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夏原吉樂開了花。

楊榮和胡廣卻是愁眉苦臉。

楊榮道:“那張安世,說了投獻多少糧食?”

“說是商行那邊願給戶部兩萬石。”夏原吉歎口氣道:“往年的時候,兩萬石算什麼,可現在……卻是救命糧,老夫也沒法子,隻好舍下一張老臉了。”

胡廣道:“為何文淵閣那邊說是四萬石?”

夏原吉詫異道:“對啊,怎麼對不上?”

三人竊竊私語。

這時,卻有人迎上來,是張安世帶著幾個兄弟。

其實張安世還好,至少這個人屬於可以打交道的,你跟他說話,能說的上。

可他後頭的幾個鼻孔朝天,或者呆得像個傻瓜的兄弟,就讓楊榮幾個見了都發怵。

張安世笑吟吟地道:“楊公、胡公、夏公,你們可來了,我久候多時了。”

三人回禮,楊榮道:“安南侯請我等來,所為何事?”

張安世道:“請大家吃一頓好的。”

楊榮三人的臉色有些古怪,胡廣算是這三人裡面性子最急的,有些憋不住了:“我等還有公務。”

張安世道:“吃飯也是公務嘛,哪裡有做官不吃飯的?走走走。”

張安世幾乎是生拉硬拽。

這楊榮三人卻是嚇壞了。

他們也是要面子的,當下便忙是拂袖,正色道:“我們自己會走。”

沒多久,三人無可奈何地隨著張安世,來到了一處酒樓。

坐在這兒,如坐鍼氈。

主要是朱勇、張軏坐在他們的對面,丘鬆坐在最下首,瞧他眼睛渙散的樣子,像是在神遊,可時不時的又露出凶光。

早就聽說,這位淇國公的兒子,很有暴力傾向,果不其然。

張安世陪坐在三人的下頭,笑盈盈地道:“今日沒有備上水酒,倒是遺憾,三公不會見怪吧?”

胡廣道:“隨意即可。”

張安世點頭道:“我就知道三公與解公不一樣,解公這個人……”

三人立即開始眼睛彆到一邊去,死也不接這個茬。

無論解縉怎麼樣,哪怕文淵閣兩個人和解縉真有什麼矛盾。

可在任何場合,都絕不會語解公是非的。

廟堂上,文官和張安世這樣的武職係統完全是兩種生態,武官們見人就罵娘,不高興了就掀桌子。

在廟堂上,文官們哪怕有殺父之仇,也是你好我也好。

見三人不接茬,張安世也覺得沒什麼意思,心裡不禁唏噓,都說文武殊途,果然格格不入啊!

“快吃,吃了老夫還要趕回去辦公。”夏原吉道。

張安世笑了笑道:“夏公怎麼這麼急。”

夏原吉和楊榮對視一眼。

如果說胡廣和解縉兩個人同窗加同鄉,算是鐵桿的話。

那麼這楊榮和夏原吉,也算是死黨了。

夏原吉早年,曾以侍郎的名義,視學福建,而那時候,楊榮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秀才,卻獲得了夏原吉的青睞,教授了他不少為人處世的道理。

哪裡想到,十數年之後,楊榮一飛沖天,如今進入了文淵閣,位列宰輔!

當然,夏原吉這個戶部尚書,卻也地位顯赫。

二人同朝之後,雖然沒有時常走動,卻還是頗有幾分師生的名分。

夏原吉對楊榮很放心,現在基本上不教楊榮任何為官之道和為人處世之道了,因為他知道,楊榮玩得比他還溜。

這叫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二人似乎很默契,此時眼神錯開,夏原吉含笑道:“江浙大災,我乃戶部尚書,民生乃當下的重中之重,從撥付錢糧,再到派出巡視的官吏,嚴令各州府賑濟,還有想辦法籌措糧食,監視物價浮動,這些都是戶部尤為緊要的事,我乃尚書,掌一部堂的事務,這上上下下,誰能離得開老夫?老夫不是自誇,隻是事有輕重緩急,實在抽不開身。”

張安世咧嘴樂了:“這頓飯,也很重要,夏公吃過之後,一定要跳起來叫好的。”

夏原吉嘴一扁。

跳起來?

伱當我夏原吉是什麼人?

