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第二百一十五章:陛下大喜

殿中一時無聲。

所有人都僵在原地。

隻有眼睛在拚命地轉動。

朱棣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看向那宦官道:“張安世的屍骸,就到了?”

其實問出這一句話的時候,朱棣就覺得自己這話漏洞百出。

且不說,這才一兩日的時間,這不是快馬飛馳而來,是運著棺槨來,不可能這樣快。

就算是有這麼快,來之前,肯定也有人奏報,更不可能將棺材運到紫禁城來。

隻見這宦官這時終於跪了下來,他叩首,氣喘籲籲地道:“不不不。陛下,是安南侯……安南侯張安世……他,他精神奕奕地……入宮來覲見了。”

這個形容很生動,死人是不可能精神奕奕的。

解縉都有點急了。

不可能!

絕不可能!

解縉僵著臉道:“精神奕奕?你的意思是,安南侯還活著?”

他問出了所有人心裡想要問的話。

這宦官道:“是,是還活著,將奴婢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詐屍了呢,後來靠近一看,就是活生生的。”

朱棣:“……”

百官:“……”

趙王朱高燧:“……”

人群之中,隻有一個叫金忠的人,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其實他事後就回過味來了。

為何張安世那時來拜訪他呢?

為啥瞎扯澹之後便離去?

而緊接著,張安世就去了鎮江,然後莫名其妙的就被火燒死了。

仔細一琢磨,臥槽,這個喪儘天良的狗東西。

人家壓根不是來找他出主意的。

這是禍水東引啊!

金忠是何等聰明之人……他方纔見殿中這個樣子,大家討論的越是認真,陛下越是悲痛,解縉這些人越是為張安世叫好,他便越覺得尷尬。

要死了。

入他孃的。

這是要害死人啊。

可細細一想,他這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啊。

好在……金忠很明智,這一兩日裡,他四處騷擾他的親朋故舊。

這些親朋故舊,都是當初燕王府的舊人。

也就是靖難功臣。

雖然他沒把話挑明著說。

可至少……各種暗示卻是有的。

意思就是……這是群策群力的結果。

畢竟……這不是他一個人的主意,其實是……為了打擊猴急跳牆的紀綱,纔出此下策。

至於那些被他拉下水的人,其實也開始慢慢地產生了一些懷疑。

可懷疑歸懷疑。

張安世死都死得這麼真實,好像也沒有懷疑彆人的必要。

可此時此刻,也終於有人開始回過味來了,而後有人瞪著眼睛,開始搜尋金忠。

金忠覺得自己脖子颼颼的好像有一陣陣的陰風。

他吞嚥了吐沫,隻能苦笑以對,沒辦法……老夫也是受害者啊!

當然……這個時候,金忠還沒辦法遷怒張安世。

畢竟是為了打擊逆臣,人家這是公事,你跟他翻臉,就顯得你格局太低了。

隻是……這事兒……還是很尷尬。

金忠決定裝死。

愛咋咋地吧。

在長久的靜寂之後,朱棣道:“張安世他還活著?”

宦官苦笑道:“活著,還活著……千真萬確的。”

趙王朱高燧,臉都綠了,一時之間,臉色難堪到了極點。

朱棣下意識地大喜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將他召進來,朕要親眼所見。”

宦官哪裡敢猶豫,忙不迭的去了。

殿中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越來越多人也開始回過味來了。

張安世,那個畜生,大家都把戲做到了這個地步,他怎麼能還活著?

已經有人恨不得找一點傢夥,若是張安世當真活蹦亂跳地出現在面前,便要將他重新摁死了。

朱棣此時顯得很焦躁。

悲痛之後,他腦海開始無比的清明。

所謂關心則亂,而如今……他開始恢複了理智。

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了朱棣的心底,而後……他開始暢想,越想……朱棣越覺得……他孃的……還真有可能。

於是朱棣默不作聲,隻一雙眼睛,直直地凝視著大殿的門口。

終於,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

張安世一身甲胃,氣喘籲籲地走了進來。

一見到張安世……

有人歡喜。

也有人的心沉到了穀底。

入他孃的,這畜生他還真的沒死。

張安世行禮道:“臣張安世,見過陛下,吾皇萬歲……”

朱棣:“……”

朱棣徐徐下殿,而後走到了殿中。

站在張安世的面前,認真地看了半響,而後圍著張安世,繞了幾圈。

伸手……

戳了戳張安世的鼻子。

鼻子還溫熱。

這傢夥一看朱棣伸手戳他,立即下意識地要躲,好像隻恨自己的甲胃穿戴得還不夠厚一般。

朱棣終於有了反應,大罵道:“你他孃的咋又活了?”

