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李張兩位老人看不清四個年輕人的修為,隻是根據四人的年齡,推測他們修為不會很高。

可陳元卻能一眼看清,沈複的修為已經有八竅,其他的三位也都不低,絕非村子裡的人所能應對。

而且……

陳元往對面看去,對面房子裡很安靜,沒有說話聲,隻有一陣沙沙聲。

他猜測這是幾人依靠寫字代替說話來交流。

這幾個人很謹慎,看來是有備而來,隻是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果如陳元所料,對面房子裡,幾個人正拿著臨時燒就的炭筆在地上以字交流。

“韓複大哥,咱們要不要和那個小旗官通通氣?”

沈瓊問道。

“不用,”韓複筆走龍蛇:“一個五竅的小旗官,幫不了咱們什麼忙,反而會壞事。”

一想到陳元傍晚時候盯著沈瓊看的目光,他心裡就不舒服。

沈瓊點點頭,認可了他的看法。

宋有彩撇撇嘴,不想拆穿他的想法,問道:“那咱們該怎麼行動?”

“你們有什麼意見?”

韓複問道。

沈瓊搖了搖頭,張連憨厚地笑了笑,寫道:“都聽韓大哥的。”

韓複滿意地點點頭,說道:“那東西生性狡猾,村子裡一下子來了這麼多陌生人,他未必還敢活動,咱們沒那麼多時間和他耗,等入夜大家都睡了以後,咱們帶上丹砂,潛進村子裡挨家挨戶探查。”

沈瓊三人全都表示讚同,韓複一時間躊躇滿誌。

四人正要安排詳細計劃,忽然傳來敲門聲。

韓複走過去把門打開。

門前站著張老人,張老人笑道:“剛剛我纔想起,你們沈家的祖墳還在村外的山上呢,你既然來了,也該去祭拜祭拜。”

韓複笑道:“正是呢,明日就去祭拜。”

張老人道:“這是哪裡話,村子裡的規矩,祭拜都要在晚上進行,你們沈家總不成離了村子就不講規矩了吧,還是說,你們家沒把這規矩告訴你們?”

韓複心中一凜,笑道:“我差點忘了,好好,我這就叫上妹妹,去祖墳走一趟。”

張老人不悅道:“說什麼話,她一個女娃,去祭什麼祖?你自個去就行了。”

“行,那我進去和他們交代一聲。”

說著轉身返回屋裡。

屋內的三人早就聽到外面的對話,此時見到進來,連忙問道:“韓大哥,怎麼辦?”

韓複冷笑道:“他這麼想把我叫走,估計是不安好心。”

“那咱們拆穿他?”

張連問道。

“不,”韓複道:“咱們將計就計,我和他去,看他們想做什麼,你們留在這裡隨機應變,村民們修為不高,隻要保持警惕,他們奈何你們不得。”

三人連忙點頭應下。

“韓大哥你自己要小心。”

沈瓊不放心道。

韓複笑了笑轉身走出房間。

張老人帶著韓複走到大路上,會同了李老人,三人向村外山上走去。

房間裡,陳元放出一尊分身跟了上去,經過這段時間的蘊養,分身的實力差不多提升到六竅了,雖然不強,但用來遠遠地跟蹤那三個人還是綽綽有餘。

沒過多久,從村子裡來了一箇中年人,自稱是李老人的兒子,邀請陳元到村子裡赴宴。

陳元早聽到李張兩個老人的計劃,因此也不奇怪,沒有任何推辭,跟著這個名叫李自強的中年人向村裡走去,隻是在房間裡留下一個分身。

李張兩個老人,沈複等四個年輕人,看起來各有各的打算,他樂得讓這兩夥人先鬨一鬨,說不定不等他出力,他們已經把真相給暴露出來了。

他如果表現得很強勢,反倒讓這兩方人忌憚,最後畏手畏腳,還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接觸問題的本質。

這就是低調的力量。

陳元跟著李自強來到村子裡一戶高門大院中,顯然這就是李老人的家,李自強夫妻也同住在這個宅子裡。

家中已經備下酒席,還請來了村中的幾個年輕人作陪。

落座後,幾個年輕人連連向陳元敬酒,沒過幾輪,陳元已經眼煬耳熱,身體左搖右晃,眼看著已經神誌不清了。

幾個人對視一眼,心中暗笑。

他們也不知道村中老爺們怎麼忽然叫他幾個來陪酒,還說務必要把除妖司的大人灌倒,但現在很明顯他們完成了任務。

幾個人把陳元扶倒在炕上休息,自顧自地胡吹海吃起來。

陳元歪倒在炕上,閉著眼假寐,一邊關注著另兩邊的情況。

韓複跟著兩個老人一路往山上攀爬而去,

山下的房子很快就變成小點。

山道上雜草叢生,灌木阻路,三人隻好一邊開路,一邊前行。

“老爺子,”韓複笑道:“這祖墳還真是夠偏僻的,倒像是許久沒人來過一樣。”

張老人笑道:“可不是,你們一走幾十年,連個除草掃墓的都沒有。”

韓複道:“UU看書www.uukanshu.com說也奇怪,我沈家的墓地,怎麼沒個村裡其他人修在一起?”

張老人尷尬道:“這就不得而知了。”

韓複心中暗笑,跟著兩人上山,不論什麼韌草喬木,但凡攔在路上,他隨手一掌,立即開辟出供三人通行的小路。

李張兩人看得心中發沉。

他們自小在村中長大,雖有六竅境界,卻少有殺伐經驗,更不會探查彆人修為,隻是根據年齡推測韓複再厲害也不過三四竅修為,無論如何也逃不過他兩人手心。

可此時眼見他隨手揮灑,掌力澎湃,竟然不在他二人之下,心中不由得凜然。

可是計劃已經定下,此時要反悔也不能了,兩人對視一眼,默默地放慢腳步,落後兩步,眼看著韓複的後背,準備發起攻擊。

“韓大哥不會有事吧?”

祠堂邊的房子裡,沈瓊三人圍坐著。

沈瓊有些擔心,向張連兩人問道,想聽他兩人說些安慰話。

“嗬,”宋有彩冷笑一聲,說道:“這可說不準,老韓修為比那兩個老頭子高,可這是人家地盤,兩個老頭子熟悉地形,還可能早就做了陷阱,一不小心,老韓可能會翻車。”

沈瓊驚得花容失色。

張連責怪道:“有彩姑娘,你何苦嚇她,明知道她膽子小。”

隨即轉向沈瓊說道:“放心吧,韓大哥為人機敏,修為又高,既然敢隨他們去,就肯定做好了準備。”

“噓!”

宋有彩忽然站起來,壓低聲音道:“彆管老韓了,咱們的貨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