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新網址:

這廳中之人,如喪考妣。

還有人不甘心,低聲道:“事情還沒有到最壞的地步啊,怎麼……怎麼就死了呢……”

而那錢莊的人,聽聞曾家的家主一死,頓時臉色慘然。

楊撫連忙起身,直接告辭,匆匆往曾家去了。

“先生,先生,你快想一想辦法。不如我們同氣連枝,將價格維持在十兩……”

老人閉著眼睛,紋絲不動,他什麼話都已說不出口了。

“不好了,外頭的行情,已經有人售價六兩了……”

嗡嗡嗡……

誰也沒有想到,價格的暴跌,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快。

實際上,現在所謂的價格,其實都是虛的,無論你報多少價錢,也得有人買才行。

可不幸的是……此時無論是什麼價格,也絕沒有人敢買他們的桐油了。

倘若當真是急需的人,那兄弟商行二兩銀子零售的桐油難道不香嗎?

兄弟商行可以二兩銀子的價格來出售桐油,這是因為人家的成本本來就是二兩銀子。

可他們成嗎?

當初為了炒高桐油,他們可是拚命抬價收購,發出的資金成本,可是十幾兩銀子一石的啊。

而現在……這桐油在手上,就好像一錢不值了一般。

更可怕的是……錢莊那邊……又該怎麼交代?

“先生!”有人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罵起來:“當初,可是你口口聲聲說,一定能掙大錢的,大家信了伱,纔跟著你乾,如今你不需給一個交代嗎?”

老人疲憊地抬起了眼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到瞭如今,我等身家性命儘都沒了,你們卻還來問我,問我有何用?”

他站了起來,看著許多人怨毒地看著自己。

當初他們對他有多信服,現在怕就有多仇恨了。

老人歎道:“老夫現在細細思來,倒像是有人在做局,那兄弟商行……似乎處處都比我們占一步先機,我們……上當了。”

片刻之後,老人已是老淚縱橫:“老夫這些年來,無往不利,哪一次……不是掙了個盆滿缽滿?哪裡想到……竟在這一次中了圈套,這一步走錯,便是滿盤皆輸。”

“難道真沒有辦法嗎?”

老人抬頭,看著眼前這人,他突然笑了:“辦法……是啊,還能有什麼辦法呢?如今已是勢如破竹,摧枯拉朽,隻可惜……這勝的不是我們。這真是時也,命也……”

“不如去求那兄弟商行的人,大家一起掙錢……求他們高抬貴手。”

老人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說這話的人,他道:“他已將你吃乾榨淨了,你去求他,有何用?你還有什麼值得讓他對你高抬貴手的理由嗎?”

“今日……你要給我們一個說法,如若不然……”

似乎,這些人終於憤怒了。

他們滿是憤恨,甚至有人急眼了,想要屢起袖來。

老人自嘲地笑了笑,道:“不必你們動手,到了這個地步,哪裡還勞你們動手呢?老夫自會了斷……”

說罷,蹣跚而去。

南京城裡,好事者們幾乎瘋狂了。

誰也沒有想到,昨日還價比黃金的桐油,如今卻已一錢不值。

哪怕是價格降到了三兩、四兩,也已無人問津。

隔三差五,便聽到有人上吊的訊息。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

茶肆裡,聽到某家人上吊,便有人忍不住搖頭苦笑,似乎也生出了幾分悲憫和同情。

“是啊,這不是將人往死裡逼嗎?可憐了人妻兒老小,這人死債留,一家人可怎麼過?”

眾人都唏噓感慨,好事者們大抵就是如此,既興奮於市面上各種聳人聽聞的訊息,又極容易滋生出悲憫之心,這氾濫悲憫,便化作了許多的長籲短歎。

這時……卻有人突然道:“這人倒是看著可憐,可是諸位有沒有想過,倘若這價錢沒有跌下來,還是二十多兩銀子,他們隻怕這個時候,早就掙的盆滿缽滿,一個個富貴至極了吧,怕是那時候,家裡藏著不知多少姬妾,更不曉得有多少的奴仆,便是便溺,也不曉得有多少人攙扶呢?這等事,難道不是願賭服輸,有什麼好唏噓的!”

