,於是但凡遇到這樣的事,大家第一個反應,殘存在內心的那些觀念便會冒出來。”

朱棣不由微笑道:“你這傢夥,小小年紀,心思倒是深得很。”

張安世道:“臣是久病成醫,被人騙怕了。”

朱棣不禁哈哈大笑,或許是喝了酒的緣故,朱棣有些微醺,因而也打開了話匣子:“你說這酒能掙來大錢?”

張安世道:“是。”

朱棣便道:“此酒雖好,你打算賣多少銀子一瓶?”

張安世道:“五兩。”

朱棣不禁詫異:“尋常的酒水,不過是數十文一斤,你這酒水……”

張安世道:“陛下……臣一直在想一件事,為何……當初太祖高皇帝的時候,對於冰敬、碳敬也無法杜絕?”

朱棣皺起眉頭,卻沒有說話,顯然是等著張安世接下來的話。

張安世道:“所以臣……在想……就算太祖高皇帝不能解決,可陛下乃是聖主,難道就不能從其他的地方解決嗎?或許……有一個辦法。”

顯然,這個問題,朱棣是在乎的。

朱棣立即道:“什麼辦法?”

張安世卻是指著這酒道:“可以靠這酒。”

朱棣一愣,隨即不禁大笑:“哈哈哈……張卿你是不是喝醉了?”

張安世認真地道:“臣還沒開始喝呢。”

朱棣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幾杯下肚,可張安世面前的杯子,卻是絲毫沒動。

“來,喝……”

張安世道:“陛下,臣酒量淺,喝不慣這酒,隻怕幾杯下去,就爛醉如泥了,臣還是喜歡喝一些黃酒。”

朱棣倒沒有逼迫張安世,隻是覺得這個傢夥有點古怪,不過他也懶得去計較。

論起來,這酒水的滋味,倒還真有幾分意思。

“這酒一瓶釀成,需花費多少銀子?二兩,還是三兩?”

張安世擰著眉頭認真地道:“臣想一想,加上包裝的話,也就是這個瓶子,可能是……三十文上下。”

朱棣:“……”

“三十文,你賣五兩?”

張安世微笑道:“難道陛下還嫌少?”

朱棣:“……”

不過朱棣立即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此酒……每年可以釀多少?”

張安世道:“想多少就多少,前提是……能賣得出去。”

“賣得出去嗎?”朱棣沉吟著。

張安世道:“臣會竭儘所能。”

開玩笑,這酒,可以是有戰略意義的。

乃是張安世真正開始原始資本積累的神器。

相比於其他買賣的利潤,這酒纔是真正暴利中的暴利。

不隻如此,隻要他控製住生產的源頭,至少可以確保,十年內,天下沒有人可以模仿出來。

不隻是這酒瓶的製造,還有酒水的釀造,都是獨一無二。

至於十年之後……

十年之後……品牌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即便市面上出現了新的競爭者,也不過是跟在後頭吃灰而已。

朱棣道:“朕看你信心滿滿,倒也很是期待張卿到底有什麼手段。隻是這酒水價格這樣的高,倒是讓朕還有些不放心。”

張安世道:“臣所奉行的事很簡單,那便是……這世上誰有銀子,就掙誰的銀子,誰的銀子多,就賣東西給誰,而且還要讓他們不得不買。這天底下,掙尋常百姓的錢,太難啦,這尋常百姓,自己都已饑腸轆轆,就算是剝皮吸髓,也榨不出一點油水來。唯有那些家中藏有無數錢財的,纔是臣最大的客戶。”

朱棣頷首,隨即就道:“好好乾,朕就指著你掙銀子。”

張安世道:“是。”

說著,朱棣的目光又落在酒上頭,爽朗地笑著道:“來陪朕喝一杯吧,朕也不強要你一醉方休。”

盛情難卻,張安世也隻好舉起杯子,當下,一口將酒水飲儘。

隨後,說完正事的張安世便也告辭離宮。

朱棣依舊還端坐著,獨自喝酒,口裡嘟囔著:“酒……真能掙大銀子……還有那……韃靼汗……”

朱棣若有所思著,卻又是將酒水,一飲而儘,忍不住擦拭了嘴:“痛快!”

