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新網址:

朱高煦這時才稍稍開始有些後悔。

因為朱棣這一次的態度和從前很不一樣。

朱高煦這個渾人,似乎第一次才感受到什麼叫做恐懼。

此時,他聲淚俱下地道:“兒臣……兒臣再不敢了。”

朱棣聽罷,禁不住想要笑。

再不敢了?

“這些年來,你做了多少錯事?朕一味的寬大,便是因為朕覺得你畢竟是自己的骨肉。可現在,你犯下如此的彌天大錯,卻還想著……有下次嗎?”

朱棣說罷,深吸一口氣,他閉上眼,突然一字一句地道:“亦失哈……”

“奴婢在。”亦失哈躬身。

“皇孫朱瞻壑,年尚幼衝,尚在繈褓之中,朕甚愛之,冊封他為樂安郡王,賞宅邸,賜田地。”

亦失哈錯愕地看一眼朱棣,隨即忙垂頭,道:“奴婢遵旨。”

漢王朱高煦有點懵了。

方纔父皇不是還在怪罪他的嗎?

怎麼轉過頭,居然加封他的兒子?

雖說他的兒子乃是王世子,可隻在繈褓之中,便冊封郡王,這倒是破天荒的事。

莫非……父皇原諒他了?

他眼中頓時便浮出了喜意,連忙道:“兒臣,叩謝父皇,父皇……恩澤,兒臣永世難忘,兒臣……以後一定……”

朱棣面上卻是陰晴不定,顯得極為可怕。

張安世看了,用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這個自己姐夫的兄弟。

姚廣孝心裡歎口氣,低低地念道:“阿彌陀佛。”

連徐輝祖都覺得實在有點不忍去聽這混賬話,彆過頭去,心裡隻是唏噓。

而朱棣則在此時道:“至於朱高煦,奪了他的爵,廢為庶人……紀綱……拿下,照擅自調兵,圖謀不軌的罪來辦吧。”

紀綱震驚,他的臉色極複雜,他和漢王早在靖難的時候就有瓜葛,此後雖表面上他從不牽涉儲位之爭,可有些事,他牽涉太深了。

他萬萬沒想到,陛下今日如此不留情面,此時他……

他深吸一口氣,卻一個字也不敢亂說,隻是道:“卑下遵旨!”

朱高煦猛地張大了眼睛,整個人大驚失色。

前腳封了他的兒子,轉過頭奪他的爵,要讓他下詔獄?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朱棣,原以為最壞的結果也就是將他趕回藩鎮去,可哪裡曉得,竟是如此。

於是他朝朱棣道:“父皇,我何罪?”

朱棣冷冷看他道:“朕已明示了伱的罪行。難道還要朕一條條的給你數嗎?你捫心自問,你乾的那些好事,數得過來嗎?”

朱高煦眼裡既有不甘,又有憤怒,更有說不出來的委屈,眼看著禁衛要來拿他,他咬牙道:“父皇,當初靖難之時……你誆騙兒臣,兒臣也是你的骨肉,父皇這樣對待我,我心中不忿,難道也錯了嗎?”

“父皇設身處地,想一想倘在北平時,父皇受那建文的委屈,不也比兒臣更加罪孽深重嗎?”

朱棣聽罷,笑得更冷。

他眯著眼,眼裡閃爍著鋒芒:“朕可以,你不可以。”

“不過是成王敗寇而已,何況兒臣未反,今日如此待兒臣,兒臣……不服。”朱高煦道:“父皇寧願幫著外人,也要教兒臣受這天下的委屈,好,好,你真是兒臣的好父皇。”

漢王朱高煦不斷地質問,朱棣的心中便更怒,甚至此時心如刀割。

不管如何,這是他的兒子。

可這樣的蠢兒子,朱棣已經意識到,繼續縱容下去,那麼往後遲早要骨肉相殘。

今日若是不狠心處置,他日隻會有無窮的禍端。

他深吸一口氣後,厲聲大喝:“押下去!”

朱高煦依舊不甘心,口裡道:“父皇,父皇……你如此不念父子之情嗎?”

幾個禁衛已到了跟前,拖拽著朱高煦,朱高煦氣力大,拚命掙紮,禁衛們又不敢上蠻力,以至這朱高煦僵持在殿中。

朱高煦瞪大著眼睛看著朱棣,大笑著道:“哈哈哈……哈哈哈……狡兔死,走狗烹,我今日總算知道父皇的心思了。原來從一開始,兒臣不過是一枚棋子而已,好,很好,今日算是遂了父皇的心願,也罷,兒臣沒有好說的,兒臣就當沒有這個父親,而父皇便當沒有我這個兒子,父皇不必再假惺惺了。”

他說不必再假惺惺,是因為朱棣此刻眼眶通紅,顯然也是被朱高煦的話刺痛了。

朱棣道:“拿下去!”