他忍住怒火,卻還是耐心地道:“趕緊開飯吧。”

“是是是,我去催一催。”

終於,飯菜上了來。

隻是……這飯菜有點特彆。

先是上來了一個碟子,上頭盛放著數十張餅。

這個時代,在南京,許多人也將蒸餅當做主食。

隻是這餅看著很奇怪,雖是熱騰騰的,可顏色和尋常的蒸餅有些不同。

隨即,便是幾個主菜了,其中一個,在後世頗有名,叫酸辣土豆絲。

酸的話,直接用山西的老陳醋,辣的話,則用胡椒來替代。

此後,便是一人一碗的土豆泥。

另外還有幾碟子菜,其實都和土豆有關。

夏原吉到了這個年紀這個地位,也算是走南闖北慣了,從邊鎮到福建,天涯海角都去過。

如今見這些菜色,不免面帶猶豫之色:“這是什麼菜?”

張安世道:“這叫清蒸紀綱,那叫酸辣解縉……那個叫……”

夏原吉一臉無語,拉下臉來道:“不要玩笑。”

說罷,一副要起身,拂袖而去的樣子。

張安世連忙拉住夏原吉,如實道:“這是土豆,我這叫土豆宴,至於這東西,要解釋起來比較麻煩,諸公先嚐了便是。”

夏原吉倒也爽快,趕緊吃了,他還趕著回去辦公呢。

反正這頓是怎麼都推不掉了,於是先取一個土豆餅,吃了。

嚐了嚐,滋味還算不錯,可以說和當下的蒸餅各有千秋,口味不同罷了。

見他先吃了,胡廣和楊榮才各自拿著筷子去夾餅。

夏原吉在嘴裡嚼了嚼,邊道:“此物口味有些特彆,不過……倒也算是嚐了鮮。”

說罷,下意識地去嘗那酸辣土豆絲。

吃了一口,眼睛一亮:“有滋味,有滋味……”

他臉開始發紅。

這個時代的人,雖偶爾會用胡椒或者花椒來調味,但因為價格高昂,所以絕大多數的時候,這樣的菜色很少。

因而,這酸辣土豆絲在張安世看來,一點辣味都沒有。

可在夏原吉吃來,卻覺得辣椒的痛覺刺激著他的味蕾。

而恰好,他是湖南人,而祖籍又是江西。

可謂辣上加辣。

他吃得面紅耳赤,還是忍不住不斷地夾著這酸辣土豆絲,一面大呼過癮:“不錯,不錯,有些意思。”

反正吃都開始吃了,既然碰上口味好的吃食,乾脆吃個過癮!

胡廣這江西人吃了,也是讚不絕口。

隻有楊榮,在他們的慫恿之下淺嘗之後,老老實實地去吃他的餅了。

這菜肴不過四五個花樣而已,最後一個菜色,則是油炸土豆,還有土豆燉茄子。

三人嚐了個鮮,倒覺得滋味都不錯。

隻是畢竟菜色單調,很快便擱下了筷子。

“吃啊,怎麼不吃了?”張安世招呼道。

夏原吉苦笑道:“吃飽了。”

三個餅,加上幾個菜,還有小碗的土豆泥,何止是吃飽,簡直就是吃撐了。

張安世看他們的樣子,也知道幾人是真吃飽了,這時便道:“不知滋味如何?”

“不錯。”夏原吉老實地道:“彆有風味。”

張安世道:“夏公……的意思……是很好吃?”

“倒也談不上什麼好吃,隻是既能飽腹,又有一些滋味罷了。”

這是實在話,夏原吉的描述很是精準。

“好啦,時候不早了,我等叨擾了這麼久,是該告辭啦。”

這叫提起褲子不認賬。

張安世卻嘿嘿笑著道:“彆急嘛,既然這東西能吃飽,還彆有風味,難道就不想知道,這東西從何而來嗎?”

夏原吉隻好耐著性子道:“那麼敢問從何而來?”

張安世道:“這得從幾年前說起,那時候下西洋……”

夏原吉老臉變色,你咋不從三皇五帝時說起?

夏原吉打斷道:“簡要一些說罷。”

張安世道:“凡事有因纔有果嘛,這不是便於你們理解嗎?罷罷罷,我簡明扼要的說,這土豆……乃是鄧公公種出來的,鄧公公,你們知道吧,就是東宮的那個,他看著我長大的。”

眾人沒興趣知道鄧公公是誰。

不過聽說是種出來的,其實也不稀奇。

這玩意要是不是從地裡長出來的,鬼纔信呢。

張安世又道:“在鄧公公的努力開墾、施肥、插秧等等之下,終於……收穫了,難道你們就不好奇……這土豆的收成嗎?”

