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鄧健膚色本來就不好,畢竟出海,所以本是帶著古銅。

可如今,這紅裡帶著幾分黑。

他不像一個太監,除了沒有鬍鬚之外,整個人顯得很結實。

現在他指揮著人,開始忙碌。

對於試驗田而言,生出雜草危害巨大,除此之外,還要防治蟲害。

當然,因為此前大家沒有種植這些作物的經驗,所以某種意義而言,大家都在摸索罷了。

張安世也有一些辦法,可這些方法,隻是規避掉一些問題,真正想要長出莊稼來,卻需鄧健和莊戶自己慢慢地尋找自己的經驗。

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將秧苗種植在不同的試驗田裡,有的試驗田,灌溉多一些,有的少一些。

除此之外,不同地方的土質,也從各處運來,分彆栽種,觀察效果。

如今已有兩畝地,開始收穫了。

隻是鄧健卻一點兒也不覺得輕鬆,因為……他對這些莊稼,實在沒有太多的把握。

這可是他從數萬裡之外帶回來的,一旦出了差錯,可就什麼都沒了。

鄧健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長勢,不過他整個人,越來越顯陰鬱。

失去了宮中的生活,在汪洋大海中行船,而後在這裡種莊稼,讓他漸漸對宮廷的生活陌生起來。

他有時覺得心裡悲苦,卻偏又無計可施。

感慨命運不公,可又如何呢?

上天隻對寵兒們更公平,而他鄧健,某種意義而言,連完整的人都不算。

他有時會盼著張安世來探望自己。

可很多時候,他都失望了。

其實即便張安世來了,他也難有熱情。

終究,從前嗬護著張安世衣食住行的日子,早已一去不複返。

張安世如今已娶妻,還有無數的奴婢在身邊,再容不下他鄧健了。

鄧健最害怕的,恰恰不是這些,吃苦他已習慣了,可他無法忍受宮中宦官們的閒言碎語,雖然這些閒言碎語,同情者居多,可人天生對於同情就有牴觸的情緒。

因此,他對莊戶們越來越嚴厲,似乎想要將自己的憤恨都發泄在這些莊戶的身上。

莊戶們都小心翼翼的,隨著鄧健照顧著這些莊稼。

而此時,張安世興沖沖地來了。

帶著幾個兄弟,還有數十個護衛,一行人飛馬而來。

遠遠便聽到了動靜。

張安世落馬,鄧健終究還是放下了手上的活兒,親自迎了上來。

等見到了張安世,雖是齒冷,卻又不免心熱。

畢竟是打小看著長大的,雖然有時候覺得張安世這傢夥不是東西,可鄧健更多的時候是在反思自己。

終究是怪自己沒有看好啊,如若不然,怎會把人養的如此涼薄?

是他害了張安世。

張安世顯然不知道鄧健此時的所思所想,他笑嘻嘻地道:“走,看莊稼去。”

沒有寒暄,單刀直入。

鄧健原以為,張安世至少會寒暄一陣,問問他過得好不好,甚至他腹稿都打好了,可現在,心裡又難掩失落。

卻也隻好領著人往前走,等到了一片土豆地,便道:“這一片莊稼,已經長好了,隻是莊戶們心裡拿不準,還不敢收。”

張安世目光炯炯地看著他道:“可以收了,是嗎?”

鄧健點頭道:“應該是這兩日,你瞧……”

張安世蹲下,細細檢視之後,喜出望外地道:“居然沒有退化。”

退化是張安世最害怕的問題。

這可是數萬裡之外的土豆,無法確定能否適合這裡的氣候和土質。

可見這鄧健,對這些作物,是真的下了大功夫悉心照料的。

張安世咧嘴樂了,便道:“啥時候收這糧?”

鄧健道:“這東西……莊戶們不敢輕易擺弄,還是過兩日吧,現在先收幾個,試試看……看看能不能吃,畢竟大夥也不確定是不是當真熟了。”

張安世倒也認真地道:“謹慎一些好,這幾日,就要辛苦這些莊戶了。”

鄧健卻在心頭幽怨地想,咋就不辛苦咱?

隻是這話,他沒有說出口。

此時缺一根筋的張安世,全部的心思依舊在這些作物上,便又道:“隔壁的一些作物呢?”

