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回到水關村,跨上馬就趕回了縣城。

他打算在縣衙呆一晚,避避丁鋒這個瘟神,然後明天去把丁姑找出來,先打一頓再說。

這件案子真是見鬼了,好好的捉個妖,竟然遇到人榜第一和第四火拚,案子沒解決不說,還差點惹一身騷,真是晦氣。

謝絕了縣令和縣丞的宴會,陳元安安穩穩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他把兩個力士留在縣衙,獨自趕去水關村。

他打算故技重施,先找到二姐,然後順著因果線去找丁姑。

距離水關村還有二裡路,路旁有個小祠堂,陳元轉頭看了一眼,面露喜色,翻身下馬往祠堂走去。

說是祠堂,其實就是個一人高的小神龕,旁邊插著香還沒燃儘,神龕上面刻著兩個大字:丁姑。

這是得來全不費工夫,竟然遇到供奉丁姑的祠堂,這可就不用再去找二姐了。

他朝路邊看看,見左右無人,於是伸手把神龕內的泥塑像拿出來,轉身走進路旁樹林中。

陳元在樹林裡轉了半天,終於找到一棵挺拔的大樹,這樹有兩人合抱粗,枝乾斜出,正好掛人。

陳元滿意地點點頭。

他把塑像擺放在樹下,在塑像旁邊點燃香火。

隨即他睜開法眼,一條金線連接在塑像上,另一頭不知道通往何處。

陳元屈指在金線上彈了一下,震動瞬間沿著金線傳遞出去。

這樣應該能引起那女人(神)注意了吧?

受香火供奉的神像如同神靈耳目,但凡有什麼異動,總能引起祂們注意。

看到他在這,丁姑怎麼也要過來看看吧。

陳元盤膝坐在樹下,閉目養神。

沒過多久,他心中一動,睜開眼,隻見身前站著個年輕婦人,正是丁姑。

“見過恩公。”

丁姑笑道。

“且慢叫恩公,”陳元冷笑道:“昨天大戰方起,你可沒念著我是你恩公,自己轉身就跑了,也沒想著拉一把。”

丁姑無奈道:“那兩人實在太厲害了,我若帶上恩公,神靈隱遁之法不能施展,不過是白白犧牲兩個人而已,天幸恩公無事,這下我就放心了。”

“很好,”陳元道:“看來不接受教訓,你是不會說真話的。”

丁姑笑出聲來,說道:“恩公恕我無禮,憑恩公恐怕還教訓不了我。”

“今日恩公心情不好,那丁姑就改日再見。”

說著轉身要走,卻聽唰的一聲,一條金索纏住她的脖頸。

丁姑心中大驚:“恩公如何會這縛神索?”

陳元並不搭話。

這什麼縛神索不過是金行元氣運用的小竅門而已,他體內蘊養著先天五行,昨天一看丁鋒施展就立即通達。

他手一甩,把金索繞過半空中一條樹枝,隨後一拉,把丁姑吊了上去。

丁姑脖子被縛神索勒住,整個人吊在樹上,隨風左右搖擺著,倒像個吊死鬼一樣。

丁姑這才慌了,急道:“恩公你這是要乾什麼?”

陳元冷笑道:“乾什麼?”

“你真當我不懂神靈隱遁?以神軀附人體,週轉神域,片刻即至。”

“我是武者,你無法附我的身帶我走也就罷了,那個老艄公就在旁邊,你管也不管,你就是這麼做神靈的?”

“保境安民,神之職任,今天就給你個教訓,讓你記得該怎麼做神靈。”

說完陳元手掐法訣,很快有電光在他指尖躍動,他兩手一搓,把電光扯成一條長鞭。

“恩公你聽我說!”

丁姑急道:“我是受女子香火供奉成神,因此神職隻是庇護女子…啊!”

陳元把手中電鞭一甩,發出一陣劈啪響聲,嚇得她立即住嘴。

丁姑心裡涼了半截,本以為隻是個普通除妖司小旗,哪知道竟然是扮豬吃老虎!

也是,普通小旗怎麼敢踏上那條船。

丁姑腸子都要悔青了。

陳元心中並不姑息,當真甩起鞭子抽打在她身上,最開始她還叫喊著求饒,後來見陳元真是冷麪冷心,她也不再求饒,也不再叫喊,隻是咬緊牙關忍受,隻偶爾受不住了,才發出幾聲哼鳴。

陳元的電鞭威力並不大,控製在不會真正損傷神軀的範圍內,整整抽足一百鞭這才停手。

見丁姑目光森然地看著他,陳元問道:“你心有怨恨?”

