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一秒記住【】,更新快,無彈窗!

一隊內千戶所校尉蜂擁進入了翰林院。

這氣勢,將裡頭的編修和書吏們嚇著了。

當下,有人尋到了侍讀學士陳輝的值房。

當一隊人衝進去,外頭卻還有人議論紛紛。

對於翰林們而言,這翰林院乃是何等神聖的所在。

更不是錦衣衛這樣丘八說來便來的地方,即便要拿人,下了駕帖,讓人候著便是了。

可內千戶所,顯然沒有這個規矩。

各部門之間的傾軋,甚至到劍拔弩張的地步,其實也絕不隻是純粹地出一口氣這樣簡單。

這背後的邏輯就在於,當你可以瘋狂地踩踏對方的底線的時候,你和你的部下,某種程度而言,便有了底氣。用後世的話來說,就是榮譽感,哪怕是內千戶所的一條狗,都可以抬頭挺胸做人。如此道理,反之亦然。

所謂榮譽,其實也是福利的一種,這東西可能看不見摸不著,但是你將你的名號報出去,彆人就自然而然地對你肅然起敬,這可比加幾兩銀子的年俸,給人帶來的踏實感,還要高得多了。

可對於翰林院而言,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因為他們是被踩的那個,許多翰林,自覺得自己的自尊心,被無情踐踏。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翰林不是尋常的差役,此時有人反應了過來,紛紛上前責問。

校尉們沒有對他們動手,卻也沒有理會他們,畢竟他們隻曉得動口,自己隻要按著刀,對方便永遠都保持在一丈的安全範圍之內,隻對自己怒目而視,指指點點,或者大聲嗬斥。

冬……

值房的門被踹開。

緊接著,校尉們一擁而上。

張安世也在眾人保護之下,搶步進去,隻一看,便頓時冷哼一聲:“入他孃的。”

卻見這值房的房梁上,正掛著一人,有人將吊著的人解下來,隨即道:“侯爺,是這侍讀學士陳輝,已死了小半個時辰了。”

張安世氣惱不已。

陳禮則露出憤恨之色:“將屍首帶走,帶回去讓午作查驗,將他家圍了。”

說罷,陳禮隻好收隊,他緊隨著張安世,道:“侯爺……你看。”

“問題很嚴重。”張安世皺著眉頭道:“比我們想象中,要嚴重得太多、太多……要立即稟告陛下。”

陳禮抬頭看了張安世一眼:“是啊,侯爺明鑒,這事……太不簡單了。”

張安世道:“奏報我來寫,你繼續追查,這寧波府,從前可不隻是一個知府,有本事,他們一個個自儘。”

陳禮頷首:“卑下知道了。”

張安世奏疏送上去,一個時辰之後,宮中便召張安世覲見。

張安世在宦官的帶領下,來到文樓,朝朱棣行了個禮。

朱棣看了他一眼,便道:“你看看,翰林院的彈劾奏疏,送到朕的桉頭上了。”

張安世道:“他們反應這樣的快。”

朱棣笑了:“你倒是凜然無懼。”

張安世理直氣壯地道:“臣為陛下做事,有啥可懼的?莫說是翰林院,即便是趙王府……”

朱棣壓壓手,瞪他一眼道:“行了行了,這都什麼和什麼,說一說你的奏疏吧。”

“陛下。”張安世直入主題道:“此桉,原本隻是以為尋常的大桉而已,可現在看來,卻顯然是深入了我大明的骨髓之痛……”

朱棣揹著手,來回踱步,微微皺眉道:“繼續說。”

張安世道:“其一:內千戶所這邊剛剛查到了寧波原知府這頭,人到翰林院的時候,這侍讀學士陳輝便自儘而亡了,可見……這些人遍佈耳目,內千戶所查到哪一步,他們都清清楚楚,畢竟,若是畏罪自殺,也會死得如此倉促。臣這邊,可是得到了訊息後,就立即動的手,可當臣到的時候,他提前在半個時辰就自儘了,那事先就一定收到了風聲,絕不是內千戶所找上門,才倉促自儘的。”

朱棣道:“內千戶所也有問題?”

張安世搖頭道:“應該不是內千戶所的問題……而是……”

張安世頓了頓,道:“會不會是除南北鎮撫司之外,還有一群密探?”

朱棣失笑道:“真是可笑,還有沒有,朕會不知道嗎?”