…………

張安世出宮後,便馬不停蹄地又趕回了棲霞。

隨即召來了朱金,而後讓人取來了筆墨紙硯,記下了一些東西。

這時,才抬頭吩咐朱金道:“幾件事,你記下。”

朱金賠笑道:“小的聽著呢。”

張安世認真地道:“第一件事,也就是最重要的一件,按我所寫的這東西,派人四處查訪這幾樣東西的下落。放心……這東西雖然稀少,可我大明物產豐饒,一定會有。按著我所寫的特性,你們四處打聽,一定能尋到。”

朱金接過張安世記下來的便箋,低頭看了看,忙是小心翼翼地揣進了懷裡,而後道:“小的記住了,三日之內,就能找到。”

張安世不免詫異道:“三日就可以?”

朱金笑著道:“這天底下,最見多識廣的人,莫過於商賈,而小的,恰好又與許多的商賈關係匪淺,隻要將這事傳出去,自然會有人……對這幾樣東西有印象。何況……不是還有錦衣衛嗎?”

張安世道:“這是你自己下的軍令狀,三日之內找不到,那我可唯你是問。”

朱金:“……”

張安世自己便樂了:“好啦,跟你開玩笑而已,你不會開不起這個玩笑吧?”

朱金乾笑道:“哪裡的話,這天底下,誰不曉得侯爺您很幽默。”

張安世又道:“還有……無論是詔獄也好,還是從應天府的大牢也罷,給我找幾個死囚,當然,必須是犯下了滔天大罪的死囚,但是涉及到了謀逆,姦殺,或是弑父誅親的之外,給我挑選幾個青壯的,到時我有用。”

朱金甚是不解地看著張安世道:“侯爺您這是……”

張安世道:“要造一個小玩意,造的過程會有一些風險,所以不得不使用死囚,若是他們運氣好,到時我會奏上陛下,赦免他們的死罪。可若是他們有什麼不幸,那也沒有辦法了,反正他們本也是死囚,秋後就要問斬的。”

朱金頷首:“侯爺您真是宅心仁厚,還給他們網開一面。”

張安世揮揮手:“好了,少說這些有的沒的,我是不是宅心仁厚,難道我自己不知道嗎?”

朱金嘿嘿一笑。

張安世隨即又道:“還有一件事,就是咱們的酒……要在天下各州縣,建立供貨的渠道,不說縣城,可至少每一個府城,都需要有一個門店,這事兒,你得費費心。”

朱金道:“這個容易,現在想給咱們商行做渠道商的,多不勝數。”

張安世搖頭:“不,這個得我們自己來?”

“自己來?”

張安世點頭道:“至少佈政使司級的渠道,得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裡。其他的鋪面想要拿貨,需從我們手裡流出去。”

朱金想了想,便道:“好……這個容易,小的先初步搭起一個架子,各佈政使司的省城,都置辦下一個門面來。”

這門面要大氣。”

“是。”

張安世吩咐定了,便道:“京城這邊,先搭建起來吧。從京城開始……還有,咱們這酒,得取一個名兒……我思來想去,不妨就叫宮廷禦釀吧……”

“啊……”朱金詫異地看著張安世,微微皺眉道:“侯爺,這會不會……不妥?”

張安世笑著道:“你放心,這銀子……大部分掙了,也是宮裡的,陛下隻要錢,其他的不論。”

朱金便忍不住道:“陛下的心思,侯爺您是摸透了。”

“我還差得遠呢。”張安世瞪他一眼,便道:“滾蛋吧。”

朱金尷尬一笑,慌忙告辭。

張安世這幾日,倒是清閒下來。

很快,幾個死囚,還有張安世要找的東西便送了來。

張安世讓人找了一個密不透風的房子,而後讓這幾個死囚關在裡頭。

自然,在此前,這幾個死囚已經過了培訓。

這幾個死囚,事先也已告知,遵照著做,就有出獄的可能,甚至還會給一筆路費和安家費。

對他們而言,橫豎都是死,雖知道會有危險,可現在卻有了生的希望,反而都願留下來。

於是他們在那房子裡,照著方法,折騰了足足一個晚上。

次日,幾個人終於拖著疲憊的步子,走了出來。

他們捧著一個鉛盒子。

其中一個道:“侯爺,已經製好了,果然……這東西……”

他說著,正要打開盒子,拿給張安世看。

張安世卻是手一擺,道:“不必打開了,你來描述一下製出來的是什麼東西。”

這人便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道:“真是一個寶物,我看……這東西,隻怕價值連城。”

張安世道:“好了,來人,將他們押回牢裡去。”

這人立即跪倒,聲淚俱下道:“侯爺不是說了,到時候……要送我們回家的嗎?”

