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大明永樂二年。

黃昏將近,坐落於南京城鐘山腳下的紫禁城卻已是燈火如晝。

連綿的琉璃屋脊宛如長龍,一直延伸至紫禁城一角的東宮。

東宮的院落起伏,此時卻有人急得要跺腳,口裡叫著:“站住,站住……”

說話的人氣喘籲籲,臉都白了,他穿著袞服,袞服上繡著九章花紋,卻因這袞服袖擺太長,跑動起來倒讓他更顯笨拙狼狽。

此時,那前頭跑的人從月洞探出了腦袋來,卻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年。

這少年一臉心有餘悸的樣子道:“姐夫若不打我,我便不跑。”

於是,那在後頭追趕得氣喘籲籲的人刹那間火冒三丈,咬牙切齒地道:“子不教,父之過,今日若不狠狠教訓你,明日你豈不還要上房揭瓦?”

少年便立即高聲道:“可你不是我爹啊。”

那穿著袞服的人顧不上斯文了,瞪大著眼睛高聲道:“長兄如父。”

“也不是我兄……”

於是穿著袞服的人又大喝道:“我是你姐夫!”

這少年顯然還想辯解。

而此時,沿著月洞的牆壁,幾個躡手躡腳的宦官趁著這少年在隔空對話的功夫,卻是冷不防地到了少年的身後,其中一個如惡狗撲食一般,一把將少年拽住,口裡驚喜地道:“殿下,太子殿下,人拿住了,拿住了。”

他這麼一喊,少年便想掙紮,奈何其他宦官已一股腦地衝了上來,這個拽胳膊,那個抱腿,就像磁鐵一般,生生將少年拽得動彈不得。

那被叫做太子的袞服之人,這才長長地舒了口氣,道:“不要傷他!”

太子這纔想起了儀容,揹著手,變得氣定神閒起來,慢慢地踱步上前。

少年口裡則甚不服氣地叫道:“你們偷襲,混賬東西,回頭我收拾你們。”

似乎還不解恨,一面繼續掙紮一面道:“阿姐,阿姐,救命啊!”

等那太子艴然不悅地走到了跟前。

少年已是被幾個宦官拽得筋疲力儘,太子身材高大,且身體有些肥胖,猶如一堵牆一樣堵在了少年的面前。

少年這時腦袋啪的耷下,生脆地道:“姐夫,我錯啦!”

太子本來還氣勢洶洶,驟然臉色微微溫和一些,聲調也明顯平和了不少:“錯在哪裡?”

“我不該打人。”

“下次還敢嗎?”

少年認慫道:“下次……再不敢了。”

太子揮揮手,宦官們退下,才又道:“去書齋說。”

眼前的這個太子,正是當朝太子殿下朱高熾。

而這個少年,則是太子妃張氏的同母弟張安世。

張安世的父親死於永樂皇帝靖難的戰爭之中,所以疏於管教,又因為他的姐夫朱高熾是個和善的人,因此在這南京城,張安世小小年紀,已是出了名的紈絝子弟了。

今日張安世又打了人,被東宮的屬官狀告到了太子朱高熾的面前,朱高熾勃然大怒,本是打算好好收拾這小舅子一番。

可最終他又心軟了,雖然看著這小子就來氣,等到了書齋裡,落座之後,怒氣就消散了一大半,卻先歎一口氣道:“你小小年紀就這般愛胡鬨,是本宮的過失啊。給我坐下。”

“哦。”張安世不怕朱高熾,不過現在姐夫勃然大怒,他還是老老實實地跪坐在一側,擺出一副乖巧的樣子。

來到這個世界已有半年了,起初的時候,張安世震驚、惶恐、不安,可慢慢的……他開始融入這個時代,當然最重要的是……在這個世上,他有眼前這個太子姐夫和太子妃姐姐的關愛。

此時,朱高熾瞥了一眼,見他突然安份老實了,噓了口氣:“你為何打人?”

