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第二百四十二章:祖墳冒煙

朱棣交代罷了。

回頭去看徐皇後。

卻發現徐皇後一下子精神起來。

雖不至容光煥發,卻也頗顯精神。

朱棣放下了心,便道:“趙王……沒有性命之憂了?”

亦失哈道:“陛下,趙王殿下已經清醒,說是身上有刀口,還需繼續觀察,不過……聽許太醫說,氣色還算不錯,現在已漸漸恢複了許多。”

朱棣長鬆了口氣,道:“朕知道了,擺駕去趙王府看看。太子已經去趙王府了嗎?”

“是的。太子殿下得知了訊息,定會去探望趙王殿下的。”

朱棣頷首,接著便瞥了徐皇後一眼。

徐皇後雖是莊重,卻難掩喜色,笑意盈盈地朝朱棣道:“陛下,臣妾身子沒有什麼妨礙。”

這意思是,朱棣若是去趙王府,她也可以成行。

朱棣抖擻精神道:“走,瞧一瞧去。”

此時心中的鬱悶儘去,一掃而光。

朱棣的心裡卻也有著驚奇,這開膛破肚,竟也有用?

這樣說來,天下豈不是許多病都可以治?

從前張安世的治療方法,終究還是落在藥這個範疇,可現在這般的治療之法,卻已超出了朱棣的理解範圍之內了。

而這恰恰又涉及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皇帝們為何要修仙?

起初皇帝修仙,可以說為了得到長生。

不過有了秦始皇以及諸多前輩們的前車之鑒之後,再不會有皇帝癡心妄想地認為,自己當真可以長生不老了。

不過後世的皇帝,依舊認為,即便修仙不可長生,卻可以長壽。

正因如此,修仙的皇帝依舊還是前仆後繼。

朱棣當然不甚信這個,可對於長壽之法,卻還是有很大的興趣。

似這樣神乎其技的東西,不正可以讓人長命百歲嗎?

除此之外,最令他驚訝的是,張安世竟真救了趙王……原還以為……這個小子睚眥必報。

帶著滿腔的心緒,朱棣啟程,帶著徐皇後一道去趙王府。

趙王府內,太子已經來了,想要進入廂房探視趙王,卻因為趙王已睡下,便也沒有驚擾。

等得知朱棣前來,連忙上前迎駕。

朱棣看到了張安世,率先道:“情況如何?”

“趙王殿下吃了一些米粥,現已睡下。”張安世道:“他現在身子需要恢複,多休息是好事。”

朱棣頷首道:“醒來了提醒朕。”

“臣還要去看看他的傷口。”

“去吧,去吧。”朱棣笑吟吟地道。

朱高燧的傷口恢複,沒有什麼問題,或許是因為氣候不錯,又或者是藥物的作用,傷口處明顯有癒合的跡象。

不過朱高燧的身體強壯,也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畢竟年輕,再加上深知皇帝好弓馬,所以上行下效,朱高燧平日裡也沒少鍛鍊。

隻是換藥的時候,朱高燧卻是醒了。

朱高燧感覺舒服了許多,雖然刀口依舊還疼,隻是張開眼,見著了張安世,卻不發一言。

張安世倒是神情自若,絮絮叨叨地道:“要休養一個月,每日按時換藥,這幾日,多吃米粥,明日開始,米粥裡要添一些肉羹,再過五六日,就殺幾隻雞吃,總而言之,飲食要日益豐富,雞鴨魚肉要多吃。好好養著吧,我看現在,應該沒有多少問題了。”

朱高燧艱難地點點頭。

張安世又道:“三個月之內,彆近女色。”

其實一個月就差不多了,不過張安世還是覺得不保險。

說罷,朝一旁的許太醫吩咐道:“上好藥了,出去外頭跟他們說,人已醒了,若是想來探望,就來看看,不過至多駐留一炷香。”

許太醫便匆忙走了出去。

片刻之後,朱棣和徐皇後、太子朱高熾等人魚貫而入。

張安世聽到熟悉的聲音:“三叔……”

有人捂住了這個人的嘴,於是隻剩下了:“嗚嗚嗚……”

朱棣低頭,看著榻上的朱高燧,朱高燧的氣色,確實好了許多。

說也奇怪,這生死未卜的時候,朱棣倒還擔心,可現在看朱高燧活下來,反而沒什麼好臉色了。

朱棣隻平靜地看朱高燧:“如何?”

