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隨著金色的大道之文沒入無名法相,周圍的混沌震盪起來,很快混沌被慢慢推開,無名法相顯現出他的全貌。

這是一位中年道人形象,頭上攏著道髻,身上穿著玄色道袍,道袍上繡著玄妙的道紋,陳元隻一眼看去,就覺頭腦一陣清明,無數的領悟與玄想如井水般冒出來。

大道之文繞著道人盤旋三週,最後全都收斂到他身上。

道人平靜地張開雙眼,身上瑞藹祥雲升騰而起,結成朵朵金花灑遍混沌。

一瞬間陳元腦海中多出一個名字:

元始天尊!

發了!

陳元心神激盪,隻覺得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

他的築基經文,第一篇就是太極圖說。

首句為“無極而太極”,所謂無極即萬物之元,一切之始,最後結成元始天尊法相再正常不過了。

說是這麼說,可陳元心中還有有種窒息般的興奮感。

這特麼可是元始天尊!

開天辟地第一尊!

陳元按耐住激動,一步跨出,精神與法相合而為一。

這一刻我即元始。

陳元往常隻是通過琉璃盞,暫時具有一些元始的神通,比如觀照與操控因果,此時卻覺得這已經成了自己的本能。

混沌中出現了一條通道,通道的另一邊是明淨的山色,那裡正是外在世界。

隻要他駕馭著元始法相穿過通道,就算是法相顯化了!

混沌重濁,而法相虛弱,因此大部分修士過此關都是一場劫難,如嬰兒之誕生,要經過細長的通道,這期間會遭受無邊痛苦與危難。

可陳元卻覺得當下的自己無比強大。

他輕輕抬起玉手,混沌如驚鳥散去,聯通神庭與外界的通道洞然大開。

元始法相緩步輕移穿過通道,馬上就要降臨,陳元卻忽然停下來。

他眉頭微微皺起。

外面的世界在元始法相的眼中,其形象大大超乎陳元意料之外。

整個世界的因果都呈現在他眼中,他有種感覺,他要是再多看一會兒,他的心神會承受不住這麼高強度的資訊,立馬崩潰。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更讓他心驚的是,他隱隱感受到,全世界的因果都在向他彙集。

元者,始也!

元始即一切之始,所有的因果由此發生。

憑他現在的境界,根本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壓力。

而且,他隱隱覺得,這個世界也還沒做好準備迎接這樣一位尊神。

陳元心念一動,立即駕馭法相,返回神庭附近。

他心中苦笑,誰都希望自己法相強大,可誰能想到,法相竟然能強到本人駕馭不住的地步呢。

陳元估計,他恐怕至少要到法身境,才能駕馭的了元始天尊法相。

可是如果他不突破到法相境,怎麼修成法身呢?

這簡直就是笑話。

必要要有法身修為才能顯化法相,可不顯化法相,又無法成為法身。

陳元沉吟一陣,看向神庭中的赤金槍。

要不就顯化赤金槍算了!

他搖了搖頭,不行,赤金槍雖然不弱,可它的不弱隻是相對於沒有根基的尋常江湖客而言。

對於那些大門大派,世家傳承而言,赤金槍法相真是弱爆了。

陳元怎麼甘心讓自己在根基上就落後彆人一大截。

可如果不顯化赤金槍,又無法顯化元始天尊,還能有什麼辦法?

陳元的眼神四處逡巡,忽然眼睛一亮,精神一動,回到神庭內。

神庭中,魔猿見陳元的精神忽然回返,兩眼閃閃發光地盯著它,心中不由得一凜,怒道:“你要做甚?!”

這兩年它時刻都在試圖反抗陳元的禁錮,隻可惜他恢複雖快,可陳元成長更快。

等陳元到了儒術九層,魔猿身上已經糾纏了五條鎖鏈,兩手兩腳,外加脖頸上各一條,把它鎮壓得絲毫動彈不得,幾乎是任人宰割。

如今看陳元這等神情,立即猜出,他終於要來處置自己了!

陳元笑道:“借你元神一用。”

魔猿心裡一涼。

元神哪有借人的,元神就是人的精神,精神被人占據,就算不死,也成了彆人的奴隸。

魔猿奮力掙紮起來,可是鐵鏈牢固,它竟然絲毫動搖不得。

陳元搖頭道:“你不用掙紮了,放棄反抗,以後說不定會還你一場造化。”

說著他右手按在猴頭上,心念溝通元始法相,立即就有滔天的力量把魔猿鎮壓的嚴嚴實實。

緊接著魔猿身上的五條鐵鏈全部斷裂。

陳元左手一招,把琉璃盞招過來,隨後將斷裂的鐵鏈投進琉璃盞中。

鐵鏈經琉璃盞鍛造,化成一隻金箍,緩緩落在魔猿頭上。

金箍落而生根,魔猿眼神頓時呆滯下來,整隻猴一下子沉靜了。

第一步完成,

陳元心潮澎湃起來。

他能猜到,魔猿本身絕對品級很高,甚至是這方世界最高之一。

可是還不夠,他不能滿足於將魔猿的元神打造成他的法相,他要改造出級彆遠高於魔猿的那尊法相!

陳元大手一揮,四面牆壁上的圖畫全都被揭了下來,緊接著從圖畫中鑽出各種妖魔。

巨蠍,雞妖,魚妖,蛟龍…

這些妖獸被他一把投入琉璃盞,神火煆燒之下,這些妖魔全都化成至精純的材料。

陳元心念一動,材料瞬間成形。

藕絲步雲履!

鎖子黃金甲!UU看書uukanshu.com

鳳翅紫金冠!

披掛穿戴整齊,魔猿身上氣勢猛然升騰起來,彷彿有種質的變化在它身上發生,可是好像缺了什麼東西,導致這種變化無法完成。

還缺了一樣東西!

陳元眼睛發亮,叫道:“槍來!”

赤金槍應聲而至。

鏘!

一聲脆響,赤金槍槍頭被陳元應聲折斷。

他把槍頭投進琉璃盞,很快槍頭化作金水。

陳元心念一動,金水化作兩條小蛇,從琉璃盞中逶迤飛出,纏繞在槍桿兩段,變作兩個金箍。

看著這熟悉的鐵棒,陳元心神激動,簡直要喊叫出聲。

他心中默唸,立即棒身上出現了五個大字:如意金箍棒。

這五個大字一出,鐵棒頓時發出萬道金光。

鐵棒與猿猴之間彷彿出現了一種神秘的吸力,下一刻就飛進了猿猴手中。

猿猴身上那股升騰了力量攀升至高峰,似乎隻等一個機會就要釋放出來。

陳元看著眼前這熟悉的形象,渾身有一種戰栗感,他口中高聲念道:

身穿金甲亮堂堂,頭戴金冠光映映。

手舉金箍棒一根,足踏雲鞋皆相稱。

一雙怪眼似明星,兩耳過眉查又硬。

挺挺身才變化多,聲音響亮如鐘磬。

尖嘴谘牙弼馬溫,心高要做齊天聖。

一邊念著,他往前跨出一步,精神頓時衝入猿猴體內。

猿猴雙目怒睜,兩道金光直射出來。

“我是齊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