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房子外面,黑黢黢的夜色中,十幾個精壯的漢子正往門口捱過去,鬼鬼祟祟的。

這些人都是村裡五姓中的壯年人,頂梁柱,今天村裡的兩個老爺子忽然把他們召集起來,讓他們掩殺了祠堂這裡的三個人。

他們不知道原因,但在世外村,老爺子就是權威,他說的話,誰也不能違抗。

於是這十幾個人稍微準備,綽起刀槍劍戟諸般兵器就趕過來了。

打頭的兩個人剛靠近房門,卻見屋子裡的燈忽然滅了。

兩人心知裡面的人已經發現,暗道不好,不再耽擱,一腳踹開門就闖了進去。

屋裡面黑洞洞的,什麼都看不清楚,衝進來的兩個人隻聽到一陣風聲,緊接著手腕一痛,兵器丟到地上,下一刻胸口遭到重擊,兩個人一先一後滾了出去。

眾人見事情已經敗露,當下不再掩飾,呼喝著往屋裡衝去。

卻見張連手舞著一根黑鐵短棍從裡面闖出來。

短棍不足四尺,不知什麼材料做成,沉重非常,張連舞起來,掀起陣陣風聲,外面的村民但凡挨著一點,輕則皮開肉綻,重則筋骨斷裂。

沈瓊膽子小,躲在屋裡偷看。

宋有彩卻躍躍欲試,她一邊躲避敵人的攻擊,一邊從懷裡掏出一把纖巧的金花,每每丟出去都能命中敵人要害。

兩個人一個粗莽,一個輕巧,一個遠,一個近,配合無間,沒過多久,周圍的敵人已經躺了一地。

“拿丹砂,測測他們的反應。”

宋有彩叫道。

張連和沈瓊連忙取出丹砂,在眾村民額頭,喉頭和檀中各點上一點。

若有人不服從,張連上去就是一棍,搗在對方腹部,痛得他身子蜷縮得像蝦米一樣。

很快所有人都點上了丹砂,但沒有誰有什麼奇特的反應。

“看來那東西不在他們身上,怎麼辦?”

張連問道。

宋有彩想了想,說道:“這些人是來殺咱們的,無故殺人,他們也不是良民,先廢了他們氣海,用繩子綁起來再說。”

張連依言甩開短棍,每人小腹用力戳了一下,破了他們氣海,又扯布條勒住嘴,用繩子綁住雙手。

“接下來呢?”

張連問道。

宋有彩笑道:“咱們就給他來個撲朔迷離,走,跟我來!”

說完宋有彩打頭,張連和沈瓊帶著中村民在後,往山中走去。

陳元的分身也偷偷溜出房間,在後面跟著。

三人帶著村民,在山中找到一個山洞,隨後把村民們都趕進去。

“這樣不好吧,”沈瓊擔心道:“山中野獸毒蛇這麼多,把他們放在這,會不會害死他們?”

“煩人精,”宋有彩暴躁道:“張連,你去找幾塊大石頭過來,把洞口給我封住,這樣就不怕什麼野獸了。”

張連撓撓頭,轉身搬來石頭把洞口封住。

宋有彩這才滿意地帶兩人回到山下。

另一邊,李張兩位老人趁著韓複背對著二人,齊齊發掌往他脊背上打去,這兩掌要是打重,脊椎被打斷,任是什麼英雄好漢也沒轍。

掌風橫掃而過,嘩啦啦一聲,樹木花草被掃開一大片。

李張二人定睛去看,卻不見了韓複的身影。

兩人心中納悶。

難道是掌力太猛,把他打下山去了?

兩人正四處搜尋,忽然聽到一陣窸窣聲從頭頂傳來,抬頭看時,卻見韓複如猛隼捉兔一樣撲下來,扣住兩人肩膀。

兩人死命掙紮,韓複的手彷彿生鐵鑄成,他們竟然撼動不了分毫。

他們這一驚非同小可。

世外村民雖自幼修煉武道,可限於功法不全,哪怕是境界最高的兩個老人,也不過六竅境界,哪裡見過這等高手。

兩人隻道自己死定了,卻聽韓複笑道:“兩位老爺子,這是要考校我功夫不成?”

張老人連忙道:“沒錯沒錯,考校考校,沈家有後,我們倆喜不自勝,忍不住就想試試手。”

“那兩位覺得我功夫如何,可看得入二位的眼?”

韓複微諷道。

李張二人心裡發苦,無奈之下,隻好口中應承:“功參造化,讓我們大開眼界,沈老兄有這等賢子孫,含笑九泉,含笑九泉。”

“好了,”韓複道:“咱們繼續趕路吧,祖墳應該就在前面了吧?”

李老人看了張老人一眼。

張老人無奈道:“想是我記差了,祖墳不在那邊,而是在另外一座山上,今天已經太晚了,明天再去不遲。”

“明天去?”

韓複道:“

不是說隻能晚上祭拜?這不合規矩吧?”

“一樣的,一樣的。”

張老人賠笑著,連忙轉身往山下走去。

他擔心自己一旦走的慢了,萬一這個年輕人後悔了,要殺他兩人,那豈不冤枉。

韓覆沒有再為難他們,跟著一起下了山。

走到祠堂旁邊,www.kanshu.com李張二人又提起心來。

他們這才記起派人殺沈瓊等人的事,身後有這麼個殺神,萬一沈瓊三人出了什麼狀況,這殺神發威起來,那還不翻了天。

結果祠堂附近一片寧靜,沈瓊等人的房間裡亮著燈,韓複叫了一聲,沈瓊等人從房裡出來了。

三人還和傍晚時候一模一樣,絲毫沒有經過戰鬥的樣子,甚至這祠堂附近也不像有人來過的樣子。

兩位老人驚疑地對視一眼。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已經派人來了,怎麼看上去什麼也沒發生?

難道是那些小子偷懶,沒聽命令過來?

不可能,以二老在村子裡的威望,他們不敢不聽。

可如果有人來過,怎麼會是這般平靜?

二老心中充滿疑惑,可又不敢跟幾人糾纏,擔心惹怒了殺神,隻好決定等回去查詢清楚了,再做決定。

當下他們不敢停留,連忙趕回村子,找之前派去祠堂的十幾個人詢問情況,這才發現眾人自晚上出去就再也沒回來。

兩人大驚失色。

十幾個修為最高的男人,就這麼消失不見,像一陣風一樣,這對村子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

兩人隻好放下忌憚,重新整治人馬,又回到祠堂外面。

“幾位,晚上過來的那些人,現在在哪?”

李老人急道。

韓複此時也已經知道了晚上這邊發生的事,笑道:“李老這是什麼意思,晚上沒人過來,隻有我跟著二位出去過。”

李老人倒吸一口涼氣,一時間不知韓複所說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