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在林英豪看來,陳元剛拿到修煉功法,和普通人沒有兩樣。

一個普通人去鬥妖魔,哪怕是剛開始妖化的妖魔,縱然不死,也免不了要受重傷。

可眼下陳元竟然平安回來了,而且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傷口。

他狐疑道:“清水村的妖物解決了?”

陳元點頭道:“解決了。”

林英豪沉默一會兒,說道:“給我詳細說一說經過。”

在回來的路上,陳元就一直在想該怎麼報告。

首先當然不能照實說,要不然他的實力就曝光了。

他的實力本身不算什麼,隻不過開一竅而已,除妖司的兩個小隊長都是開兩竅的修士,隊長更是四竅。

這三個人都可以輕鬆摁死他。

最關鍵的是他的提升速度,這是絕對沒法解釋的東西,而且他還不知道他神庭內的魔猿到底是什麼身份。

萬一是個受忌諱的東西,一旦被人發現了,他恐怕會立即被消滅。

更不用說,縣丞王中成若是知道了他的提升速度,恐怕會緊張到睡不著覺,立即就要斬殺了他。

照實說是不行的,胡說也不行,畢竟有那麼多人看到他的除妖過程,隻要稍微打聽一下就能知道經過。

既然不能胡說,也不能照實說,那隻有儘力把雞妖的實力往低了說,試著矇混過關了。

於是陳元回道:“沒什麼奇特的地方,就是一幫村民沒什麼見識,那隻雄雞就隻是好鬥了一些,他們就認成了妖魔,其實不過比尋常公雞凶猛一些罷了。”

“那隻雞被村民們趕出村子,早就已經野化了,為了把它引出樹林,這才耗了這麼久,若不然昨天當晚就能回來了。”

林英豪點了點頭,沒有懷疑他的說辭。

這個年頭,村民們多不讀書,也沒什麼經驗見識,說話喜歡誇張,這都是他們經常遇到的事。

之前甚至有下面呈上狀子來,說某某村鬨鬼,每到晚上就會有莫名其妙的巨大聲響在村子裡迴盪。

最後除妖司前去調查,發現隻是某戶人家打鼾聲音過大而已。

林英豪沒了興致,擺擺手讓陳元出去。

過了半晌,卻發現陳元還在原地站著,沒有要走的意思,問道:“還有事?”

陳元現在有些猶豫。

他想跟林英豪打聽魔猿的事,但他又不確定這東西會不會犯忌諱。

這鬼地方犯忌諱的東西可太多了,一旦被人懷疑他和那些東西產生了聯絡,彆人甚至可以不求證據,直接把他斬殺。

更何況,陳元現在還不清楚林英豪和王中成是什麼關係。

如果他和王中成私交很好,一直在替王中成盯著陳元,那他忽然打聽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豈不是立即就要被王中成注意到。

想了半晌,陳元最終決定,不能這麼急著找林英豪打聽,當下笑笑說道:“連著執行了兩次任務,有些疲倦了,想找隊長告假一天。”

林英豪一怔,隨即點頭說道:“你是該修養了,明天不給你安排案子了。”

除妖司雖然並不怎麼把這些差人當人看,可到底不會故意讓他們送死。

除妖過程中,差人們會沾染煞氣,如果連續執行任務,煞氣積聚不散,差人們出事的機率就會大大增加。

所以除妖司按慣例都會允許差人每執行兩次任務就修養一天。

陳元點點頭,轉身就要走出官署。

隻聽林英豪又道:“對了,等會兒晚一些走,會有儒門的先生過來除邪煞氣。”

陳元疑惑道:“儒門先生來除邪煞氣?這是為什麼?”

林英豪道:“除妖司慣常和妖魔打交道,難免在身上積澱煞氣,煞氣留的久了,人也就慢慢受它影響,輕者變成瘋狂人,重者甚至可能變成妖魔。”

“所以朝廷向儒門請求,每月來除妖司清掃煞氣,雖然不能徹底解除禍患,但也能大大緩解除妖司差人們入魔的危險。”

原來如此,這倒是件大好事。

陳元向林英豪拱手道謝後,沒像之前一樣回到住處,而是走去值房,等著儒門高人到來。

快到掌燈的時候,一陣腳步聲由遠到近,很快三位隊長,連同一個看上去隻三十來歲的文弱書生走了進來。

值房中眾差人連忙站起來行禮,看樣子都對這位書生很敬重。

陳元雖然沒有見過書生,也有樣學樣,跟著一起行禮。

兩位小隊長親自給書生擺好書案,請他落了座,隨後吩咐中差人在書案前面坐好。

書生向著眾差人微微點頭,隨後從書囊中取出一本書。

大周的文字與前世多有相似之處,再加上陳元的前身也讀過幾年書,因此能認出封面上的字,知道這是一本叫作《義衡》的書。

書生隨便翻開一頁,開始讀了起來。

他誦讀的聲調十分怪異,UU看書 www.kanshu.com有點像陳元前世聽過的和尚道士們誦經唸咒的聲音。

隨著誦讀聲響起,陳元感受到,從書生身上散發出一種氣息,這種氣息光明正大,而又剛強不屈。

隻一瞬間,這種氣息就從除妖司衙門橫掃而過。

除妖司差人們往日裡除妖帶回來的煞氣不甘於被這正大之氣降伏,全都翻滾衝撞起來。

這正邪之氣相激相蕩,竟然在整個除妖司掀起一陣陣旋風。

到底是書生的正氣更強一些,沒過多久,煞氣被掃蕩殆儘。

往日裡,人們稍微靠近除妖司,立即就能感受到氣溫急劇降低,此時經書生唸誦聖賢文章,正大之氣掃過,氣溫頓時回暖。

連下面的眾差人,身上的煞氣被沖刷去之後,也頓時覺得身心輕鬆,於是紛紛向書生道謝。

陳元也跟著眾差人一起道謝,但他心中卻彷彿驚濤駭浪一般。

陳元比其他的差人感受更深,他不僅有煞氣被清除的感覺,同時也感覺到一直盤旋在自己周圍不去的那股暴虐之氣也受到了彈壓。

這位儒門先生能幫他壓製魔猿?

這簡直是在他要睡覺的時候,彆人遞了個枕頭過來。

陳元心中立即振奮起來。

他恨不得立即把這個書生拉到一邊請教,可他很快壓製住自己的衝動。

不能草率從事,這位書生看上去地位不低,他未必會把自己這等低級差人看在眼裡。

而且周圍這麼多人,要談事也不方便。

最好還是等過後再到他門上拜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