鄧健道:“那邊,還有一些莊稼……迄今也沒見動靜,今年開春遲,死了一大半,現在也隻能將就著,看看能收多少出來,到時再選育良種,等來年開春,繼續種一種看。隻有這種土疙瘩似的東西,種植的最是成功。”

張安世不無遺憾,看來……和其他的莊稼,如玉米等等莊稼相比,這土豆簡直就是莊稼界的張安世,吃苦耐勞,是打不死的小強。

張安世道:“不必急,今年能種出這些,就已很讓人驚喜了。哈哈……我果然有眼光。”

朱勇跟著張安世而來,正百無聊賴,此時忍不住在地裡刨了刨,想看看這到底是啥玩意。

張安世卻是急了,連忙上前去飛起一腳,大呼道:“彆在這瞎搞,出了事,我們幾個人頭加起來,也賠不起。”

這一腿飛偏了,但是朱勇感覺自己受到了精神傷害,畢竟是二哥,也是要面子的,便低聲咧咧道:“不就是莊稼地嗎?莊稼地有啥了不起的?大哥隻會罵俺,方纔四弟還在嘀咕著,要丟個炸彈在這兒呢……”

丘鬆怒視朱勇。

朱勇便立即噤聲。

張安世瞪了這兩傢夥一眼,頓時不放心起來了,立即吩咐護衛道:“現在開始,所有人,不必保護我了,都給我守著這莊子,現在起,一隻蒼蠅都不許放進來,沒有我的允許,便是陛下親來,也不得出入。”

這句話,豪氣萬千。

鄧健卻是聽得急了,顯然他雖有怨氣,卻還是很在乎張安世的,連忙低聲道:“公子啊,你要慎言,你老大不小了,有些話,是不能說的。”

張安世卻是倔強地道:“我就敢這樣說,陛下敢來毀這莊稼,我也要翻臉。”

鄧健心裡搖頭,還是沒有長大啊!

可對張安世而言,卻是另一回事,隻怕全天下的人,現在都不知,這一畝莊稼地,對於整個天下有多重要。

換個角度來說罷,就算是皇帝,若是得知世上有這樣的莊稼,隻怕也願意至少少三五年陽壽,換來這個。

這是什麼?

這意味著國祚綿長,意味著朱家的江山,至少可以再續百年以上。

張安世此時想了想,道:“我還是不放心,老二,伱抽調模範營,在附近三裡之外駐紮,內千戶所,抽一個百戶所來,在這周遭布控。”

朱勇倒沒有過多的廢話,隻道:“噢,大哥,那俺去啦。”

鄧健站在一旁,卻是小心地看著張安世。

張安世很是慎重地道:“好好照顧著,先試一試這土豆的滋味,現在確實也不能確保能不能吃,等過兩天,我再來,再將這一畝地收了。”

鄧健點頭。

張安世道:“那我先走啦。”

他擺擺手,示意鄧健不要送,領著張軏和丘鬆當真走了。

鄧健站在原地,看著張安世上馬,又見張安世帶著人匆匆地飛馬而去。

留下的護衛,則開始散開,在此佈防。

鄧健的目光,再難掩蓋失落。

哎……也沒問咱一聲日子過得好不好,真是一個沒心肝的。

鄧健忍不住拿袖子擦拭了眼角的濕潤。

莊戶們則一個個大氣不敢出。

他們心知,每一次安南侯來,鄧公公糟糕的心情都要維持幾天,未來這幾日,隻怕大家要遭殃了。

果然,鄧健一臉落寞,就好像喪家之犬一般,蹣跚地回到了不遠處的小莊子裡去,他似神遊一般,腦子裡隻剩下了一些對往事的回憶。

…………

朱棣進用著黃米。

宮中的膳食,已經減半。

而徐皇後,也早早換下了華美的衣裙,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布衣。

這是太祖高皇帝的時候,留下的傳統。

打江山難,守天下更難,每年這麼多的災難,數不清的餓殍,各種各樣的死法,一點也不鮮見。

人如草芥一般。

即便知道,其實朝廷能做的有限。

哪怕是賑濟,也隻能賑濟少部分的人。

可至少……這個時候,也該與萬民共情,用節衣縮食,來表達宮中對此的態度。

徐皇後久在慈孝高太後的身邊學習,所以對此習以為常。擺在夫婦二人面前的,不過是四樣菜色,兩碗黃米飯。

朱棣胃口大,從前要大魚大肉,還要吃好幾個餅子,混著飯吃才能吃飽。

如今……這當初太祖高皇帝宮廷裡的菜肴,卻令朱棣總覺得肚子裡燒得慌。

油水還是太少了,主要還是肉少,徐皇後儘力少吃一些,不斷地給朱棣夾菜。

朱棣道:“好啦,好啦,朕夠吃了,朕又不是饕餮,非要吃這樣多。”