夏原吉有點不煩惱了,直接道:“你但說無妨。”

張安世道:“現在還沒開始收穫,不過保守估計,有八百斤。”

此言一出……

夏原吉先是一愣,隨即……要窒息了。

他猛地驚叫道:“八百斤?是多少地的產量?”

張安世泰然自若地地道:“一畝地呀。”

夏原吉身軀一震,而後,他覺得自己的腦子開始混沌起來,一片空白。

下意識的,他看向楊榮。

楊榮一向穩重,這時候也坐不住了,連忙道:“一畝地八百斤,安南侯,你家的一畝地,是平日裡我們所言的一畝嗎?”

張安世氣呼呼地道:“這是什麼話,難道我張安世的家也和彆人不一樣?”

夏原吉回過神來,有點急了:“這不可能,八百斤……你可知道,這天下麥子和稻米的產量是多少嗎?”

張安世樂了,笑著道:“知道呀,就算最好的水田,若是產稻,也隻是在五百斤上下。若是麥子,或者劣田,可能一畝隻能產三百斤。”

夏原吉道:“五百斤,何止是要好田,還要有天時地利,要精耕細作,這五百斤,已是極限,你所說的這東西……也可飽腹,卻能長八百斤?”

張安世一臉篤定地道:“八百斤,是我最低的預估。我怕吹牛……被人識破,實際上,隻多不少。”

開玩笑,後世的土豆,畝產可是能達八千斤的。

張安世現在也不過是讓人采摘了幾斤出來,讓夏原吉幾個吃吃看,來做小白鼠而已。

要不怎麼張安世始終沒有動過筷子呢?

朱勇幾個也機靈,一看張安世沒動筷子,也一直都像木頭一樣地呆坐著。

這要是一頓土豆宴把當朝的文淵閣大學士和戶部尚書全部毒翻了,那應該也算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吧。

當然,張安世還是有把握的,至少九成九無毒。

可現在這保守的產量說,在夏原吉等人看來,顯得無比的不可思議。

夏原吉凝視著張安世,好像要一口將張安世吃了一般,道:“這叫土豆的東西,需要在什麼地裡耕種?是水田,還是旱田?有什麼要求?”

張安世道:“旱地。”

夏原吉身軀一震。

水田能種稻米,而旱地能種麥。

一般情況,麥子的產量低。

可水田又不一樣,水田對灌溉的要求很高,看上去水田能種稻子,產量可達五百斤,可實際上……卻需要精耕細作。

可旱地照料起來可就容易了。

論起來,等於是這八百斤的土豆,是和畝產三百斤的麥子對等的。

夏原吉連忙又問:“對地質的要求呢?”

“能種作物的地,都能種土豆。不能種作物的……也可以試試看。”

“你是說……”夏原吉急眼了:“它不挑食?”

“它不挑地。”張安世糾正他。

夏原吉呼吸開始粗重,臉開始變得暈紅,就好像準備出嫁的閨女一樣。

深吸一口氣,才能穩住了一點心神,夏原吉才又道:“你那地在哪?”

張安世有點惡趣味地道:“夏公不是說有公務?”

“公個鳥。”夏原吉道:“張安世,醜話說在前頭,你可不要欺瞞老夫,若是你拿老夫開心,老夫也不是好惹的,走,現在就帶老夫去看看這土豆。”

楊榮和胡廣二人,自也是沒心思迴文淵閣了。

文淵閣那點屁事,和眼下這事,算個什麼?

說難聽點,就算那奏疏一年不擬票,和眼下張安世所說的匪夷所思之事相比,也不值一提。

張安世不打算繼續逗這位公卿了,便笑道:“好啦,好啦,我這便帶你們去。”

張安世領著三人,隨即往農莊去。

農莊這邊……甚是冷清。

這地方,

平日裡確實沒什麼人來。

鄧健早已習慣了這等寂寞。

他好像被世界遺忘了。

現在這土豆,即將要收穫,不過張安世沒發話,大家卻隻能等。

唯獨這農莊的外圍……卻開始出現了大量的人馬。

有挎著刀的內千戶所校尉,在百步之外來回逡巡。

一裡之外,模範營直接就地駐紮,紮起了營寨。

這一下子,便連路過的人,也不敢來了,都繞著路走。

此時,張安世終於來了。

卻還帶著楊榮、胡廣、夏原吉來。

三人下了馬車。

什麼也沒管,劈頭蓋臉就問:“地呢?”

