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聽張天王說完,陳元不由得心中暗暗歎息。

這簡直就是一出投降主義的悲劇!

落草成好漢,歡欣受招降,爪朽牙齒敗,性命安不傷?

感慨半天,陳元心中一動,急問道:“那你留在雲門山的元神,後來取回了嗎?”

張天王道:“我瘋了,當世真武大帝就在雲門山,我敢去雲門山造次?”

苦也!

陳元忙轉身向神庭外去,剛走到大殿門口,就見到外面的混沌世界正在劇烈地翻滾,彷彿有什麼恐怖的存在正攪動混沌世界。

沒過多久,一雙巨眼從混沌中顯現出來,冷冷地看向神庭。

完蛋,果然引來了真神!

陳元心中大罵,他早該防備的。

張天王被朝天觀整合進自己的神譜,也就和朝天觀產生了極強的聯絡,他在這裡一口一個真武的叫著,怎麼可能不引起對方感應。

要是被當世真武大帝注意到他,那他可真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了。

緊急之下,陳元高聲唸誦起自身的築基經典。

如今也隻有無名法相有可能發揮作用了。

一篇太極圖說誦完,他的神庭忽然一晃。

一隻巨大的白玉手從下面托起神庭,升到混沌中去。

下一刻法相托起琉璃盞。

琉璃盞在法相手中威力全開,變作古鼎大小,發出萬丈光芒,混沌中的巨眼立時被驅逐開。

沒等陳元高興,卻見無名法相伸出兩根手指把張天王捏了出去。

無名法相把張天王丟進琉璃盞,一縷青煙冒出,張天王連聲慘叫都沒發出就徹底隕落。

陳元看得目瞪口呆。

……

雲門山,朝天觀。

雲門山是大週五座名山之一,而且隱隱有超出同儔之勢,其中多半是因為雲門山蓮花峰上的那座朝天觀。

朝天觀,天下仙門之正宗,無邊妙法之淵藪,位處蓮花峰巔,一望而小天下,霧海拱服,祥雲點綴。

觀門前,展眼望去,無非蒼鬆翠竹,或伴或友,皆是丹鶴神鳳。

這一日,朝天觀門前的白鶴神鳥卻像是受了驚嚇,忽然展翅高飛。

真武大殿。

“師兄,你這是?”

院監李子厚驚訝地看向上首蒲團上的趙道玄,也就是朝天觀主,當代真武大帝。

剛纔趙道玄體內元氣忽然散溢而出,嚇了他一跳。

觀主修為通天,當真是真神臨世,什麼時候有控製不住自身氣息的事。

趙道玄眉頭微皺:“剛纔有人呼我名號,我開法眼遍觀四極八荒,終於尋到那人,卻忽然被隔絕了視線。”

李子厚奇道:“莫不是儒門那個老傢夥,又或者是邪門六道的幾個小崽子?”

趙道玄搖搖頭:“不是,那人修為不深,隻是仗著法相品級高,這才隔絕了我的視線,蹊蹺的是,他那法相併非現今存世的那幾尊通天法相。”

李子厚一驚:“觀主的意思是…”

一年前,天地間突然出現了一門新的至高傳承,這事讓整個大周各大門派都慌亂了一陣,各自派出門人山去搜尋,想將這門新傳承拿到自家手裡。

隻是這麼久過去了,那人竟然還是毫無蹤影。

此時趙道玄說起有隔絕他視線的通天法相,李子厚立即想起那人。

趙道玄點點頭:“沒錯,應該就是那人,我能感應到,他就在江東省,著誅邪立即去尋。”

李子厚匆忙站起,剛想去外面吩咐誅邪,角落裡一直不曾說話的小道士忽然開口道:“師父,讓我去吧。”

李子厚笑道:“師兄,丁鋒師侄倒是個好人選,咱們朝天觀的嫡傳也該下去走走了,朝廷立什麼人榜,把丁鋒師侄排在首位,江湖上有不少非議,正該讓他們見識見識朝天觀嫡傳的風采。”

趙道玄看向丁鋒,問道:“道心可堅否?”

“堅如磐石!”

丁鋒斬釘截鐵說道。

“道心既堅,緣何動心?”

“靜極思動。”

趙道玄點點頭,說道:“你去吧。”

丁鋒撩起道袍,向趙道玄和李子厚各磕了三個響頭,下山去了。

……

陳元心情複雜地看著無名法相重新隱於混沌之中,法相的行為都是遵從本體的心意,他的念頭是護持神庭,法相當然也就照做,而要護持神庭,就必須除掉張天王這個與朝天觀有密切因果的隱患,所以法相的行為都很合理。

隻是終究有些可惜,那位張天王實在不是壞人。

陳元返回神庭中央,從天花板魔猿身上飄飄蕩蕩掉下來一張畫。

他把畫撈在手裡,果然是張天王的神通,分身術。

陳元大喜。

張天王死了雖然很可惜,但神通還是要的, www.uukanshu.com就這麼虛偽。

他在心裡檢視分身術,發現這也是一門需要修煉的法術,日常將元氣填進身體諸穴位中加以蘊養,臨到用時,可以將其發散於外,變成分身。

通竅境修士最多可分化一百個分身,實力最強隻有二三竅穴。

等到了法相境,又可以增加一百分身,每具分身,最高能有**竅穴的修為。

等到了法身境,分身最高可達三百六十五個,實力則可以達到通竅境的巔峰。

這是分身術實力的極限,沒有自身獨立生命的事物,永不能產生法相,分身術當然也無法將自身提升到法相境。

不過能有三百六十五個**竅的分身,怎麼想都已經很可怕了。

陳元對分身術很滿意,當即離開神庭,運轉法門,天地元氣自動填進周身穴位。

大概隻要十天,他的第一個分身就能孕育成功了。

沒過多久,陳元就離開了寺廟,走之前他敬奉了十兩銀子香火錢,算是自己的房錢。

回到平陽縣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剛走到除妖司門口,就見到一個男人在外面熱鍋螞蟻似的亂轉,仔細一瞧,竟然是許思凡。

不是讓他們一家趕緊搬離嗎,這位許相公不老老實實在家收拾行李,與親友道彆,跑到除妖司來做什麼?

陳元滿腹狐疑地走上前去。

許思凡見到陳元,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連忙趕上來,叫道:“大人,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娘子。”

陳元怔住了。

這是怎麼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