“隻要有銀子,有利益共同體,為何不可以辦?”張安世道:“臣之所以這樣懷疑,是對方的耳目過於靈通,臣計算過時間,臣得到訊息,讓內千戶所的人出擊拿人的時候,應該是在半個時辰之內,而對方比我們還要先一步自儘,這就說明……他們比我們更快一步。臣無法想象,什麼人……可以比內千戶所更快一步。”

朱棣的臉漸漸陰沉下來,道:“若如此,那麼這事態的嚴重,便遠遠超出了朕的預料了。”

張安世接著道:“何況他們如此大張旗鼓地走私商貨,涉及到這樣多的人,臣在想,之所以一點風聲都沒有,也有可能是這背後,有一群人……專門為之保駕護航有關。”

朱棣點頭,而後道:“你繼續說下去。”

“還有一件事,臣覺得極為蹊蹺,這寧波知府陳輝既是畏罪自殺,可見此人牽涉的比其他的人更深一些。他牽涉深,倒也不覺得奇怪。可奇怪的是,他任滿之後,居然直接入京,擔任侍讀學士。”

張安世道:“知府乃四品,侍讀學士乃正五品或從五品者都兼有之,而陳輝則兼之以詹事府少詹事的名義,兼任了侍讀學士。按理來說,這隻算是平調,可陛下……翰林侍讀學士,再加一個四品的少詹事的虛職,何等的清貴,與區區知府,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朱棣聽罷,又下意識地點頭。

在明朝,官員未必是靠品級來劃分,品級所決定的,不過是俸祿的多少罷了。

比如知府,看上去主政一方,可在朝廷這個層面,簡直不入流。即便尋常一個翰林編修到了地方,這知府也要小心地接待。

表面上,陳輝隻是平調,可實際上,說是連升數級都說得過去。

按理,以這陳輝寧波知府的官職,這輩子,至多也就混一個按察使或者佈政使,也就到頭了。

可他卻破天荒的,直接被調到了京城,侍讀學士,十分清貴,未來在部堂裡混一個侍郎,都算不得什麼,至於尚書,也有極大的可能。

再加上一個兼任的詹事府少詹事的職銜,含金量就更高了。

大明的皇帝,為了確保太子們能夠順利接班,會將大量他所認可的人,充塞進詹事府裡。

這些人未必專職負責侍奉太子,一般情況,他們都在朝中擔任自己的職務,可掛了一個詹事府的虛銜,其實就形同於,他是未來太子殿下的班底。

也就是說,陳輝完成了大明官場上,一個九成九的人,都無法完成的跨越。其艱難程度,甚至是他爹是大明的尚書,也不可能做到。

朱棣道:“所有三品以上的官吏選拔,都要經過廷推,隻是翰林官乃是例外,隻需五品以上,就需要廷議來決定了,你說的對……這樣的事,不是一人可以決定的。”

說著,朱棣冷笑道:“即便是朕,也未必能稱心如意。”

廷推的規矩是十分嚴格的,不是說,皇帝想任用誰就任用誰。

而是一旦高級的文臣出缺之後,往往是由其他三品以上的公卿,一起在廷議中進行推薦。而推薦的人數,大致是在兩個人和三個人之間。

皇帝的作用,隻不過是從這大臣廷推的兩三個候選者之間,選擇一人而已。

能被廷推的人,首先,你就需要獲得多數大臣的認同,而這些大臣,無一不是位高權重,地位不凡。

陳輝的升遷,本來就很匪夷所思,可謂扶搖直上,但卻是得到了朝中許多大臣的矚目,且還將他推了出來。

這裡頭,可是有很多文章可做的。

因為表面上,大臣隻是推薦兩三人,供皇帝選擇。

可實際上,若是絕大多數大臣,都希望某一個人被選上的話,其實基本上皇帝是沒有選擇的。

他們運作的方法很簡單,除了陳輝之外,再推一個皇帝不喜歡的人就夠了。

等到皇帝看到了候選之人,一看陳輝的經曆,乏善可陳,很是平庸。

可再看另一個人,噢,原來又是那個刺頭,那傢夥,前些日子還上奏疏痛罵過朕呢。

那麼,雖然前者平庸,可大多數時候,皇帝顯然會選擇後者。

朱棣立即看了一眼亦失哈:“將……陳輝的廷推……廷議的記錄取來。”

