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兩道金光射穿神庭,攪翻混沌海。

陳元瞬間接管了這尊新產生的齊天大聖法相。

他頭腦中莫名出現了一些陌生的記憶。

記憶中不知是在什麼地方,隻知那裡到處是荒山,山根接黃泉,高嶺入青霄。

有幾個大神通者在決鬥。

其中有幾十裡長短的蛟龍,行經處大地沉陷,山嶽摧崩。

也有脊背勝山峰的鵬鳥,翅膀輕輕扇動,就是昏天黑地的颶風。

魔猿也在內,與在神庭中的可憐樣子截然不同,當時它高入蒼穹,魔焰滔天。

此外還有熊魔,牛魔,骨魔,個個都不可一世。

與他們對峙的卻是幾個人類,其中一個花白鬚發,儒士模樣,手持一支筆,隨後寫就錦繡文章,天地變色,山河崩塌。

魔猿被儒士所傷,拚儘全力想要打開天地屏障逃走,卻被卡死在天地縫隙之中,就此隕落。

陳元暗中思忖,這應該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一場戰鬥,魔猿死於這場戰鬥,卻不知為什麼僅剩的元神跑到他的神庭中來了。

想到畫面中的蛟龍,陳元忽然想起當初法源和尚跟他說的蛟魔。

難道法源說的就是那條蛟龍?

這麼說的話,大行寺是知道那場戰鬥的。

既然大行寺知道,儒門和仙門沒道理不知道,等什麼時候去了雲州府,可以想辦法打聽一下。

陳元不再多想,這些目前看來,和他關係不大,趕緊顯化法相纔是正經。

他手握金箍棒,身體一縱,撞將出去。

齊天大聖法相雖然沒有元始天尊的神威,可以讓混沌拱服,可是同樣強勢無匹,神庭與外界的通道根本阻攔不了他。

隻是輕輕一撞,陳元已經來到外面。

五丈高的齊天大聖法相突兀地出現在群山之間,陳元的本體卻縮進法相眉心隱藏。

陳元左顧右盼,看看處於自己視線下方的巨樹,感受著召之即來的天地元氣,以及法相中的爆炸力量。

這一刻,陳元感覺自己無比的強大。

……

神京北部,崇聖山,太學。

儒門宗師正為諸生講經,忽然鐘聲想起。

眾儒士心中一跳,連忙向天地壇方向看去,側耳靜聽著,看到底鐘聲會響幾下。

過了片刻,鐘聲響到九下,這才顫巍巍停息。

整個太學死一般寂靜。

這已是三年多以來,第三次鐘聲九響了。

除了第二次人們確定,是大行寺法源禪師走出了自己的道。

第一次直到現在都沒人能確定是誰引起的。

這次結果會如何?

靜室中,大宗師的視線越過牆壁,向幾千裡外的大霧山區望去,他能感應到,那股強悍到極點的道意就在那裡,隻是不知道這次又是誰家的子弟。

他歎了口氣,儒門凋零啊,竟然出不來這種天才。

中州省,雲門山,朝天觀。

趙道玄靜靜看著雲深處,神色有些凝重。

西極省,雪隱山,大行寺。

當世羅漢道安和尚正與法源談經講論,忽然默不作聲地往東南方看去。

“法源,大爭之世要來了,你是此劫的承運人,切記要看清形勢啊。”

法源默默地點了點頭。

三家之外,望月湖,鐵圍山,妙因寺,紫陽書院,伯安書院等儒門,仙門及佛門各家,乃至大周八大世家,也是各有心思。

每個人都隱隱感覺到,世道似乎要變了。

……

陳元顯化了齊天大聖法相,隨意活動片刻,適應了自身力量,正要將法相收回,忽然耳朵一動,往遠處看去。

距陳元約十裡路的一座山上有處洞府,洞中生活著一窩成了精的老虎。

這老虎成妖已經幾十年,早有了八竅的修為,它轄製了附近幾座山的山魈木怪,替它打理洞中事務,偶爾也派它們去遠處村莊捉幾個人來打牙祭,凡被吃掉的人,其剩餘的骷髏都被丟在了門外,至今已經堆成一座小山。

因為遠處深山之中,除妖司手長莫及,竟被它安全地躲了幾十年。

這天它又派手下山魈捉了兩個在山林裡**的男女,正要炙烤了慢慢享用,忽然感應到十幾裡外傳來一陣神威,讓它打骨子裡發寒。

虎妖暗道不妙,心想莫不是除妖司找上門來了?

它雖然日常不敢出山,可是對山外的情況卻瞭如指掌,對除妖司尤為上心,畢竟這可是決定它能否長久享用世間樂事的根本。

想到除妖司,虎妖越發心中不安起來。

它不敢耽擱,連洞中家當也不顧了,急急忙忙地就想往外逃。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先去大山深處躲一陣子,等敵人退去,再回來也不遲。

虎妖剛走到洞口,迎面跑來一個木怪,遠遠的就叫道:“大王,UU看書 www.u禍事了,外面來了個巨神。”

虎妖內心巨震,連忙點齊洞中手下,一同來到外面,卻見不遠處站著位近五丈高的神將,這神將身穿盔甲,手持鐵棒,太陽下熠熠生輝,神威凜凜。

一窩妖精趕出洞來,見到齊天大聖法相,彷彿見了天敵,精神一下子呆滯住了,連動一下都不敢。

陳元高高在上俯視著群妖,心中不由冷笑,他剛成就法相,就有人送上門來讓他試驗試驗,這可就怪不得他了。

他渾身抖動兩下,立即落下不少金色毛髮。

毛髮還在半空飄零,立即化成身高不足五尺的小小猴王模樣,每個都手持鐵棒。

近百個小猴子朝群妖圍了過去。

群妖正要迎戰,卻見近百隻猿猴,每個手中都閃起電光,一陣雷聲響過,山魈木怪倒了一地,再無一個全屍。

隻有那虎妖修為較深,這才躲過此難。

雷法雖是妖邪剋星,可是陳元的分身法,如今隻能分出三竅的分身,與虎妖相差實在太大,即便雷法也無法抹平。

虎妖也不敢回身,往遠處山頭踴躍過去。

陳元法眼看去,沒有發現虎妖的蹤影,立即想到,那虎妖怕是早防備著有人來拿他,因此在附近山頭佈置好暗洞藏身。

陳元也不著急,隻是一抖身把分身收回來,隨後邁步走到那座山前,低喝一聲:“去!”

立即有兩道十幾丈長的黑白氣疾馳而去。

轟隆!

眨眼間高山變成一片碎石,虎妖就在這片碎石中,早被陰陽氣擊成齏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