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有些遺憾。

這些妖精太弱了,山魈木怪最高的也才三竅左右,與分身相仿,可數量卻遠遜於分身,一陣雷法全都被轟得煙消雲散了。

虎妖實力倒是尚可,可是對於法相顯化的陳元來說,卻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完全試驗不出他的實力。

惋惜地搖搖頭,陳元反身回到妖洞。

他早就感應到洞中有兩個普通人,既然恰逢其會,自然是送他們回去為好。

此處距離最近的村子也有幾百裡,如果沒人互送,這倆人死定了。

陳元駕起一陣風,把洞中人攝出來。

兩人見到五丈高一隻巨猿,全都嚇得骨軟筋麻,癱倒在地。

陳元也不在意,法眼一掃,二人因果往事曆曆在目。

如今他元始天尊法相圓滿,於因果一道大有長進。

陳元信手撥弄,兩人倏地消失在原地,等二人回過神來,卻發現已經回到各自家中。

陳元心下暗自感歎。

這種調轉因果之事,實在太過便利,可惜隻適合用在普通人身上。

其人修為越高,越難撥弄其因果。

見此次出來的任務全都完成,陳元收了法相,駕起風,往平陽縣飛去。

陳元剛離開兩個時辰,倆穿錦服的漢子鬼鬼祟祟地來到虎妖洞府。

兩人眉頭緊鎖,在附近用力感應半天。

“兄弟,有結論了嗎?”

其中一個八字鬍問旁邊的光頭。

光頭搖搖腦袋:“感應不真切,力量十分龐雜,似乎有兩夥人在拚鬥,其中一夥是妖魔無疑,另一頭似乎用的五行雷法。”

八字鬍驚道:“五行雷法?仙門的人?可能感應出是哪一行?”

“全部五行雷法!”

光頭斬釘截鐵說道。

八字鬍瞪大了眼睛。

全部五行雷法,那隻有仙門三宗合力才能湊齊,什麼妖魔竟然要他們聯手剷除?

光頭問道:“兄弟,你那邊有什麼發現?”

八字鬍指著旁邊一片碎石灘說道:“不出意外的話,那邊原是一座高山,剛剛纔被某位高人擊碎,奇怪的是,高人所用的手段,我竟絲毫感應不出。”

光頭心驚膽戰:“轟碎高山,這怕是法相過了一重死關的高人纔有這種手段,什麼妖魔,竟勞這種高人出手?”

法相境共有九重天,每三重天會有一死關,度過死關才能繼續進修。

八字鬍道:“在這附近,能有這種手段,會不會是雲州府來人?”

光頭道:“不可能,雲州府幾位高人咱們都認識,不可能認不出他們的手段。”

可如果不是雲州府來人,又會是誰呢,難道是江湖高人?

那可就麻煩了。

朝廷最怕的就是有難以掌握行蹤的江湖高手,尤其是法相以上的高手。

兩人正自嗟歎,忽聽到旁邊草聲窸窸窣窣,二人轉頭去看,卻見一名身穿黑衣,氣質冷傲的少年走了過來。

二人臉色大變:“丁鋒!”

竟然是人榜排名首位,朝天觀大弟子丁鋒。

自兩年前下山,丁鋒敗儘人榜高手,著實闖下許大名頭,

江湖中許多人不忿他的冷傲態度,可沒一個敢輕視他的實力,整個大周江湖,公認他為三十歲以下第一高手。

丁鋒看了兩人一眼,皺眉道:“監察司的番子?滾!”

他對監察司沒有好印象。

朝廷特設監察司來主持江湖事務,天地人三榜就是監察司推出,這些年來,監察司暗中做過不少讓人不恥的事。

雖然仙門,尤其是朝天觀近年來與朝廷關係親密,可丁鋒還是本能地對監察司有些排斥。

遭到丁鋒斥退,兩名監察司番子不僅沒有惱怒,反而如逢大赦。

他們都知道丁鋒不喜歡監察司,在這荒郊野嶺,丁鋒沒動手暗殺了他們,這已經是大幸了。

兩名番子轉身往遠處遁去。

剛走到半路,二人就發現暗中有不少人正往這邊趕來。

監察司主持江湖事務,自然見多識廣,二人立即發現這些人都是雲州府乃至大周各大家大派的傳人,看來都是感應到剛纔動靜趕過來的。

兩人不敢停留,連忙匆匆離去,準備把今天的資訊上報,讓雲州府多做準備。

經此一事,雲州府地界恐怕會湧來不少江湖人士,平添許多波折。

虎妖洞府。

各家來人小心翼翼地拉開距離,四處探查著。

他們都是得到家中訊息,知道此處產生了新道統,這纔過來追查的,

務求能確定道統在誰身上。

丁鋒遠遠地在旁邊看著,心中暗自思索。

此地有五行雷法痕跡,這是一件奇事。

他和兩個番子不同,自然知道仙門三宗絕沒合作,自然不可能集齊五行雷法,可此地又確實有五行雷法氣息。

難道雷法訣竅泄露了?

丁鋒臉色變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五行雷法是仙門不傳之秘,如果雷法被他人掌握,這絕對是仙門一大損失。

再想到師尊傳旨,說此地產生新道統。

事情更加迷離起來。

丁鋒沒有多做停留,拽開步子,向雲州府趕去。

他要趕緊把訊息傳回師門。

丁鋒剛離開,虎妖洞府所在山上出現一個和尚。

和尚喧了聲佛號,對著旁邊樹叢中說道:“二十六先生,久不見了。”

樹叢後走出來一個皮膚黝黑,神態倔犟的少年。

和尚又道:“剛纔朝天觀的丁師兄就在下面,二十六先生怎不現身相見,鐵圍山與朝天觀同屬仙門,避而不見,恐怕不合禮數吧。”

劍二十六道:“法謙,據說法源禪師遊曆江湖,回到大行寺第二天就成就法相,並且立新道統,好像你當天晚上就偷偷下山來了,你可是在怕什麼?”

法謙和尚冷哼一聲,不再言語。

兩人都戳到了對方痛處。

鐵圍山處處與朝天觀較勁,可作為下任閣主人選的劍二十六卻始終被丁鋒壓下一頭,這讓他不得不在每個場合避開丁鋒,免得弱了鐵圍山束劍閣威風。

法謙與法源同時入的大行寺,自小兩人就不相上下,法謙甚至比法源稍勝一籌。

此次法源下山一朝頓悟,竟然遠遠把他落在身後,這讓他如何甘心。

法謙和劍二十六兩人都是當今人榜前十的少年英傑,因此見面都想壓壓對方氣勢,卻搞得兩人都不痛快,一時間兩人各自分散,都探查自己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