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人死後,陰魂很快會消散,那些癡戀人間,徘徊不去的陰魂,會被陰使勾去,在陰司中打散。

隻有一種例外。

那就是陰魂被百姓供奉,得香火庇佑,這才能免除陰使的鎖拿。

這位丁姑多半是如此了,隻是不知她是否已經徹底蛻變成神靈。

如果還沒徹底蛻變,正常的處理程式是把她消滅掉,就像面對妖魔一樣。

如果已經徹底成神,陳元就有責任把訊息報上去,供朝廷記錄在冊。

就算是神也不能逃脫人間皇朝的監管,除非你是朝天觀正神。

為今之計是要趕快把這位丁姑神找到。

至於怎麼找出這位丁姑…

陳元心中一動,睜開法眼,向二姐看去。

不出所料,他在二姐身上看到一條金色的因果線條。

這個二姐既然在祭拜丁姑,自然可以算作丁姑的信徒,身上有因果指向丁姑,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陳元把這條金色線條抓在手裡,往另一頭追尋過去。

張強和兩個力士對視一眼。

“張隊長,咱們怎麼辦?”

力士問道。

“要不…跟上去?”

張強道。

“那她們呢?”

張強看看被帶過來的一群女人,笑道:“放心,都是同村人,知根知底,她們跑不了,等會兒大人若是要用到她們,隨便就能傳喚過來。”

用到她們…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兩個力士放下心來,同張強一起向陳元追過去。

陳元沿著因果線找過去,很快就到了元江岸邊,他往江心看去,發現這條因果的儘頭指向一條遊船。

他視力極為敏銳,立即發現,這條船上竟然繫著一條女人的手帕。

陳元心中一動,想起二姐的話來。

這是有人在召喚丁姑?

張強三人跟在陳元身後,他們不知道陳元在乾什麼,見他盯著江心的遊船,於是問道:“大人,那條船有問題?”

陳元搖搖頭,喊道:“船家,我們要渡河,過來捎我們一程。”

撐船的是個上了年紀的艄公,聽到陳元的喊聲,馬上調轉船頭,向岸邊駛來。

等船靠了岸,陳元正要上船,忽然心中一凜。

船艙中已經坐了一個人,二十二三歲的年紀,面容冷峻,手持一把長劍拄在船艙上,他身上氣息蓬勃欲出,陳元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個隨時都能顯化法相的少年高手。

為什麼船上會有個高手,要渡河的船客?

陳元不動聲色,反身說道:“我自己上去就好了,你們在岸邊等我。”

張強三人全程都處於懵懂之中,隻好遵守命令留在岸上,看著陳元登上船。

艄公把篙在岸上一撐,遊船向江心駛去。

張強三人相視苦笑,隻覺得這位小旗大人行事詭秘,簡直讓人難以理解。

三人正要去找個可以暫時休息的地方,剛回頭卻不由得嚇了一跳。

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和尚,以及一位身後揹著重劍的俠客。

和尚笑嗬嗬說道:“此地不宜久留,三位施主還是早些離去,免得殃及池魚。”

張強三人修為雖然不高,但基本的眼力還是有的,這兩個看上去就像高手,他們不敢招惹,連忙轉身離去,一邊走一邊聽到後面兩人開始交談。

和尚說道:“二十六先生,你尾隨丁鋒施主已經近一月光景,為何還不出手,你手中劍可是鈍了?”

韓劍癡道:“法謙大師尾隨韓某也近一個月了,為何還不出手,可是禪心已蒙塵?”

和尚笑道:“我還有時間,我不著急,倒是二十六先生要抓緊了,丁鋒施主隨時都可能顯化法相,如果再不出手,恐怕就沒機會了,日後劍心軟塌,後路可就不好走咯。”

韓劍癡眼中寒光大盛,冷笑道:“大師何必自欺欺人,大師的心魔不該是我韓某人,而是人榜第二的法海和尚,大師不敢去找法海,卻拿我韓某人做磨刀石,你的禪心可清明否?”

法謙手中念珠一頓。

兩人冷哼一聲,轉身走開。

張強三人無意間聽到這番談話,心中驚恐,幾乎走不動路。

二人剛纔口中談到的那幾個名字,每個都是人榜上響噹噹的人物,堪稱整個大週三十歲,甚至四十歲以下最頂尖的人物。

這種神龍般的高人,今天竟然被他們給碰到了。

這幾位天驕怎麼會在這裡出現,難道這河上會出什麼事?

三人不敢停留,連忙加快了腳步往前趕去。

張強熟悉地形,知道前面不遠有座涼亭,於是帶兩名力士往那邊走去。

剛走到涼亭下面,三人忽然停下腳步,原來涼亭中已經有人了,兩個身穿錦衣的漢子正在裡面乘涼。

三人很快認出來,這錦衣是監察司的官服,於是鬆了口氣,往涼亭走去。

除妖司和監察司畢竟同屬內府,兩司關係也不差。

“監察司的兄弟辛苦了!”

張強當先招呼道。

兩個監察司番子連忙站起來,回道:“除妖司的兄弟辛苦了。”

張強問道:“兩位兄弟在此可是盯梢人榜第七的法謙和尚,以及人榜第五的韓劍癡?”

監察司番子奇道:“兄弟如何得知?”

“嗐!”張強歎道:“剛在路上碰到他們,那高手氣勢真是讓人畏懼,我三人差點尿了褲子。”

兩個番子笑了起來。 www.uukanshu.com

張強又問道:“兩位兄弟在此盯梢,可是要有大事發生?”

監察司番子點頭道:“我們得到訊息,據說此地有隻水鬼可能要成神,丁鋒想要替朝天觀收服這位神靈,到時候少不了要有一戰。”

“丁鋒一出手,韓劍癡八成會伺機出手,而法謙和尚一直在追蹤韓劍癡,想借他磨練自己的道,估計也會出手。”

“到時候就是人榜前十的混戰,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大場面。”

張強三人聽得悚然一驚。

水鬼成神?

難道是說丁姑?

本以為隻是件不起眼的小案子,怎麼忽然成了這麼大的事件。

人榜前十的天驕,平日裡見一面都難,今天竟然有可能觀看其中三位的混戰,這是多大的榮幸。

忽然他們臉色古怪起來。

陳元小旗現在還在船上呢,如果這三位要打起來,小旗承受他們三人的氣息衝擊,如何還有活路。

三人把陳元還在船上的事講給兩個番子。

番子歎息一聲,說道:“隻能聽天由命了,這三位爺都不是心善的人,尤其是丁鋒,生性高傲冷酷,哪裡會在乎普通除妖司差人的性命,而且朝廷也不可能因為一個小旗就找他們麻煩。”

“到時候隻能看那位兄弟的運氣了,運氣好,撈一條命,運氣不好,嘿。”

張強三人聽得心中一陣黯然。

這就是他們這等普通差人的命運,在強者面前,他們如同草芥,死了也就死了,朝廷根本不會為他們討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