張安世看著陛下瞪大的眼睛,硬著頭皮道:“可能閻王不收吧。”

朱棣怒氣沖沖的樣子。

張安世立即道:“陛下……臣有事要奏。”

朱棣瞪著他道:“不要顧左右而言他。”

張安世道:“是關於紀綱謀反。”

此言一出。

果然……

朱棣雙目迸發出了冷色。

他幽幽地看著張安世,霎時間,渾身殺氣騰騰。

“有人證物證?”

張安世自是有備而來,從袖裡取出一遝供狀,邊道:“人證物證俱在,罪證十分詳實,事情十分嚴重。”

事情當然很嚴重。

這可是錦衣衛指揮使。

這幾年,為皇帝做了這麼多的臟活,知道這麼多的秘密,掌握著數萬的錦衣衛親軍,甚至連宮中的大漢將軍,都是他的下屬。

這樣的事,朱棣怎麼可能不重視?

當然,朱棣之所以決定放棄紀綱,隻是因為紀綱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開始變得難以駕馭了。

但是……朱棣不能想象的,卻是紀綱敢謀反。

所以當張安世說出謀反二字的時候,這問題的性質,卻又變了。

朱棣沉著臉,接過了供狀。

這些供狀,是不能給彆人看的,隻有朱棣一人翻閱。

這是涉及到親軍的桉子,而且裡頭的秘密實在太多,甚至可能波及到皇家。

朱棣低頭……

看到紀綱居然用宦官來服侍他自己。

甚至……家中還私藏違禁之物。

勾結盜匪。

對良善的富戶滅門破家。

他耐著性子,一件件地細細翻閱。

還有搜尋錦衣衛上下人等的罪證,秘而不宣,藉以要挾錦衣衛和大臣的**。

朱棣越看,眼裡越是冒火。

這裡頭哪一條,罪過都不小。

朱棣腦海裡的紀綱,已經完全是另一副樣子了。

從前的時候,紀綱對他可謂是俯首帖耳,卑微得像一條蛆蟲。

紀綱表現得那樣的卑微,以至於連朱棣都認為,這個人雖有野心,但是這種野心,遠遠小於對他的恐懼。

所以他認為,這個人,絕不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胡來。

可終究,朱棣還是大意了,他過於高估了自己,這紀綱,何止是胡來?

甚至……

看到一份關於假傳聖旨,得官鹽數百萬斤的供狀時,朱棣人都麻了。

鹽鐵專賣。

大明的稅賦,除了糧稅之外,最大的來源就是鹽稅,因此,所有的鹽商,都需要鹽引,否則就以販賣私鹽論處。

這每一斤鹽,就是銀子。

可是……紀綱隨隨便便地拿一張錦衣衛的駕貼,就可偽造這是朱棣的口諭。

往鹽場搬鹽,數百萬斤啊,數百萬斤是什麼概念?

這都是錢,是真金白銀啊!

更可怕的是,其實還不隻是如此。

可怕之處就在於,如此堂而皇之,這裡頭要經過許多的程式。

譬如辦事的錦衣衛中層官員,譬如負責押運的官校,譬如分銷的商戶,又如鹽場的人員,還有……戶部……這麼多鹽,鹽場一定要上報戶部。

至於地方上的官吏也要協助,鹽運使……還有佈政使……這些人……難道看不出一丁點蹊蹺嗎?

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會知道,皇帝不可能直接下達數百十萬斤鹽的口諭。

可偏偏,從上到下,這錦衣衛內內外外的所有人,一個個都默不作聲。

沒有一個人奏報。

也無一人質疑。

這證明什麼?

證明錦衣衛內部,甚至是半個戶部,還有地方上的佈政使,鹽鐵使,地方的知府、知縣,都在裝傻。

每一個人都視而不見。

可怕的更是……紀綱一早料到,沒有人敢多嘴,沒有人質疑,甚至一點都不擔心,有人膽敢奏報。可見這紀綱對自己自信到什麼地步。

而這自信,又從何而來的呢?

為何能如此的有恃無恐?

他將自己當皇帝了嗎?

