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蛟魔血脈?

陳元心裡一跳,該不會是白娘子吧?

他轉頭看了陳媚娘一眼,見她也正看過來,卻馬上又移開目光。

“這蛟魔血脈究竟是何方神聖,竟能勞這等大人物出馬?”

陳元問道。

“說起這蛟魔血脈,那可是不得了,”曹先生道:“這天下,凡有生有靈的,都能誕生他自身的神。”

“妖魔也是一樣,妖魔之屬,氣運薈萃,誕生了六尊大魔,蛟魔即是其中之一。”

陳元心中一動,想起當初在魔猿記憶中看到的場景,看來這魔猿也是當初六魔之一。

“這六魔現在如何?”

“早被驅趕出這方天地了。”

曹先生笑嗬嗬道:“那是五百年前國朝定鼎的時候,當時天下大亂,人族勢弱,天下處處是妖氛魔霧,六魔乘勢而起。”

“幸好天不絕人族,大周太祖以先天精金之槍立下道統,成大周幾百年盛世,儒門伯安聖人也是在那個時候出世,再加上仙門和佛門也各有應劫之人,一時間高人雲集,終於將六魔驅趕出天地之外,從那以後,六道邪魔隻能龜縮在魔崖山。”

陳元一邊聽一邊點頭,他終於確定,當初見到的魔猿記憶,就是那場大戰的場景。

想到記憶中那幾十裡長的蛟龍,頂天立地的神牛,他不由得心驚,有這等存在生活在天地間,的確是人族的大難。

“大周皇族對黎民的確有大功德,”陳元感歎道:“那蛟魔血脈現在下落如何,可被接回魔崖山?”

曹先生道:“這我卻不知道,隻聽說三個大妖出了魔崖山,後續就沒了訊息。”

陳元點點頭。

沒有訊息,說明白娘子還沒被抓住,要不然早就到處聲張了。

弄明白了情況,陳元不想多待,向曹先生告辭後,轉身就要離開。

卻聽曹先生忽然道:“對了,還有一事,陳先生可能要注意。”

陳元轉過身來,納悶道:“何事?”

曹先生道:“這陣子除妖司會接到一件世外村的案子,如果這案子最後落到陳先生身上,先生務必多加小心。”

這倒是奇了。

世外村陳元知道,這是一個為避戰亂,舉村搬遷到山裡去的村子。

後來大周丈量土地,無意間發現了這個村子,就又把它納入行政。

村中就隻有幾百口人,分成五個姓氏,因為人少,事情也簡單,向來都是自己治理,沒什麼勞煩官府的地方。

即便偶爾有小小妖怪,村子裡的人也都能應付,求不到除妖司身上。

怎麼這個村子忽然就有了案子,還被城隍廟知道了?

陳元問道:“還請曹先生再多指教些,可是那裡出了什麼大妖?”

曹先生搖頭道:“這我卻不知,隻是那裡最近有幾件事很蹊蹺。”

陳元立即打起精神。

曹先生道:“最近十天內,世外村接連死了十二口人。”

陳元精神一震。

十天連死十二個,這死亡頻率確實太高了,絕對不正常。

“曹先生可知他們怎麼死的?”

陳元問道。

曹先生搖了搖頭,說道:“他們身上沒有傷痕,就像是睡著之後,再也沒能睡醒一樣。”

“最離奇的還不是這點。”

陳元聚精會神看向他。

“這些人死後陰魂不散,立即被我城隍廟感應司感應到,可勾魂使過去後,卻沒發現有陰魂的痕跡,甚至連人死後精魂正常消散的痕跡也沒有。”

人死後卻沒有精魂消散的痕跡?

陳元心中一動,問道:“會不會那附近出現了掠奪人精魂的妖魔?”

“不排除這個可能,”曹先生道:“能攝人魂魄的妖魔,陰司記錄在案的有九種,此外也有些魔道妖人修煉功法,可以抽人生魂,具體是什麼情況,那就要靠除妖司的差人們調查了。”

聽曹先生說起魔道妖人,陳元忽然想起帶走林源的妖道,當下問道:“曹先生對拜閻君教可有瞭解?”

“我手下陰使和他們打過幾次交道,他們似乎偶爾會做些祭煉陰魂的勾當,隻是行蹤十分隱匿,連我們也沒法捉住他們。”

曹先生道:“陳先生是懷疑有拜閻君教的人在世外村作亂?”

陳元點點頭,說道:“作亂還是小事,我聽說這一教派拜的雖然是閻君,可日常行事,所尊的卻是判官。”

“曹先生以為,他們有沒有可能是想生造出一位陰司之神?”

“陳先生是擔心他們會混亂陰司?”

曹先生笑問道。

陳元點點頭。

這正是他擔心的,這個世界可是真有神靈,

信奉的人多,就能生出新的神靈,這個什麼拜閻君教好好的捏造一個判官,怎麼看都不懷好意。

曹先生道:“陳先生放心,陰司自誕生已有幾千年,各級陰使近萬,自閻君以下,法身法相神官近千位,早就不是彆人輕易可以染指的了。”

“新神靈容易誕生,那是因為有信仰的空缺處,要想在陰司誕生一位舉足輕重的新神靈,這種時機早就已經過去了。UU看書www.uukanshu.com”

陳元將信將疑地點點頭。

不管怎麼說,曹先生既然說得這麼肯定,那肯定有他的理由,想也可以理解,一個傳承已久的神係,肯定已經經過長久的打磨,哪裡這麼容易就安插就新的神靈。

陳元不再多問,向曹先生告辭後,帶著媚娘離開了城隍廟。

走在回城了路上,陳元想想剛纔得到的訊息,心中有些踟躕,終於還是問道:“媚娘,你想不想你孃親?”

“不想。”

“為什麼?”

陳元好奇道。

陳媚娘抬頭看著他,認真地說道:“因為他們把我丟了,丟給一個隻見過幾次面的陌生人,我為什麼還要想她?”

看著媚娘倔犟的神色,陳元一時間心有慼慼焉。

他彎腰把媚娘抱起來,這才發現小姑娘這兩年身高猛躥,已經不再像小時候那樣適合提抱。

“媚娘是個大孩子了。”

陳元笑道。

他心中有些很奇妙的感覺,當初隻是不知該怎麼處置這孩子,不得已隻好先自己養著。

如今兩年多過去,看著她一天天長大,竟然真有種自家孩子長大成人的感覺。

陳媚娘伸出手來摟著他的脖子,像小時候一樣,說道:“我要和叔叔在一起,和叔叔在一塊的這些日子是我最安心的日子。”

不用擔心被人搜捕,不用到處東躲XZ,不用面對爹孃偶爾難以抑製的煩悶和怒火,叔叔永遠這麼和聲細氣,沒有大人的架子,倒像朋友般自然,這種生活她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