徐皇後莞爾一笑道:“陛下有龍馬精神,自然食量非比尋常。”

朱棣雖是這樣說,果然卻如徐皇後所言一般,舉著筷子,腦袋伸進碗裡,撲哧撲哧瘋狂地撲動筷子,片刻之後,這飯菜便進了腸胃,他的肚子鼓起來,這碗裡的飯菜被他吃了個乾淨,朱棣還是覺得意猶未儘地舔著嘴,這才緩緩地將碗筷擱下。

徐皇後眼裡略過一絲心疼,道:“陛下若是還覺得饑餓,要不……”

朱棣立即擺擺手道:“不必了。太祖高皇帝怎樣做,我們便怎樣做,哎……今日……真是越發的理解太祖高皇帝了,他起於布衣,深知民生艱難,你看我們……這樣的飯菜,放在尋常百姓家,也和過年一樣,我們尚且不能飽食,總覺得意猶未儘,那百姓平日的餐佐又是如何呢?更不必說,這遭了災,更不知困苦到了什麼樣子。”

“朕看奏疏,看到的隻是某處大災,百姓顛沛流離。可若是太祖高皇帝在世,他是最深知民間疾苦的,所看到的奏報,卻無一不是當初他少年時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慘景。”

徐皇後道:“陛下這話真好,若百姓們知道陛下如此愛民如子,定是感激涕零。”

“感激個鳥。”朱棣道:“百姓們所見的是……他們餓了沒有飯吃,冷了沒有衣穿,一家子人逃荒,餓死了爹孃、兄弟、子女,哪裡還會有什麼感激之情?朕聽說,人餓到了極致,便什麼都顧不上,見什麼想吃什麼,他們這時候若是還能對朕生出感激,那就真是怪了。”

徐皇後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地道:“陛下不可以從內帑裡拿出一些銀子來賑濟嗎?”

朱棣卻是苦笑道:“銀子沒用,你撥發了銀子去,災區的糧食依舊還要漲到大家買不起的地步。平日裡,銀子值錢,可到了災荒的時候,哪怕是樹上的皮,都比銀子要值錢,畢竟這玩意……它頂餓啊。”

徐皇後臉色暗淡下來,幽幽地道:“臣妾是婦道人家,什麼事也不懂……哎……”

朱棣安慰她道:“男人有男人的事,婦人有婦人的事,若是你什麼都懂,那還要男人做什麼?好啦,你也不必憂慮,這幾年,年年都有大災,過去了就好了。”

徐皇後卻深知,所謂的過去了,其本質,不過是餓殍滿地之後,剩下活著的人,又撿起鐵犁來,繼續耕作,寄望於來年,天公作美罷了,想到這些,也不禁覺得窒息。

隻是這時候,她也不好說什麼,畢竟隻是給朱棣增添一些煩惱而已。

再好聽的話,其實也隻是於事無補。

朱棣則是將亦失哈叫到了身邊,道:“今早有廷議嗎?”

“有,乃胡公和楊公主持。”

“議出了什麼結果?”

“還是解糧去災區賑濟,隻是……國庫的存糧,現在也不多了……諸公為此,唇槍舌劍,有人擔心,若是這糧食都送去了賑濟,若是今歲或者來年開春,又遇到什麼災荒……”

朱棣沉吟著道:“最後的結果呢?”

亦失哈道:“胡公和楊公最終打定了主意,先解眼下燃眉之急再說……”

朱棣頷首,歎了口氣道:“是啊,現在也隻能如此了。”

亦失哈卻道:“不過……朝中,有許多非議。”

朱棣皺了皺眉:“

非議?”

“許多人認為應該挽留解公,沒瞭解公……”

朱棣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冷冷地道:“沒瞭解縉,他們就失了主心骨,是嗎?”

亦失哈道:“這隻是一些私下的議論。”

朱棣眯了眯眼睛,道:“不必理會,不過這文淵閣倒是出了空缺,是該看看……何人來填補了。尤其是這個時候,朕擔心胡卿和楊卿力有不逮,不可耽誤了大事。”

文淵閣大學士的人選,乃是極敏感的問題,畢竟這位置,參預軍機,現如今,已有人私下裡聲稱這相當於半個宰相了。

所以亦失哈對此非常謹慎,陛下提及到這個,他很識趣地選擇了沉默寡言。

朱棣隨即又道:“張安世現在如何了?”