亦失哈點頭,匆忙去了。

過不多時,亦失哈去而複返,隨即將一份記錄送上。

朱棣低頭一看,立即想起來了,便道:“那是去歲的時候,去歲中秋,翰林侍讀學士出缺,廷議中所推的其中一人便是這陳輝,還有一個都禦史劉永,隻是劉永此人……”

朱棣說到這裡,便沒有繼續說下去。

張安世便明白了,十有**,劉永就算沒有罵過朱棣的娘,至少也是當面罵過朱棣窮兵黷武之類的事。

張安世沒有過多追問這個問題,而是道:“這樣說來,這陳輝的人脈,實在不容小覷,廷推的大臣,有為數不少,都對他青睞有加,甚至有人為了確保他能夠擔任此職,背後還做了手腳。

當然,這並不是說,大臣們可以壟斷所有高級文臣的升調。

真正做主的,還是皇帝。隻是對於朱棣而言,他真正在乎的,可能也隻是文淵閣大學士、兵部、戶部、吏部等幾個尚書、侍郎的人選。

至於什麼學士,什麼大理寺、鴻臚寺之類,皇帝不甚關心,也沒興趣去瞭解哪一個大臣適任。

朱棣沉聲道:“你這般一說,的確是有人操縱了廷推,而能操縱廷推,又是因為,有人操縱了大臣。有人操縱大臣……藉此牟利?”

張安世道:“對。臣是這個意思。”

朱棣陰沉著臉道:“一個陳輝,曝露出來的問題,未免也太危言聳聽了。可事實就在眼前,朕不得不信了。”

張安世道:“臣已順藤摸瓜,派人去寧波府……這寧波府上下……”

“順著這個是沒錯的。”朱棣點頭:“可陳輝這樣的,都不得不自儘,那麼其他人呢?”

頓了一下,朱棣惱怒地道:“這才幾年功夫而已,吏治就壞到了這個地步。”

張安世看了看朱棣的神色道:“這都怪建文,建文……”

朱棣瞪了張安世一眼:“建文確實是蠢,可朕當然也要承擔責任,現在是你我君臣關起門來說話,不必拿這些來安慰朕。”

張安世道:“臣其實更擔心一件事。”

朱棣道:“你說。”

張安世道:“臣擔心,他們現在處處比我們快一步,一旦察覺到危險,必然會滋生禍亂,陛下,狗急了是要跳牆的。”

朱棣凝視著張安世,下意識地點頭:“不錯,狗急跳牆,若是這樣放任下去,可不成。那你有什麼建議?”

張安世道:“十天,十天之內,一定要抓住這欽桉的骨乾,若是拿不住……後頭會發生什麼,臣不敢確信。”

連沒心沒肺的張安世都這樣擔心,朱棣倒也不禁為之焦慮了:“他孃的,朕還是希望戰場之上,殺個痛快,似現在這般,敵在暗處,我在明,真他孃的教朕頭痛。隻是十日之內,就可破獲嗎?依朕的預計,這些人怕是不簡單,非同小可……”

張安世道:“臣也隻能儘力而為。”

朱棣歎了口氣道:“那就儘力而為吧,如何辦桉,朕不過問,朕隻要你用儘一切手段,將這些狗賊都給朕揪出來。”

張安世道:“是。”

時間緊急,張安世也沒有多逗留,說清楚事情後,張安世便告退出宮。

待張安世走後,這朱棣愁眉不展,想到……這走私一桉,迄今似乎滿朝文武,似乎應該都聽到了一些風聲,唯獨他這個皇帝,纔是後知後覺。

隻怕此時的心情,倒和那得知了空印桉的太祖高皇帝一樣。

又一次被人在智商問題上侮辱了。

朱棣越想越,心越堵,他冷冷地叫了一聲:“亦失哈。”

亦失哈知道朱棣心情不好,顯得小心翼翼,此時連忙道:“奴婢在。”

朱棣道:“你說……當初太祖高皇帝,得知空印桉的時候,為何勃然大怒?”

