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話說回來,大明朝的皇帝一個個都是狠人,也虧得他的這個姐夫是後世的洪熙皇帝,若換做其他人,這麼個小舅哥,早他孃的拉去沉塘了。

當然……話雖如此,張安世卻還是將姐夫當作自己至親的,為了姐夫,也得要改變自己的形象了,免得讓自己的惡名成為姐夫被人攻擊的口實。

好,決定了,重新做人,要立竿見影的那種!

翌日。

張安世起了個大早,那張三招呼人安排了洗漱。

張家的宅邸占地不大,南京城畢竟寸土寸金,再加上父親早亡,而姐夫朱高熾雖然是太子,可是地位卻頗為尷尬,靖難之役後,永樂皇帝論功行賞,也給許多功臣安排了宅邸,張家終究排不上號,就這宅子,卻都還是朱高熾親自過問討來的。

洗漱一番後,張三探頭探腦地進來,道:“公子,朱少爺來了。”

朱少爺……

在大明,姓朱而不是皇親,有資格被張三稱之為少爺的……隻有一個人……那便是當朝成國公之子——朱勇了。

這傢夥一向是張安世的狐朋狗友。

果然,張安世還沒反應,隨即便聽到了笑聲,接著便見朱勇迫不及待地衝了進來。

此時的朱勇雖也隻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年,身材卻很魁梧,隻見他捋著袖子,手裡拎著一個漆盒,高聲道:“安世,安世,快看,我尋了一個好蟈蟈,嘻嘻……狀的似頭牛……”

張安世一見到朱勇,驟然之間,好像一下子通達了。

自己的名聲……好像有救了。

一念至此,張安世看著朱勇的眼眸都明亮了幾分,大笑道:“你來的正好,走,我們入學去。”

“入學?”朱勇一聽,眼珠子要了掉下來了,驚愕地道:“俺們兄弟二人,可逃學小半月了,安世沒有瘋吧……”

張安世卻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不會吧,不會吧,這世上莫非還有你這種不愛學習的人?”

清晨的南京城,瀰漫著靄靄霧氣,這薄霧似吹不開,伴著朝露,給人一種清涼之感。

張安世和朱勇坐著馬車,馬車的車軲轆在這青石板的路上。

時候雖早,卻已有許多人隱在薄霧之中,開始了一日的生計。

而張安世和朱勇從前讀書的學堂其實就設在文廟不遠的一處偏僻角落,此地也是國子監祭酒胡儼的居所,兩進的院落,因為來讀書的勳臣子弟並不多,書堂也隻是臨時性的,胡儼的教學,就在前院裡進行。

永樂皇帝深感教育對於子弟的重要,所以特彆下旨,命國子監祭酒胡儼在此開設了一個內學堂,招攬功臣勳貴子弟來此就讀。

此時還是大清早,已有三三兩兩的少年來了。

照著規矩,這個時候胡儼坐在明倫堂中,穩穩坐定,所有來讀書的少年則魚貫而入,先去給胡儼行師禮。

張安世和朱勇一到,立即引發了一陣轟動,顯然這二位是老油條,他們來學裡就如同太陽打西邊出來。

張安世不以為意,進入了明倫堂,也學著其他人的樣子朝胡儼行禮:“學生張安世,見過恩師。”

“張安世……”胡儼依舊面無表情,這個太子的小舅子,一個紈絝子而已,從前也來讀過幾日的書,不過很快就沒有來了。

當然胡儼也不在乎,此等皇親國戚和功勳子弟,大多本就是憑藉著祖蔭混吃等死,陛下命他在此開課講學,其實也不指望他們真正學到什麼本事,彆給這南京城的百姓添亂便好了。

胡儼於是木然地點點頭。

從一開始,胡儼就好像一個木樁子一樣,似乎看不到喜怒,面上也沒有絲毫的波瀾。

等三三兩兩的少年來了十七八個,胡儼方纔道:“時辰到了,應到三十九人,實至十七人……”

胡儼似乎並沒有因為缺課率過多而惱怒,依舊氣定神閒。

涵養,懂不懂?