張安世道:“聽我說,夏公你先彆急,我來介紹一下……”

“介紹個鳥,你直說,地在何處?”夏原吉眼睛像吃人。

張安世慶幸自己裡頭罩了一套甲。

張安世隻好對鄧健道:“走,鄧公公,帶他們去看地。”

鄧健頷首,他也習慣了,當下帶著人,到了地頭。

夏原吉看著這一畝地,還沒開始正式收穫,大手一揮,道:“先丈量一下土地。”

鄧健道:“為何要丈量。”

夏原吉沒理鄧健。

張安世便隻好道:“來人……”

“不,不用了,你讓人取丈量的工具來,老夫和楊公、胡公親自丈量。”

張安世:“……”

作為戶部尚書,欺上瞞下的事見得多了,那些浮誇吹牛的人,他一眼能識破,不過有時候難得糊塗,這等吹噓,他很多時候,也就掠過去不會追究。

可這事太大了,不親自丈量,不放心。

當下,他讓人取了線繩,而後領著胡廣和楊榮,撲哧撲哧的下地,圍著這地開始丈量起來。

不多不少,恰是一畝。

夏原吉直起腰,又圍著這田轉了一圈,確保自己沒有被糊弄,也確保了這些東西,當真是長在地裡,絕不是被人重新埋下去的之後,方纔道:“現在開始收穫了嗎?”

張安世同情的看了夏原吉,這夏公是被人糊弄過多少次,纔有這樣的警惕心啊。

簡直就是當大家像賊一樣的防備。

張安世點頭:“可以了。”

“就請安南侯,現在組織人力收穫……不過有一點,所有收來的,都要在老夫的眼皮子底下,老夫和楊公、胡公,親自來上秤,你們的人,隻許收穫,其他的事,不能過手。”

張安世苦笑道:“好好好,一切由你。”

夏原吉和胡廣還有楊榮各自交換了一個眼神。

楊榮和胡廣二人,沒有任何的怨言。

他們很明白夏原吉的意思。

當下,張安世命農戶們下地。

鄧健則組織人,取了大量的簸箕和籮筐來。

農戶們從地裡拋出土豆,摘葉、去藤,裝進簸箕裡,再倒入籮筐。

夏原吉取了大秤來,當著所有的面,和楊榮、胡廣二人,先是取了自己身上一個腰牌來,先用秤試一試。

確定自己的腰牌,重量和秤砣的數目大差不差,這秤砣沒有缺斤少兩之後,夏原吉便熟練的開始忙碌。

他將所有送來的土豆,非常小心的去泥。

恨不得將每一個即將要上秤的土豆都清晰的沒有一丁點的泥星。

這纔開始一個個的上秤。

而胡廣負責記秤。

楊榮取了簿子,開始記賬。

很快,從地裡收來的土豆。越來越多,倒是三人上秤,十分小心,反而慢了。

一會兒功夫,收上來的土豆,便堆積如山。

夏原吉揮汗如雨。

張安世心疼他,上前道:“要不,叫人幫襯一二,夏公,我心疼你。”

夏原吉看也不看張安世,道:“走開,沒你的事。”

張安世道:“你咋還罵人……”

後頭三個兄弟,非但沒有上前拉扯著張安世說大哥算了,反而一個個怒目金剛,似乎早看夏原吉不順眼,要跟著大哥捶這夏原吉一頓。

這令張安世更尷尬,索性自己給自己找個台階,咕噥著道:“要換我從前的脾氣,我非要……”

後頭的聲音,越來越輕。

可實際上,夏原吉壓根沒心思理會張安世。

三百斤……

四百斤……

五百斤……

六百斤……

到了六百斤的時候,夏原吉已經開始意識到……張安世的八百斤所言非虛。

他壓抑著心裡的狂喜,眼裡開始放光,非但不覺得疲憊,反而越發的神采奕奕。

胡廣和楊榮,臉色也開始變了。

二人手腳越發的麻利。

在此刻,他們從沒有今日這般的精神,渾身充滿了氣力。

記賬的楊榮,甚至還怕自己記錯了,一次次反覆的比對,不敢出任何的馬虎。

八百斤……

張安世沒有吹噓。

夏原吉整個人要跳起來。

不過他忍住了。

因為……還有……

他耐心,繼續將一個個土豆清洗乾淨,一丁點的泥塊也不肯放過,生怕增加了這畝產的份量。

九百斤……

一千斤……

到了一千斤的時候,夏原吉隻覺得自己腦子開始混沌了。

好像自己的身軀,已經不屬於自己。

整個人好像漂浮在雲端上。

他臉色十分奇怪,像是癡人一般,總是咧著嘴,可又皺著眉頭,似乎此刻,大腦在高速的運轉,不肯停歇的思考。

一千一百斤。

張安世在一旁,有些擔心夏原吉的身子,這傢夥臉色看上去很扭曲,張安世怕他死在自己的莊稼地裡,到時候夏家的人跑來訛自己的錢。

張安世道:“夏公,要不歇一會兒吧。”

