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第二天天剛亮,陳元就離開了平陽縣。

他租一輛馬車,雇一位車伕,懷中抱著媚娘,手裡提著包袱,裡面隻有幾身換洗衣服,並近千兩白銀,輕輕簡簡上了路。

馬車徑直離開縣城,城牆越來越矮,最後終於不見了。

陳元心中意味不明,有留戀,但更多的是激動。

終於可以離開平陽縣,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了。

陳媚娘倒是沒什麼情緒,反正叔叔去哪,她就去哪,什麼地方都一樣。

過了兩個時辰,馬車駛出平陽縣地界,進入直達雲州府的驛道。

在驛道上又行了半個時辰,路面上的人多了起來,都是些衣衫襤褸,拖家帶口的災民。

陳元奇道:“老黃,去年不曾聽說鬨過什麼旱澇,怎麼就有這麼多災民?”

現今正是春種時節,不該有這麼多背井離鄉的百姓纔對。

老黃專心駕車,頭也不回道:“小老兒也不清楚,隻聽說臨海府那邊前兩個月要建真武道場,驅趕了不少百姓,前些日子海寇進犯,屠了幾座城,又有不少百姓逃難出來。”

“咱們雲州府與臨海府相接,難民們可不都跑了來。”

陳元眉頭緊鎖。

他是第二次聽說建真武道場的事了,嚴清以此來討好朝天觀,讓朝天觀那位真武大帝支援他。

可他實在想不通建道場對朝天觀主有什麼益處,朝天觀是仙道而非神道,收集香火有什麼意義?

沒有意義卻仍去做,甚至不惜弄到生靈塗炭,民怨沸騰,其中八成有蹊蹺。

陳元想不明白,也就不再去想,他把媚娘往上攏在懷裡,讓她睡得舒服些,自己也倚靠著車廂假寐起來。

行了不到一盞茶工夫,外面的老黃忽然發出一聲驚咦,陳元睜開眼,撩起車窗的簾子向外看去,也不由得呆住了。

“哇!”

陳媚娘從他懷裡爬出來,扒著視窗往外看,發出驚叫。

隻見從雲州府方向飛過來一片雲,這雲速度很快,展眼間已經到了他們的馬車上邊,遮住了整片天空。

抬眼細瞧去,這才發現,這哪裡是雲,竟然是不知幾千幾萬鳥類。

都是些喜鵲,鴿子,白鶴,布穀鳥等吉祥鳥,這些鳥夾雜在一塊兒,竟然互不相犯。

陳元睜開法眼,向這些鳥雀看去,頓時明白了因果,他展顏微笑,向群鳥抱拳道謝,這些鳥雀頓時一個迴轉,返回雲州府去了。

雲州府外城隍廟。

曹先生居上,下面是感應司,報應司,勾魂司三司之長,再下面則是各司使者,大家共聚一堂。

曹先生道:“今日陳先生來赴雲州府,我等不可無表示。”

下面眾人齊聲道:“正是。”

曹先生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各司聽令,以雲州府方圓百裡為限,勾魂司祛除癘疫惡煞,感應司排開烏雲,播下和風,報應司布好祥瑞,歡迎陳先生降臨。”

“領命!”

三司之長齊聲喝道。

雲州府已經接連下了幾日的大雨,人們原本正精神疲靡地待在家中,懶得動彈。

卻不料這日自上午起,先是雨勢漸漸變小,不久細雨停歇,最後連烏雲也散去了,和煦的陽光傾灑下來,很快升起和風,整個雲州府中盪漾著一片勃勃生機。

城中百姓驚奇地走出家門,正不知該怎麼看待這變化莫測的天象,忽見打南邊飄來一片雲,很快雲朵散開,化作數不清的喜鵲瑞鳥,落在人們的屋頂,嘰嘰喳喳地叫著。

一時間整個雲州府,上自公主,下到黎民,全都走出門戶,滿懷驚異地觀賞著祥瑞,同時在心裡推測,是不是要有什麼喜事發生。

……

看著眾多雀鳥飛回去,陳元心中暗笑,心想這群鬼東西還挺會玩浪漫的,要是被他們穿去自己前世,騙女孩子是把好手。

接下來一路,老黃時不時還要感歎兩句,直說這種奇景實在罕世難見。

夜晚三人在途中客棧住了一宿,第二天大清早繼續趕路,直到中午終於趕到了雲州府。

“中陽,可把你盼來了!”

陳元和媚娘剛要進城,忽然聽到旁邊有人喊他名字。

他向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卻見一個滿面笑容的書生正從路旁一架馬車上下來,竟然是左維明。

這兩年左維明時常和他通訊。

陳元是林源的學生,而林源是紅山書院的傳奇,大家自然對陳元都很好奇,左維明也不例外。

幾次通訊之後,左維明發現,陳元對儒門經典似乎不太熟悉,但其所發議論,卻往往切中肯綮,大有義理,

不禁心中暗服。

熟悉經典完全可以靠時間來補足,可這種天生對義理的敏感卻是學不來的。

於是他更加殷勤地與陳元交往,以求能夠相互助益。

這兩年來,他把自己所能收集到的重要經典,全都給陳元寄去,補足了他對這個世界儒門的瞭解,也加深了他的底蘊。

儒術的修煉不可能隻靠他那九篇築基經典,UU看書 www.uukanshu.com即便再加上他能記住的前世經典,也還是不夠。

必須多多讀書明理,道理越是明澈,踐行道理越是篤實,也才越有功德,境界才越能提升。

因此左維明實在幫了陳元一個大忙。

陳元也投桃報李,把前世經典所蘊含的精微道理,儘量用這個世界的話,透露了一些給他,讓他大為收益。

僅僅兩年時間,左維明竟然從四層階梯,直接躥升到八層。

這麼幾番書信往返,二人也算成了好友。

陳元攜著媚娘向左維明走過去,笑道:“巧啊,拙生。”

拙生是左維明的字。

左維明笑道:“一點都不巧,我是專程在這等你的。”

陳元奇道:“你知道我今天到雲州府?”

“雲州府說大也大,說小也小,隻要想知道,沒什麼事能瞞得住,我可是早關注著中陽你的動向了。”

說完左維明扯著陳元的衣服道:“走,上車,和我去見王桐老師。”

“好歹等我先去除妖司報道。”

陳元哭笑不得,這個左維明就是性子太急躁了。

左維明搖頭道:“放心吧,早給你請了假,紅山書院這點面子還是有的。”

他這話說得一點都不算高傲。

紅山書院有法相境儒士兩位,其餘築基境儒士十幾個,除妖司巴不得自己衙門中的差人和紅山書院有聯絡,這樣萬一有什麼大妖出世,不得已的時候,還可以藉助書院的力量。

陳元不得已,隻好上了左維明的車,向紅山書院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