這話是問張安世的。

張安世道:“臣又檢視了刀口,已沒有什麼大礙了。”

朱棣道:“你是從他身子切開,從裡頭掏出東西來?”

張安世如實道:“對,那東西已壞死了,留在身體裡,隻會不斷地糜爛下去,久而久之,就有性命危險。”

朱棣好奇地道:“這其中是什麼醫理?”

張安世道:“其實道理很簡單,就和我們傷了指頭,這指頭不斷潰爛,為了防止繼續惡化,所以通常會采用截去指頭的方法來治療。”

這一下解釋,朱棣已經能夠明白了,隨即道:“人的心肝脾肺,也可截去嗎?”

張安世道:“要看不同的情況,若是趙王潰爛的部位,截去倒也沒什麼,若是肝肺之類的重要器官,就要謹慎了。當然,可以切去一點病變的位置,人的肝肺和咱們的手腳一樣,有一定的自愈功能,就好像我們身體受了外傷,會慢慢地癒合,生出新肉,或者長出疤痕一樣的道理。”

朱棣道:“真是沒有想到還可以這樣,朕從沒有聽說過這樣的治療之法。若非張卿,這個逆子,隻怕必死無疑了。”

說罷,朱棣這纔看向朱高燧道:“怎麼樣?”

朱高燧居然喜滋滋的,道:“疼是疼一些,可現在……好像如釋重負一樣,舒坦。”

刀口這點疼痛,對於朱高燧而言,真不算什麼,即便臭麻子湯的效果早就散去了,可比起那闌尾發作時的疼痛,朱高燧感覺的自己就像得獲新生一樣。這絕不誇張,若說此前是淩遲之苦,那麼現在,不過是爛了一根手指頭而已。

朱棣道:“無事便好。”

“父……父皇……”朱高燧道:“兒臣……兒臣有一言,當初……當初那個自稱神仙之人……實則……實則乃兒臣授意……”

朱高燧顯得畏懼,卻還是道:“當初去探視皇兄的時候,是他對兒臣說,他有一種法子,可教皇兄……死於非命……兒臣一時吃了豬油蒙了心,覺得……皇兄……若是沒了,我便可做太子,鬼使神差一般,就答應下來了……兒臣……真是湖塗啊……”

朱棣揹著手,冷冷地看著朱高燧。

朱高燧卻滿是慚愧,顯得有些激動,他努力地呼吸了幾下,方纔道:“這些時日,兒臣無一日不是惶恐不安,生怕東窗事發,每日都過不好,或許這個緣故,這才生下了這一場重病。隻是兒臣萬萬不曾想到,皇兄他……他……”

朱棣突然道:“你可知道,你那些小伎倆,其實何止是你的皇兄,便是朕和張安世,也早已知道。你真以為那個狗屁神仙,他能熬得過刑嗎?”

此言一出,朱高燧的心裡更是震撼,人都有僥倖心理,他覺得朱棣沒有動作,一定是因為還沒有發現他的行徑。

可當他知道,除了他自己,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切都是他朱高燧乾的。瞬間,隻恨不得羞愧得鑽進地縫裡去。

想到即便到了這個地步,他那皇兄還來探視他,這張安世還是救了他一命,這樣想來,他覺得自己當真是豬狗不如。

他一臉羞愧難當的樣子道:“兒臣……真是一時湖塗,罪該萬死。兒臣……總以為自己聰明,以為……彆人都不如兒臣,妄自尊大……”

朱棣道:“這怪朕,朕不該當初讓你鎮北平。”

朱棣到南京之後,卻讓自己的小兒子,鎮守在北平。

而北平的地位,十分重要,不但是永樂朝的龍興之地,而且還節製了附近的諸多邊鎮軍馬,北平的政治地位,也已開始鶴立雞群,甚至朱棣還將北平一帶,設置了北直隸。

至少現在人看來,這北平已算是北邊的都城了。

因此,趙王手中的權力極大,幾乎半個北方的事務,都由他來處置。

朱高燧為了討朱棣歡心,乾的還不錯,這北方的文武大臣,都對他青睞有加。

也正因為如此,在朱高燧看來,自己未必沒有取代太子的可能。

朱棣道:“至於你的處置,等你病好了再說。”

“是,是……”朱高燧道:“兒臣絕無怨言。”

朱高燧隨即道:“前些時日,兒臣疼痛得死去活來,如今卻一下子清爽了許多,這都是張安世,還有那許太醫的功勞……”

朱棣頷首道:“你有此心即可。許太醫呢?”