朱高煦口裡大呼:“何須押下,不如現在便誅了兒臣,父皇可以殺侄,今日殺一個兒子,又算得了什麼?反正兒臣已經無用了!”

朱棣側過臉,不經意之間,老淚縱橫。

他似已生出了殺意,可內心依舊還在糾結。

這個蠢兒子,分明有許多的好出路,無論他想要什麼,除了皇位,他這個父皇都會肯給。

還有他的皇兄,也還算仁善,足以他這一輩子都逍遙自在了,即便犯了一些小錯,也不會有人苛責他。

可偏偏……所有的人生選擇裡,他永遠選的是那個最壞的選項。

就好比一個人想得一百分很難,可某種意義來說,一個人想要在試卷裡得一個大零蛋,其實也是不容易的。畢竟在做選擇判斷題的時候,你瞎幾把的亂打勾勾叉叉,也不至這個結果。

而朱高煦神奇之處就在於,他就是這麼一個天縱奇才。

雖已被拖拽下殿,朱高煦依舊罵聲不絕:“有本事誅我一家,兒臣不活啦,父皇何必如此偽善……”

他滔滔不絕地破口大罵,讓朱棣沉默不語。

其餘之人,也都無言。

隻有紀綱,在朱棣的情緒似乎稍稍緩解之後,低聲道:“陛下……”

他似乎在等朱棣的指令。

下了詔獄之後,是否當真以圖謀不軌論處,畢竟……錦衣衛總要羅織罪名,而一旦真到了圖謀不軌四字的時候,到時……許多事就無法回頭了。

朱棣深深地看了紀綱一眼,突然道:“朕聽聞,你與漢王,相交莫逆。”

此言一出,紀綱如遭雷擊,他一直刻意的和漢王朱高煦保持較為疏遠的關係,為的就是防範陛下的猜忌。

可哪裡知道,這些陛下竟也一清二楚。

於是他連忙拜下,叩首道:“漢王殿下乃陛下的兒子,卑下為臣,自當以誠待漢王。”

這句話回答得很漂亮,這等於是一次關係的撇清。

不是他和漢王的關係好,而是因為漢王是陛下的兒子,那麼我這個錦衣衛指揮使,對他有所關照,也是情有可原的。

朱棣隻是淡淡地道:“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些話,還要朕說幾遍呢?”

紀綱似乎明白了,便叩首道:“卑下遵旨。”

朱棣揹著手,擦拭了淚,依舊淡淡地道:“裁撤漢王的護衛吧,漢王妃韋氏,過幾日抱朕的孫兒朱瞻壑入宮給朕見一見,朕許多日子不曾見這孩子了。”

他揮揮手,一副疲倦又無力的樣子,接著苦笑道:“都退下吧。”

於是眾人行了禮,紛紛告退。

張安世是第一個開溜的人,畢竟這個時候,任何人都能想象,朱棣此時的情緒不對。

等出了殿,他長長地鬆了口氣,不由感慨道:“沒想到漢王殿下是這樣的人。”

姚廣孝覺得自己遭受了精神攻擊,腳步加快,此時隻想離張安世遠一些。

這傢夥坑了人家,還反過來裝純,真是臉都不要啊。

張安世又道:“真是沒想到,來襲擊的天策衛居然是漢王下令的,太可怕了。”

徐輝祖揹著手,微笑道:“所以你行事,更要謹慎,謹言慎行四字,彆看隻是輕飄飄的,可你有沒有想過,這是多少人經曆了血淚之後才總結而出的。少年人……不可鋒芒過盛,如若不然,必遭人嫉恨。”

說著,他歎口氣,臉上帶著幾分鬱鬱。

他是不喜漢王,可畢竟是自己的外甥啊!

