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把丹藥,獅子服和佩刀收好,兩人走出庫房。

“現在是不是該去拜會其他小旗?”

陳元問道。

府級除妖司一般會設十名小旗,實力四竅以上者擔任。

每名小旗手下九個力士,實力一竅至三竅。

“不用,”林英豪無所謂道:“他們都不在。”

“都出去辦案了?”

“那倒沒有,都不知在哪鬼混呢。”

林英豪道。

這下陳元很奇怪了,問道:“不需要每天應卯?”

林英豪笑道:“所以說,這就是府裡的好處。”

“咱們主要處理下面各縣解決不了的妖魔,此外就是負責大霧山區深處,若有妖魔異動,也是我們的活。”

“所以咱們每天早上或晚間來衙門一次,看看有沒有下面州縣遞上來的求援信也就行了,其他時候,誰管你去哪鬼混。”

陳元樂了,這工作他喜歡。

林英豪說著把胳臂往陳元肩上一搭,說道:“今晚去給你接風洗塵,清揚河走一遭,李如玉那小子真是說對了,清揚河的青樓真是一絕,尤其是一樓四院。”

“春暉樓倒還罷了,叫我看有些名不副實,其他四家,怡紅,綠柳,黃花,紫竹,真是各有各的美妙。”

噗嗤

他孃的,這四家青樓是互相商量著起名嗎。

林英豪說春暉樓名不副實也讓他有些想笑,看來這幫練武的大老粗們,和那群書生小姐真是本性上犯衝。

陳元道:“老林,你以前可是從不逛窯子的,怎麼來了雲州府就學壞了。”

“此一時彼一時也,”林英豪拽了句文,說道:“在縣裡的時候,作為隊長,要自己負責生死,當然要保命為主,如今到了雲州府,上面有高個子頂著,還不許自己享受享受?”

林英豪這話陳元不太認同。

石頭沒砸到自己頭上,誰都覺得安全,等砸到自己頭上,一切可就都晚了。

要想活命,還是要以自己的實力為主,彆人是靠不住的。

他搖搖頭,說道:“青樓就不去了,家裡還有孩子呢,脫不開身。”

林英豪好笑道:“真當起慈父來了?”

那個小女孩他也聽說過,據說是陳元友人家的女兒,父母亡故,因此陳元收養了她。

先不說他根本沒聽說過陳元有什麼要好的朋友,就算有這麼個人,好好的收養個丫頭,他也覺得難以理解。

陳元心想,你哪裡知道養女兒的快樂。

辭了林英豪,陳元離開衙門回家去了。

陳媚娘此時已經做完早課。

每日存想,然後運轉功法,這是她的必修課。

陳元能感覺出來,媚娘體內的氣息一天比一天強盛,但她血脈中的妖氣去被一種新產生的神聖力量給驅散了。

他現在也開始好奇,媚娘這麼修煉下去,會產生什麼妖軀。

女媧?

“吃過早餐了?”

陳媚娘點點頭:“吃了,路口賣包子的大嬸人挺不錯的,見我一個人去吃東西,她罵了老半天,說你沒心沒肺,竟然撇下我一個人走了,讓我獨自個出去,也不怕被人拐了去。”

陳元哭笑不得地照著她的小腦殼戳了一下:“是大嬸在罵,還是你在罵,彆抱怨了,走,出去玩。”

“好耶!”

陳元牽著陳媚娘,徑往東門外城隍廟走去。

他來的時候,城隍廟搞了一出盛大的祥瑞,這其中一方面是表歡迎,儘儘本地城隍廟的心意。

另一方面也是提醒陳元不要忘了他們,要記得幫他們祛除幽冥氣。

可以說是很卑微了。

陳元當然不會忘記,陰司這條線好不容易走通,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更不用說,祛除幽冥氣是他修行儒術的主要手段。

其他儒士修行,不過是講論,誦經,存想,默坐,踏訣,慢慢把浩然氣積累充盈,推動境界提升。

修煉的快與慢,全靠自家天賦高低,以及對義理的領悟。

陳元在天賦和領悟上都不低,但仍舊嫌慢,恰好祛除幽冥氣這點給他補足了缺陷。

大周的陰司信仰十分濃厚,因此各地城隍廟香火鼎盛,很多人在這裡進進出出,敬香許願,上供還願。

陳元側耳聽了一會兒,都是些保佑生個男孩兒,出入平安,生意興隆,風調雨順之類。

一個老到眼睛都要睜不開的廟祝,帶著一個小徒弟在外面應酬著。

陳元沒有打擾廟祝,直接轉到後院,院子中間豎著一塊影壁,上面繪著城隍老爺審訊冤魂的壁畫。

他和媚娘在影壁前面站了一會兒,畫中的一個青面獠牙的猙獰鬼差忽然動了起來,隨後從畫中躍了出來。

陳媚娘嚇了一跳,連忙躲到陳元身後,小心翼翼地探頭出來。

“陳先生,可把你給盼來了!”

嗯?

最近似乎總是聽到這句話,怎麼好像所有人都在盼他,這就是大佬的待遇嗎?

陳元笑道:“老慶,勞你久等了,先帶我去見見城隍老爺吧。”

慶無賞連忙答應著,帶陳元二人往影壁走去。

眼前一陣變幻,二人竟然直接穿過影壁,www.kanshu.com進入一方黑洞洞,陰沉沉的大殿中。

大殿的上首正是見過很多次的曹先生。

陳元沒有感到意外,曹先生多次向他求助,從慶無賞等人的態度,就能看出曹先生地位不低。

曹先生下面是三司司長,也都是正常人類面容,再下面則是各司陰差,這些陰差就都長得很有創意了,連慶無賞和厲無咎在裡面看起來都順眼了很多。

“見過城隍大老爺。”

陳元連忙行禮,沒有表現出挾恩自傲的姿態。

“快快免禮,”曹先生連忙道:“陳先生請上座。”

說著他看看陳媚娘,見她有些不自在,於是看向眾鬼差,說道:“看你們一個個長得奇形怪狀,把小姑娘嚇的,還不快收好自己的嘴臉。”

下面立時一陣慌亂,眾鬼差全都舉著袖子遮住嘴臉,小心翼翼地避免嚇著陳媚娘。

陳元看得哭笑不得。

曹先生從懷中拿出一塊玉牌子,溫和地遞給媚娘道:“沒準備什麼禮物,這塊令牌就給小姑娘帶著吧,以後若是遇到危險,可以啟用令牌,立時就有鬼差前去營救,也算是我陰司的一點心意。”

隨後他看向陳元,說道:“陳先生萬勿推辭,小姑孃的跟腳我也能看出一二,大周對妖魔之類不太寬容,有我陰司令牌在身,即便小姑娘以後身份曝光,官府也要賣我陰司幾分薄面。”

陳元立即把客氣話嚥下去。

媚孃的身份問題,的確是他心中的隱憂,有令牌在手,這個問題也就算是解決了一小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