許太醫鑽了出來,心裡激動不已,他這一次,再不是用恐懼的心態去面對陛下了。

朱棣上下打量他一眼,便道:“沒想到你這庸醫,也有幾分本事。”

許太醫連忙謙恭地道:“都是安南侯言傳身教,臣實在慚愧。”

朱棣道:“命你為太醫院院判,即刻上任。”

他乾脆利落。

許太醫卻是一驚。

這太醫院醫正,可不隻是醫官這樣簡單。

它壓根就不是瞧病的機構。

某種程度而言,整個大明太醫院,涉及到的不隻是對禦醫的管理,而且還需管理宮廷醫藥的機構如禦藥房、生藥庫、安樂堂、典藥局及王府良醫所、地方醫學教育機構等。這天下與醫藥有關的事宜,一般都經過太醫院的協調處置而後實行。

不隻如此,太醫院之下,還常設了惠民藥局和生藥庫,這些機構也分彆設大使、副使等官,這些醫官一般由太醫院委派。

也就是說,尋常百姓提及到太醫院,認為隻是一群看病的太醫。

可實際上,它相當於是醫藥局、醫學院、衛生部的職責。

它的職責極多,如負責貫徹皇帝的醫藥詔令,醫生的征召、選任、罷黜,還有官的差派,皇室醫療服務,醫生的培養教育,對其他醫藥機構的管理等等等等。

而太醫院設一個正五品的院使,其後就是兩個太醫院的院判,為正六品。

這許太醫,原本隻是尋常正八品的禦醫,結果直接成了太醫院的左官,直接成了正六品。

從前他的職責,隻是給宮中治病,而現在職責就多了。

許太醫想了想,卻是道:“陛下,臣現在……正在學習治病救人之法,已是分身乏術……這院判……事務繁重,臣恐不能勝任……”

他小心翼翼地回答,如今他打開了新的大門,自然而然希望自己在醫術造詣上繼續進步,而一旦升為院判,就相當於成了天下醫官的管理層,難免會俗事纏身。

許太醫這一番話,倒是令朱棣再次感到意外。

張安世卻在一旁喜滋滋地道:“陛下,他這話是謙虛,他方纔還和臣說,希望能夠成為太醫院的院使或是院判呢!能夠著手,建立一個全新的醫療體係,以此來造福蒼生。”

許太醫:“……”

朱棣微微一笑道:“這些鳥大夫,好的不學,偏要學那些讀書人,也乾這等心裡想的不得了,口裡卻說不要、不要的事。入你孃的許太醫!”

朱棣臉上雖帶著笑意說的話,許太醫卻是嚇得整個人戰戰兢兢,不敢回話。

張安世卻為許太醫高興。

這傢夥做了大醫官,那就再好不過了,這醫療遲早要改革,有徐太醫這麼一個內鬼,張安世覺得正好可以借他大刀闊斧的改革。

朱棣很是豪氣道:“就這樣辦吧。許卿家,你不要推辭,若是再敢推辭,和朕玩虛與委蛇的把戲,朕絕不饒你。”

許太醫無奈,隻好拜下道:“臣接旨。”

朱棣又道:“張卿也是功不可沒,朕看重的不是張卿的醫術,而是張卿的仁心,懸壺濟世,不隻是大夫的職責,也是大臣應有的德行。張卿德高望重,賜他一塊厚德載物的牌匾,給張家修一塊牌坊。”

張安世聽罷,立即道:“陛下,使不得啊,君子雖是厚德載物,可卻不能張揚顯擺,如此反而就有違君子之道了,臣行事,不圖虛名……”

言外之意,你就不能折現,拿點實在的東西嗎?

朱棣道:“好啦,讓趙王好好休憩,外頭去說。”

眾人出了廂房,隨即便來到了趙王府的一處小殿裡,朱棣落座。

張安世站在一旁,興致勃勃地道:“陛下,臣以為,許太醫做這院判,最是合適。現在這大明的大夫們,水平參差不齊,臣以為,是該改一改了。以臣愚見,可以建一處醫學院,研究天下的藥理,編纂一部醫書,除此之外,對於藥物的管理,還有藥效也要儘力去研究。”

《日月風華》

“研究出結果之後,方纔編纂醫典和藥典,製定出一個統一的治病救人方法來,所有行醫的大夫,也要通過這醫典和藥典的理解以及熟讀情況,頒發行醫的資格。”

朱棣聽罷,卻是道:“朕怎麼聽著,你又想搞科舉那一套?”