亦失哈如實道:“安南侯他頒佈了金元和銀元後,倒是有不少百姓,去取兌。”

朱棣似乎覺得總算有了一個好訊息,終於露出了一點笑意,道:“沒想到進展如此神速,這倒是一件喜事。”

亦失哈此時卻小心翼翼地看了朱棣一眼:“奴婢這邊,打探了一些訊息。”

朱棣抬眸看他一眼道:“說罷。”

“聽說市面上有人取兌了金元和銀元之後……將這金元和銀元,熔鍊成金銀……”

朱棣聽罷,頓時皺眉:“這是什麼意思?”

“這金元和銀元的成色高,就算是熔鍊了,也不吃虧,還有許多的謠言,說這東西並非是外圓內方的製錢,乃不祥之物,不可久藏,熔鍊之後,照樣可以用,所以也不必真要這金元和銀元。”

朱棣眼眸微微闔起,眸光忽明忽暗,口裡道:“你懷疑,這背後有人搞鬼?”

亦失哈道:“倒不敢說,或許是自發的也不一定,似乎有人自發地希望,這東西最好不要出現在市面上流通。”

朱棣冷哼道:“看來張安世還是太嫩了,砸人飯碗,那些人就算不會當真站出來敵對,卻也會用儘各種手段,教張安世栽個跟頭。”

卻又見亦失哈道:“還不隻如此呢,奴婢還聽說了許多流言蜚語,有人說,雞鳴寺藏汙納垢,姚廣孝師傅……在寺中,暗暗拘押了不少的女子,供他淫樂……”

朱棣眉一挑:“姚師傅還有這愛好?”

亦失哈苦笑道:“奴婢也隻是聽外頭說的。”

朱棣道:“當初,朕賜了不少美女給他,他也不肯接受,說自己是佛門中人,依朕看啊,這十有**是造謠的。”

亦失哈聽到十有**四字,心裡便明白了,既然有**是假的,那麼就可能有一二是真的。

畢竟那姚師傅神鬼莫測,有時連陛下都不知道這和尚有沒有什麼特殊的癖好。

亦失哈隻乾笑一聲,沒有迴應。

朱棣道:“現在不是計較這些事的時候,眼下還是賑濟為主,你多派人去江浙一帶,尤其是災情嚴重的地方,看一看各地州縣官的作為,有什麼訊息,都要及早奏報。”

亦失哈道:“奴婢遵旨。”

…………

每到傍晚的時分,各處的同鄉會館便都是門庭若市。

古人最重鄉情,各地的人抵達了京城之後,又往往以鄉情為紐帶,拓展人脈。

正因如此,對於朝廷大臣而言,他們借這鄉誼,可以發掘一些同鄉的人才,好將其收入自己麾下。

而那些地位較為卑微的人,則藉此機會,可以攀上大樹,畢竟大樹底下好乘涼。

這同鄉會館裡,人聲鼎沸。

隻是……也有幽靜的所在。

就處在二樓的位置,是一個個廂房,隻有重要的人,纔有資格來此。

往往若是有重臣來,許多人都會提前得到訊息,拿著自己的拜帖,還有自己平日裡做的文章,絡繹不絕地來請教,很是熱鬨。

不過今日這二樓的一處廂房裡,卻沒有這樣熱鬨了。

隻一些剛剛下值,還穿著官服,頭戴著翅帽的人聚在一起。

“現在下頭州縣,都有書信來,詢問這鑄幣的事是不是真的,好像天要塌下來一樣。哎……這樣搞,真的是胡鬨,民不聊生啊。聽說……錢莊自己已經開始發行了,這顯然是陛下的授意,除此之外……這安南侯又與東宮有關,莫不這也是太子殿下的意思?太子殿下從前一向寬仁,可現在看來……似乎也被人誤導了。”

有人咬牙切齒地道:“最可恨的乃是那妖僧,此二**害天下還不夠嗎?我聽聞,安南侯出了宮,就去了妖僧下榻的小寺裡報喜,這個妖僧,當初攛掇聖上靖難,人們都說,禍害天下必此人也,現在看來,真是一丁點也沒錯。”

眾人大發牢騷。

高居首位的那人,卻穿著一件欽賜的大紅貯絲羅紗所製的蟒袍,咳嗽一聲道:“好啦,好啦,休要牢騷,陛下終究沒有下旨,事情總有轉圜餘地,那錢莊……私自鑄幣,雖說都在傳乃宮中授意,可終究……沒有明旨。”

“大家稍安勿躁,這私鑄的錢,成不了氣候,我們背後是天下人,區區商行,不過是螳螂擋車、蜉蝣撼樹而已,一人一口吐沫,也教他們死無葬身之地,諸公不慌,老夫已有佈置。”

