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媚娘把玉牌收好。

曹先生點點頭,笑道:“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先生能否答應?”

陳元道:“大人請講。”

“我主曾萬千囑托,讓我邀請陳先生前往陰司一敘,不知先生什麼時候能抽空成行?”

陳元呆了片刻。

曹先生這話,翻譯一遍差不多就是:閻王爺問你什麼時候能下去。

屁嘞,誰想下去!

曹先生見他有些猶豫,問道:“陳先生可是有所顧慮?我可以向你保證,陰司之行絕不會有危險。”

陳元笑了笑。

危險他倒是不怕,畢竟陰司眾神還要靠他救命呢,可誰能保證閻君不會把他扣下,當一個人形消毒劑。

雖然通過這幾年的接觸,他多少能信得過陰司這些人,可但凡有一點危險,他都不想貿然行動。

陳元說道:“大人請恕我不敬,我和雲州府城隍廟是老交情,自然信得過各位,可閻君尊神,固然道高德厚,偏偏我是個多疑的人,對於那些沒有親自接觸過的人,總難免抱著幾分懷疑。”

“再加上陰司不比陽間,其中陰氣,濁氣,怨氣,毒氣,煞氣,災氣,種種不幸彙集之處,我修為淺薄,即便閻君尊神照看,我也未必受的住陰司的環境。”

“所以…我想還是等我晉升法相境,再去拜訪閻君尊神,豈不更好?”

曹先生笑道:“就依陳先生。”

整個陰司,承受幽冥氣最深重的當然是閻君,可閻君乃是世間最頂尖的神靈,自然不會輕易隕落。

陳元早幾年去或者晚幾年去,妨礙不會很大。

反而如果他催逼太急,倒可能會讓對方不悅。

轉達了閻君的囑托,曹先生忽然有些不自在起來。

陳元一看就明白了緣由,當下說道:“”原說好每隔十天為諸位神官祛除幽冥氣,這陣子因為調任雲州府,錯過了日子,實在對不住,現在就請各位在堂上圍坐,好方便我施為。”

曹先生正羞於開口,見他主動提出,不僅心中暗生感激。

這位陳先生年紀不大,可這手察言觀色,體貼人心的本事,實在是爐火純青。

於是城隍廟中自城隍而下,至各陰差圍坐在陳元周圍。

陳元喚出琉璃盞,不由得一怔。

自突破後,這還是他第一次使用琉璃盞,卻見它已經變了模樣。

原本一盞古樸破舊的燈盞,忽然像是被拂去塵垢,變成剔透的寶燈。

燈上刻著四個大字:慶雲金燈。

陳元有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元始天尊手中寶燈,可不就是慶雲金燈。

他把寶燈發出的金光降到最低。

陳元如今已經到了法相境,如果讓慶雲金燈威能全開,整個城隍廟,恐怕隻有城隍一人可以承受。

柔弱的金光灑遍整個大殿,眾鬼差立即感覺體內的幽冥氣在飛速消散,體內煥發出生機。

眾鬼差體內幽冥氣消散,陳元神庭中的元始法相也在變得高大。

初成法相時,法相高有五丈。

其後每突破一重天,法相增長五丈。

隨著幽冥氣被化去,元始法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接連增長了一丈二,元始法相的高度已經將近七丈,陳元這才收回金燈。

倒不是支撐不住了,而是再繼續增長下去,根基就要不穩了,他不得不停下來,花一些時間重新打牢根基,增強對法相的掌控。

眾鬼差隻覺渾身輕鬆,像是回到了他們當初剛做鬼差時一樣。

陳元實在受不住眾鬼差的殷勤道謝,找準時機,帶著媚娘離開了城隍廟。

太陽已經西落,陳媚娘稀罕地擺弄著手中的玉牌。

“叔叔,你真厲害。”

陳媚娘抬起頭來,炯炯有神地看著陳元,滿是崇拜地說道。

陳元啞然失笑:“怎麼說?”

“我娘以前總是給我講鬼差的故事,讓我一定要躲著他們,因為鬼差常會獵殺妖魔。”

陳媚娘說道:“她說鬼差是負責勾魂的,可有時候他們也會犯錯,勾了彆人的魂去,等他們發現錯誤,把精魂給人還回去,卻發現那人的身體已經開始腐朽,不能再還魂了。”

“叔叔,你知道這時候他們會怎麼做嗎?”

陳元心中歎息,他已經猜到了,可還是問道:“怎麼做?”

陳媚娘道:“這時候他們就會找一隻化形的妖精,把它的精魂抽走,然後把人類的精魂放進去。”

“每次說到這,娘都怕得要死,久而久之,我也開始怕鬼差,有時候做夢,我都會夢到他們來到我床頭,從我腦袋裡取出一個小人帶走,然後我就再也見不到叔叔了。”

“可現在我不用怕了。

她把手中的玉牌高高揚起,得意地說道。

“鬼差還要怕我叔叔哩!”

陳元笑道:“沒錯,陰差怕我,我怕你,你是老大,什麼都不用怕。”

說著把陳媚娘背起來,往城裡走去。

陳媚娘兩隻胳膊緊緊摟著他的脖子,在他背上一顛一顛,沒過多久竟然睡著了。

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

遠遠地,陳元看到有個人影站在家門口, www.kanshu.com等走近了,這才發現竟然是左維明。

“你哪去了,叫我好等。”

左維明埋怨道。

“又沒讓你來,還怪我了?”

陳元笑道:“找我有什麼事?”

左維明道:“明晚涉江樓有場宴會,我來邀請你赴宴。”

陳元把門打開走進去,將媚娘放在她的小床上。

陳媚娘朦朦朧朧聽到有人講話,但實在睏倦,於是懶得睜眼,抱著玉牌,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什麼宴會?”

陳元問道。

“這是每三年的慣例,”左維明道:“下個月就是院試,府裡會在院試前宴請諸生。”

陳元奇道:“你居然要考科舉,還以為你是那種銳意求道之士。”

左維明不樂意了,說道:“越是銳意求道,越要科舉,官乃天下公器,忠正之士遠避江湖,卻讓那等奸邪把持神器,哪有這等道理。”

陳元點點頭,說道:“有道理,可是我又不要科舉,為什麼要我去赴宴。”

左維明笑道:“這宴會最初雖為勉勵院試諸生,可後來已經不僅如此,而成了雲州府文士的盛會,凡府內有幾分樣子的文人,多半都會參加。”

“中陽你也是讀書人,而且極得老師喜愛,這種宴會你以後少不得要參加一二。”

“參加文人聚會,結交些朋友,以文會友,相輔以德,這是我輩讀書人都要經過的路。”

陳元沉吟片刻,覺得他說得有些道理,點頭道:“行吧,明天就和你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