張安世笑了:“不敢,不敢,臣的意思是……”

朱棣倒是微笑道:“你不必解釋了,你醫術好,當然聽你說了算,太醫院那些庸醫,朕早受夠了。嗯……此事你與許卿家商議之後,給朕擬一個章程來。不過凡事要一步步來,若是人人都要考試纔可獲得行醫的資格,那我大明……現在豈不是一個大夫都沒有?這天下的百姓,給誰去看病。”

張安世道:“陛下高瞻遠矚,深謀遠慮,反而是臣的思慮,有所欠缺。”

朱棣隨即唏噓:“趙王的事,你看如何處置?”

他說話之間,左右顧盼。

許太醫很識趣,忙是拱手,告辭出去。

其餘宦官和宮娥,也都退了乾淨。

除了朱棣和張安世,最後就剩徐皇後、亦失哈,還有太子在此。

眾人看著張安世,張安世道:“臣想,陛下一定有了主意,何須來問臣呢?”

朱棣笑道:“你也算是苦主,朕當然還想問一問。”

張安世想了想,便道:“不如效漢王殿下?”

朱棣若有所思地道:“也不是不可以,隻是這個小子能行嗎?”

張安世道:“趙王能鎮北平,鎮守其他地方,應該不成問題。”

朱棣點頭:“這個逆子,心思多………不是省油的燈。”

張安世笑嗬嗬地道:“陛下,既然陛下對趙王殿下不放心,不如……就讓趙王自己挑選一些自己熟悉的文臣,也隨他去,如此一來,有這麼多賢臣在身邊輔左他,一定不會出什麼大的紕漏。”

亦失哈在一旁聽著,人都要窒息了。

據他所知,趙王殿下……身邊確實有一好的文臣。

這些文臣,更多是希望將賭注下在趙王的身上,一旦趙王能夠克繼大統,他們便可鹹魚翻身。

這樣的事,其實也是常見,畢竟趙王確實也算是較為熱門的皇位獲選人,他當初鎮守北平,管理半個北方的軍政,不少人認為,這是陛下對趙王的考驗。

可是……張安世也太狠毒了。

這趙王若是移藩出去,可他畢竟還是親王,隻是從親王,成了國王而已,打下的基業,那也是自個兒的,雖說海外辛苦,卻也算是創業。

可那些朝中的大臣圖個啥呢?

在朝中做官,生活優握,而且還是體面的京官。可跟著趙王去了海外,不一樣也是領俸祿,隻是從前領俸祿的對象,成了親王而已。

最可怕的是,寒窗苦讀,好不容易幸運地入朝為官,熬了這麼多年的資曆,不說如魚得水吧,好歹也是衣食無憂。

可去了海外,還得帶著一家老小背井離鄉,可能一輩子也回不來了,這簡直就是流放,而且比流放還慘,流放還隻是去瓊州或者遼東做個官,去了海外,那真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這趙王既要移藩,肯定要選擇平日裡和自己交好,信得過的人去。

誰是趙王黨,誰家祖宗冒煙,不是那種福瑞意義的冒煙,是祖宗的棺材板按不住,祖宗十八代都氣得要七竅生煙。

可偏偏……張安世說的冠冕堂皇,好像是這麼一回事。

陛下是心疼趙王的嘛。

你們和趙王殿下關係這麼好,平日裡沒少為他出謀劃策,又是朝廷大臣,忠心耿耿。

跟著趙王一起去艱苦之地,又咋啦?

你一個人去,是不可能的,因為這和朝廷做官不一樣,在朝廷做官,不帶家卷是常有的事,因為你的家卷,都在大明的治下嘛。

可移藩,就等於你從朝廷的大臣,變成了趙王的屬臣,藩王變成了番邦的國王,難道你去了趙國做官,家屬還留在大明?反正你一輩子都不回來了,皇帝體恤一下,給你多發一點路費,全家老小肯定是帶走的。

亦失哈隻覺得心都涼了,這張安世……真是把人往死裡整啊。

朱棣聽罷,便道:“是嗎?朕隻怕有人不肯去。”

張安世笑了笑道:“陛下,據臣所知,有不少人與趙王殿下交好,關係莫逆,我想若是他們知道,能追隨趙王殿下,他們一定興高采烈,喜不自勝,高興都來不及呢,怎麼可能……不肯去呢?”