不少人聽了這話,似乎也覺得有理,便低著頭,不再唏噓了。

卻也有幾個年輕的讀書人,不由得冷笑:“嗬……人死為大,你這人,毫無悲憫之心,真是可笑。”

這等坊間的議論,其實對於張安世而言,沒有多大的意義。

隻是朱金火速地趕到了張安世的書齋,低聲道:“伯爺,價格已到了二兩六錢了。”

張安世毫不意外地笑了笑道:“看來……差不多了,哎……這幾日都是提心吊膽,我還生怕……這些人還有什麼後手呢。”

朱金苦笑道:“哪裡還有什麼後手,外頭死了許多人了。”

張安世歎口氣道:“真是可憐!哎,彆和我說這些事,我心善,夜裡要睡不著的。”

朱金便道:“接下來當如何?”

張安世道:“那十幾萬石的桐油,給我們入賬了多少銀子?”

“有兩百零一萬兩。”朱金報出這個數目的時候,自己的心跳都隨著加快了。

說實話……這錢太好掙了。

其實如果再貪心一些的話,便是三百甚至四百萬兩銀子也有可能掙到。當然,伯爺說的對,這等事,最重要的是要戒貪,一旦貪心起了,收不住手,可能最後反而滿盤皆輸。

他深深地看張安世。

卻見張安世對這數目顯得無動於衷,心裡不禁翹起大拇指。

伯爺就是伯爺,就是有格局,瞧瞧人家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樣子。

張安世深吸一口氣,這一筆銀子……數目實在太大了。

大到他自己竟也不知該怎麼反應。

好不容易然讓自己鎮定下來,張安世道:“咱們的桐油,還是照著二兩銀子賣,不過,從東市和西市撤出去,隻在棲霞賣。現如今,桐油價格最低的就在咱們手裡,不愁沒人來買,藉此機會,給這棲霞集市增加一些人氣也是好的。知道什麼叫鉤子嗎?”

“鉤子?”朱金詫異地看著張安世,眼中顯露著不解。

張安世道:“所謂鉤子,就是吸引人流的東西,這種東西,務求定價極低,如此一來,便有許多人抱著占便宜的心態,從四面八方趕來采買這廉價的東西,可人都來了,總不隻買一樣東西吧,於是……便有人忍不住想要逛一逛。”

“這一逛,說不準,就起心動念,想要買一點彆的東西了。所以表面上,咱們佈置的鉤子好像虧了錢,可隻要有了人流,咱們就可以通過其他的手段,把這虧了的錢掙回來。”

朱金恍然大悟:“懂了,懂了,伯爺高明,這不就是釣魚嗎?咱們放點魚餌去,虧的是魚餌,掙的是大肥魚。”

“哈哈……”張安世笑道:“棲霞這邊的集市,距離京城有一段距離,想要打造出來,就得用這個方法。”

“這事兒,你來辦,除了這桐油,再找一個好鉤子,有了人氣,就不愁不能興旺發達了。”

朱金驚訝地道:“集市讓小人來管理?”

張安世抬眼看他道:“怎麼,你不願意?”

朱金立即大喜:“哪裡,哪裡,小人一定效犬馬之勞。伯爺放心吧,小人儘心竭力,一定管的妥妥噹噹。”

渡口的集市,規模不大。

不過還算熱鬨,已經有六十多家鋪面了,可能比縣城的集市,規模小一些,可是比之尋常的集市,卻熱鬨不少。

這地方雖小,卻因為靠著碼頭,而且棲霞渡口這邊,逐漸開始熱鬨,又有張安世在此,將來的前途,顯然是不可限量的。

而朱金萬萬沒想到,自己區區一個小商賈,如今水漲船高,這搖身一變,真是蒸蒸日上。

張安世隨即道:“噢,還有,前些日子,我交代你在各處錢莊存的銀子……你都存了吧?”

朱金一聽,連忙道:“都存了,大的錢莊,存五萬兩銀子,小的存一萬的有,兩三萬的也有。”

張安世微微一笑:“好的很,辛苦啦,哎呀……這個時候,我咋就突然想念我的幾個好兄弟了呢。我至親至愛的朱賢弟、張賢弟,還有丘賢弟,現在都在乾啥?”

朱金道:“上一次炸出了問題,受了點傷,聽說……聽說……小的也隻是聽說……聽說回家受了責打,估計被圈在家裡了。”

張安世頓時就道:“這可不成,得想辦法給他們傳訊息,我一日不見他們,如隔三秋。哎呀,快想辦法,給他們傳信,京城三凶,有活乾了!”