眾人這才沉默下來。

有人賠笑道:“有恩府出馬,大家也就放心了。”

“是啊,是啊……”

眾人交頭接耳,紛紛頷首。

…………

次日一早,胡廣和楊榮入值文淵閣。

沒瞭解縉,這裡顯得冷清了許多。

看著解縉那間空置下來的值房,胡廣禁不住唏噓。

可有什麼辦法呢?如楊公所言,管好自己吧。

何況眼下又是賑災,又是因為沒瞭解縉,大臣們失去了約束,開始彼此彈劾。

畢竟權力出現了真空,解縉一旦走了,他大量的門生故吏,也開始緊張起來。

雖說樹倒猢猻散,可一大群的人……突然沒了靠山,必然會引發大家各自起心動念,有的為了保自己的位子,有的希望挪一挪自己的位置,突然開始彼此成群結隊的相互攻訐。

胡廣滿腹牢騷,拿著數十份彈劾奏疏找到了楊榮:“楊公,災情緊急,不知多少人正在餓死呢,他們倒是有閒心。”

“水至清則無魚。”楊榮道:“辦好自己的事吧。”

胡廣落座:”你總是如此,什麼事都是不緊不慢。“

楊榮抬頭,放下手中的奏疏,微笑道:”我倒也想拍桌子咒罵,可沒用啊,人最重要的一關,就是學會一件事,那就是無論任何時候,處於什麼位置,都要明白,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唯有如此,既可戒驕戒躁,認識自己的缺失,也可接受天下本濁,雖不可同流合汙,可有些事,卻也是有心無力。“

胡廣想了想,覺得有理:“總說不過你。”

正說著,有舍人匆匆而來道:“胡公,楊公……商行那邊,說是要捐納五萬石糧,派船往江西佈政使司賑濟。”

“是嗎?”

五萬石也不是小數目,雖然依舊還是杯水車薪,可也不算少了。

胡廣站起來,喜出望外地道:“張安世那個小子,老夫看……還是不錯的,不對,他為何不向陛下奏報,反而來報文淵閣?”

“說是有不情之請。”舍人道:“是想請二公,親往棲霞一趟,去看看棲霞的農莊。”

胡廣和楊榮面面相覷。

怎麼聽著,好像有陷阱一樣?

胡廣道:“什麼時候?”

“最好現在。”

胡廣皺眉:“他難道不知老夫和楊公正在當值?”

舍人道:“是內千戶所的校尉來告知的,學生……不敢細問。”

胡廣怒道:“怕他們查你一個底朝天?”

舍人:“……”

楊榮這時放下了手上的奏疏:“不管如何,有糧食就好辦,你我在此,就算看一萬本奏疏,也不及這現成的糧食。這樣吧,教人去宮中奏一下,我與胡公呢,則立即成行,至於文淵閣的事,暫由當值的舍人們料理。”

胡廣道:“這安南侯狂妄了,居然敢指使堂堂文淵閣大學士。”

其實他腳已經開始挪動了,畢竟……糧食的誘惑不小,不知能救多少人,隻是礙於面子,故意罵一句,給自己找一個台階罷了。

當下,楊榮和胡廣成行, www.kanshu.com他們隻當走一遭,還打算趕著正午之前回去處置手中的奏疏,所以一再催促馬伕。

一個多時辰之後,抵達了棲霞,這楊榮和胡廣便覺得自己的骨頭都像要散架了。

卻見這兒,竟已是人山人海。

不少人都在看熱鬨。

楊榮和胡廣面面相覷,他們下意識地想要鑽回馬車裡,趕緊跑路。

做官就是這樣的,出風頭的事,儘力要避免,像這樣的場景,這不是找死嗎?“

卻在此時,有人大呼:“哎呀,楊公和胡公也來了?”

二人定睛看去,卻見竟是戶部尚書夏原吉。

胡廣:“……”

“夏公如何來了?”楊榮素來對夏原吉很是尊敬。

夏原吉苦笑道:“還不是說這兒有糧食,老夫便興沖沖地來了,卻見這樣的場景,真真嚇老夫一跳啊!”

不過夏原吉說著,便又笑了起來,道:“不過見了楊公和胡公,老夫心裡也就踏實了,哈哈……”

是啊,畢竟……三個大冤種,比一個大冤種好嘛。

…………

天變了,老虎這種宅男,沒有意識到變天,受涼了,感冒,發燒,扁桃體發炎,吃了藥,一整天都迷迷糊糊的,這一章寫的太晚了,是老虎的錯。

不過都會照常更新,就是更新的時間如果不穩定,大家見諒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