張安世道:“我說的可不是這個,我說的是,這事我會奏請陛下,等陛下恩準,這纔將你們無罪釋放。所以,這些天,隻怕你們還要忍耐一些日子,在獄中再呆一些時間。”

“放心,承諾你們的事情,本侯爺都會做到,隻是希望你們此番得獲新生,一定要重新做人,若是再敢作奸犯科,嗬嗬……”

幾個人便磕頭如搗蒜,乖乖地被人押走了。

張安世始終沒有打開鉛盒。

而是很小心地讓人將這東西用綢緞包裹好,又裝入了一個華美的箱子。

隨即,張安世便又讓人請了禮部尚書鄭賜以及禮部的幾個官員來。

鄭賜很不情願地來了,堂堂一個部堂,現在卻被張安世節製,讓他心有不甘。

可胳膊拗不過大腿,他是一個膽小的人,心裡再多委屈,等見到了張安世,依舊還是賠笑,和張安世相互見禮。

張安世落座,便道:“我思來想去呢,這一次韃靼人來勢洶洶,而大明現在卻需要時間,想要對韃靼人動手,得是來年開春。”

“可是啊……今年該怎麼熬過去呢?哎……難呀,你們想想看,這韃靼人傾國之力而來,各處的邊鎮都會告急,隻要這些人,但凡攻破了一處,就是生靈塗炭。到時我大明的軍民,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屆時得要死多少人?”

“一旦如此,那些被屠戮的百姓,眼睜睜地看著我大明的官軍,對此無動於衷,無法做到有效馳援,隻怕非要寒心不可。所以……眼下當務之急,是減緩韃靼人的進攻的時間!我算過了,對方已準備妥當了,可要部署,也需要時間。這個時間,可能需要兩個月左右,諸公……現在兵部不能有所作為,那麼……該當是禮部有所作為的時候了。”

鄭賜不斷地點頭,笑著道:“是,是,是,侯爺說的好啊,現在禮部這邊,已經做好了隨時聯絡兀良哈部、瓦剌部,甚至與朝鮮國通氣的準備,為的……就是……”

張安世卻是擺擺手,打斷他道:“這些事當然要做,可重心卻不能放在這裡。這些人都是牆頭草,韃靼人殺來了,若是他們遲遲不見我大明馳援,必然絕不肯主動為我大明出擊韃靼。”

鄭賜隻好道:“那麼侯爺您有什麼高見?”

張安世道:“事情緊急,我打算派一使節,帶著一隊人,日夜兼程,立即趕往大漠,去見韃靼汗。”

“見韃靼汗?”鄭賜挑眉道:“老夫有些不明白。”

張安世道:“我備上了一份大禮,那韃靼汗見了,一定喜歡。並且……告訴韃靼汗,隻要願意化乾戈為玉帛,那麼都可以談,什麼事都可以談,他們要互市,要賞賜,都可以……”

就這?

鄭賜還以為張安世當真有什麼彆出心裁的主意呢,可現在聽著,心裡便不免鄙夷起來。

這事還需你張安世出馬?我鄭賜難道是傻瓜,我行我也上呀。

不就是乞和討好這一套嗎?

鄭賜道:“這是否是陛下的口諭?”

這是鄭賜的第一個反應,這事太大了,要知道,縱明一朝,基本上不存在媾和這個說法。

哪怕是曆史上英宗皇帝被俘,土木堡之變後,大明精銳喪失,也沒有選擇媾和,而是直接北京孤城,與深入腹地的瓦剌軍馬決一雌雄。

甚至是明末的時候,到了山窮水儘之時,有大臣上書,希望和建奴人議和,也很快遭到了一窩蜂人的反對,最後此人……下場很慘。

更不必說,這是明初了。

其實也不是……大明沒有懷柔和議和的手段,可議和的前提是,雙方是在一個較為和平的環境之下。

而對方已經下了戰書,並且蓄勢待發的時候,選擇媾和,這讓鄭賜覺得……一定不是皇帝的意思,肯定是張安世自作主張。

張安世面不改色地道:“陛下已命我節製禮部,這事,我想我可以拿主意。”

鄭賜臉色卻凝重起來:“侯爺,這不是開玩笑的事。”

張安世道:“未必是選擇去議和,而隻是派出人,送上一些禮,去和這韃靼汗談一談,隻要沒有達成媾和的條件,那麼也談不上是媾和了,對不對?”

