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孩子真是早熟得可怕。

陳元心中升起幾分憐惜,笑道:“放心吧,我答應過你爹爹,好歹養你長大,等什麼時候你能自立了再說。”

媚娘臉色一變,說道:“原來叔叔隻是因為承諾纔要收養我,那倒不必了,親生的爹孃都能捨下自家女兒,叔叔何苦為了這麼一個承諾委屈自己。”

說完把筷子一丟,自己坐在那生起悶氣來。

陳元好笑地搖搖頭,這小孩子心思也太敏感了。

他把筷子撿起來,塞進媚娘手裡,隨後在她頭上揉了一把,將她滿頭烏髮弄得蓬亂。

“不要任性,既然已經把你接過來,你就像我自家孩子一樣,快吃飯!”

媚娘被他在頭上一陣揉,原本心中還有幾分自怨自艾,此時卻被攪得無影無蹤,隻好低頭扒飯吃菜。

吃完飯,兩人走去除妖司。

剛進門,陳元見到門房老秦正在清掃門庭,於是招手喚他過來,說道:“老秦你來。”

“大人,有什麼吩咐?”

“你去幫我租一個院子,順便找人打掃並置辦些日常用品。”

有了媚娘小丫頭,他當然不好再住在衙門裡。

老秦奇怪地看了媚娘一眼,轉身就要離開。

“老大,從哪拐來的漂亮小姑娘,小心人家爹孃告到縣裡。”

大門外傳來一個吊兒郎當的聲音,正是鄭小六。

鄭小六走進大門,有些驚異地看向媚娘。

“放屁,這是我收養的,”陳元笑罵道:“媚娘,這是小六叔叔。”

陳媚娘早就在旁邊留心觀看,她見鄭小六對陳元態度熱絡中透著恭敬,而陳元對鄭小六也很隨意,立即明白,這位小六叔叔是陳元叔叔的得力手下。

於是她甜甜地叫道:“小六叔叔好。”

“真乖。”

鄭小六沒有多問陳元為什麼忽然收養個小孩子,除妖司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秘密,他早學會了凡事不多問。

他笑眯眯地從懷裡掏出一塊銀錁子,遞給媚娘道:“給你買糖吃。”

媚娘抬頭看看陳元。

陳元點點頭。

媚娘接過銀錁子:“謝謝小六叔叔。”

“剛纔你說要租房子,”鄭小六道:“是為了這孩子方便吧,彆麻煩老秦了,我家隔壁還有個院子,正好合適,桃紅現在有身孕了,我請了個老媽子照顧她,等元哥兒你們搬過來,還可以讓她順便照管我這小侄女。”

陳元笑道:“恭喜恭喜,這才一年多的工夫,你不僅成了家,還要當爹了,真是了不得。”

“既然如此,那你就替我把那座院子租下來吧,順便找人買些日常用的東西。”

鄭小六拍著胸脯答應下來。

陳元牽著媚娘走進官署。

媚娘一晚沒睡好,此時也疲乏了,陳元安排她去官署裡間的臥房睡覺,自己檢視起當天的卷宗。

這些卷宗有些是當天縣衙轉交過來的,也有些則是之前積攢下來,這些都需要他一一檢視,然後安排人去解決。

卷宗一份份從他手邊劃過,忽然他手一停,把其中一份取出,仔細看起來。

上面記載說,小李莊一個年輕的書生得病暴卒,家人為其辦完喪禮,想要下葬,卻發現棺材沉重,怎麼都無法抬起。

家人仔細檢查棺材內外,發現隻是尋常木料,並無特殊之處。

無奈之下,家人替死者重新換了一副棺材,卻發現仍舊無法抬起,反而被換下的舊棺材頓時失去神異,隨人們如何搬抬,再無任何妨礙。

於是村人都傳說,這是亡人心有不甘,不想年紀輕輕就葬身黃泉。

家人請來村中年高德勳的老人,在靈前苦勸,結果毫無作用。

後來又有人獻策,既然無法把棺材抬走,那就將屍體從棺材中搬出來,直接抬到墳前,然後裝進棺材下葬。

家人雖然不忍,可眼見這麼耽擱也不是辦法,隻好同意。

卻不成想,村中十幾個青壯年漢子合力,竟然無法將屍體抬出靈堂一步。

沒有辦法,村長隻好把案子報到縣衙。

這個案子,李雲貴給劃到了丙級。

雖然沒有死人,但很明顯已經不是普通差人能完成了,至少要開竅的武者出手才行。

陳元想了想,把案子交給了鄭小六去辦。

鄭小六接過狀子匆匆離去。

之後陳元又從眾多案子中揀出幾件要緊的吩咐下去。

其他的或者並不緊急,或者乾脆出於村民們的幻想,根本沒必要處理。

把事情都交代好,陳元坐在書案後面默默誦經,準備印刻新的經典。

他現在體內元氣充足,隨時都能打通神庭穴。

唯一欠缺的是儒術境界,他需要趕緊把儒術境界推到九層階梯,到時候無名法相徹底圓滿,這纔是他開神庭,顯法相的時候。

說起來,他現在其實已經說不準自己所修的是不是儒術了。

他的築基經典中,既有儒門文章,又有道家文章, www.kanshu.com實在已經成了大雜鋪,還不知道後面會弄出個什麼法相。

昨夜幫法源和尚成道,他的儒術修行直接提升一個境界,現在還欠缺一篇文章沒有印刻。

該印刻什麼文章,他心裡早就做好安排,因此也不遲疑,立即顯化心神翠竹,踏步書寫文章。

他築基境所要印刻的九篇文章,全都要圍繞著大道之本源立論,而且九篇文章都要在相似的水平,這樣他的法相才能圓滿,如若不然,難免會有瑕疵。

這就決定,可供他選擇的文章並不多。

這第七篇文章,他選擇的是莊子的“夫道有情有信篇”。

“夫道有情有信,無為無形;可傳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見;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極之先而不為高,在六極之下而不為深;先天地生而不為久,長於上古而不為老。”

不到百字的一篇文章,隻是片刻工夫就書寫完,隨即他心念一動,文章隨著心神收斂到第七節翠竹上面。

第七層階梯終於是徹底踏實,第八節翠竹也已經長出近一半,樂觀估計,隻要再過一年,他就能衝上九層階梯了。

到時候他就是儒術和武道的雙九!

攜雙九的無敵心態,肉身和精神的雙重圓滿,他可以一舉突破進入法相境。

到時候他就能半步踏出螻蟻的地位了。

一時間陳元有些躊躇滿誌。

在官署消磨了半天時間,已經接近中午,陳元正要去裡間叫醒媚娘去吃飯,鄭小六匆匆跑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