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攜著媚娘來到小李莊,慶無賞兩個已經在門外等候。

見到陳元過來,慶無賞迎上來,說道:“陳先生果然神通廣大,那左維明果不其然說來就來,一點都沒耽擱。”

“書生現在怎麼樣,可放下執念?”

慶無賞點頭道:“我和老厲剛看過他,書生陰魂已經在慢慢消散,現在下葬再無妨礙了。”

陳元很欣慰,這種有幾分古人風骨的書生,他很有好感,能幫上忙也算是他儘一份心。

“對了,”慶無賞從懷裡掏出一包東西,遞給陳元,說道:“先生,這是王風那廝給的謝禮,共一千兩銀子,我老慶給對半分了兩份,這五百兩是先生的。”

陳元一怔,笑道:“除妖司總旗官這麼財大氣粗嗎,隨手就能拿出一千兩銀子?”

“這哪用他自己花錢,除妖司家當不少,隨便從哪裡都能薅出不少銀子。”

慶無賞感歎道。

陳元接過銀子。

他在除妖司當差一年也纔不過攢下三百兩銀子,現在一筆橫財就賺了五百兩,果然是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

這兩下相加共有八百兩銀子,在這小小平陽縣也算是有身家的人,勤儉些足夠他過上幾十年。

陳元把銀子遞給媚娘,讓她抱著玩耍,隨後辭了慶無賞二人,走進院子。

院子裡一個年輕書生正和李莞的家人相對而哭,正是左維明。

李莞的家人向左維明講述了李莞如何得疾病去世,死前又是如何盼望他速來相見之事。

左維明聽後心中傷感,憶及當初二人結伴而遊的時光,不免長籲短歎。

悲歎一回,左維明來到靈堂上,伏在棺材上悲泣道:“李兄盛情,維明銘感五內,人鬼異路,李兄早些安息吧。”

說完他親自牽起引繩,送葬的家人抬起棺材,跟在左維明身後緩緩走出院子,這一次再沒出現異狀。

棺材被送到早就備好的墳地,不到半日就下葬了。

喪事已經結束,左維明又到李莞家中,安慰了李莞父母一回,忽抬眼見到院中身穿除妖司公服的陳元,神情一怔,走了出來。

“這位大人可是除妖司的人?”

左維明問道。

“正是。”

“貴縣除妖司隊長陳元何在,不知可否代為引薦?”

陳元奇道:“我就是陳元,左公子如何得知我名?”

左維明唱了個喏,說道:“原來是我眼拙,失禮失禮。”

“我是從雲州府紅山書院來的,早就聽書院中師長提起,說平陽縣有位陳元,穎悟非常,是個修行儒術的種子,在下時常懸念,欲求一見,今日一見,果然更勝聞名。”

陳元學著儒士們的規矩,連道幾聲不敢。

左維明又道:“臨行前,書院王桐先生囑托我問你什麼時候可以去書院一趟?”

陳元道:“這要看府裡的安排了,我既然吃著皇糧,自然身不由主。”

左維明隻當他心中有意離開平陽縣,卻被職位所縛,不由自主,於是安慰道:“陳兄不用憂心,如陳兄這等明珠,必不會久埋泥淖中,不久之後咱們就能在雲州府相見了。”

陳元暗中搖頭,心想這可不一定。

他離開花岩峰的時候故意表現得性格桀驁,估計已經惹得王風不快,王風不壓他兩年纔怪。

事情果如陳元所料,此後府裡再沒下調令過來。

這正順了陳元的心,他每日隻是除妖,修煉外加養娃,並不急著調去雲州府。

隻要把實力提升上來,以後時間多的是,自有他瀟灑的時光,完全不必急於一時。

兩年後,大霧山區一處人跡罕至的山峰。

此處距離當初圍剿張天王的花岩峰有近五百裡,人跡罕至,鳥獸成群,鬆柏遮天灑濃蔭,澗水繞嶺鳴脆響。

陳元坐在山中,默默地調整自己的狀態。

這兩年時間,他已經把自己的境界提升到極限。

儒術已經到第九層,武道也開了第九竅,隻等著法相顯化。

除境界之外,各種神通也被他修煉到實力允許的最高層次。

各種小神通且不說,他所掌握的三門大神通早就不是吳下阿蒙。

地煞凝陰術已經到銅體極限,入火不傷,入水不溺,同境界武者用凡器斬在他身上,頂多隻能留下淺淺的白印。

近來他感覺到地煞凝陰術有剛儘柔生,陰極轉陽的趨勢,隻是限於修為境界,一直無法實現這種轉變。

隻等他突破法相境,到時候陰極生陽,進入金身境,他就可以實現斷肢重生,等到了金身境巔峰,

哪怕心臟頭腦被洞穿,他也可以保住性命。

而一旦進入最好的玉軀境,隻要精魂不滅,他就可以永生不滅!

第二個大神通是五雷法。

如今他已經將五種雷法全部醞釀成功,水火木金土五行雷法各有針對,一旦掌握五種雷法,天地間但凡在五行內的,無物不克。

更有甚者,五行與人的喜怒憂懼思相應,UU看書www.kanshu.com五行雷法一旦用出,人的心神也大受影響。

陳元現在就等著突破法相境,到時候他就可以修行雷法的最高訣竅,五雷攢聚,五雷齊出,想一想就讓人興奮。

雷法之外,再就是分身術。

他現在已經在體內蘊養了一百個分身元氣,能放出一百個分身,每個都有三竅穴實力。

等到了法相境,不僅能將分身的數量增到二百,每個分身實力還可以提升到六竅穴。

除了這些大神通,還有一些小神通,類似噓嗬風雨,**術,變形法,乃至各種增強軀體的神通,也各自增長到極限。

他現在已經達到自己最巔峰的狀態,正是突破境界,顯化法相的最好時機。

陳元慢慢調勻呼吸,讓自己思慮停頓下來,隨後進入神庭。

神庭中,一支九節的翠竹長得挺拔俊秀,每一節翠竹上面都印刻著大道之文,正是他心神所化。

他之所以等到今天才顯化法相,還不是為了儒術九層,無名法相成熟嗎。

現在是時候看看那無名法相究竟是何身份了!

陳元一把抓過九節翠竹,邁步走出神庭,來到那無名法相身前。

他手中勁力勃發,翠竹節節崩裂,上面的大道之文,被釋放出來,化作金光向無名法相飛去。

“無極而太極,太極…”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

“夫道有情有信,無為無形…”

“道可道,非常道…”

“唯天下之誠,為能儘其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