朱棣深吸一口氣,他覺得有些眩暈。

一份份供狀,都是各種匪夷所思的方式。

以至於朱棣冒出一個疑問,這紀綱……怎麼就敢這樣?

抬頭,朱棣凝視著張安世道:“這些……千真萬確嗎?”

張安世道:“陛下,都是他的親信心腹們的供狀,上頭有簽字畫押,而且不是一個,也不是兩個,這些人……其實有不少,都參與了紀綱的事。也就是說……他們自爆這些,其實已經做好了被株連的準備。陛下,有誰會冒著自己跟著一起掉腦袋的風險,去揭發紀綱呢?”

頓了一下,張安世又道:“除此之外,這供狀之中,彼此的證詞都可以交叉印證,而且……時間、地點,牽涉到的人物極多,就算是一個兩個人栽贓,可隻要順著供狀,去捉拿其他涉事之人,還有這麼多的苦主……難道……這些人也會作假”就說假傳聖旨的鹽場一桉,牽涉到交接的人,至少有數百上千人,還有那鹽場肯定也有賬簿,所以……臣覺得,這騙不了人。”

朱棣頷首,這樣的桉情,確實是清晰可見,這紀綱真的是連裝都不裝了。

此時,張安世正離得朱棣很緊,他壓低聲音道:“臣還聽說,他有時會召一些官校去家中宴會,當著賓客的面,穿著親王才能穿的蟒袍出來,眾人見了,誰也不敢說一句不是,隻說他英武非凡……誇獎他……”

“夠了。”朱棣勃然大怒,他臉羞紅到了極點:“不要再說了。”

張安世的話,不啻是在打朱棣的臉。

他自以為,自己駕馭紀綱,猶如兒戲一般,誰曉得……他更像是被紀綱耍弄,這紀綱,簡直就是把他這個皇帝當做了傻瓜。

朱棣氣極了,惡狠狠地道:“紀綱人在何處?”

“已經拿下。”張安世道:“臣已命人好生看押,就是擔心他死了,他身上……有太多東西。”

朱棣道:“他就這樣束手就擒?”

張安世道:“他倒不肯束手就擒,隻是……他也沒有料到,臣突然出現,這得多虧了……金部堂……”

金忠在殿中聽罷,臉色驟變,腳開始下意識的,往同僚的身後躲。

雖然已經預料張安世這和大缺大德的傢夥……肯定要把他金忠牽扯進去。

但是沒想到,這傢夥說到他的時候,如此的行雲流水,一點慚愧的樣子都沒有。

朱棣倒是沒有繼續追問,此時,文武百官在此,朱棣隻道:“那些官校,控製住了嗎?”

“臣沒有控製他們。”張安世道:“這些人,不過是甕中之鱉而已。”

朱棣立即明白,張安世已將這些人駕馭住了。

他深深地看了張安世一眼,深吸一口氣,才問:“你怎麼起死回生的?”

張安世苦笑道:“這……說來話長。”

朱棣左右四顧,正色道:“諸卿退下吧。”

此言一出……

眾人個個臉色慘然。

趙王朱高燧,方纔還一副悲痛的樣子,現在更加悲痛了。

而解縉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腦子已開始高速運轉,此時……一個可能慢慢在腦海中浮現。

可是……即便想到了這個可能,又有何用?

於是,眾臣紛紛退散而去。

那楊榮和胡廣,臨走時,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瞥一眼張安世。

他們有時候……對張安世也算是服氣了,這張安世也算是特彆能折騰的典範了,這種事兒,也隻有虧得他才乾得出來。

金忠一聽退下,如蒙大赦,立即要掩在人群之中,逃之夭夭。

不管怎麼說,這裡都是是非之地,先跑為妙。

誰曉得,這時一個聲音道:“金卿家,也留一下。”

金忠:“……”

他心裡隻能歎息,可惜……給人算了一輩子的命,結果……卻沒算到自己。

倒是此時,魏國公徐輝祖,卻是故意湊了上來,在和張安世擦身而過的功夫,朝張安世笑了笑。

張安世回以微笑。

他發現,徐輝祖看向他的目光,是溺愛的表情,讓他……心裡有點發毛。

眾臣退去。

朱棣這才狠狠地瞪了張安世一眼:“說罷,你來說說罷,老實給朕說,朕尚可免你欺君之罪。”

張安世道:“陛下……這件事,說來話長,我想………還是金公來說為好。”

金忠要跳起來,這話裡的意思……分明就是栽贓啊。

搞得好像這一切他都知道內情,而他為啥知道內情,還不是說,這都是他教唆的嗎?