朱金苦笑道:“小的可沒辦法傳信。”

張安世一拍他的腦袋:“笨蛋,明日找人,就在江邊,給我預備百來斤火藥,教人炸一下……務必要做到驚天動地,不用給他們傳信,他們得知了動靜,保準被人打斷了腿也會趕過來。何須去他們家裡給他們傳訊息。”

朱金:“……”

…………

朱棣正焦灼地等待著今日的錦衣衛奏報。

實際上……京城的桐油行情,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連文淵閣大學士解縉、楊榮、胡廣三人,也察覺到事態嚴重。

一旦這桐油的價格繼續高漲,難保糧食和其他東西不會蠢蠢欲動。

就說江南的運輸,主要是靠船運,而造船就需要桐油,船價高漲,必然帶來運輸費用價格也水漲船高,可謂是牽一髮而動全身,馬虎不得。

“陛下……實在不成,應該讓都察院查一查。”楊榮道:“朝廷不能坐視不理。”

胡廣也不由道:“臣聽已有百姓怨聲載道了。”

朱棣頷首:“短短時間裡,價格竟漲十數倍,朕這幾日,也在為此煩惱呢,隻是……這件事……再看看吧。”

他記得,張安世說過,這事兒……必須得給他信任。

沒來由的,他就是覺得張安世是可以信任的。

眼下,也隻能咬著牙堅持了。

解縉此時道:“此事……臣覺得匪夷所思,總覺得這背後……”

朱棣立馬打斷他道:“朕當然知道,這件事,朕已委托張安世處置了。”

解縉一聽,心裡一涼,忍不住想,這涉及到國計民生的事,本該文淵閣和內閣來處置,何以讓張安世來?

他心裡更是擔憂了。

可有了前車之鑒,卻沒有再吭聲。

倒是這個時候,有宦官匆匆進來道:“稟陛下,漢王殿下,漢王殿下來了……”

朱棣一愣:“漢王,他又來做什麼?叫他進來吧。”

朱棣心頭不喜。

可等到漢王朱高煦入殿之後,朱棣的眉頭就皺得更深了。

卻見朱高煦一進來,就捶胸跌足道:“父皇,父皇,咱們京城裡頭有奸賊啊,天哪……父皇……兒臣可被這些賊人給坑苦啦。”

朱棣看著他這個樣子,心頭立即火起,怒道:“你這畜生,胡說八道什麼。”

朱高煦立馬一副淚雨滂沱的樣子,道:“臣被人騙了,請父皇為兒臣做主啊!父皇難道不知嗎?昨日還好好的,那桐油的價錢,漲到了二十六兩銀子,誰曉得,今日竟是一瀉千裡,一錢不值了。父皇……父皇……兒臣……兒臣……”

朱棣瞠目結舌。

“殿下……桐油的價格……暴跌了?”解縉一時詫異,下意識地詢問。

朱高煦悲怒交加地道:“那還有假,本王幾乎日夜盯著這桐油的價格,誰有本王清楚?”

這一下子……君臣們懵逼了。

朱棣先聽價格暴漲,有喜有憂,現在聽到暴跌,又有喜有憂。

朕和張安世他們幾個,手頭上還有十五萬石桐油呢,這豈不是說……

朱高煦帶著哭腔大叫:“父皇……父皇……”

朱棣大怒:“滾,滾,給朕滾,入你娘,你這混賬東西,堂堂親王,成日惦記著這些東西,你才虧多少銀子,幾萬兩銀子便尋死覓活,給朕滾出去!”

朱棣心裡一股無名業火,正無處發泄,這漢王朱高煦恰好撞到了槍口上。

朱高煦一呆,萬萬不曾想,父皇不給他出氣也就罷了,居然還如此聲色俱厲。

他心裡有萬般的委屈想當初,他為了靖難,不知立了多少功勞。父皇當初可是摸著他的背,暗示要讓他克繼大統的啊。

現在太子之位越來越無望,還如此不近人情,難道父皇要逼他做李世民嗎?

可這個時候,面對勃然大怒的朱棣,朱高煦卻是大氣不敢出,一溜煙就跑了。

見解縉幾個也瞠目結舌,朱棣陰沉著臉道:“來,來人……將張安世給朕宣來,快,要快,要他立即來見。”

哪怕再快,這其中也耽誤了一個時辰。

張安世氣喘籲籲地趕了來,行了禮。

朱棣見他狼狽的樣子,臉色倒是緩和下來,道:“你怎麼這個樣子?朕宣你覲見,也沒讓你連自己身體都不顧,這一路若是得了心疾怎麼辦?年輕人要愛惜自己的身體。”

張安世:“……”

朱棣道:“外頭的事,你聽說了吧?”

