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是也罷,不是也罷,此間事已了,如果大師無意再做爭鬥,那我可就走了。”

說完陳元轉身要走。

“且慢!”

“怎麼,大師還要賜教?”

和尚搖搖頭,說道:“施主精通雷法,一旦出山,人榜頭十名裡必定有你姓名,貧僧不是你的對手。”

“不過,你既然精通雷法,修的是仙門一脈,為何卻要放縱妖魔?更不用說那妖還是蛟魔血脈。”

陳元笑道:“大師勿怪,在下實在不知蛟魔是何物,隻是那白娘子性情倒還算純良,在此地多年了,未曾傷人,反而助人,我輩除妖,不過是為了保境安民,對於這種無害的妖魔何苦斬儘殺絕,反而更添事端。”

和尚搖頭歎息道:“施主修為高深,本不是貧僧所能置喙的,隻是方纔這些話已然是墜入魔道。”

“人是人,妖是妖,若不分辨清楚,是非淆亂,終將貽害無窮。”

“大師此言差矣,”陳元笑道:“敢問大師學佛所為何事?”

和尚道:“自然是為了修成羅漢法身,成就無上正果。”

陳元搖頭道:“要我說,羅漢法身恐怕未必是究竟果位,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見得諸相非相,方見如來。”

“大師執於名,著於相,恐怕難成正果。”

和尚一下子呆住了。

陳元這句話像是一聲雷炸響在他腦海,不斷地迴盪著。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見得諸相非相,方見如來。”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見得諸相非相,方見如來。”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見得諸相非相,方見如來。”

和尚一遍遍地唸誦著,聲音中有濃濃的困惑。

這和他平日所學全不相同,幾乎難以理解。

若凡相皆虛妄,那羅漢相是虛還是實,正果相是虛還是實?

若羅漢與正果也虛妄,他們又證個什麼?

他很想馬上把面前這奇怪的年輕人駁個狗血噴頭,可又不自覺覺得這句話對他有神秘的吸引力,他彷彿看到了一種新境界。

和尚不斷地唸誦,誦經之聲響徹整片山林,最初是困惑,後來慢慢平淡,最後和尚身上竟然散發出一種徹悟後的禪韻。

忽然,陳元感覺一股氣在他體內產生。

他愕然地閉目內視,隻見心神所化的那根翠竹突然猛長了一節,由六節半直接長到將近八節。

這是怎麼回事?

陳元先是有些困惑,隨後他看看似有所悟的和尚,一下子明白過來。

難道他身上莫名其妙有什麼教化任務,隻要讓這個世界的修士開辟新境界,他自身實力也會增長?

那邊和尚已經從頓悟中清醒過來,隻是片刻的頓悟,他就感覺自己的法相已經圓滿,隻待合適的時機,就能夠顯化,從而進入法相境。

和尚高宣佛號,感激道:“施主成道之恩,貧僧永不敢忘!”

他從懷裡掏出一串腕珠,遞給陳元道:“施主以後但有所命,著人持此珠來大行寺,貧僧絕不推辭。”

對修行者來說,成道之恩實在太重了,除非對於以後的修行沒有什麼野心,要不然哪怕拚了命,也要還這種恩情。

更何況,陳元不禁對他有恩。

陳元這句話開示了一種新境界,等他徹底領會了這種境界,並且將其顯示在法相上,大行寺將會有一門新地至高傳承,甚至是比至高更高的傳承。

這麼說來,以後的曆代大行寺僧人,都要承一分情。

陳元沒有推辭,反而樂滋滋地把念珠接過來。

他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雛鳥了,大行寺可是與神京崇聖山太學,中州省雲門山朝天觀並稱的佛門祖庭。

能和大行寺結一份善緣,那他以後的安全又能多得一份保障。

“對了,還沒請教大師法號?”

“貧僧法源。”

陳元笑道:“法源?我還以為你叫法海呢。”

法源和尚苦笑道:“施主就不要打趣貧僧了,法海那孽徒乃敝寺大敵,貧僧怎會是他。”

陳元失笑道:“居然真有一位法海和尚。”

法源一怔:“施主沒聽過他?”

陳元搖了搖頭。

法源這下子心中頓時起了好奇心。

人榜第三的怒羅漢法海,天下武道中人哪個不知,眼前這人竟然沒聽過?

可是他又不得不信,剛纔陳元聽到他的法號,也不曾流露絲毫震驚。

怎麼說他也是排名十一的年輕高手。

年紀輕輕卻修為驚人,足以競爭人榜前五,隨口就能道出玄妙佛理,這樣的人卻對人榜毫無瞭解。

這究竟是個什麼人?

法源和尚心中好奇,卻沒有詢問什麼。

陳元自從出現,從沒有主動表明身份的意思,可見他是有意隱藏。

法源也是個識趣的人,自然不會再詢問什麼,再加上他自幼修持眼神通,因此雙眼上有封印,無法視物,正好可以替對方保守秘密。

事情既然已經瞭解,UU看書 www.kanshu.com法源無意繼續停留,接下來最重要的事就是立即回大行寺,準備顯化法相。

法源向陳元告辭,轉身正要離開,卻見許思凡忽然跑了過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哭泣道:“大師請帶我一起走吧!”

陳元和法源都呆住了。

“施主這是何意?”

法源問道。

許思凡道:“夫妻恩愛濃,轉眼卻成空,弟子已經熄去凡念,願隨大師修行,望大師不棄鄙陋,收下弟子。”

陳元有些意外,這許思凡還真是個癡情種子,沒了老婆,竟然就看破紅塵要去出家了。

隻是眼前這和尚怎麼說也沾點個奪妻之恨,他心裡就真的沒有怨恨,能伏下心去跟隨對方修行?

法源和尚聞言,心裡卻很歡喜,說道:“施主當真是有慧根的,非常難得,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早日懸崖撒手,猶未晚也,也罷,你就隨在我身邊,做個頭陀吧。”

說著伸出手去放在許思凡頭頂,運轉法門,竟然給他剃度了。

許思凡雙手合十跪在地上,眼看著自己烏黑的頭髮一片片掉下來。

剃度完畢,法源道:“我在給你個法號,就叫作正念如何?”

正念連忙稱謝,隨後卻轉身對陳元說道:“大人,我還有一事想請大人幫忙。”

陳元點頭道:“說來聽聽。”

正念道:“今天隨了師父,以後再非紅塵中人,隻一件事我還不能放心,那就是我的女兒媚娘,我想將她托付給大人,希望大人大發慈悲,收養了她。”

噗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