“那人賣假藥,我戳破了他。”張安世說到這裡,便學著那藥商的口氣扯著嗓子道:“然後他便對我說:年輕人話不可亂說,如若不然,你要吃虧的。“

張安世聳聳肩,露出無奈的樣子,繼續道:“我看他這樣說,於是隻好打他了。”

朱高熾:“……”

朱高熾臉抽了抽,最後板著臉道:“君子和氣,小人鬥氣。世上有再不平的事,也不可……”

張安世立即道:“我知錯了。”

“我還沒說完,你彆打岔。”

“啊……那姐夫慢慢說。”

朱高熾張口:“你是皇親國戚,就更不能和人廝鬥,如若不然,體統何在呢?你姐姐慣著你,可本宮是太子,怎麼能縱容你?”

說著,朱高熾壓低了一些聲音:“何況宮中耳目眾多,你又不爭氣,你可知道……父皇前些日子……還聽了你的事……”

張安世心裡說,當今皇帝朱棣不也是一個狠人嗎?自己的侄子朱允文都照砍不誤,我這是以他為榜樣啊。

不過………自己的名聲已經這麼壞了嗎,居然上達天聽了?

這不禁讓張安世擔心起來。

要知道,當今皇帝有三個兒子,他的姐夫雖然是太子,可皇帝卻更喜歡漢王朱高煦。

可這能怪他嗎?他自從穿越來這個世上,絕大多數時候還是老實本分的,也就昨日打了一個賣假藥的商販。

而他惡名昭彰,

一方面是身體原來的主人不是什麼好鳥,另一方面,怕是有人故意在皇帝的面前進讒言的緣故。

看著姐夫朱高熾憂心忡忡的樣子,張安世心裡一咯噔,不成,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我要重新做人,洗心革面,爭取給人留下一個好印象。

朱高熾這時才道:“好了,下不為例。”

“噢。”張安世老老實實地點頭。

“餓了吧?”

張安世搖搖頭。

朱高熾跪坐著,見張安世委屈巴巴的樣子……他憨厚的臉上,沉吟片刻,才突然自言自語地道:“那幾個伴伴沒有傷著你吧?”

張安世搖搖頭:“還好,就是胳膊有些疼。”

朱高熾道:“待會兒責罰他們,給你出出氣。”

站在一旁道宦官身子微微一顫,錯愕地微微抬頭,又忙垂首下去。

朱高熾又讓張安世跪坐自己一旁,UU看書 shu.com隨即用手撫摸著張安世的背,歎道:“你太糊塗啦,我雖是太子,可父皇對我並不滿意,正因為如此,我位居東宮,卻更要謹言慎行。安世,以後再不可胡鬨了,萬幸你阿姐還不知道此事,不然……”

張安世兩世為人,一下子便明白了朱高熾的心思。

他現在是皇親,卻惡名昭彰,永樂皇帝對太子不滿意,若是再有人拿他這個太子的小舅子的惡行到永樂皇帝面前添油加醋,對太子就大為不利了。

張安世能在這個世界慢慢適應,平日裡多虧了太子姐夫的關照和厚愛。朱高熾未必是老實人,但是對他這個妻弟卻是沒話說的。

於是張安世立即振振有詞地道:“姐夫放心,我決定啦,從明日起,我重新做人,以後再不讓人說我惡貫滿盈。”

朱高熾莞爾,隻親昵地撫著張安世的背:“你有此心便好。”

顯然對於張安世的賭咒發誓,他是不相信的。

對此,張安世憤憤不平,這點信用都沒有嗎?

被朱高熾抓著,又教育了一番為人處事的道理,張安世這才被放出了東宮。

一出東宮,張安世立即像是出籠的鳥兒。

而在東宮外頭,卻早有人翹首以盼了,這人青衣小帽的打扮,一見張安世出來,立即迎了上來,打躬作揖道:“公子,公子沒受罰吧?”

“受罰,受什麼罰?姐夫愛我還來不及。“張安世一臉得意洋洋地看著自己的小廝張三,這輩子有這麼一個姐夫,倒也沒白來這一遭。

將來姐夫還要做皇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