當然,他明白這已是最好的結果了,漢王的性情如此,若是繼續驕縱下去,就真可能要到兄弟相殘的地步了。

張安世道:“小侄謹遵世叔教誨,世叔這番話,深得我心,世叔這樣的家教,我想徐欽他們,一定都很乖巧懂事吧。”

聽了張安世的話,徐輝祖大為欣慰,這話是說到了他心坎裡去了,相比於朱棣的家教,他覺得自己比朱老四強得多。

於是他微笑著捋須道:“人啊,活在一世,自己有通天的本事,有再多的富貴,又如何呢?功名利祿,終究到了最後,不過是一場空而已。這些話,你這樣的年紀,可能無法理解。可若是到了老夫這個年紀,便曉得,這絕非虛言。”

“將來你便知道,人最終最值得欣慰的,還是能教育好的自己的子女。所謂言傳身教,唯有如此。即便有一日,真到了要撒手人寰的時候,纔不會覺得遺憾。”

張安世樂嗬嗬地道:“對對對,世叔說的太對了,我姐夫也經常這樣說,他也是這樣教導我的。”

徐輝祖點點頭道:“太子是個明事理的人啊。”

這一番話,拉近了徐輝祖與張安世的感情,至少徐輝祖覺得張安世很對自己的胃口。

於是他便道:“所以男兒最緊要的是成家立業,此後多生子女,對子女們嚴加管束,教他們溫良恭儉讓之道,如此,纔不枉此生。”

張安世道:“聽了世叔的話,我這才醍醐灌頂。世叔說的太對了。”

徐輝祖紅光滿面:“老夫最得意的,就是家中子女還算乖巧,平日裡恭順……”

此時,兩個已出了午門。

隻是剛出來,卻見一人急急忙忙地上前,奔著徐輝祖來,邊慌張地道:“老爺,老爺,不好啦,不好啦。”

徐輝祖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隻見這人道:“老爺,家裡出事了。小的四處尋老爺,得知老爺在宮裡,一直在此等候。老爺……家裡的姑娘和少爺……他們披掛,帶著家中的家將,騎馬去棲霞了,說要去棲霞助戰。少爺還取了老爺的那柄長刀去,姑娘……姑娘她……”

徐輝祖頓時覺得一陣眩暈,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人焦急追問:“老爺,該怎麼辦呀,棲霞那邊,也不知是什麼情況……”

“老夫知道了。”徐輝祖努力地穩住心神道。

“老爺……夫人還千叮萬囑,教姑娘和少爺要小心,打不贏就跑,抓落單的打。”

徐輝祖臉抽了抽:“嗯,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可這老仆卻是哭喪著臉道:“可小的還是覺得不放心,家裡的家將都曉得起鬨,夫人竟也不去規勸,少爺他更是得意洋洋,還有姑娘他……”

徐輝祖的臉再也忍不住地拉了下來,罵道:“你走開!”

老仆……

張安世在一旁,一聲不吭,低著頭,尷尬地看著自己鞋尖。

徐輝祖咳嗽一聲,看向張安世道:“這個……賢侄……”

“嗯,世叔還有何吩咐?”

徐輝祖道:“老夫還需去五軍都督府當值,你……回棲霞,尋一尋他們,不要教他們惹出事端。”

張安世自是拍著胸脯道:“放心好了,世叔儘管忙自己的公務去,其他的事交給小侄。”

“嗯。”徐輝祖點點頭,隻是表情有些小小的怪異。

當然,男人嘛,不必在意這些旁枝末節。

徐輝祖上了馬,催馬便走,馬兒跑得飛快,一下子就不見了人影。

馬兒是方纔來的時候騎來的,張安世回去,自然也是騎馬了。

一個時辰之後。

在一處酒樓裡。

張安世看著這一桌桌徐家的家將,說是家將,其實都是當初跟著徐達或是徐輝祖曾經出征的老兵,有的受了傷,有的因為沒有兒女所以往往接去徐家養老,名為仆役實際上卻都養在家裡。

這些人有的鬍子都花白了,卻精神不錯,有的還處在壯年,滿臉疤痕。

張安世擺出幾分豪爽的氣勢,笑道:“大家該吃吃,該喝喝,都我請,酒水管夠。夥計,你們這兒的菜,都給我儘管上,不吃到儘興,我拿你是問。”

眾家將大呼:“謝姑爺。”

張安世眨了眨眼,

尷尬地道:“不要這樣講……”

一人便拍案而起,揚了揚手裡的一把陌刀,道:“誰敢傷俺家姑爺,都得問一問俺這刀答應不答應,此刀是當初征遼東的時候,跟著中山王他老人家殺了七個人,他老人家親贈的!當初的燕王殿下,現在的天子,親自恩準俺持這刀解甲歸田……”

眾人轟然叫好。

張安世頓時覺得脖子一涼,說了幾句客套話,便連忙退了出去。

接著,張安世便蹭蹭蹭地上了二樓,二樓的雅座裡,徐靜怡和徐欽正端坐著,似乎一直在等著張安世來。

張安世看著他們,便笑了笑道:“太辛苦了,這一路跑來棲霞,你們也不曉得坐船,車馬勞頓的,快吃點東西填飽肚子吧。”

