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自從存想了女媧神像,陳媚娘出奇的勤奮起來,每天也不用陳元叫起床,自己就早早地爬起來,在院子裡默誦經文,存想神像,運轉功法。

周身氣度一日勝似一日的淵深厚重。

三天後,陳元正在官署閒坐,一邊逗著媚娘說笑,李雲貴忽然來訪。

同來的還有個熟人,卻是當初林英豪調任時,府裡除妖司下來傳信的使者,叫什麼高明的。

高明一見陳元就連聲道喜。

聽了一會兒,陳元這才明白過來。

自前幾日大霧山區有無名高手現身,雲州府立即緊張起來,當下就派人到下轄各州縣,組織在縣裡進行大搜查,凡有陌生人等,都要覈實身份,上報雲州府。

高明正是下派到平陽縣的“欽差”。

高明臨出發時,除妖司忽然想起了陳元。

當初三個總旗商議,為壓製他的傲氣,最好讓他在縣裡再曆練,如今兩年過去,總旗們估計已經是時候了,於是讓他把調令也順便帶來。

隻等陳元相助排查完平陽縣,就立即前去雲州府任小旗官。

陳元正求之不得。

他現在境界已經提高,平陽縣偶爾出現的小小妖魔對他的提升已經十分有限,他早就盼著去雲州府了。

當下陳元接了命令,陪同高明,與縣令和縣丞一起進行搜查。

陳元當然明白平陽縣不會有什麼“無名高手”,因此裝模作樣地搜了三天,就草草交了差。

高明迴轉雲州府去,陳元則決定暫留幾日,隻等安排好此處的事,這纔出發赴任。

高明臨走的時候,陳元將他的推薦交由高明帶回去。

兩年過去,鄭小六也已經提升到三竅,足夠擔當隊長了。

臨走前一晚,李如玉在百花巷子設好酒宴,與鄭小六一起為陳元餞行。

陳元把媚娘交由桃紅照看,獨自趕往百花巷子。

幾杯濃酒下肚,李如玉的話不由得多了起來。

“元哥兒,今天設宴一來是為你餞行,二來也是有幾句話要囑托你。”

“哦?”陳元笑道:“洗耳恭聽。”

李如玉吞下一杯酒,說道:“咱們雲州府各方面勢力縱橫,極為複雜,你去了之後可要小心處置,若不然,一個不小心就是深淵啊。”

陳元道:“當初林隊長離開,你不是說我們這等小人物參與不到這種勢力傾軋中,今天怎麼又要特意提醒我?”

李如玉不屑道:“不是我看不起林隊長,他哪能和你相比,如果我所料不差,你應該有五竅了吧?”

陳元笑笑不說話。

李如玉繼續道:“三年通五竅,就算是雲州府也極為難得,會有不少人看重你的天賦,說不準就會要你表態,你可要有定力纔好。”

“定力?這是何意?”

“雲州府中勢力,那些世家和門派也就罷了,雖然他們也很強勢,但是與你關係不大,最重要的還是雲光公主和府尹。”

“雲州府府尹和通判黃龍大人都是首輔一派的,目今在整個大周,首輔一派占絕對優勢,他又有朝天觀觀主,當世真武大帝護持,沒人傷得了他,人都說,首輔大人早晚有一天會得勢。”

陳元心中一動,問道:“李兄是勸我親近府尹?”

李如玉笑道:“若如此,我直接說就是了。何必攪擾這麼多話。”

“那你的意思是?”

“你可知雲光公主為何會常住雲州府?”

陳元搖搖頭:“這卻不知。”

“她在預防暗殺,”李如玉道:“皇室忠臣雖然式微,但卻有一根撐天白玉柱!”

“哦?”陳元來了興致:“是誰能當這麼高的評價?”

李如玉道:“那就是咱們江東省總督白大人,他可是二品法身境高人,他不死,首輔一脈就還不敢撕下臉面。”

“據說白大人家公子對雲光公主有意,如果公主也有意聯姻,那以後這根白玉柱可就更牢固了。”

聯姻?

陳元忽然想起當初見到的那張堪稱國色的臉,心想這位白公子還真是好福氣。

李如玉又道:“所以說,就整個大周來說,首輔勢大,可僅論雲州府,府尹卻常常受到掣肘,不能肆意施為。”

“元哥兒你去到雲州府以後,若遇到有人拉攏,可要想好,不要輕易決定,免得遺禍無窮,最好是兩邊不靠,就隻在除妖司好好當差,除妖司隻跟妖魔打交道,向來是大周的獨立力量。”

陳元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笑道:“李兄今天說的這番話,是你自己的話,還是令尊想對我說的?”

李如玉哈哈大笑:“

父子本一體,我和我爹,誰說的有什麼區彆。”

陳元舉杯敬酒:“賢父子這番情誼,我領受了。”

三人俱都端起杯盞,一飲而儘。

一直到亥時,三人這才散了席,陳元和鄭小六結伴回家去了。

走到鄭小六家門口,陳元叫住他,隨後從懷裡掏出一本冊子交給他。

鄭小六疑惑地把冊子接過來,UU看書 www.kanshu.com隻見上面寫著五個大字:地煞凝陰術。

他略微翻閱,發現這竟然是一門極高明的護體功法,可以直達與法相境界相應的金身。

鄭小六不可思議地看向陳元,沒想到他竟然會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自己。

陳元道:“放心吧,這是我自己的功法,你可以隨意修煉,以後還可以傳給你兒子,咱們共事幾年,一場交情,彆無長物,隻好以此相贈,你好好修煉,以後不難保全性命。”

鄭小六捧著功法的手有些顫抖,他太明白一門可以傳之後代的功法有多重要了。

就算是縣丞李雲貴,如今修為已達七竅,他兒子李如玉也還沒有功法可用呢。

鄭小六眼中不自覺要湧出淚來。

陳元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何必作此小兒女態,回去吧,以後有緣再見。”

鄭小六推門進院,不捨得回頭看看,陳元擺手讓他進去。

鄭小六進屋後不久,陳媚娘從裡面走出來。

陳元見她頭上插著一支點翠垂珠金釵,不由得一愣。

媚娘笑道:“桃紅嬸嬸送我的,好看吧?”

陳元點點頭:“好看。”

原來孩子長大了,已經到了要戴首飾的年齡了。

陳元心中暗暗想道,牽著媚孃的小手往自家走去。

“叔叔,咱們要離開平陽縣了嗎?”

“嗯,”陳元道:“你捨不得嗎?”

陳媚娘搖搖頭:“隻要和叔叔在一塊兒,去哪我都安心。”

陳元笑著揉揉她的頭髮,轉回自己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