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又在清江縣停了一晚,連夜把抬舉丁姑進神冊的卷宗寫出來。

這種事,上面一般都會重視經辦人的意見,尤其丁姑還是一個剛蛻變的小神靈,朝廷不會花太多心思在她身上。

第二天陳元帶著兩名力士回到雲州府。

把卷宗呈遞上去之後,陳元匆匆忙忙趕回家去,一連三天沒回家,家中的大小姐怕是要鬨翻天。

剛推門進院,就見陳媚娘雙臂抱胸,蛾眉倒蹙看著他。

陳元一下子刹住腳步。

把孩子獨自丟在家裡好幾天,孩子生氣了該怎麼辦?

先下手為強!

陳元眨眨眼睛,若無其事地笑道:“媚娘,給你佈置的功課怎麼樣了?”

小丫頭已經快九歲了,早到了讀書識字的年齡,陳元佈置下功課,每天寫五百個大字,此時正好拿出來搪塞。

陳媚娘呆住了,她下意識把抱在胸前的雙臂放下來,說道:“叔叔,你喝茶嗎,剛泡了你最愛喝的柳葉尖,我去給你端過來。”

說著不等陳元迴應,一路小跑進屋裡。

陳元長舒了口氣。

小傢夥還是年輕啊。

沒過多久,陳媚娘把茶端出來,沒再埋怨陳元久去不歸,陳元也沒再要看功課,兩個人心照不宣地嘿嘿一笑。

喝完茶,陳元在院子裡坐了會兒,旁邊傳來敲門聲。

陳元走過去把門打開,左維明和範陽兩個站在外面。

“就知道你回來了!”

左維明笑道。

陳元奇道:“你是在除妖司安了眼線嗎,怎麼每次你都能猜著?”

之前他來到雲州府,這傢夥也是提前就在城門外等他了。

“哈哈,我有神機妙算,你不要管。”

“今天來找我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範陽道:“當然是去春暉樓,上次約你,結果你第二天就離開了雲州府,今天正是時候。”

陳元哦了一聲,他都忘了上次的約會了,沒想到這倆居然會專門來讓他補上。

“誒?小媚娘,又長高了,哈哈。”

左維明笑道。

陳媚娘神出鬼沒地走了過來,她沒搭理左維明,走過去一腳踢在他小腿上,踢得他一個踉蹌,隨後轉身走回屋裡。

左維明滿頭霧水,疑惑道:“這是怎麼了,我得罪她了?”

陳元笑道:“可能因為你不是好人吧。”

範陽聞言哈哈大笑起來。

陳元換了身衣服,跟著兩人出了院子,向春暉樓走去。

三人剛離開不久,敲門聲再次響起。

“可是落下東西了?”

陳媚娘把門打開,卻見門口站著個面容冷傲的年輕男人。

她怔了下,問道:“你找誰?”

“我找陳元,他可是住在這?”

男人說道。

“是這,”媚娘回道:“你是誰?”

男人笑著走進院子,說道:“我是他朋友,今天專門來找他,你就是媚娘吧。”

陳媚娘心中一凜,暗暗提起警惕。

叔叔也許有她不認識的朋友,但這種朋友絕不會知道家裡的地址,眼前這人有詐。

她心中這樣想著,臉上卻不露聲色,乖巧地點點頭,說道:“我就是媚娘,你來找叔叔有什麼事?”

男子隨意地在院裡屋裡走了一圈,隨口說道:“哦,沒事,就尋常拜訪。”

“叔叔,你也是除妖司的人嗎?”

媚娘問道。

男子點了點頭,說道:“算是吧。”

“叔叔,媚娘可以求你件事嗎?”

媚娘說著,淚從臉上滑了下來。

男子愣住了,這種情況他可沒料到:“什麼事?”

“你能勸勸我叔叔,讓他不要再在除妖司做事嗎?”

媚娘越哭越傷心,眼淚撲簌簌掉下來,看得男子心裡都要難受了。

“為什麼?”

男子問道。

“在除妖司做事太危險了,我叔叔沒什麼根基,本領又不強,出去捉妖,三次倒有兩次受傷回來,我真的好怕他出事,到時候就沒人照顧媚娘了,你能不能勸勸叔叔,讓他不要做了。”

倒是個孝順的孩子,沒辜負這個小旗收養她一場。

男人心中歎息:“放心吧,我會勸他的,你不要擔心,不過,他在除妖司做事,也是為了賺錢照顧你,記得以後多孝敬他也就是了。”

說完他也不想再多呆下去。

一個三天兩頭在低級妖魔手中受傷的小旗,不可能是他在尋找的人。

男子走到門口,忽然停下腳步,他從懷裡掏出一塊十兩重的銀錁子,交給媚娘道:“給你做禮物。”

媚娘搖搖頭:“叔叔說不能隨便拿人家禮物。”

男子笑了笑,說道:“沒關係,我可是你叔叔的朋友,他不會怪你的。”

說完把銀錁子塞在媚娘手裡,轉身離開小院。

陳媚娘小手緊緊攥著銀錁子,不自主地顫抖起來,她強撐著走回屋裡,整個人癱軟下去,大口地喘著氣。

有人在調查叔叔!

……

“誰能想到,冷麪丁鋒竟然喜歡小孩子。”

丁鋒從陳元家出來,剛轉過街角,誅邪出現在前邊,面帶譏諷地說道。

話剛說完,眼前的丁鋒忽然不見了蹤影。

不好!

誅邪心中一驚,連忙閃身躲避,可是還沒等挪動腳步,一股灼熱暴戾的力量從口中直下喉嚨,遍及肺腑,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燃燒起來。

噗!

誅邪口中噴出一縷煙。UU看書 www.kanshu.com

“這次又是為什麼來找我?”

兩人約好共同調查圍剿張天王的人,丁鋒負責在雲州府的,誅邪負責下面各縣支援的那些。

結果丁鋒剛來到雲州府,誅邪竟然也跟了來。

“院監大人在城外,他說兩年沒見你回朝天觀,有些想你了,所以順路來看你。”

誅邪語氣有些酸澀。

雖然兩人同時拜入朝天觀,可他隻是個影子,怎麼都不可能獲得這種關愛。

除非有一天他不再隻是個影子。

丁鋒疑道:“師叔下了雲門山?發生什麼事了?”

誅邪道:“魔崖山那邊有異動,觀主派院監大人去檢視。”

丁鋒冷笑道:“邪魔六道還不死心麼?”

“這次不一樣,”誅邪道:“據說這次是因為發現了一個蛟魔血脈,魔崖山派出了三個大妖,親自把她接回去了。”

丁鋒面色一變:“蛟魔血脈?大行寺那幫禿驢都是廢物不成,竟然讓蛟魔血脈回了魔崖山?”

邪魔六道以六魔為根基,當初儒門,仙門和佛門,三家合作這纔將六魔驅趕出世界之外,使邪魔六道失去根基,隻能龜縮在魔崖山。

此後三家各自負責兩魔,阻止有六魔血脈的妖回到魔崖山,以防邪魔六道利用六魔血脈做錨點,給六魔定位,把六魔接引回來。

蛟魔正是大行寺負責,結果還是讓蛟魔血脈回了魔崖山。

誅邪道:“這不是咱們能管的,還是先去見院監大人再說吧。”

丁鋒點點頭,和誅邪向城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