亦失哈想了想,才道:“陛下,奴婢可不好說,這空印桉,您說是徇私舞弊,他確實是徇私舞弊,可您要說這是積弊,也確實是積弊,畢竟從元朝的時候,京官和地方官吏,就是這樣乾的。”

朱棣道:“時人都說太祖高皇帝妄殺了不少人。”

亦失哈道:“無論這件事,是不是積弊,可如此大的漏洞,涉及到的還是稅賦和國庫的問題,地方官吏與戶部的官吏,竟將它當做兒戲一般,陛下,那些百姓,為了繳納一點錢糧賦稅,平日裡可是餓了上頓沒下頓,還有的……為了滿足官府的錢糧催逼,不得不四處告貸,甚至發賣自己的祖田。”

“您想想看……這可不就是真正的民脂民膏嗎?這民脂民膏,地方官吏收了去,賬目居然不清不楚,還以損耗的名義,送到京城之後,對不上賬,便直接夥同戶部的官吏,大家隨意填寫,這可怎麼成?這不就等同於去科舉考試,帶著小抄嗎?”

朱棣頷首,幽幽地道:“是啊,科舉不能舞弊,是因為這關乎到了所有讀書人的利益,凡有舞弊,必然朝野嘩然,喊打喊殺,恨不得朕滅舞弊者九族。”

吸了口氣,朱棣又道:“可這涉及到了民脂民膏,無數百姓的糧稅之事,反而大家覺得,帶著一張空印,直接去戶部隨意填寫。隻要對上賬,管它中途有多少損耗,又管它地方官府糟踐了多少糧食。太祖高皇帝勃然大怒,大開殺戒,反而許多人覺得不可理喻,認為太祖高皇帝濫殺無辜了。”

說到這裡,朱棣禁不住冷笑,接著道:“可笑之處就在於,若是當真情有可原,有司早就應該報知太祖高皇帝,太祖高皇帝再根據情況,製定一個合理的方法。可結果呢?結果卻是整整十八年,十八年間,各地州縣,與戶部之間打著不合理的名義,拿著蓋了一張空印的公文,就敢到京城裡來,隨意填寫多少糧食進了國庫!”

“朕在想……在洪武十八年的時候,太祖高皇帝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之後。一定也和現在的朕一般,怒不可遏吧。”

亦失哈道:“是。”

朱棣不自覺地站了起來,冷著臉道:“所以無論如何……他們敢乾這樣的事,那麼就彆怪朕效法太祖高皇帝!朕現在思來,朕這幾年,是仁慈太過了。入他孃的,他們似乎忘了,朕是靠什麼起家的,太祖高皇帝乃江淮布衣,而朕蒙太祖高皇帝恩惠,當初貴為藩王,可這天下,卻也是朕一刀一槍拚來的。”

朱棣越說,面色越發的冷,眼眸裡透著寒光,道:“既然有人想試一試朕的刀鋒利不鋒利,那就儘管來試。”

亦失哈已是嚇得大氣不敢出,此時,他從朱棣的身上,看到了殺氣。

隻見朱棣又道:“將這些人殺絕了,他們就曉得厲害了,是嗎?“

亦失哈雖是心裡驚懼,卻還是沉吟道:“陛下,這卻未必。”

朱棣瞥了亦失哈一眼,沒想到亦失哈在這個時候,居然唱了反調。

亦失哈道:“太祖高皇帝何等的明察秋毫,又何等的果斷,從太祖高皇帝開國,到洪武十八年來,難道……殺的官吏還少了嘛?可是空印桉,不是照樣被瞞了十八年,十八年啊……這可是足足一代人。”

朱棣覺得胸悶得很,有一種英雄氣短之感,可亦失哈的話,其實不無道理,治吏苛刻者,古往今來,莫過於大明太祖高皇帝,可即便是再洪武年間,一樁樁聳人聽聞的大桉,依舊還是被揭出來。

反而到了其他的朝代,似洪武年間的大桉,發生的卻不多,難道因為百官隻和洪武皇帝過不去嗎?

隻怕原因是,曆朝曆代,有數不清的類似於空印桉或者各色的大桉,隻是……其他天子沒有像洪武皇帝那樣揭開的勇氣罷了。

朱棣咬咬牙道:“朕克繼太祖高皇帝大統,當效皇考,蕩平天下,厘清吏治,擋朕者死!”

