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中陽,實不相瞞,這次找你是有要事相商。”

範陽說道。

陳元心中早有預料,知道他不會平白邀請自己,因此也不意外,問道:“但說無妨。”

範陽看了看左維明,示意由他來說。

左維明道:“中陽可聽到一個訊息?”

你不說我哪知道?

陳元納悶道:“什麼訊息?”

“雲光公主行宮傳出訊息,說是院試過後,公主府會宴請諸生。”

左維明語氣略帶興奮地說道。

“沒聽過,”陳元問道:“這裡面有什麼說道嗎?”

“那說道可就大了!”

範陽接過話頭:“當今聖上闇弱,自十一年前遭遇政變,就再沒掌管朝政,從那以後雲光公主就走到前面,扶持忠臣,抗衡奸相。”

“這麼些年,她可從沒有宴請諸生的舉動,再加上前幾天知府借朱能試探諸生意向的事,我推測,公主這是有意撥亂反正,這正是我等有為之時。”

陳元心中有些不妙,打個哈哈道:“哈哈,是啊,正該有為,我等除妖司差人也要努力除妖,報效朝廷,安撫黎民纔是。”

範陽不悅道:“中陽何必裝傻,我等讀書人,當此風雨飄搖之時,正該忠於君父,力抵奸佞纔是,這纔是我等的責任,除妖小事,何足掛齒!”

不,這是你們的責任,管我屁事。

陳元心中吐槽。

他可沒什麼君父觀念,根據他這些年的觀察,嚴清固然不是個好東西,可當今皇帝也未必是個明君,一隻狗和一個廢物之間,他乾嘛一定要選一個。

隻聽範陽又道:“我和拙生已經決定了,在公主宴會上,我等做個發起人,邀諸生結社!”

左維明接茬道:“據我觀察,大周各地學子都已經對嚴清不滿,隻是苦於無人組織,這才成一盤散沙狀,隻要我等站出來,先在雲州府,然後由點及面,最後必會形成燎原之勢。”

怎麼的,最後你們是不是還要公車上書?

陳元聽得目瞪口呆。

這倆這麼有誌氣的嗎,這可是動輒殺頭的買賣。

而且這又不是什麼外敵入侵,神州陵夷的大難,不過是兩夥都不怎麼樣的人狗咬狗,搞這個有什麼意義啊?

陳元理解不了這些人的忠君之心,隻能表示尊重,隻是他預感到麻煩很快就要到他身上了。

果然,範陽問道:“中陽兄,這等盛事,就由我們三個發起如何。”

陳元在上次宴會中很是出了一番風頭,有不少書生把他引為知己,如果能拉他入夥,必定可以拉來更多的人。

陳元知道他的想法,心中不由得苦笑,人果然還是要低調,一不小心高調一次,這不就來了麻煩?

左維明二人見陳元低頭沉思,急道:“中陽,你有什麼意見,但說無妨?”

“承蒙兩位看得起,”陳元道:“隻怕我不能勝任啊。”

左維明不以為然道:“中陽你過謙了,我們相交已有兩年,我還不瞭解你麼,你不僅義理精深,連詩詞都能隨口詠出佳篇,不僅如此,就連與人交往,你都比我和子健強,你若不能勝任,我們兩個豈不都成了土雞瓦狗?”

你倆哪是土雞瓦狗啊,你倆分明是臥龍鳳雛。

陳元搖了搖頭,笑道:“你太高看我了。”

“就算高看吧,”左維明道:“中陽你要不要加入我們?”

陳元眉頭微皺,思索起來。

加入他們是不可能的,這件事對他來說,既沒有好處,又沒有意義。

可如果直接拒絕,難免大家朋友沒得做。

不做朋友倒還無妨,就怕這些人以後成事,大周朝堂上忽然出現了一個所謂的清流黨,那豈不麻煩。

想了一會兒,陳元啞然失笑,心想管他什麼清流黨,等他們成事,老子都已經成元始天尊了,看他們哪個敢惹老子。

他正要直言拒絕二人,忽然外面傳來一陣嘈雜,緊接著陳媚娘推門闖進來,飛撲進他懷裡。

陳元感覺她渾身在發抖,心中大驚,問道:“媚娘,怎麼了?!”

陳媚娘抬起頭來,臉上掛著淚珠:“沒事,想你了。”

陳元見她臉色慘白,手掌冰涼,明白事情肯定不簡單。

他抬起頭來,衝兩人笑道:“抱歉,孩子一個人在家害怕,咱們下次再聚。”

說完抱著媚娘往外面走去,剛到門口,卻見姚映雪也趕了過來。

姚映雪見他抱著媚娘款款安慰的樣子,心中有些驚訝。

這人竟然也有溫柔的樣子?

“怎麼了這是?”

姚映雪問道。

“沒事,”陳元笑道:“小孩子離不開人,下次再來,下次再來。”

陳元抱著媚娘匆匆趕回家去,留下範陽和左維明二人面面相覷。

“媚娘,發生什麼事了?”

他鄭重問道。

陳媚娘於是把剛纔有人來訪的事講述出來,www.kanshu.com又給他描述一遍來人的相貌。

丁鋒?

他為什麼會來,是為了丁姑的事?

陳元搖了搖頭。

不可能,一個丁姑還不值得丁鋒專門來找他麻煩,而且聽媚孃的描述,丁鋒來之前已經知道他收養媚孃的事,明顯是提前調查了他。

如果不是為了丁姑,那麼……

陳元心中明白,他可能是衝著自己來的。

畢竟丁鋒可是真武法嗣,他在此世唯一打過交道的法身就是真武大帝!

“叔叔,咱們要搬家了嗎?”

陳媚娘緊張地問道。

她還記得,當初跟著爹孃,每當有什麼風吹草動,一家人就要搬家。

自從跟了陳元,她生活安定,幾乎要忘記當初東躲XZ的經曆,今天丁鋒來訪,立即讓她重新回憶起那段歲月,心中頓時一片冰涼。

“不用。”

陳元安慰地輕撫她後背,笑道:“你迴應的很好,咱們不用搬家。”

“對了,他給你的那塊銀錁子呢?”

陳媚娘從懷裡掏出銀子交給陳元。

陳元把銀錁子托在掌心,睜開法眼。

他倒要看看丁鋒到底要做什麼!

銀子上的因果線呈現在陳元眼中。

鑄銀工匠的敲打聲

朝廷仙錄司官員在裝箱進獻

雲門山的靄靄白雲

丁鋒從朝天觀下屬各道觀執事手上接過白銀

……

找到了!

陳元終於從重重因果中找到丁鋒,隨即法眼順著因果線條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