朱棣看向金忠。

金忠隻好尷尬地道:“陛下……臣有些地方,所知也不多,此事……此事……姚師傅,還有……”

朱棣不禁大怒道:“好啊,原來你們這麼多人,都是合夥起來騙朕!”

金忠:“……”

張安世立即道:“陛下,其實這與金公他們都無關,其實還是臣的主意。”

這時候,金忠對張安世一點也不感激。

因為這話裡話外的意思就是,陛下彆為難金忠他們了,這事我張安世攬下來了,若是有罪,就都在我張安世的身上。

與金忠等人的老奸巨猾不同,張安世的老實敦厚,躍然於張安世這張樸實的臉上。

可偏偏,這個時候,金忠無論如何解釋,甚至如何辯駁,都沒有任何意義。

隻會給朱棣造成一種……人家張安世至少有錯他還知道認,金忠你這傢夥,還敢在朕面前抵賴的印象。

金忠隻好道:“陛下,此事一言難儘,臣想還是讓安南侯來說一說前因後果吧。”

朱棣歎口氣,然後氣呼呼地道:“說,趕緊說,再不說,朕有言在先,棺槨,朕都給準備好了,你們再在此顧左右而言他,朕就將你們一起摁進那棺槨裡。”

張安世便道:“事情……來源於臣開始徹查紀綱,可是臣很快發現,紀綱比臣想象中要強大得多,此人掌握著數萬的錦衣衛,而且這錦衣衛上下,居然鐵板一塊,且紀綱極為狡猾,他開始教唆人,針對內千戶所動手,內千戶所……被打死了兩人,打傷了數十人。臣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好。”

“可是,紀綱畢竟是錦衣衛指揮使,若是沒有真憑實據,如何能令他定罪?臣還注意到,紀綱的爪牙,對他可謂是死心塌地。臣就想,紀綱此人,如此險惡,怎麼會有人將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係在他的身上?”

“於是臣很無奈,臣畢竟還年輕,便去拜訪金公,與金公商議之後,這才意識到,紀綱一定是拿捏住了這些爪牙的把柄,以至於這些人,雖是明知陛下有意查紀綱,可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卻也還是願意與紀綱一條道走到黑。”

“可怕的是,他們的手段,開始越來越狠辣,而且越來越瘋狂!所以臣最後,不得不鋌而走險,若是不行此險招,這些爪牙繼續瘋狂下去,臣不敢想象,他們會做出什麼事來。”

張安世見朱棣陷入深思,小心翼翼地察言觀色之後,才接著道:“此後的事,陛下也知道了,臣在鎮江詐死,反而亂了他們的陣腳。這其中有兩個好處,一方面,是讓那些爪牙意識到,事情已帶了無法挽回的地步,就算他們的把柄不被暴露出來,臣突然不明不白的死了,他們也難辭其咎,把柄暴露要死,難道跟著紀綱,弄死了一個世侯,還想活命嗎?”

朱棣頷首道:“這叫置之死地而後生?”

張安世連忙道:“陛下高明。”

“這其二……”張安世繼續道:“纔是臣的真正目的。”

“真正目的?”朱棣皺著沒有,凝視著張安世道:“什麼目的?”

張安世道:“第一件事,可以讓錦衣衛上下的人跳反,令他們乖乖站出來,與紀綱反目,錦衣衛內部四分五裂。那麼這其二,便是徹底打斷紀綱的節奏。”

頓了一下,張安世接著道:“陛下有沒有想過,紀綱犯下瞭如此滔天大罪,難道他自己不清楚,遲早有一日,他要死無葬身之地嗎?這個人陰險狡詐,而且執掌錦衣衛多年,不知掌握著多少人的秘密,更不知暗中操控了多少人,更不知有多少的門路。”

“當陛下命臣開始查紀綱的時候,他應該已經預感到,遲早要出事了,以他的為人,狡兔三窟,一定會為自己留一條後路。所以……臣預計,他已經開始暗中與人勾結,做好潛逃的準備了。”

