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見韓複推說不知,兩個老人一時有些驚懼。

過了半晌,李老人咬牙道:“方纔我親自派了他們過來,那十幾個人分明離開了家門,家人們分明看著他們往這邊走來,不是你們乾的,還能是誰,彆給我裝糊塗,他們人呢?”

韓複冷笑道:“這倒是奇了,我還想問問你派人來乾嘛,莫不是邀請我們去赴宴?”

“明人不說暗話,”張老人道:“今天是我們栽了,我們有眼不識真神,冒犯了各位,還請把我們的人放回來,以後再不敢和各位為難!”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宋有彩道:“反正我們沒看見有什麼人過來,你們還是彆處找找去吧。”

她心中冷笑,要不是大姐交代了不能殺人,更不能打草驚蛇,驚走了那東西,憑這兩個老貨幾十年前做過的爛事,早就宰了他們了。

現在不過是把人藏起來,嚇他們一嚇,還算是便宜了他們。

“如果不是你們乾的,還能是誰,十幾個大活人難道還能走丟了不成!”

李老人氣急道。

“這可說不準,”韓複笑道:“村子裡不剛死了十幾個人嗎,誰知道不是那東西動手呢。”

李張二老悚然一驚。

這他們的確沒想到,村子裡死的那十幾個人都是平平靜靜,晚上睡去,早上就沒再醒來,從沒有消失不見的事,因此他們也就沒想到這方面。

可誰規定了那東西隻有這一種害人的方式。

而且,現在他們都還不確定那東西究竟是什麼,甚至他們都不能確定,那東西是不是和前面這些年輕人有關。

村子裡剛出了事,他們就來了,還打著幾十年前就已經死去的人的名號。

一時間,李張二人心中亂紛紛幾乎難以思考。

宋有彩幾個對視一眼,心中都是好笑。

李張二人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服軟無用,強逼又不能,正不知所措呢,忽然聽到旁邊山林裡傳來一陣嘈雜聲,很快十幾個人從裡面走出來,卻不是剛被宋有彩等人藏起來的那些人還是誰。

李張二人見到他們,心中大喜。

宋有彩幾人卻面面相覷,不知這些人怎麼跑了出來,難道是他們掙脫了繩索?

不可能,繩索綁得很緊,絕不容易掙脫,而且縱然掙脫繩索也無用,這些人氣海已經被廢去,要想推開堵住洞口的巨石絕非易事。

四人皺起眉頭,隻覺事情不太對勁。

十幾個人很快來到李張二老身前。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跑到林子裡去了?”

李老人問道。

為首的一個漢子趕緊把剛纔來襲擊宋有彩三人,卻被三人關進山洞的事講了出來。

李張二人臉色漲得通紅。

他們本以為不過是幾個年輕娃娃,憑他們出手還不是隨意拿捏,卻沒想到,人家是真正的過江龍。

“那你們是怎麼跑出來的?”

張老人問道。

為首的漢子指著沈瓊說道:“是那位姑娘偷偷放我們出來的,她說她們是官府的人,來調查兩位太爺年輕時候的事,不忍我們死在山上,所以偷偷把我們放出來了。”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全都大驚失色。

李張二人被揭破了心事,又聽到這幾個高手是官府的人,隻道自己必死無疑,一時間臉色灰然。

韓複等人卻知道,自己哪裡是什麼官府的人,而且沈瓊一直和他們在一塊兒,從沒離開過,哪有機會把這些人放出來。

可是看為首漢子毫無懷疑的樣子,放他們出來的人,必定與沈瓊有同樣的服飾相貌。

這難道見鬼了不成。

兩方正在疑神疑鬼,忽聽從村子方向傳來一串腳步聲。

“好熱鬨啊,這麼多人圍在這裡乾嘛呢?”

陳元笑嗬嗬地走過來。

“沒事,”韓複道:“村裡的長輩們,正和我們說些祖上的故事。”

他不希望這個除妖司小旗知道村子的隱情,若不然報上去以後,肯定會打草驚蛇,到時候再想追蹤到那東西可就不容易了。

“不對吧,”陳元道:“剛纔隱約聽到你們講什麼襲殺啊,官府啊,莫不是有人行凶?”

“哪裡哪裡。”

張老人連忙接話,雖然他不知道韓複為什麼要隱瞞,但是能少一個人接觸他們的惡事,尤其還是個官府中人,自然再好不過。

“他們在說笑呢,幾個小子在切磋武技,做戲玩耍呢。”

“原來是玩耍,”陳元笑道:“玩耍還是要注意分寸纔好,如果鬨出什麼事來,可就難辦了。”

“是是,”張老人唯唯應道:“大人今晚喝得開還儘興?”

儘興,太儘興了,”陳元道:“真是好酒。”

說著他拍拍張老人的肩膀,繼續道:“隻是再美的酒也隻能適當喝點,要不然不僅不美,反而招禍,老人家你說呢?”

張老人不知道他說得是什麼,隻好隨口應承。

陳元笑了笑,說道:“好了,天晚了,明天再耍吧。”

兩方人都心中有鬼,正不知如何是好,於是也不糾纏,UU看書 www.uukanshu.com趁著這個機會各自回去了。

韓複等人回到屋裡,臉色都很沉重。

“韓大哥,真不是我。”

沈瓊委屈道。

韓複勉強笑道:“放心,我們都知道,現在的問題是,放出那些人來的會是什麼人,或者什麼東西?”

“會不會是那鬼妖?”

宋有彩問道。

韓複搖搖頭,說道:“不可能,沒聽說鬼妖有變化相貌的能力,看來這個村子潛進來彆的高手了。”

幾個人心裡都是一沉,本來鬼妖就很難抓了,再來個高手,形勢就更複雜了。

“那咱們該怎麼辦?”

宋有彩問道。

韓複想了想,說道:“沒功夫慢慢查了,反正今天差不多已經和村子鬨翻了,咱們乾脆不再遮掩,等會兒咱們一家家去查,全村也不過幾百人,動作麻利點,一晚上怎麼也查完了。”

沈瓊憂慮道:“人家正在睡覺,咱們闖進去多難堪啊。”

“那你就彆去,”宋有彩煩躁道:“一個人在這呆著吧!”

沈瓊對她扮個鬼臉。

幾個又商議半天,趁著夜色出了房間。

“第一家去哪?”

張連問道。

“去姓張的老頭家!”

宋有彩堅決道。

“彆鬨,”韓複道:“鬼妖還沒這個本事直接附著吞噬六竅高手,去他家乾啥。”

宋有彩道:“就是看他不順眼,傻大個,你陪我去,先戲弄姓張的老頭一番。”

張連憨笑兩聲。

韓複歎氣搖頭,沒再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