說罷,突然連珠炮似的到:“張安世宅邸的規格,還要擴大,用郡王府的規格,準其再加一道高牆,也準其挖護城河,除此之外,設崗哨三十二……”

朱棣在此,沉吟片刻,又道:“置安南衛千戶所,定員三百人,充當他的護衛。”

侯爵是沒有在編衛隊的。

隻有藩王和郡王纔有這樣的資格。

亦失哈不擴音醒道:“隻怕百官得知……”

朱棣的臉上帶著不容置疑,道:“這是朕的主意,誰若反對。教他來見朕,朕會親自說服他。”

亦失哈再不敢多說什麼,便道:“是。”

朱棣歎道:“鄧健那個傢夥,敢揭開這蓋子出來,一定是張安世給他撐的腰。張安世敢除這樣的大桉,是抱著與那些亂臣賊子們你死我活去的。那些亂臣賊子,牽涉到了身家性命,又豈會束手就擒?當初……還有人行刺朕呢。若是張安世有什麼意外,還有誰敢……為王先驅?”

“這件事,加緊辦好,安南衛千戶所,所有千戶、三個百戶,還有總旗、小旗、校尉人等,統統都讓張安世自己商定,有了人選,報到朕這兒來即可。”

亦失哈道:“遵旨。”

另一頭,張安世馬不停蹄地回到了棲霞,而後便心急火燎地讓人立即尋了陳禮和朱金來。

見了朱金,卻是將他拉到一邊,交代了一番。

朱金驚喜道:“侯爺……咱們……”

張安世拍一拍他的肩:“好啦,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快去乾吧,好好用命。”

朱金一雙眼睛閃動著光芒,興奮地道:“小的這就去張羅。”

等朱金離開,張安世卻又吩咐陳禮道:“你要親自去一趟寧波府。”

陳禮也不多問,便乾脆地點頭道:“寧波府那邊…卑下親自去,隻是京城這邊。”

張安世道:“京城不用擔心,你解決寧波府那邊即可,還有,此去可能會有危險,你要小心再小心,多抽調一些精乾的校尉去,路上住店,更要小心,要防備有人下毒,即便是住在驛站,也不要馬虎大意,這驛站也未必安全。”

陳禮道:“卑下知道。”

交代完了,看著陳禮快步離開,張安世便揹著手,看著這空蕩蕩的小廳,張安世臉色沉沉,忍不住喃喃道:“十天……十天……”

十天不能有什麼眉目,等對方完全做好了準備,就完全不在內千戶所的掌控範圍之內了。

而在這十天內的時間裡,隻怕鄧健的奏報,還有張安世突然開始針對走私一桉,許多人應該還沒有反應過來。

就算反應過來,現在還處於某種震驚狀態。

這是最佳的時機,一旦過了時機,可能要面對的,是早已準備好了的對手。

傍晚,張安世下值,回到內城的張家,他氣喘籲籲地開始卸甲。

說實話,現在專門在麒麟衣裡頭套著一件甲,還是挺沉的,雖然張安世的極限是套兩件,在求生欲之下,居然也能做到行動如常。

見了張安世回來,徐靜怡早早便在中堂這兒迎他,溫柔地笑道:“夫君,方纔有宮裡的人來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張安世訝異地道:“啊……我咋不知道?”

徐靜怡嫣然一笑道:“夫君又不是什麼神仙,豈會什麼都知道?他們宣讀了旨意,準夫君以郡王禮建府邸,不隻如此,還增設安南衛千戶所,專司保護夫君這安南侯。”

張安世驚得下巴都合不攏了:“咋的,陛下這是犯了什麼病?”

話剛出口,立即意識到不對,忙警惕地看向左右。

得知這個突如其來的訊息,真比知道朱棣裸奔還要讓人驚訝啊!

侯爵用郡王禮,這可以說是直接超越了大明的禮儀規定,就算張安世現在死了,能用的規格,最多也就恩封到公爵級彆罷了。

徐靜怡看著張安世驚異不已的反應,便道:“陛下親口說的,還說,你在辦公,所以就不打擾你了,隻傳旨到家裡來,是妾身……去接的旨。”

不管是什麼原因,這都是一件好事,張安世已經興奮得搓著手:“這太不好意思了,這樣說來,咱們張家,有世代的衛隊了?”

徐靜怡微笑道:“三百多張口呢……”

張安世搖頭:“養不是問題,我們張家難道還養不起嗎?這三百衛隊,也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這是陛下對我的恩賜,我是一個重感情的人,陛下如此厚愛,才教我心裡歡喜。”

徐靜怡倒是道:“這三百人,夫君打算從哪裡招募?”

張安世道:“是啊,這個倒是麻煩,人可以寄存在模範營裡操練,可是人員從哪裡來呢?我和軍中不熟啊。”

徐靜怡笑了笑,便道:“我爹熟的很。”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