“彆做聲。”夏原吉白了張安世一眼,而後繼續……拿自己的指甲,摳著土豆上的泥。

他不能用水沖洗,因為水也可能給土豆增加重量。

以至現在他的指甲縫裡,全是泥。

一千二百斤……

終於,收穫來的土豆,越來越少了。

農戶們得十分耐心的,才能從這地裡翻找出落單的土豆出來。

一千二百七十斤。

到了這個數目的時候,其實……剩下的土豆,已變得十分稀少,且大多都是個頭較小有些畸形的土豆。

“近一千三百斤。”夏原吉這時才深吸了一口氣,好像是在做夢一般。

他甚至懷疑,這個夢不真切。

於是,開始走過去,和楊榮一起比對著記下的數目。

“再算一遍,可彆算錯了。”夏原吉道。

楊榮道:“已算過七遍了……我再算一遍吧。”

上秤的胡廣也湊上去,看著密密麻麻的數目,眼睛好像生了釘子一般,一動不動。

“這真是地裡收來的吧?是不是我們親眼所見。”

“就是長在地裡的。”

“我從前見過,有地方父母官作假,竟從彆處將長出來的稻米,插到田裡,偽作是那一畝地裡長的,你說……”

“方纔親眼所見,應該不像……”

“一千三百斤啊……我瞧這地,並不肥沃……”

“是極,是極。所以才匪夷所思。”

“你覺得可能嗎?夏公,你畢竟見多識廣……”

夏原吉哭喪著臉:“從前就不知土豆為何物,何來的見多識廣,分明就是孤陋寡聞。”

“這土豆,當真是我們剛纔吃的?”

“應該是,錯不了……”

三人嘰嘰喳喳,低聲密謀。

“我看……安南侯不敢拿這個來欺上瞞下,他美沒有這個膽子,這是天大的事……真敢欺瞞,照樣要砍他腦袋。”

“有道理,所以……”

沉默……

三人陷入死一般的沉默之後。

終於……接受了現實。

“安南侯……”胡廣笑嘻嘻的看向張安世,親昵的向張安世招手。這表情,就好像孩子走丟了之後,父子重新相認,有一種喜相逢的親昵感。

楊榮和夏原吉,也同時朝張安世露出親切的微笑。

張安世上前:“算清楚了吧?哎,我也沒想到,竟有一千三百斤,還以為隻有八百斤呢。”

其實張安世沒有胡廣三人的激動,一千三百斤,這才哪到哪啊?後世的土豆,若是畝產一千三百斤,那絕對屬於災難級彆,三千斤大抵,上限八千斤纔算正常的產量。

楊榮捋須,UU看書www.uukanshu.com笑吟吟的道:“這土豆,哪兒來的?”

“這得從下西洋的時候說起……”

此時,三人卻極有耐心,認真的傾聽,張安世卻簡明扼要的道:“是鄧公公……”

“那位鄧公公……”夏原吉指著不遠處的鄧健。

“對。種子是他下西洋帶回來的,地也是他種的,你們也曉得,他看著我長大的……”

三人沒理會張安世,隨即,快步到了鄧健面前。

這夏原吉走的最急,當先便給鄧健一禮:“見過鄧公公……”

鄧健看著眼前夏原吉,這位戶部尚書,對自己卑躬屈膝,讓他恍如隔世一般。

這可是部堂,一般情況之下,大臣見了宦官,往往都要避嫌,可能會打招呼,但是鄭重行禮,是絕不可能的,哪怕是面對亦失哈,也隻是彼此頷首而已。

畢竟,大臣有風骨,太監再怎麼得勢,也隻是太監,若是太祖高皇帝的時候,哪一個太監敢囂張到讓堂堂戶部尚書鄭重其事的行禮,隻怕這太監非要剮了,而那戶部尚書,也彆乾了,一家老小,都丟去瓊州的沙灘裸奔去吧。

…………

感冒有點難受,現在全靠布洛芬壓著來碼字,現在沒發燒,就是咽喉痛,吞一口吐沫都跟要死了一樣,今天第一章晚了一點,第二章老虎爭取快一點,當然,隻能儘量。

老虎愛你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