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注意到,當年輕人說他祖上來自世外村的時候,李張兩位老人臉色有些不自然。

這裡面看來有貓膩!

陳元在幾個年輕人身上掃視一眼,立即發現,為首的沈複竟然有八竅修為。

這個年齡能有這等修為,絕對不是尋常人物。

除沈複以外,其他幾個也都有六七竅,稱得上一時俊傑。

村子裡剛發生怪事,就有這麼多年輕高手過來,怎麼看都不同尋常。

這幾個年輕人說不定與村子裡的怪事有關。

可如果他們關於自己來曆的說法是假的,李張兩位老人為什麼不拆穿呢?

既然想不通,陳元乾脆睜開法眼。

直接追蹤因果不就好了?

他向著修為最低的沈瓊看去,她身上交錯複雜的萬千因果線頓時呈現在陳元眼前,讓他一時有些糾結。

還不等他決定從哪開始檢視,卻見沈複閃身攔在沈瓊身前,緊張地問道:“大人盯著我妹妹看,可是有什麼不妥?”

陳元隻好收回法眼,笑道:“沒事,感覺令妹很像一個我認識的人。”

“家妹從沒出過遠門,大人肯定是認錯了。”

沈複說道。

陳元點點頭,對兩位老人道:“兩位還是先帶我去看看屍體吧。”

兩位老人答應下來。

李老人看向沈複等人,說道:“天就要黑了,幾位還是呆在屋裡歇息吧,不要到處亂跑,小心迷了路。”

長相俏皮的宋有彩道:“這位老爺爺,您也太不懂待客了,怕我們迷路,您也不派人領著我們在村子裡轉轉。”

李老人冷哼一聲:“我們村有教養的娃娃,可不會跟主家要這要那。”

說完帶著陳元向祠堂走去。

祠堂裡擺著十幾塊木板,屍體就停放在木板上,如今已經到了春夏之交,天氣濕熱,即便已經做了防護,屍體仍舊散發出腐臭的氣味。

陳元將蓋在屍體上的麻布揭開,一一檢視。

果然像曹先生說的那樣,屍體上沒有什麼傷痕,如果不是其中有幾個年齡很小,乍看上去,還以為是壽終正寢的老人。

陳元用法眼去看,果然沒有精魂消散的痕跡。

一般狀況,人死後,其精魂的消散是需要花一段時間的,大概是七天左右,在這七天內,因為精魂沒有散儘,在屍體上仍然能發現一些生前的因果。

可現在這些屍體上乾乾淨淨,倒像是死了不知多少年一樣,因果儘消。

“可有什麼發現?”

張老人問道。

陳元搖了搖頭。

“哼,”李老人不滿道:“就知道會是這樣,你還是趕緊把情況報上去,讓總旗下來吧。”

陳元笑道:“不急,現在天已經黑了,就算要上報總旗,總也要讓我休息一晚纔好。”

“當然,當然,”張老人連忙陪笑道:“祠堂周圍這幾間房空處還多得很,我們早就給大人準備著呢。”

說著領陳元去了祠堂左邊一間屋子內,他這才知道,剛纔的幾個男女就被安排在祠堂右邊的幾棟屋子裡。

把客人安排在村後祠堂附近,而不讓客人進村居住,這個村子排外的意識很強啊。

給陳元安排好住處,李張兩位老人沿祠堂前面的小路返回村子,剛走到村口,就見沈複等人正會來。

草草打過招呼,沈複四人返回住處。

兩個老人看著四人的背影,臉色都有些陰沉。

“大哥,這四個人難道真的是…”

張老人問道。

“是什麼?”李老人冷聲道:“姓沈的那一家都已經死絕了,這是我們親眼所見,哪來的後人?”

“那他們怎麼敢冒沈家的名進來?”

李老人遲疑起來。

當年誅滅姓沈的一家,是他們五家的家長親自動手,連村子裡的其他人都不知道,那幾個年輕人敢冒名沈家,多半是知道已經沒有所謂的沈家人來拆穿他們,可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先不說他們是怎麼知道的,”張老人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該怎麼處置他們?”

“你有什麼想法?”

張老人渾濁的眼中閃過凶光,沉聲道:“要不乾脆把他們…”

手掌做了個切砍的姿勢。

李老人心中一驚,說道:“這樣不好吧,當年誅殺沈姓一族,已經是有欠考慮,現在又繼續殺人,未免殺性太強了些。”

“大哥你糊塗啊,”張老人道:“那姓沈的執意要搬出村子,要是在外面走漏了風聲,被朝廷知道了咱們私傳功法,這可是滅族的大罪,為了全村人,殺了姓沈的一家,這也是不得已的事,好處全村的人乃至後代子孫共享,罪孽咱們一肩擔當,還有什麼好說的?”

現在這幾個年輕人,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訊息,一旦傳出去,咱們就是滅頂之災,為了村子,大哥你可不能手軟。”

“現在村子裡隻有一個小旗,正適合動手,如果等兩天來了總旗,這幾個人把訊息透露給總旗,那可是九竅的大人物,咱們可就再也沒有翻身之力了。”

張老人的話說動了李老人。

李老人問道:“那咱們該怎麼動手?”

張老人道:“這四個人中,隻有那個沈複,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我看他氣宇不凡,應該是有些修為的,不可不防,咱們先把他引出去除掉,其他的不足為慮!”

“現在最值得顧忌的倒是那個小旗?”

“怎麼說?”

“小旗咱們不能殺,一旦殺了他,上面八成會嚴查,到時候咱們不一定能矇混過去,所以殺那四個年輕人的時候,一定不能讓小旗知道。”

李老人深覺有理,憂慮道:“可他們就住在附近,一旦動起手來,必然會有聲響,到時候那小旗一定會有察覺,可怎麼辦是好?”

張老人也頗覺為難,想了一會兒,說道:“這樣,咱們以設宴的名義把小旗邀請到村中,這樣就把他們隔開了。”

“然後再分兩撥人,一撥引出那沈複,另一撥則去把剩下的三人殺掉,把他們絕得乾乾淨淨。”

李老人想了半晌,覺得此計可行,卻又問道:“四個人突然消失,如何向小旗交代?”

張老人不屑道:“就說他們忽然有急事離開,那小旗哪有心思關心他們,再說大山裡道路崎嶇,偶爾走丟幾個人那還不是常事?”

李老人再無疑慮,和張老人匆匆趕回村子去做安排。

陳元聽著兩人腳步漸漸遠去,心中不由得冷笑。

這姓張的老人看上去一團和氣,沒想到竟然是個陰毒之人。

那姓李的看上去時時被動,可是這種殺人滅族的事,被人一勸就從,恐怕心裡也未必那麼無辜。

隻可惜,這兩個老東西的打算恐怕沒那麼容易成功。

陳元若有所思地往對面四人的房子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