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雞妖的聽力極為敏銳,陳元和村長方纔的對話雖然竭力壓低了聲音,可還是被它聽到。

它警惕地往這邊看了兩眼,不耐煩地在旁邊踱了兩步,見眾人隻是在那看著,漸漸放下心來。

雞妖踱步到山羊旁邊,喙子往下輕輕一啄,山羊頭骨立時被啄破一個大洞,雞妖把喙子從大洞伸到裡面,啄食起來。

陳元在旁邊看著,一邊心中暗自盤算。

雞妖的實力表現並不見有太多奇異之處,至少沒有明顯強過他,這讓他心中安穩不少。

既然如此,那不妨上前試探試探。

陳元緊了緊手中的刀,從眾人趴伏的位置,慢慢走了出來,向雞妖的方向捱過去。

誰知他剛露出身形,雞妖就連忙把喙子收回來,雞頭壓低,與地面平行,警視著陳元,一面紮煞著翅膀,隨時準備起飛。

不得已,陳元隻好停下腳步。

兩廂對峙了大約一刻鐘,雞妖放鬆了警惕,重新低頭去啄食地上的山羊。

陳元這次不敢再冒進,兩隻腳交替著緩緩挪動,微不可查地往雞妖那邊靠近。

雞妖一邊進食,一邊時常抬頭看看陳元,似乎沒發覺兩廂的距離正在漸漸縮短。

村長等人趴伏在原地,看著陳元幾乎是一寸寸地向雞妖捱過去,緊張得滿頭滿臉都是汗水。

時間又過了兩刻鐘,陳元竟然隻前進了十幾丈。

移動之緩慢,連他自己都要產生幻覺了,倒像自己真的不曾移動一樣。

隻要在雞妖啄食完山羊屍體之前,捱到它旁邊,陳元就有望給它一刀,到時候不管是成是敗,他都能試出這雞妖的實力,也好再做打算。

他一邊想著,一邊繼續向前靠近,很快到了雞妖十丈之內。

那雞妖像是突然受了刺激。

原本還在悠然地低頭進食,卻猛地抬起頭來,一振翅膀,飛進樹林中去了。

村長等人原本看除妖司的大人一步步靠近雞妖,心中正充滿希望,隻當今天終於可以除掉這個畜牲了,卻不成想,那畜牲忽然就飛走了,全都不明所以。

眾人連忙跑過來,問道:“大人,這是怎麼回事?”

陳元眉頭微皺,搖頭道:“這雞妖太警覺了。”

它好像給自己設了警戒線,一旦有敵人進入這個警戒線,它會立即飛走,連遺留的食物也不顧了。

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連近身都做不到,那還怎麼除掉它?

村長心中焦慮道:“那怎麼辦?”

“大人可不能捨了我們不管,清水村這一百多戶人家,全靠大人活命了!”

在今天之前,村長都還不至於這麼恐慌。

可是看到雞妖剛纔的音波功威力,村長立時心涼了大半。

他明白,雞妖之所以還沒在村子裡大開殺戮,全仗著村民們往日的威嚴還沒有徹底消散。

等它明白過來這些村民並不像它想象中的那麼厲害,消除了恐懼之心,村子裡再沒有什麼能阻擋它。

陳元也明白這些。

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怎麼打消雞妖的警惕。

陳元想了半天也沒有頭緒,雞妖又不是人類,它身上的靈性還沒到產生神誌的程度。

講道理或者欺騙,對它是沒用的。

它隻有一個死標準,那就是十丈距離,隻要敵人進入十丈,那就立即逃走。

如果沒法打消警惕,那還有什麼辦法能讓他靠近雞妖呢?

陳元忽然眼睛一亮。

既然沒法打消警惕,那何不徹底激怒它,讓它無法自製,自動突破警戒距離呢。

他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值得一試的法子,當即吩咐道:“大叔,麻煩你派人去鄰村找十隻雄雞過來,一定要最好鬥的那種。”

清水村的家禽都被雞妖夷了族,要想找公雞,隻能去鄰村買了。

村長納罕道:“這裡還有一隻解決不掉,怎麼又要找新的來?”

他現在對於公雞已經有陰影了,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終生不再見到公雞。

陳元道:“先不用問這麼多,找來再說,明天早上出太陽以前,一定要把這些公雞帶到這裡,切記不要遲到。”

村長雖然不知道他要乾什麼,可還是立即吩咐村民去各村找公雞。

眼見天已經晚了,村長把陳元帶到自己家裡休息。

第二天天還烏黑一片,陳元就起床了。

村長心中憂懼,因此一晚上都沒有睡著,早早地在陳元門外等著了。

眼見村長像油炸的螞蟻一樣,在他門前一通亂轉,陳元笑道:“大叔不用著急,順利的話,早飯前就能把那畜牲解決掉了,到時候你還可以把雞帶回來燉一鍋肉,這可是不常見的好東西。”

村長拉長著臉,無奈道:“大人說笑了,草民雖然沒見識,可也知道這妖魔是不能吃的,人吃了就會變妖人。”

“大人可梳洗好了,現在出發?”