話說到這裡,其實已經沒有繼續說下去的必要了。

因為……有道理。

朱棣似乎聽出了弦外之音,便道:“這個主意好,朕心疼趙王,他是朕的兒子,朕捨不得他遠離。可是孩子長大了,是該像他的二兄一樣,建功立業。”

“隻是他畢竟年輕,朕實在放心不下,既然有許多大臣與趙王相交莫逆,有他們追隨,朕便可放心,趙王也心安,這可謂是一箭三凋,對誰都有好處的事,張卿思慮得很周全,這纔是謀國之言。”

說罷,他便道:“亦失哈……”

亦失哈連忙道:“奴婢在。”

朱棣道:“你要好好學一學,瞧一瞧人家。”

亦失哈心說,這可不興學啊,這太缺德了,折陽壽的。

臉上卻擺出真誠的神色,口裡道:“奴婢一定好好學習,不負陛下所望。”

朱棣的目光又落在張安世身上,道:“張卿,你看若是趙王就藩,往哪裡去最好?”

張安世道:“這還是看趙王殿下的意願纔是,若是趙王有屬意的地方,就再好不過了,若是沒有,陛下再決定纔是。”

朱棣嗯了一聲,隨即便道:“朕倒是想看看,那鄧健所繪製的天下輿圖了,這天下何等遼闊,要給趙王選一個好地方。”

張安世乾笑,他本心上,是希望趙王去西伯利亞最好。

要不湖弄他一下?

不過,這畢竟是缺德太過,看在今日趙王聲淚涕下的份上,他做一回大善事,就算了吧。

此時,朱棣又道:“是了,那鄧健……現在何處?”

“陛下。”張安世道:“鄧公公,現在正在棲霞的農莊,擺弄莊稼。”

朱棣對有功之人素來大方,便道:“他畢竟是有功之人,朕原本……是希望讓他去直殿監、尚寶監做一個掌印太監。至不濟,也該在兵仗局、銀作局、浣衣局、巾帽局,給他一份閒差……他在東宮……的位置被人取代了,宮中卻有的是位置。”

卻是聽張安世道:“鄧公公熱衷於此,這是他的意願。”

張安世好像生怕鄧健跑了似的,一句熱衷於此,就直接把話堵死了。

朱棣聽罷,隻是搖頭:“這個鄧健……倒是性情古怪得很。”

亦失哈在一旁,卻聽得心驚肉跳。

鄧健,他是知道的,哪裡曉得……現在混到這個地步,那鄧健到底哪裡得罪了張安世?先是給送出海,好不容易九死一生,僥倖活著回來了,卻又被張安世想儘辦法塞去耕地。

這不是把人往死裡整嗎?

放眼這天下,太監做到鄧健這樣慘的,還真是聞所未聞。

亦失哈心裡也不免為鄧健叫屈,可亦失哈此時卻也知道自己不能為鄧健說話,一方面,鄧健現在終究還隸屬於東宮,他不能插手,插手就是壞了規矩。

另一方面,UU看書 www.shu.com這等於是直接和張安世對抗。

看著張安世這傢夥,缺德的冒煙一般,各種壞主意說的冠冕堂皇,亦失哈覺得,一旦翻臉,自己以後隻怕睡覺也不踏實了,鬼知道什麼時候會被人從背後來一板磚。

張安世這時道:“鄧公公的性情一點兒也不古怪,他隻是有一片赤膽忠心而已,他時常對臣說,雖然他身子殘了,已算不得大丈夫,可得陛下的恩典,卻是永世難忘,定要捨得一身剮,也要為陛下分憂,要做下許多利國利民的大事,方纔顯出宦官的本色。鄧公公是看著臣長大的,臣……臣……其實也心疼他。”

張安世說的情真意切,朱棣見了,不由得唏噓:“此人性子,雖是古怪,卻也算是獨樹一幟,他既一心想要務農,那便教他好好照料莊稼吧。”

說著,張安世卻道:“陛下,昨日尹王殿下和臣說,他希望能夠出鎮海外。”

“他?”朱棣一說到了尹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咬牙切齒的道:“這個傢夥,是梁上君子,什麼本事也沒有,就算是出鎮洛陽。朕還擔心他呢,他還想去海外?當地的土人,能將他生吞活剝了。”

朱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那傢夥……實在不像太祖高皇帝的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