張安世自然明白朱棣想問什麼,便道:“這價格,就是臣打下來的,臣取了幾萬石的桐油,統統作價二兩銀子出售,又對外宣佈,要供應十萬石桐油做軍需。於是……這桐油的價格,便應聲下跌,請陛下放心,如今這市場已恢複如初,於國計民生,並無影響。”

朱棣聽罷,心裡一寬,可又有些心疼,便有點口是心非地道:“這五十七萬兩銀子,雖是虧了,可至少供應了軍需,也平抑了奸商作亂,總還算值當。”

“陛下,誰說咱們虧了?”張安世奇怪地看著朱棣。

朱棣頓時瞪大了眼睛,詫異地道:“難道沒有虧嗎?”

“陛下,臣隻需三四萬石的桐油便可平抑物價,至於那十一二萬石桐油,臣早就趁著那些人將價格炒高的時候,賣了……”

朱棣:“……”

張安世又道:“這一次,臣入賬的數目是紋銀二百萬兩,也就是說,刨除掉當初的五十七萬兩銀子,還有這些日子的其他各種開銷,淨賺了紋銀一百六十萬兩。”

朱棣眼珠子瞪得更大了,驚道:“一百六十萬兩,就……就這般的做了一個買賣?”

張安世道:“是,其實想要掙這個銀子,實在不容易。可是多虧了那些奸商,這些奸商太貪心了,為了獲利,拚命的炒高,臣……也沒想到,他們貪婪到這個地步,所以隻好將計就計。”

朱棣還是反應不過來。

若說其他的買賣……掙來這銀子,他倒也可以理解。

可這……不過是單純的買入和賣出而已。

可這其中的收益,卻是大得嚇人。

“一百六十萬兩,那朕就是有八十萬……哈哈哈……哈哈……”朱棣狂喜:“這樣說來,五十七萬兩銀子,解決了軍需,還平抑了物價,甚至還平白得來了紋銀百六十萬,朕終於知道什麼叫做一本萬利了。”

張安世笑了笑道:“其實……如果臣再大膽一些便是再多賺一百萬兩,也不算什麼。隻是臣想到,平日裡陛下教誨臣,我等今日富貴,儘都來自民脂民膏,行任何事,都要顧念百姓,臣受陛下教誨,對此銘記於心,於是在後頭,寧願拿出三四萬石的桐油出來,低價拋售,這才讓收益大減。”

“不過臣以為,這樣做若是能利國利民,使天下百姓都稱頌陛下的恩德,這些許的損失,也算不得什麼。”

朱棣龍顏大悅,口裡道:“是啊,朕當初好像是這樣和你說過,這也是太祖高皇帝的意思,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你能有這樣的見識,朕很欣慰。”

張安世笑吟吟地道:“哪裡,哪裡,臣從前就頑劣得很,纔不在乎這些呢。可自打見了陛下,在陛下的言傳身教之下,這才稍稍有了幾分起色。”

朱棣雖也曉得這傢夥在溜鬚拍馬,不過細細想來,當初這張安世確實不是東西,如今倒是很有幾分模樣了,這是為啥?

當下,朱棣笑道:“不管怎麼說,咱們也算是大賺了一筆,能賺這麼一大筆,朕已心滿意足了!張安世啊張安世,你這小子……還真有辦法。”

張安世抬頭,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朱棣。

朱棣給看的不解,便道:“怎麼?”

張安世道:“陛下,你這話錯了。”

還真沒人敢在朱棣的面前直接說朱棣錯了,即便要說,也是用很婉轉的言辭。

朱棣現在心情好,自是沒有生氣,甚至隨和地道:“朕哪裡錯了?”

張安世道:“陛下說,能賺這麼一大筆,已心滿意足,這句話錯了。”

“錯在何處?”朱棣一頭霧水。

“因為賺的不隻是這一筆。”

朱棣瞳孔收縮,他像看怪物一般地看著張安世:“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因為還有一筆銀子……”張安世道:“而且這一筆的數目,並不比這百六十萬兩要小。”

朱棣整個人幾乎要跳起來了。

他又瞪大了眼睛:“你說啥?”