“既然不打算媾和,為何還要派出使者,賞賜財貨?”鄭賜皺眉道:“這於理不合。”

張安世便冷起了臉道:“總而言之,這是我的主意,若有什麼後果,我張安世一力承擔,至於人選,禮部的主客司郎中來了沒有?”

此話一出,一個乾瘦的人便站了起來:“下官在此。”

張安世道:“你經常和各國的使節打交道,這麼大的事,為顯重視,還是你親自去一趟。”

“啊……”這郎中臉都綠了:“這……這隻怕不妥吧。”

張安世繃著臉道:“這是軍令,現在情況緊急,隨時可能有無數邊鎮的軍民百姓,為此喪生。你明日就要出發,放心,你的隨員,有內千戶所的人,他們會護送你,你死不了。”

郎中腦子昏沉沉的,此時隻覺得晴天霹靂一般,可他不敢忤逆張安世。

鄭賜則是皺眉道:“安南侯,老夫不同意你這樣做。”

張安世隻淡淡地看著他道:“不同意,然後呢?”

鄭賜道:“沒有然後了,老夫表明一下立場。”

他是一個老滑頭,算準了即便陛下知道這件事,也不會認同張安世。

可張安世也不好惹,你不能阻止他,所以表明一下態度,到時追究起來,你張安世濺血,可莫挨老子,濺得我一身都是。

張安世道:“禮物……你們禮部按著規格,準備一份,我這兒也有一份厚禮,需要你們一併帶去,記住……這禮價值連城,你們帶回去,好生包裹之後,立即漆上火漆,可馬虎不得。”

說著,張安世將那早已包裹好了的鉛盒擺了出來。

鄭賜沒去碰那禮物,那主客司的郎中,卻不得不去提了,隻是這一提,卻發現這玩意……很沉。

他泱泱地跟著鄭賜,向張安世告辭,回到了禮部。

“鄭部堂……”郎中苦著臉道:“下官……當真……”

“你惹得起張安世嗎?”鄭賜平靜地道。

郎中不說話了。

“惹不起,那就隻好聽命行事,不然的話,他可能會把你祖宗十八代乾的事都查出來,羅織你的罪名。”

這郎中打了個寒顫,最後隻好認命地道:“是。”

鄭賜目光落在他提著的盒子上,倒有幾分好奇,便道:“這裡頭是什麼東西?”

“這……下官也不知。”

鄭賜道:“揭開來看看。”

“這隻怕不妥。”

“這是禮部的事,所有送出去的國禮,豈有不覈驗一二的?何況現在不是還沒有封存上火漆嗎?”

郎中聽罷,他發現自己好像誰也得罪不起,尚書有令,他哪敢不遵?

於是,小心翼翼地將東西擺在了桌上,將外頭的包裹拆開,便看到了一個金漆的鉛盒。

這盒子上有一個小鎖,不過……這時代的鎖,大抵也隻是防君子而已,很快,郎中便將這盒子打開了。

刹那之間, www.uukanshu.com他們的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卻見此時……一個巨大的夜明珠,映在他們的眼底。

這是一顆拳頭大的珠子,通體發光,格外的耀眼。

“世……世上……真有夜明珠……”這郎中期期艾艾的道。

鄭賜也看得目瞪口呆,用一種不可思議的驚歎口吻:“好大……”

身為禮部的部堂和主客司的郎中,無論是皇帝賜下的寶物,還是各國的貢品,他們都見得多了。

可唯獨這麼個隻有傳說中存在的東西,他們卻是第一次見。

雖也有許多所謂的夜明珠,可其實,不過都是點了蠟燭之後,在光的映照之下,折射出光來,顯得它好像在發光。

而眼下……這珠子,好像自己在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