徐欽道:“姐夫,俺聽說你模範營大破天策衛,教俺姐白擔心一場。”

徐靜怡輕輕擰起徐欽的耳朵,道:“你不許說話。”

張安世道:“是啊,食不言寢不語,你怎的這樣多廢話。”

當下無話,張安世尷尬地留下陪他們用餐。

當然,這三人裡面,徐欽還是吃得很儘興的,他拍拍自己圓滾滾的肚皮,道:“現在不食了,可以說話了嗎?姐夫……”

張安世苦笑道:“這孩子……哈哈……”

徐靜怡道:“教你見笑了。”

張安世道:“倒也沒見笑,幾年前我也是他這樣的。”

徐靜怡道:“嗯。”

於是,話題到此為止。

一旁的徐欽自是不可能這麼安靜的,便又道:“你們不說話那我便來說啦。姐夫,姐夫,我能進模範營嗎?姐夫,丘鬆都可以做三凶,為啥我不成?姐夫……姐夫……”

他絮絮叨叨個沒停。

徐靜怡則是在桌下一個勁的踢徐欽的腳。

徐欽大怒:“為啥踢我?我又說錯了什麼?”

張安世隻好拍了拍徐欽的肩,又捏一捏徐欽的臉:“這孩子真可愛。”

徐靜怡頷首。

張安世道:“真沒想到,你們是這樣義氣的人,哎……幸好沒出事,魏國公可擔心死你們了。”

徐欽道:“哼,那天策衛來,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

張安世沒理他,隻看著徐靜怡:“徐姑娘也會武藝?”

徐靜怡道:“隻學了一些,我父親說,我們是將門之後,即便是女子,也要有防身之術。我的姑姑,靖難的時候,不也帶著女兵,親自登上城牆去守衛北平城嗎?”

這倒是實話,徐家這方面是有傳承的,比如現在的徐皇後,平日裡在家做女紅,可到了戰場上,也是真的敢殺人的。

張安世道:“這樣說來,徐姑娘是真的會武功了?”

徐靜怡羞怯道:“略懂一些。”

張安世便道:“太好了,我一直欽慕練武之人,隻是不知……徐姑娘會點啥?”

“這……”徐靜怡有些踟躕。

張安世道:“今日有幸,不妨讓我開開眼界。”

“在這裡?”徐靜怡面上飛了一抹羞紅。

張安世道:“就在這裡,怎麼,不方便嗎?”

徐靜怡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

張安世來了精神,一臉期待。

就在此時,徐靜怡卻突然伸手,化了自己的粉拳為掌,口裡發出一聲嬌斥:“嘿……”

說話之間,手掌劈開,這劈的正是桌角。

便見這桌子轟的一聲,菜肴亂飛,張安世大驚,刹那的功夫……方纔還結實的桌子,驟然之間……突然變得搖搖晃晃起來。

在張安世吃驚的瞬間,徐靜怡和徐欽俱都退開了。

張安世猝不及防,隨即……便見這桌子在咯吱咯吱的搖晃了幾下之後,轟的一聲……直接垮塌。

張安世:“……”

好可怕啊……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霹靂掌?

還好……徐姑娘表演的不是胸口碎大石……

徐靜怡看著張安世驚愕的樣子,忙道:“見笑了。”

張安世連忙收住了自己的表情,立即道:“哈……厲害,厲害……真是太厲害啦,這……這……是怎麼練出來的?”

“要從小練氣力……”徐靜怡道:“還要擅長用巧勁,學個十年八年,纔有一些成效。”

張安世聽得頭皮發麻,隻好道:“佩服,佩服。”

徐家人……果然個個都是人才。

徐靜怡羞赧道:“真是慚愧的很,我不該……如此……”

張安世搖頭:“無妨,無妨,走,我帶你們在此轉一轉。”

張安世忙轉移開了話題,他可不想繼續在這看這驚人的武力值了。

這集市裡頗熱鬨,尤其是圖書館的方向風景最是宜人,張安世領著二人轉悠了一圈,給徐靜怡買了一支湘妃扇,又給徐欽買了一部厚厚的二十三史,這書壘起來,能有一人高。

徐欽看到這禮物,直接臉都綠了。

天色將晚,張安世便送他們回了南京城。

到了次日,張安世出現在東宮的時候,朱瞻基一見到張安世來,便一下子朝張安世疾跑而來。

隨即,他便猛地抱住了張安世的大腿,親昵地將腦袋往張安世的腿上蹭,邊激動地道:“阿舅,阿舅,我就知道你沒死,你嚇死母妃啦。”