“臣的意思是……還有一筆……馬上就要掙回來。”

“不,朕想聽下一句。”

“這一筆,不比這百六十萬兩銀子要少。”

呼……

朱棣隻覺得自己的腦海裡一片空白。

他口裡念著:“征漠北,下西洋……還有……還有……”

他腦子裡想著,曆朝曆代那些皇帝們所有關於文治武功的事,不由得有些眩暈。

其實這一切……都圍繞著一個東西才能實現的……那就是銀子。

而且是在不壓榨百姓的前提之下,獲得的銀子。

有了銀子……那麼這天下,還有什麼事辦不成的呢?

到了那時……唐太宗李世民又算什麼?朕要直追始皇帝開萬世太平。

朱棣呼吸有些急促,這個時候隻覺得自己的熱血已經沸騰起來,他甚至焦躁地開始在這殿中來回踱步起來,似乎也隻有如此,才能讓他的心稍稍地平和一些。

“怎麼……你還有桐油?”

“陛下,就算是還有,為了平抑價格,臣也會按二兩銀子的價錢出售。”

朱棣詫異道:“那麼你為何說,還有一筆收入呢?”

“這個,臣一時半會可能解釋不清。”張安世老實回答道。

朱棣隨即用炙熱的眼睛看向張安世,一字一句道:“那就彆解釋,做給朕來看。”

張安世立即就道:“臣遵旨。”

“要幾時才能辦成此事?”

張安世道:“一兩日!”

朱棣再次給驚訝到了,隨即大笑起來:“好,好,朕在此,靜候佳音,張安世啊……你可給朕立下大功勞了,哈哈……果然不愧是太子妃的兄弟。”

張安世心裡說,太子妃的兄弟跟你隔著好幾層呢,這話聽著很膈應。

朱棣歡喜地道:“若是還能得到收益,朕現在就向你許諾,等事成之後,你要什麼賞賜,朕都應允,朕在此立誓,若違此誓,天厭之!”

張安世發現朱棣也有小孩子氣的一面,挺中二的。

不過細細想來,這可能是一夜暴富之人的常規表現,皇帝也是人嘛。

張安世道:“那臣告退。”

“去吧,去吧。”朱棣像趕蒼蠅一樣驅趕張安世。

“不要耽誤功夫了,趕緊去給朕乾正經事。”

張安世一走。

朱棣依舊覺得渾身燥熱,興奮難當。

“亦失哈,看到沒有,這纔是真正的棟梁之才啊,瞧瞧那些平日裡隻曉得之乎者也的傢夥,即便是朱能和丘福那兩個老貨,他們除了行軍打仗,還能乾點啥?這張安世……可以與張玉比肩了。UU看書www.kanshu.com”

亦失哈站在一旁,微笑。

他當然清楚,臣下之中,在朱棣心裡分量最重的就是張玉,張玉為救朱棣而戰死,每到張玉忌日,都是朱棣心情最低落的時候。

亦失哈道:“是啊,奴婢也以為,這承恩伯很有手段,當然……最緊要的還是他對陛下忠心耿耿。”

朱棣立即就道:“他當然得對朕忠心耿耿,他成日造謠朕,朕也沒有責罰他,這不是該當的嗎?”

說罷,朱棣又大笑起來。

…………

棲霞渡口。

不遠處的河灘灘頭上。

轟隆……

數百斤火藥引燃,隨即……無數的亂石而硝煙升騰而起。

整個長江的江水,似乎都波紋盪漾起來。

遠處……不少人露出了駭然之色,雖然他們習慣了火藥爆炸,可是……似今日這樣威力卻是聞所未聞,整個河灘處,直接炸出一個巨坑。

張安世取出了塞在耳朵上的兩團棉花,依舊還是覺得自己的耳朵在嗡嗡的響,於是拚命地拉扯自己的耳垂。

“他孃的,威力竟然這麼大,早知如此,我該省一點火藥纔是。”

說著,張安世忙回頭,看向早已嚇得趴在地上的朱金:“沒有傷著人吧。”

朱金道:“耳朵快聾了,算不算傷著?”

張安世道:“給我滾!”

朱金如蒙大赦,一溜煙的跑了。

這突如其來的爆炸發生後的一個時辰。

便有三個人影,瘋了似的朝河灘這邊趕來。

跑的最快的乃是丘鬆,他亮晶晶的眼睛裡,此時似有光芒在綻放!

(本章完)

最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