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朱能一時氣急敗壞,叫住陳元。

“誒,”陳元笑道:“可不要亂說話,無故汙人清白,這可是犯法的。”

“如果不是你偷的,你敢讓我搜查嗎!”

陳元笑道:“好說好說,隻要有錢,什麼都好說。”

“如果你在我身上搜到了,那自然沒什麼說的,把我押送官府就好,可要是搜不到…那也好辦,賠我五百兩銀子,怎麼樣?”

陳元伸出五根手指,在朱能眼前晃了晃。

朱能頓時冷靜下來。

如果能確定銀子在對面這人身上,那自然好說,可關鍵是沒法確定。

剛纔他與陳元相距至少七八尺,怎麼看陳元都沒機會行竊。

這要是搜不到,之前丟的銀子不說,還要白搭進去五百兩。

朱能頓時退縮了。

陳元看出來他不敢搜查,笑一笑,帶著媚娘回到海棠閣,留下朱能在那裡紅著臉不知所措。

姚映雪也跟著進來,古怪地看了陳元一眼,笑道:“陳公子好手段!”

“怎麼,”陳元戲謔道:“映雪姑娘也要搜查?”

“五百兩銀子,童叟無欺。”

姚映雪白了他一眼。

還想騙她!

剛纔被偷換進朱能懷中的手帕正是她的。

她剛在海棠閣流淚,拿帕子擦淚之後,不小心落在了位子上,最後卻出現在朱能懷裡,不是陳元搗鬼還能是誰。

姚映雪心中莫名鬆了口氣。

至少可以知道,陳元剛纔所說要賣媚孃的話,都是鬨著玩的。

用過餐,沒過多久,陳元三人就離開了春暉樓。

朱能沒再來找麻煩,早灰溜溜跑掉了,這倒有些出乎陳元意料,還以為這些紈絝們都是那等惹麻煩不嫌事大的主呢。

姚映雪親自送到園外,臨走時她從袖筒中拿出一隻竹牌遞給陳元。

“陳公子,歡迎以後常來。”

姚映雪說不準陳元是什麼人,他不是她熟悉的那種文人墨客,原本她是不會喜歡和他這樣的人交往的。

可偏偏陳元並不惹她討厭。

陳元接過牌子,笑道:“希望下次來不要吵架了。”

當然不來是最好的。

陳元心裡默默添上一句。

他向來不喜歡和女人打交道,總覺得搞不懂她們在想什麼,最好還是不接觸。

離開春暉樓,陳元二人和左維明分手而行。左維明回書院去,而陳元則往新家走去。

陳元把媚娘馱在背上,一隻手托住她的腿,一隻手從懷裡取出兩張銀票。

以他現在的境界,運用因果之道,神不知鬼不覺地從一個凡人懷裡轉移出這點東西,實在太容易不過。

“他孃的,這群紈絝真有錢。”

陳元笑罵道。

“多少錢?”

陳媚娘兩臂緊緊摟著他的脖子,好奇地問道。

“一千兩。”

“哇!”

陳媚娘可是知道,叔叔在平陽縣乾了三年,這才勉強攢下不到一千兩,今天一晚上就家產翻倍了。

“叔叔,我要買新衣服,零花錢要翻倍!”

陳媚娘在他背上打起滾來,歡呼道。

“好好,買新衣服,零花錢翻倍。”

陳元笑著說。

走了半天,陳媚娘漸漸安靜下來,問道:“叔叔,今天那位姐姐漂亮嗎?”

陳元知道她問的是姚映雪,他想了想,點頭道:“很漂亮。”

“我長大後,肯定比她還漂亮!”

陳元奇道:“你怎麼知道?”

“我娘就很漂亮,我長大後肯定比我娘還漂亮,這就叫一代更比一代強。”

“有理有理。”

“哼,敷衍。”

第二天陳元起了個大早,隔壁屋裡,陳媚娘還睡得香甜。

陳元拍拍她肩膀,說道:“你先睡著,我去除妖司報道,等會兒醒了自己去買點吃的。”

說著把十兩銀子塞進她手裡。

陳媚娘捏住銀子,把手縮回被窩,迷迷糊糊地點了點頭。

她雖然才八歲,但不論體質還是心智,都遠較同齡的人類強,已經能照顧自己,所以陳元倒不用擔心她一人在家會出什麼狀況。

除妖司距此地很近,陳元信步走去,不到一刻鐘就見到了除妖司衙門猩紅的大門。

“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你給盼來了!”

陳元剛到儀門外,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他換上笑臉,轉頭看去,果然是林英豪。

林英豪緊趕兩步,把住他的胳臂,說道:“走,先帶你去見百夫長。”

說完拉著陳元往百夫長的官署走去。

百夫長名叫金羽凡,是個五十幾歲,矮壯的男人。

見到陳元,金羽凡先是運元氣與雙目,探查一番,見陳元身上五個竅穴通明,滿意地點了點頭。

“不錯,陳元你沒讓我們失望,”金羽凡道:“在平陽縣當差三年,沒發生一次意外,僅用三年就突破五個竅穴,無論從哪方面看,都堪稱俊傑。”

林英豪在一旁聽著,不由得張大了嘴。

陳元突破五竅穴了?

他也才今年剛突破啊,陳元竟然這麼快就追上他了,要知道陳元剛修煉的時候,他就已經四個竅穴了。

這天賦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林英豪。”

“在!”

“吩咐下去,”金羽凡道:“陳元每月三瓶益氣丹,賜獅子服, www.shu.com配亮金槍。”

“是!”

林英豪響亮地答應道,心中卻砰砰直跳。

陳元和林英豪從金羽凡官署出來。

林英豪道:“兄弟,你這回可發達了!”

“這是何意?”

“你沒聽百夫長說嗎,”林英豪道:“三瓶益氣丹,獅子服,亮金槍,這都是總旗官的待遇,我們這些普通小旗,就隻有一瓶益氣丹,暗紅袍服,和製式佩刀。”

“你這是在以總旗的待遇做小旗,除妖司有意培養你。”

“太高興了。”

林英豪看著陳元有氣無力地說出太高興了四個字,心中簡直要罵人。

沒見過這麼敷衍的。

可能這就是天才的心境吧,彆人求之不得的待遇,對他們來說隻是等閒。

陳元確實沒把這些東西放在眼裡,他之所以還留在除妖司,隻是方便除妖增長修為,彆的東西對他幫助未必那麼大。

整個雲州府除妖司,百夫長金羽凡也纔剛度過法相境的第一個死關,真打起來,還未必是他的對手。

陳元先跟著林英豪拜見了三位總旗,隨後領了丹藥,獅子服。

獅子服是大紅色的,上面有獅子紋飾,穿上去整個人都顯得精神抖擻。

亮金槍就是陳元之前見過的那種三丈長的大槍。

這種槍中摻了大妖骨骼,威力奇大,除妖司中隻有總旗以上有資格配帶,而且隻有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才能帶在身上,平常的時候,亮金槍都是封存在武庫中,總旗們平時配帶的也還是製式長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