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回到平陽縣,沒有先去除妖司,而是到了鄭小六家。

開門的是個老婆子。

見是陳元,老婆子滿面堆笑:“陳爺來啦,快請進。”

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正在院子裡玩耍,見到陳元連忙跑過來要抱。

陳元捏捏小男孩的臉蛋,笑著往正房走去。

鄭小六也不是那大戶人家,因此沒什麼大規矩,陳元和他夫婦關係又好,雙方常常來往,更是不講什麼避忌。

正房裡,桃紅身穿一件大紅撒花襖,正坐在炕上做針線,她身邊坐著個身材細條的女孩子,穿著淺紫色雞心領繡梅花仕女襦裙,裡面是一件白綢竹葉立領中衣,卻是陳媚娘。

媚娘斜靠在枕頭上,有一搭沒一搭地磕著瓜子,見到陳元,她眉眼舒展,正想下來迎接,卻忽然又斜倚在枕頭上,冷笑道:

“桃紅嬸嬸,你家婆子也太不知道規矩,什麼臭男人都放進來,還不快打出去。”

桃紅正要下炕給陳元奉茶,聽她這麼說不禁好笑,伸出手去在她小腦殼上狠狠戳了一下。

“你這死丫頭,嘴上真是不饒人,叔叔離開這幾天,你每個時辰恨不得問八遍,現在他回來了,你又裝模作樣。”

媚娘被她說得惱羞成怒。

陳元笑道:“你不用備茶,我接了她就走。”

隨即對媚娘說道:“走,醉仙居。”

“好耶!”

小孩子心裡藏不住怨氣,也留不住怨氣,早顧不上埋怨他一連走了好幾天,把她自己留在家裡,也顧不上佯惱詐怒吸引他的注意,立馬飛撲過來跳進陳元懷裡。

“快下來,重,重!”

陳元把媚娘拆下來,向桃紅告了辭,轉身離開鄭小六家。

兩人去醉仙居飽餐一頓,回到自己家中。

陳元家的小院與鄭小六家格局相似,隻是院子中多了塊小池塘,這是陳元自己挖掘出來的。

剛走進院子,陳媚娘歡呼一聲,跳進池塘,濺起高高的水花。

不多時,陳媚娘衣服下面舒展開一條蛇尾。

她身上有一半的蛇妖血脈,每過一段時間,妖血就會躁動,需要現出本相。

陳媚娘在池塘中遊了一會兒,衣服已經濕透,緊貼在身上,她感覺不舒服,伸手要把衣服解下。

陳元手疾眼快,一巴掌打在她手上。

“不許脫衣服!”

媚娘不滿道:“不舒服。”

“那也不行,”陳元搖搖頭:“俗話說男女七歲不同席,你現在都已經八歲了,該知道規矩了,平日裡自己要多注意。”

陳媚娘精神委頓下來:“好。”

過了一會兒,她忽然眼睛一亮,扒在池邊低聲道:“叔叔,我在六叔家裡發現一個秘密!”

陳元一怔:“什麼秘密?”

“桃紅嬸嬸和小六叔叔表面上恩愛,實際上,他們每晚都會打架,桃紅嬸嬸怕我知道,還不敢高聲叫疼…啊!”

劈啪!

陳元右手舉起,指尖一陣電光閃動,嚇得陳媚娘立馬住了嘴。

他孃的鄭小六,就這麼幾天你都忍不住嗎!

就不能等我回來把媚娘接走你再浪?

陳元眼神不善,說道:“以後不許再偷聽!”

媚娘委屈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是叔叔你教我的耳神通…”

“那就把耳神通收起來!”

陳媚娘見叔叔臉色嚴肅,頓時蔫下去,不敢再作聲,隻在池塘中遊來遊去。

陳元暗暗歎氣,養孩子是真不容易,養一隻古靈精怪,比同年齡人類聰慧許多的小妖精更不容易。

看著媚娘遊了會兒,陳元心中忽然一動。

他拉住媚娘,把她扯過來,伸手撩開她的衣襬,在她的小肚子上按了兩下。

陳元眉頭微皺,問道:“你的蛇尾又上移了?”

陳媚娘點點頭,愁道:“怎麼辦?”

雖然她沒有特意修煉,可身上妖力還是越來越強盛,人類血脈漸漸難以抵抗。

這兩年,每年她的蛇尾都會往上長一寸,再這麼下去,過不了幾年,蛇尾都要蓋過肚臍了。

那多醜啊!

叔叔他們都是正常的雙腿,而她卻要每過一陣子都會變出蛇尾,這本就讓她心裡不自在了,萬一哪天她徹底變成了蛇身,想一想都難以接受。

陳元也有些躊躇。

他不是沒想過辦法,心中也打好了腹稿,可是這個法子會有什麼後果,他也拿不穩。

因此這兩年他一直沒有實行,想著先看看有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抑製住媚孃的妖血。

可是媚娘是人與妖所生,妖血是她的本質,不可能把妖血剔除,再怎麼壓製都是徒勞,所以這兩年她蛇尾上移的趨勢始終沒能止住。

看來隻能試試那個方法了。

陳元道:“媚娘,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存想法嗎?”

媚娘點頭道:“記得哩。”

“現在我傳授你一段口訣,然後給你一副神像,”陳元道:“以後每遇到妖血沸騰,你都默誦口訣,存想神像,看看會不會有效果。”

陳媚娘連連點頭道:“好,都聽叔叔的。”

“那你聽好了,跟著我念。”

陳元道:“往古之時。”

“往古之時。”

“四極廢,九州裂。”

“UU看書www.uukanshu.com四極廢,九州裂。”

……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蒼天補,四極正;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

陳媚娘默默唸誦著經文,稚嫩的聲音彷彿染上了一絲神聖的意味,她身上妖力湧動,好像被冥冥中的什麼力量主持著以一種新的方式去運行。

陳元眼睛一亮,體內元氣運轉,手綻金光,在空中劃過,不多時,一副神像顯現在空中。

那是一位半人半蛇的女神,雙手高舉五色石,衣袂飄飄,綵帶飛舞,正往天上飛去。

陳媚娘聚精會神盯著神像,按照陳元曾經傳授的存想法,在心神中勾勒神像。

不多時,神像勾勒完成,她隻覺精神一陣轟然,渾身妖力彷彿有了主宰,頓時服帖無比。

陳媚娘驚喜道:“叔叔,成功了!哈哈!”

她在水中轉了兩圈,蛇尾竟然順從她的心意,重新蛻變成雙腿。

陳元也早就知道她成功了,在她把神像勾勒成功的一刹那,他的元始法相增長了五尺多高。

他想起了之前向法源和尚傳道的經曆,看來他所料不差,隻要他將前世之道傳過來,助此方之人踏出新路,他就會有類似功德的東西,助他法相增長。

陳元費力地把纏上來抱著他又跳又叫的媚娘拆下來,推著她進屋道:“快去換衣服吧,彆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