“不急,”陳元問道:“大叔家裡可有好酒,快給我拿一罈過來。”

村長急道:“大人若想喝酒,等解決了那畜牲,回來後儘有大人喝的,我清水村老少願把大人以後所有的酒錢都擔下了,現在可不是喝酒的好時候。”

陳元笑道:“彆多嘴了,這不是給我喝的,是給雞喝的,快去拿來。”

雄雞這種生物最是好鬥,尤其是面對同類的時候,兩隻雄雞相遇,一定要分出個勝負來。

那雞妖既然已經成了妖,鬥性更加強盛,哪裡容許低等的凡雞再對自己張口,一旦被激怒,怒火就能把警惕燒光,到時候他就有可乘之機了。

唯一值得擔心的隻有一件事。

那些普通公雞還敢不敢向雞妖開口?

如果到時候雞妖的氣息一露,那些凡雞全都嚇蔫了,那計劃可就泡湯了。

所以陳元決定先用酒把那十隻公雞灌個半醉,半醉的公雞可不知道個怕字。

沒過多久,村長取了酒回來。

陳元打開瓶塞嗅了一下,清香撲鼻,倒真稱得上好酒,用來給那十隻公雞踐行,也不算薄待。

陳元心中好整以暇地想著,

一邊招呼了村長,往樹林走去。

等到了昨天的老地方,派去捉雞的村民早就到齊了。

他們每人手上提著個雞籠,雞籠裡裝著一隻昂首挺胸,彷彿怒氣充滿的公雞。

陳元早吩咐過他們,讓把雞帶來的時候,先將它們的喙子栓住,因此雖然十隻雞都在這了,卻還是一片清淨,隻互相敵視地看著彼此,時不時呼扇一下翅膀挑釁。

陳元讓村民們把公雞都取出來,先是用細繩栓住腳,隨後給每隻雞都灌下一小盅燒酒。

他手牽著細繩,驅趕著這些公雞往樹林走去。

這些公雞被灌了酒,身形有些蹣跚,可鬥性卻更加熾烈起來,一邊高亢地鳴叫,一邊撲過去,要和其他的雞死鬥。

清晨的寧靜頓時被一片雞鳴打破。

陳元長刀已經出鞘,他一手握刀,一手牽著繩子,目不轉睛地盯著樹林。

沒過多久,隻聽樹林裡傳來一聲炸雷般的鳴叫,陳元身前的公雞立即有三隻整個雞頭全都爆開,剩下的七隻彷彿受到了屈辱,非但沒有噤聲,反而更加拚命的叫了起來。

它們也不再互相撕打,反而一致朝向樹林裡面,一邊叫,一邊暴躁地刨著地面。

樹林裡的雞妖見這些凡雞竟然還敢挑釁自己,天性裡的怒意壓製不住的泛上來,接著又叫了兩聲。

聲音高亢,彷彿能撕金裂石。

陳元早防著呢,要是被雞妖遠遠地用音波震死所有公雞,那他今天不是白來了嗎。

他早就在觀察雞妖運用聲波的規律,發現它每次高亢鳴叫之前,先會有一串低鳴。

因此在它低鳴之後,他立即運起體內元氣,屈指彈在刀刃上。

一聲悠揚的蜂鳴與高亢的雞鳴衝撞在一起,各自的力道相抵,隻在中間形成一陣氣旋。

陳元身邊的七隻公雞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還在不停地叫著,而且越叫越高亢,到最後甚至撲閃著翅膀,似乎要飛起來。

雞妖怒不可遏,嗖的一聲從樹林裡撲了出來。

它見到陳元先是一滯,可隨即被七隻公雞的挑釁態度激怒。

這隻雞妖隻是才通靈性,神誌並不健全,根本無法擺脫好怒愛鬥的天性。

雖然陳元就在眼前,可它還是直撲向那七隻公雞,一眨眼就到了陳元身前隻有兩三丈遠的地方。

機不可失!

陳元握繩的手一鬆,七隻公雞立即向雞妖撲過去。

那雞妖的頭飛速探出,一下一個,像啄蟲子似的,七隻公雞轉瞬間就全部殞命。

雞妖誌得意滿,正要仰頭高叫,卻突然發現一把閃著寒光的長刀向自己刺過來。

它立即從興奮的情緒中回過神來,待要展翅高飛已經來不及,隻得草草地揚起翅膀去拍打陳元的長刀。

雞妖的羽毛雖遠較凡雞堅硬,可哪裡能抵擋除妖司良匠打造的佩刀。

彆說它的羽毛,就算是之前巨蠍堅固的外殼,也被這刀輕鬆破開。

隻一瞬間,長刀穿透雞妖的翅膀,陳元順手一削,整隻翅膀被削了下來。

雞妖失了一隻翅膀,再也沒法飛行,心中頓時被恐懼占據,一時間竟然失去分寸,轉身就想回去樹林。

陳元哪會浪費這麼好的機會,見雞妖轉身,他一把投出長刀,將雞妖死釘在地上。

下一刻,眉心變得灼熱,一束玄光射出打在雞妖的屍身上,很快大量的妖物精元被帶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