丁姑把頭擺向一邊,不發一言。

“好,”陳元說道:“那我就告訴你為什麼你要捱打。”

丁姑兀地把頭轉過來,想聽他怎麼狡辯。

隻聽陳元說道:“第一,神靈各有神職,這不假,但神靈上體天心,下秉民意,無論神職如何,皆有保境安民之責,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不救境內之民,當罰!”

丁姑咬著嘴唇,臉上有些羞赧之色。

“第二,”陳元道:“即便是神靈,也不可濫用威福,我之所以來水關村,就是接到狀子,此地接連有五個老婦人被無名妖魔浸在水裡,是你乾的吧?”

“該不該罰?”

“那是她們自找的,你也不去問問,嫁過去的小媳婦都被逼迫成什麼樣了。”

丁姑還要辯解,見陳元目光冷然,聲音立即弱了下來:“我承認,我手段有些太粗暴,以後不這樣就是了。”

陳元點了點頭,說道:“兩罪並罰,所以打你一百鞭,之前的過錯算是一筆勾銷,希望你以後不要再犯。”

丁姑心中一動,隱隱猜到什麼,脫口道:“恩公,你這是在替我脫罪?”

她雖然剛成神不久,可也聽說過,朝廷對那些香火隆盛的大神靈固然敬重有加,可對於剛成神的小神靈卻很苛刻。

尤其是她這等神軀還沒完全蛻變成功的,幾乎動輒就要打殺,更不用說她身上還帶著罪。

陳元打她一百鞭,算作之前罪孽的懲罰,也就是說不用擔心朝廷再以這個為理由打殺她了。

陳元道:“你雖然有些毛病,可是本性不算太壞,而且生前遭際坎坷,就這麼打殺了,未免有失公道,你以後好自珍重你的小命吧。”

說完他把金索收回,丁姑從樹上落了下來。

丁姑盈盈跪倒在地,說道:“多謝恩公保全之恩,丁姑以後一定學著做個好神,再不敢犯錯了。”

陳元搖頭道:“保全不敢講,隻是儘量秉公處理罷了,看你神軀還沒完全蛻化,我再送你場造化。”

按照規定,神軀沒完全蛻化的神靈,處理方式以消滅為主,他少不得多操勞些,把這個隱患解決了,也免得給自己留下麻煩。

他睜開法眼,丁姑周身圍繞著一圈金輪,可就在這金輪上卻有幾塊缺口,幾條紅色與黑色的因果線條從這缺口中穿過,連接在丁姑身上。

陳元明白,這是她還沒斬斷的前緣,也是她神軀未完全蛻變的破綻。

他從神庭中召出慶雲金燈, www.shu.com將那幾條因果點燃,瞬間因果線化為灰燼。

丁姑隻覺渾身一陣輕鬆,神軀竟然已經蛻變完滿。

她正要道謝,卻見陳元從那盞小燈中摘下一小點火花,手指輕彈,火花沒入她的眉心。

丁姑大驚:“恩公,這是做什麼?”

陳元道:“放心,隻是自保而已,日後難免會有人來盤問你,這點神火可以護住你的精神,不被人將我的訊息套走。”

說著他頓了頓:“如果你自己想要把我的事透露給彆人,我也會立即知道,到時候我會引燃神火,將你燒儘,咱們先小人後君子,彆怪我沒提醒你。”

丁姑仔細打量他兩眼,疑問道:“其實恩公完全可以將我誅殺,這樣既符合朝廷的規矩,又能保證不會泄露自己的秘密,恩公為什麼要放了我?”

“有道理。”

陳元點點頭,隨即指間閃動電光,卻見丁姑並不害怕,笑語盈盈地看著他。

陳元散去雷法,搖頭笑道:“不自棄者天不棄,你是個好人,想必也能做個好神,所以我不殺你,至於以後會不會因此而有麻煩…嗬,活著就會有麻煩,兵來將擋而已。”

丁姑點了點頭,鄭重道:“原來官府裡還是有好人的,丁姑先謝過了,以後我要是能成大神靈,必報恩公大德。”

陳元笑道:“那咱們後會有期吧,回去後我會將你的事情上報神錄司,將你登入神冊,後事你不用再擔心,好好做神吧。”

丁姑連連道謝後,運起隱遁法,消失在陳元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