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妖物精元在陳元體內運行循環,迅速轉化為氣海中的元氣。

每運行一週,氣海中就有一口圓滿的元氣產生。

一直運行了四周,妖物精元這才耗儘。

加上之前從巨蠍身上得來的元氣,陳元體內已經有足足十口元氣,而打通命門穴隻要九口。

陳元心中大喜,立即將九口元氣填進命門穴,剩下的那口元氣仍舊留在氣海中。

命門穴先是有些輕微的刺痛,隨後就是強烈的暢通感,讓陳元舒爽得想要大叫一聲。

他閉目內視,隻見自身命門穴儼然發著微光,竟似與外在天地同呼吸。

當然這都是錯覺,隻有九個竅穴全都打通,建立內部循環,修士才能藉助神庭與外在天地溝通,成就法相境。

他這纔剛打通一個竅穴,距離那等境界還差很遠,但確實可以說,已經開始超脫凡軀,一步步邁向非凡了。

陳元仔細感受下自己的身體狀況,隻覺得每一刻身體都在瘋狂變強,不管是力量,速度,體質,敏銳,乃至眼耳鼻舌等感官,都開始變得不像普通人類。

他感覺自己現在隨手一拳就能打死一頭水牛,全力施為甚至可以徒手擊斃猛象。

真是強得不像話!

還沒等他從開竅的興奮中回過神來,忽然心臟猛地跳了一下。

這一跳非常劇烈,陳元甚至感覺渾身氣血都震盪了一番。

隨後這種劇烈的心跳接二連三地襲來。

他把手貼在胸口,隻覺得心臟砰砰的,竟像是要把胸腔撐開一般。

下一刻,他隻覺得頭腦中冒出一種彷彿要燃燒天地的怒火,這怒火剛出現,就像是要把他所有的思緒都趕走,隻剩下殺戮。

隨後他就發現全身上下到處都在刺痛,他低頭去看手臂,隻見上面竟然鑽出密密麻麻的金黃色毛髮。

陳元心知不好。

他一瞬間想起了神庭中的古怪魔猿。

這番變故多半和那魔猿有關,上次在神庭中,他就感覺那魔猿似乎對他不利。

隻是一來還沒發生什麼,二來他也的確需要魔猿幫他提升實力,最重要是,他現在被拘束在除妖司,無處去查詢魔猿來曆,更不用說找人解決。

這才一直耽擱下來。

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出了狀況。

陳元趕緊收斂心神,竭力擺脫那股怒意的影響,慢慢地怒意退去,金色毛髮全都消失不見。

他當然不認為這樣就徹底解決了問題,這不過是暫時把問題壓製住而已。

回去後他要想辦法儘快查明魔猿來曆了。

陳元正在盤算該到何處去調查,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村長等人趕了上來。

眼見到陳元把雞妖斬殺,村長等人全都喜笑顏開。

解決了這個禍患,他們終於又能正常的生活了。

眾人一邊把雞妖的屍體用樟木箱子裝好,以便隔絕煞氣,一邊簇擁著陳元往村子裡走去。

留守在村中的老弱婦孺早就得到了訊息,此時正圍擁在道路兩旁迎接陳元,每個人都探著身子,翹著腳尖想看清楚陳元的樣貌。

他們可都知道那雞妖有多凶,村裡的青壯男人們結隊圍獵,還被那雞妖抓傷了好幾個,眼前這位年不過二十出頭的小大人,竟然獨自就斬殺了它,豈不讓人驚心。

陳元現在有點明白武二郎當年打虎英雄的威風了,應該和他現在差不多吧。

隻可惜他心裡一直懸掛著魔猿的事,沒心思享受眾人的追捧。

村長還想著要請陳元喝酒的事,當下就要安排人去置辦酒席。

陳元極力拒絕,終於把村長說通,最後隻要了一間屋子暫做休息。

他急切地想去神庭中看看情況。

坐在村長特地給他準備的屋子裡,陳元閉目盤膝,精神向神庭穴集中,下一刻他出現在神庭中。

剛進入神庭,陳元就是一愣。

與上次離開的時候相比,神庭竟然黯淡了許多。

等他仔細檢視之後,這才發現,神庭中竟然飄散著黑色的煙氣。

他連忙朝魔猿看去,心中不由得驚動起來。

魔猿雕像竟然又多了幾道裂縫,不僅如此,裂縫中不斷散發著黑色的煙氣,看上去竟然要把整個神庭都汙染了一樣。

神庭是一個人精神儲存之所,神庭被汙染,也就意味著精神被侵奪。

這隻魔猿是要侵奪他的精神!

又或者…它是要借體複生?

莫非它利用玄光給我攝入妖物精元隻是附帶,實際上是它自己在吞噬死去妖物的散碎神誌,從而助自身復甦?

陳元心裡充滿了各種疑惑,

更多的卻是危機感,不管怎麼樣,魔猿的問題都要儘快解決,要不然恐怕會有大變故發生。

魔猿的事隻能等回縣城之後再想辦法,他現在認識的人中,除了縣丞王中成,隻有隊長林英豪修為最強,到時候看能不能想辦法從他嘴裡探出點什麼。

陳元打定了注意,當下不再關注魔猿,而是檢視起其他的變化。UU看書 shu.com

他現在開了竅穴,神庭必然要有相應的變化纔對。

果不其然,他立即見到角落裡的赤金槍比之前更加凝實了,而且槍桿上開始出現一些鳥獸紋路。

法相由虛轉實,最後顯化,這就是通竅境的修煉曆程,而隨著法相越來越凝實,修士越能表現出特有的威能。

比如這金光訣的法相是赤金槍,他能讓修士的元氣帶上鋒銳的特性,有朝一日,法相顯化,與同境界修士相爭,可以說是無堅不摧!

除了赤金槍的變化,陳元不出所料地在魔猿腳下又發現一張畫。

陳元把畫展開,上面是一隻威風凜凜的雄雞,一瞬間陳元多了一門神通。

雛鳳清音!

一種駕馭聲音禦敵的神通。

可以發雷霆之聲震懾他人,也可以將聲音拉長拉細,使聲音如刀刃般鋒利無匹。

這倒是可以和金光訣的鋒銳特性相合,應該可以發揮不俗的威力。

最重要的是這個容易裝逼啊。

他想起了前世看過的某部電影。

一曲肝腸斷,天涯何處覓知音!

這風範不就出來了嗎。

陳元把畫掛到神庭的牆上,到處檢視一番,見沒有其他的變化,於是精神一動,出了神庭。

此時時間已近正午,他也不與村長等人照面,悄悄地牽了馬,直向除妖司奔去。

回到除妖司,陳元立即去林英豪的官署回報事情經過。

林英豪見陳元竟然毫髮無傷地回來了,臉上不由得露出驚詫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