這一屆學生,他是帶不動的。

涵養不夠,早就氣死了。

胡儼隨手撿起茶幾上的書,道:“今日……依舊講一講《尚書》,尚書之中:侮慢自賢,反道敗德之意吧。”

胡儼宛如一個道德先生,似乎對於這些少年,最喜歡就是將四書五經之中關於道德的文章拿來講一講。

少年們一個個開始昏昏入睡。

張安世的眼皮子也開始打架。

直到一聲梆子響,張安世猛然驚醒。

似乎胡儼比張安世更加期待這個聲音,他道:“好了,下課。”

說罷,便頭也不回地踏步而去。

明倫堂裡頓時傳出歡呼。

一群少年各自尋覓自己相熟的人開始嘰嘰喳喳起來。

張安世也沒想到,自己在學裡居然頗受歡迎,立即有一群少年圍了上來,張安世憑藉著記憶,先是認出了一個小個子的少年張軏。

隻見張軏道:“張兄咋今日來入學?”

這個張軏,在曆史上當然默默無聞,不過他爹河間王張玉,卻是永樂皇帝靖難時的名將,張玉在作戰之中,為了保護永樂皇帝而戰死,永樂皇帝大為悲痛,於是追封張玉為河間王。

張軏隻是張玉的小兒子,他的兄長張輔,如今已是五軍都督府的指揮使同知,

除此之外,他的姑姑則是永樂皇帝的貴妃。

不過這小子年紀還小,在學裡也屬於小輩,此時還最是推崇張安世這樣敢於逃學的人。

張安世笑嗬嗬地道:“入學當然是來讀書的,我要學好文武藝,做個有用之人。”

他話音落下,一旁的朱勇已經從袖子裡掏出了他的漆盒,口裡道:“來,來,都來瞧瞧我的蟈蟈。”

眾人便都被朱勇吸引。

張安世搖頭道:“蟈蟈有什麼好玩的。”

朱勇是張安世的死黨,立即道:“咋,安世還有啥好玩的不成?”

張安世歎口氣道:“我這些日子,在家中讀書……”

少年們聽到這裡,頓時露出了不可思議的樣子。

張安世又道:“在家中讀書之後,猛然頓悟,突然想到,我等皇親國戚,怎麼能成日混吃等死呢?不能,我們將來是要乾大事的。”

聽說乾大事,UU看書 www.shu.com少年們一個個渾身熱血上湧起來。

這些傢夥們平日裡養尊處優,又正是最血氣方剛的時候,唯恐天下不亂,尤其是那張軏,興致勃勃地道:“乾什麼大事,算俺一個。”

張安世笑吟吟地看著張軏道:“你……年紀太小了,膽子也不夠大……”

張軏聞言,立即大怒道:“我膽大的很。”

張安世隻好歎了口氣,從袖裡變戲法似的,居然掏出一個炮仗出來。

這真的是個炮仗,此時鞭炮已經十分普遍,可張安世手中的炮仗,顯然是加大款,足有小半的拳頭一樣大。

張安世道:“你玩過炮仗嗎?”

張軏道:“咋沒玩過?逢年過節,家裡的炮仗都是俺親自點的。”

張安世頓時一副終於尋到了一個人才的模樣:“點炮仗不算本事,你敢拿炮仗炸糞坑嗎?”

張軏一下子來了精神,喃喃道:“對呀,我怎麼沒想到,張大哥,我真欽佩你,你竟能想到這個。”

張安世笑嗬嗬地搖頭:“拿炮仗炸糞坑其實也不算本事。”

學堂裡此時已分為了兩派,有七八人依舊坐在自己的課桌上認真地看著書,對此充耳不聞之外,其餘幾個少年,則是一個個好奇寶寶似地圍著張安世,如饑似渴。

張安世壓低聲音道:“就是不曉得,有沒有人敢在嚴先生出恭時……”

好傢夥,許多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張軏擦了擦即將要從鼻裡流出來的鼻涕,也不禁心怯。

“算了……”

“俺敢!”張軏較真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