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丁鋒的情況立即呈現在陳元法眼之中。

他現在好像是在城外的某處,因為不見山林,所以應當不是城東南方向。

丁鋒身邊站著個面相文弱陰鬱,但頭髮很爆炸的青年,他對面則…

陳元渾身一震。

丁鋒對面正站著一位老道,頭戴道冠,身穿法袍,滿頭銀絲。

最讓陳元忌憚的是,老道身後隱隱站著一位神將,赤面長鬚,身穿金甲,一手持長鞭,一手持火輪,高大威猛。

都天大靈官!

陳元心中立時出現一個名字。

這是真武大帝座下大將!

所以,這老道是法身高人,一入法身,諸神隨行,所說的正是這等景象。

陳元正心中驚疑,都天大靈官額上豎眼忽然張開,向他看過來。

不好!

陳元知道事情不妙,心中雖緊,但動作卻不慌亂,他立即溝通元始法相。

他的元始法相雖然還沒能顯化,可其強度已經達到法相境,陳元完全可以借用祂的力量,這讓他對因果的操縱大大加強。

神庭中元始天尊法眼微張,伸手遮掩住陳元的因果,隨後祂隨意撥弄,將銀錁子上的一條因果線嫁接過來。

……

雲門山,朝天觀。

觀主趙道玄正坐在雲門之巔,面朝北方,吸納北鬥之星氣,忽然他雙眼睜開,面露疑惑之色。

是誰這麼大膽,竟敢窺伺朝天觀?

他冷笑兩聲,隨手向著窺探過來的目光點過去。

……

雲州府西郊。

李子厚忽然神色慌張,緊接著他身上氣勢沖天而起,撕雲裂日,下一刻卻陡地潰散。

李子厚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氣息一陣萎靡。

“師叔,你怎麼了?!”

丁鋒和誅邪全都大驚。

師叔是法身高人,天榜有名,何曾這般狼狽。

李子厚驚魂未定,說道:“剛纔有人窺探這邊,我開法眼追蹤,卻被他打了一下,這人深不可測,委實可怖!”

丁鋒納悶道:“天下法身高人都有名有姓,師叔認不出這人身份?”

李子厚疑惑地搖搖頭,說道:“他似乎有意遮掩氣息,看來是不想讓我認出來,鋒兒,近來天下有些亂象,你也久不回雲門山,跟我回去看看吧。”

“可我還在調查上次那人。”

“就交給誅邪吧。”

“遵命!”

誅邪連忙道。

丁鋒無法,隻好答應和師叔先回雲門山。

……

神庭中,陳元的心神收納在元始法相中,高坐在混沌裡,看著老道沒能發現他的蹤跡,反而和雲門山的那位自家人不認自家人,終於放心下來。

好寶貝啊!

陳元心神回到本體,眼熱地看著手中的銀錁子。

這簡直是個神器,要是有人敢窺探他,他就轉嫁去雲門山,看對方死不死。

不過這也隻針對那些法身高人,一般人的窺探,根本不可能順著因果直達雲門山。

陳元把銀錁子收好,和法源和尚的念珠,城隍廟贈給媚孃的令牌放在一塊,這可都是保命的寶貝。

“放心,沒事了。”

陳元笑著安慰媚娘。

媚娘點點頭,這才踏實下來。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大早,陳元就被敲門聲吵醒。

他凝神感應了一會兒,臉色一變。

這兩個瘟神!

陳媚娘揉著眼睛,睡眼朦朧地走出來,要去開門。

陳元一把拉住她。

他指指自己,然後搖搖頭。

陳媚娘心領神會,跑出院子,把門拉開。

“小媚娘,我來找你叔叔。”

門外是左維明和範陽,對於昨天的事,他們還沒死心,見陳媚娘把門打開,作勢就要進來。

陳媚娘一手把著一邊門板,不悅道:“叔叔不在家,我一個女兒家,就不讓兩位進來了。”

左維明奇道:“這麼早你叔叔乾嘛去了?”

“可能衙門有事吧,”陳媚娘胡謅道:“剛纔有人把他叫走了,說是什麼城外有異動。”

左維明不疑有他,和範陽相視一眼,道:“應該是昨天那老牛鼻子惹得事,除妖司派他去檢視。”

“媚娘,等你叔叔回來,告訴他去書院找我。”

陳媚娘點點頭,說道:“好的,知道了。”

說完把門一關,反身回到屋裡。

陳元向她比了個大拇指:“好樣的。”

“昨天你們說啥了,怎麼忽然這麼怕他?”

陳媚娘不解道。

“不是怕他,”陳元歎息道:“不想和他們糾纏。”

“趁著他們離開,咱們趕緊走,彆讓他們再找回來。”

陳媚娘奇道:“他們不是已經被騙走了麼,怎麼會回來?”

陳元苦笑道:“左拙生訊息靈通的很,說不定從哪得到信,知道我沒去衙門,肯定會再找回來,咱們先去城隍廟避避,正好,我還有事找曹先生問問。”

一邊說著,他匆匆洗漱好,帶著陳媚娘往城外城隍廟走去。

兩人剛離開半個時辰,左維明二人就反了回來,見陳元家門上了鎖,左維明無奈道:“果然是被他騙了。”

範陽道:“看來他是不願意趟這個渾水,放心吧,我自有計較。”

“哦?”左維明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範陽笑一笑,沒有搭話,徑直走了回去,UU看書 kanshu.com左維明隻好在後面跟著去了。

陳元和媚娘一路來到城隍廟。

廟祝早得到吩咐,知道這位官人是城隍爺座上賓,因此十分恭敬,把二人迎進去。

還是在上次影壁前,慶無賞把兩人接進去。

“陳先生怎麼提前來了?”

距離約定的十日之期還有幾天,曹先生有些疑惑。

陳元笑道:“這幾天我可能要外出,擔心錯過日期,所以就提前來了。”

他決定這兩天從其他小旗手中接幾件外出的案子過來,一是避避左維明這倆瘟神,更重要是不知道丁鋒會不會再來調查,能躲著點也是好的。

“陳先生真信人也。”

曹先生感歎道。

於是城隍廟眾人又像上次那般圍坐,陳元居中托起慶雲金燈。

花兩個時辰為眾鬼差祛除完幽冥氣,陳元的元始法相又長了一丈五,正式跨過十丈,進去第二重天。

做完這件例行公事,陳元開始談起這次前來的真正目的。

“城隍大人,”陳元問道:“昨日城外忽然有高人氣勢沖霄,著實可畏,大人可知其中底細?”

曹先生笑道:“陳先生不需憂慮,那人是朝天觀的院監李子厚仙長,如今已轉回雲門山去了。”

陳元佯裝驚訝道:“據說這位李仙長從來不下雲門山,這次是為了何事?”

“其中詳情我也不知,”曹先生道:“隻是聽說,魔崖山那邊找到了一位蛟魔血脈,派了三位大妖出來,要接她回魔崖山,這位仙長是下山防止魔崖山有異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