張安世將他抱起,樂嗬嗬地道:“阿舅是什麼人,能殺我的人,還沒有出生呢!阿舅不是吹牛,便是全天下的人死絕了,也死不到你家阿舅的頭上。”

朱瞻基咧嘴笑道:“阿舅,阿舅,我聽說我二叔這下遭殃了。”

張安世便虎著臉道:“瞻基啊。阿舅勸你善良。無論如何,他也是你的二叔,你不能因為他倒了黴便竊喜!你今日盼你二叔倒黴,他日豈不還要盼你阿舅倒黴?你該遺傳我們張家人熱愛生活,重視親情的美好品德,以後不許成日裡盼你二叔倒黴了,知道嗎?哭,給我哭。”

朱瞻基一臉愁苦地道:“可我哭不出來,阿舅死了我才哭。”

張安世頓時怒了,道:“這是什麼話你這孩子,天哪……”

朱瞻基道:“阿舅,你何時將冰棒還我?”

張安世一本正經地道:“什麼冰什麼棒,我何時欠你冰棒?瞻基啊,你已長大了,已經懂事了,腦子裡多想著如何讀書,如何長進,不要成日動歪腦筋。”

朱瞻基耷拉著腦袋,委屈巴巴地道:“你又騙我。”

張安世笑嘻嘻地道:“放心,不會騙你的。方纔是故意嚇你的呢!不過這冰棒嘛,吃了容易壞肚子,你想想看你多金貴啊,阿舅是為你想。你年紀還小,阿舅把這些冰棒幫你攢起來,等你長大成人,到了阿舅的這個年齡,阿舅再給你吃。”

朱瞻基立即很認真地掐著手指頭算了算:“還有十年!”

他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

“好飯不怕晚,酒是陳的香,你懂個鳥。”

抱著朱瞻基一面走,一面說,等到了太子妃張氏的寢殿的外頭,張安世和朱瞻基便同時換了另一副樣子,朱瞻基搖頭晃腦道:“阿舅,阿舅,我昨日聽師傅們教《春秋》隱公篇,那裡頭有一句叫‘宋人伐鄭,圍長葛’,這長葛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沒聽說過?”

“這個嘛……你問的好,你能這樣問,阿舅心裡很安慰,可見你的書是讀進去了。嗯……這長葛……”張安世也一本正經地想了想,然後垂頭喪氣地道:“我也不懂。”

朱瞻基還要說話。

冷不防,聽到了外頭動靜的張氏已從寢殿裡走了出來,差點和張安世和朱瞻基撞個滿懷。

張氏一見張安世,便擰張安世的胳膊,又揪耳朵。

張安世大呼:“殺人了,殺人了,謀殺親弟了。UU看書www.shu.com”

張氏紅著眼眶道:“平日叫你乖乖待在家裡,你偏要做危險的事,這一次僥倖不死,真是萬幸。我從不盼你有什麼出息,隻盼你安安生生的便好。一定是朱勇幾個傢夥,他們先去挑釁的是不是?我早說他們不是好人……”

張安世道:“阿姐,這是什麼話,我們是挨欺負的那個,怎麼轉過頭反而怪我們了?”

張氏淚水漣漣,道:“住口,不許狡辯。”

“噢。”張安世再不辯駁,老實地道:“知道了。”

朱瞻基也耷拉著腦袋,嚇得屏住呼吸,不敢做聲。

進了寢殿,張安世和朱瞻基便排排坐好。

張氏收拾了心情,便關切地問:“有沒有傷著?”

張安世道:“沒有。”

張氏道:“這是父親在天上保佑你呢,哎……太可怕了。”

說罷,又道:“方纔擰你疼不疼?”

張安世道:“疼。”

張氏道:“現在曉得厲害了吧,不過……這也不怪你,方纔是阿姐情急了。漢王這個人……也隻有你姐夫才當他是兄弟,這樣的蠢人,我迄今都想不明白,他為何敢這樣膽大包天。”

張安世道:“是啊,是啊,我也想不明白。”

張氏道:“你就安生一些吧,以後一定要小心,我教太子給你調一些護衛,你出門在外,定要讓人妥善的保護起來。”

張安世道:“這護衛誰給薪俸?”

張氏道:“當然是東宮這邊支取。”

張安世道:“那我要三五百個,外面太危險了,我害怕。”

張氏:“……”

(本章完)

最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