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對大周沒什麼感情,他才穿過來三四年,能有感情纔怪。

大周的天下姓姬還是姓嚴,和他有什麼關係嗎?

隻要他和媚娘能好好活著,彆的他才管不了那麼多。

可是很明顯,他不在乎的事,有很多人在乎。

聽到範陽如此說,朱能不悅道:“範子健,你不要胡攪蠻纏,誰說大周姓嚴了?”

“哦?那你是什麼意思?”範陽道:“位卑不敢忘國,你不提聖上,卻祝首輔,居心何在?”

朱能道:“嚴大人身為首輔,勤勤懇懇,大周天下得以維持有他一份功勞,怎麼就不能提他?”

左維明插話道:“身為首輔,富國安民本是分內之事,怎麼,他做了分內之事,還要我表揚他怎的?”

朱能心中發急,正要回話,卻聽範陽跟著說道:“而且他是否真做好了分內事,還有的一說,嚴清主政幾十年,東南海寇未平,漠北蠻人媾和,境內流民四起,既不能禦外,又不能安內,大半精力都用來建真武道場諂媚仙門了,哪有顏面再居內閣?”

“放肆!”朱能喝道:“範陽,你這般詆譭首輔,我現在就可以上報監察司,看你有幾顆腦袋夠砍。”

範陽冷笑。

在彆處或許他早被砍了腦袋,可這是江東省,這是雲州府,雲光公主行宮所在,監察司番子還敢在這跋扈?

隻聽朱能又道:“而且你所言狗屁不通,若非嚴大人結好仙門,從而得仙門道人相助,如何能抵禦蠻人,又如何內平妖魔,你不思恩情,反汙其人,實在不當人子!”

“哈哈哈哈!”左維明聽後大笑道:“子健,你可還聽過這等混賬話?”

“嗬,臭不可聞!”

範陽嗤笑道。

左維明看向朱能,說道:“簡直可笑,所謂仙門,究竟是否我大周子民?”

“若是我大周子民,那為國禦敵,正是其職所當為,我左維明雖一介書生,身無職守,也曾遠赴漠北組織民團抗敵,雖未立寸功,但也殺過幾個蠻人。”

“憑什麼他仙門為國出力,倒成了恩賜,反要我等感恩。”

“如果仙門不是我大周子民,那就請他們將所占山河還於大周百姓,滾出大周!”

朱能一時詞屈,說不出話來。

他看看林文彬,見他沒有出頭的意思,心中倒也沒什麼失望。

他本就是林文彬推出來試探的棋子。

如果林文彬自己下場,立即就能將府尹牽扯進來,那事情就鬨大了。

把糾紛控製在學子們的自發衝突,這是最好的。

林文彬既然不能出頭,朱能把眼光望向下面的眾多書生,看是否有人出頭,可這些書生早就被三人剛纔的爭論嚇破了膽。

這種爭論哪是他們可以談的,一不小心可是要掉腦袋的,就算掉不了腦袋,一旦得罪的首輔,他們還要不要科舉?

書生們像是霜打的茄子,低垂著頭,不敢說話。

朱能依次看過去,忽然眼睛一亮。

“這位公子可有高論?”

朱能向陳元示意道。

他從進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陳元。

他自然知道陳元是和左維明一夥的,隻是如今眼看著孤立無援,倒不如把他扯進來。

如果陳元向著左維明二人說話,那他就得罪首輔一脈,以後前途儘棄。

如果陳元反過來支援首輔,那當然更好,不但給自己找了個幫手,反而讓這一對朋友反目成仇。

怎麼看都不虧!

一時間大廳中安靜得像是空寂的山林,連姚映雪都停下了撫琴,有些緊張地看向陳元。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話題中隱藏的殺機。

書生們全都把目光望向陳元。

陳元雖然是個新人,可他今晚出的風頭一點都不少。

在場的書生中,有一小半已經把他引為知己,他們也想知道陳元對這件事到底是什麼看法。

見所有人都看過來,陳元心裡都要開罵了,他都已經要把頭垂到桌子底下去了,竟然還是被人瞄上了!

他乾脆往椅子上一靠,眼睛輕輕閉上,不發一言,一面心思急轉,想著怎麼應對纔好。

“陳公子,可有高見?”

朱能不打算放過他,提高了聲音又問了一遍。

卻見陳元像是喝醉了,身體搖搖晃晃,拾起支筷子,在面前瓷碗上敲了一下。

叮~

清脆的響聲在廳中迴盪。

眾人正不知他要做什麼,卻見他開口唱道:

“滾滾長江東逝水。”

書生們都愣住了。

陳元所唱曲調很怪異,是他們從未聽聞的,但卻有一種特殊的魅力,讓他們忍不住想聽下去。

“浪花淘儘英雄。”

陳元繼續唱道,

一邊用筷子打著節拍,他的聲音很低沉,有種悲涼的感覺。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聽到這一句,書生們心中頓時淒然,人們總是執著於是非成敗,可執著的人們都已經成空,但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很快整首歌曲全都唱完。UU看書 www.kanshu.com

書生們再也不想知道陳元對這件朝堂爭鬥的看法,因為都沒有什麼意義,姬也好,嚴也罷,忠也好,奸也罷,到底都成空,最終都會變成供人們下酒的笑談。

大廳中安靜了片刻。

劉華悵然道:“真是好詞啊,翻遍古書,未有若此詞者,如此佳作可出於中陽之手?”

“佳作?什麼佳作?”陳元把筷子擲於碗中,灑然道:“我隻會吃了睡,睡了吃,閒了念兩首酸詞歪曲,哪來的什麼佳作,此情此景,恣意享樂纔是根本,什麼是非成敗,什麼名篇佳作,都不如美酒美食與美人,不談這些掃興的事了。”

陳元說著把手伸向姚映雪的方向。

“讓咱們都敬美人一杯,纔是正經。”

眾書生如釋重負。

左維明二人也都被這首詞感染,一時間沒了爭勝的念頭,朱能自然也是順著杆子往下爬,連忙舉起酒杯,隨眾人一起向姚映雪敬酒。

姚映雪笑著看了陳元一眼,喝淨了杯中酒。

隻有林文彬若有所思,暗中注視著陳元,在想陳元到底是什麼心思。

這之後眾人再沒談起過政事,話題都圍繞著風花雪月,以及陳元剛纔的那首詞。

這首詞質量自然極佳,放在整個曆史中也是上等,書生們鑒賞力不低,因此全都讚不絕口。

沒過多久,書生們已經開始推崇這首詞到千古留名的地步。

一旦有篇青史留名的作品,那麼與作品綁定的此次盛會,以及會中的他們,也連帶著留名後世,這可是大大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