朱棣聽到此,點頭。

彆人若是得罪了皇帝,可能插翅難逃,但是紀綱不是普通人。

隻見張安世繼續道:“他在錦衣衛佈局如此之深,他的後路,應該也早就佈局好了。當他感覺到危險,自然會慢慢的開始進行他的謀劃。可若是臣慢慢的查他,等他一步步的完成最後的佈局時,可能……最後此人早已逃之夭夭,依舊不失一世富貴。”

“而且在外與他勾結的人是誰,也會失去線索。這個人行事太縝密了,一個縝密的人,一定會把事做的滴水不漏。”

“那麼臣詐死的好處就出現了,臣一詐死,他立即意識到,時間不多了,因為……無論他有沒有罪證,接下來,陛下一定會對他下狠手。陛下……此時他時間倉促,那麼他以往的佈局,一定也會變得倉促起來,而一旦倉促,就會出現失誤,有了失誤,就會露出馬腳。實際上……臣在詐死的過程中,早已讓人日夜盯梢著和他有關的一切,隻等他這馬腳露出來。”

朱棣恍然大悟,不由道:“怎麼,馬腳露出來了嗎?”

張安世深深地看了朱棣一眼,道:“已經有線索了,因為過於倉促,所以我們發現了一人,此人……暫時我們沒有打草驚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紀綱藏匿起來的大量機密,還有與他暗中勾結之人,甚至是他這些年貪墨的財富,都可能暴露。”

朱棣聽罷,大為振奮。

原來剪除一個紀綱,居然還牽扯出了這麼多的東西。

如此看來……這詐死……簡直就是一箭雙凋。

若是張安世不死,不說未必能抓到紀綱,說不定這傢夥當真可以全身而退,而且一切的線索,就都可能被斬斷。

朱棣認真地看著張安世,由衷地道:“你這小子,倒也當機立斷。”

張安世笑道:“這是向陛下學的。”

一看朱棣高興了,張安世毫不猶豫地道:“當時臣也猶豫,可一想到陛下對臣如此厚愛,臣身無外物,唯有一片赤膽忠心,可鑒日月,因此,索性冒著這天大的風險,也要為陛下將這紀綱的一切,都給揪出來,這纔不負皇恩。”

金忠:“……”

方纔不是說和老夫是一夥的嗎?

怎麼現在,好像又和老夫沒關係了?

金忠在旁拚命咳嗽。

張安世便又道:“當然,金公……出力也不小。”

朱棣點頭,道:“金卿家曆來忠貞。隻是……你們有了這主意,可為何,不像朕奏報,倒害的朕這兩日心神不寧。”

張安世道:“非是臣欺君罔上,臣膽子小,怎麼敢做這樣的事,隻是金公暗示臣,說紀綱此人,甚是狡詐,行事又謹小慎微,尤其是在這個時候,是他最敏感之時,若是他嗅到一絲不對味,可能一切都會前功儘棄。陛下不擅使陰謀詭計,為人最是堂堂正正,一旦提前知道此事,那紀綱察言觀色,可能能識破臣等的計謀,所以金公暗示臣,既是決心效命陛下,為陛下除害,就一定要放手去乾,陛下乃聖君,知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將在外君命不受的道理,以陛下的寬仁,也絕不會計較此事,所以……臣咬咬牙,隻好乾了。”

朱棣看向金忠。

金忠咧嘴,樂了樂,道:“對,臣沒有明言,卻暗示過這樣的話。”

朱棣不由感慨地道:“www.uukanshu.com哎……你們啊你們……”

隻是,朱棣又忍不住罵道:“張安世年紀小,尚可以說不懂事,你金卿家老大不小,還這樣沒有規矩,張卿家,以後你彆總是聽他們湖弄,他們這是拿你當槍使。”

金忠:“……”

張安世道:“若是能報效皇恩,莫說是當槍使,便是粉身碎骨,臣也甘之如飴。”

金忠陰陽怪氣地道:“安南侯……不,武寧公這話,真教人佩服。”

“啥武寧公?”張安世有點懵。

他依稀記得,大明確實有一個武寧公。

可那不是徐達嗎?

將來他若是和徐家結親,那武寧公是他啥來著?

朱棣聽罷,一時無言。

金忠卻是樂了,笑看著張安世道:“張安世,你是不知道吧,你的諡號,已經有了,乃武寧二字,恭喜,恭喜。從此以後,我大明又多了一個武寧……”

張安世:“……”

…………

好累啊,節假日大家都去玩了,隻有老虎從早寫到天黑。

章節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