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又行了一程,遠遠看到群山中有座廟宇,心中大喜,連忙調轉馬頭,趕了上去。

他把馬拴在廟外,自己推門走了進去。

廟中隻有一老一少兩個和尚在清修,陳元跟老和尚借了間禪房,立即盤膝而坐,開始運轉金光訣法門。

張天王精元轉化了十二口元氣,再加上氣海中本有的六口,整整十八口圓滿元氣在體內奔湧,要向眉心的神庭穴衝去。

隻要衝開神庭穴,陳元的通竅境修煉就算是功德圓滿,接下來就是顯化法相。

等什麼時候法相顯化於外,他就是法相境的高人了。

可是陳元卻不想現在就打通神庭穴。

他的神庭內,如今隻有赤金槍法相成熟,如果此時打通神庭,到時候就隻能顯化赤金槍了。

赤金槍固然不弱,在整個江湖上也算是上等的功法,可它顯然不可能與混沌中的無名法相相比。

法相一旦顯化,再也沒法反悔,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於是陳元竭儘全力刹住十八口元氣上行的勢頭,把他們重新收回氣海加以蘊養。

等什麼時候儒術到了第九層階梯,無名法相也成熟,他再考慮突破法相境的事。

安撫好體內元氣,陳元存神靜思,下一刻進入了神庭。

嗬,好熱鬨啊!

剛進入神庭,陳元就是一驚。

先是神庭中央,一隻金黃色毛髮的猿猴正拖著鎖鏈,探頭探腦地到處檢視。

赤金槍被魔威震懾,又後退了一大截,已經緊挨著牆壁。

神庭的另個角落,一個蓬頭赤面的大漢正萬分謹慎地盯著魔猿,擔心一不小心就被它衝過來,竟然是之前被他誅殺的張天王。

見到陳元,猿猴縱身一躍,向陳元撲過來。

一時間魔威如山,淩空鎮壓下來。

陳元心中一動,三根鎖鏈立時收縮,將魔猿拉回神庭中央。

魔猿頓時咆哮起來,死命地掙挫著手腳上的鐵鏈,把整個神庭都拉扯得一陣搖晃。

瓦片哢嚓作響,牆壁顛顛蕩蕩。

“省點力氣吧,”陳元叫道:“以前你掙脫不了,現在也是一樣,倒不如想些以後恢複得更強些,那時候再作打算。”

魔猿安靜下來,冷視陳元道:“你是誰,這是哪裡,為什麼我會在這?”

陳元笑道:“這是我的神庭,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這,至於我的身份……”

“抱歉,還不能讓你知道,我倒是想知道你是誰。”

魔猿獰笑道:“我的身份說出來嚇死你!”

“哦?說來聽聽。”

“吾乃是…”

魔猿忽然愣住了。

對啊,他是誰?

魔猿發現他竟然忘記了自己的身份,隻記得自己至為尊貴,隻是這尊貴的身份就是為何,他卻完全沒有印象。

“我是誰?”

猿猴懵懵懂懂地問道。

得,原來他自己也不知道。

陳元無奈地搖搖頭:“那你慢慢想吧。”

說完轉身向角落的張天王走去,他倒要盤問盤問,這傢夥怎麼也出現在他神庭中了。

陳元剛轉身,卻聽身後一聲嘯叫。

魔猿怎麼都想不起自己的身份,越想越是急躁,它本就是性情暴虐之輩,如今一急躁,見到陳元轉身,它早忘了剛纔的教訓,縱身就撲上來。

剛撲到半空,就聽鐵鏈嘩啦啦一陣響。

魔猿手腳上的三根鐵鏈收縮,拉著它上了屋頂。

屋頂上供鐵鏈穿過的洞隻有碗大,魔猿就這麼卡在洞口,下不了,出不去,說不出多難受。

“服了,服了,快放我下去!”

魔猿叫道。

陳元搖搖頭,說道:“你還是先在上面呆著吧,等什麼時候徹底明白你我之間形勢了,那時候纔敢放你。”

魔猿還要叫罵,陳元手輕輕一擺,陰陽氣化作一條帶子,把它的嘴封住。

魔猿發狠,用力咬下去,卻發現陰陽氣至堅至剛,它牙齒咬得生疼,竟絲毫不能奈何這兩道氣。

“好傢夥,了不起,了不起!”

張天王這纔敢從角落裡走出來,不住地讚歎。

“這是你的神庭?”張天王道:“還從沒聽說有誰的神庭是這樣的,外面有神靈,裡面有妖魔,角落裡還有杆神槍,牆壁上滿是神通,小兄弟,你到底是什麼人?”

陳元道:“你不用管我是誰,你是怎麼進來我的神庭的?”

張天王道:“剛纔那猴子善能吞噬他人精魂,修補自家元神,我老張身為正神,有人間香火庇護,自然不是它能消化的,

於是就被吐出來了。”

陳元恍然而悟,張天王的話倒是證實了他長久以來的猜想,他之所以每次除妖都能收穫妖物精元,並非魔猿有意為之,那隻是魔猿吞噬精魂的附帶。

他看了張天王一眼,笑道:“你既是正神,怎麼落到如此下場?”

張天王落寞道:“這也怪我太意氣用事。”

“UU看書 uukanshu.com我本是一農戶人家,那年奸相嚴清發願要修九九八十一座真武道場,天下各府縣為了捧嚴清臭腳,紛紛加稅斂財,我一家老小活不下去,餓死的餓死,投井的投井,我一個不忿,尋機會結果了那狗縣令。”

“既然已經犯了法,我乾脆落草為寇,帶領兄弟們劫下官倉,放糧給鄉親父老們,父老們抬舉,為我立生祠,日日祈福,不知怎的,我竟然成了神靈。”

陳元頓時對他刮目相看,這位天王還真算得上是個好漢:“所以後來你就被除妖司圍捕了?”

“後面的才精彩,”張天王諷刺道:“成神之前,他們日夜通緝我,恨不能立即將我處死,可一旦我成了神靈,他們又開始巴結了。”

“那日雲州府尹林浩親自找上門來,向我承諾說,朝廷可以為我正名,將我列入正神名譜之中,從此我的信眾可以光明正大的祭拜我,隻是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歸順朝天觀,在我的神廟中設真武像,將我一縷元神附著牌位,送去雲門山下萬神殿中受供奉。”

“你答應了?”

陳元問道。

“答應了。”

張天王的語氣有些鬱悶。

“那後來怎麼了,你為什麼又被追殺?”

“照做之後,我漸漸地發現自己不能自主,凡朝天觀發下一道神旨,我必須遵從,否則就會遭受地火焚身之苦。”

“不僅如此,凡信眾祭拜我,所有香火大半被真武法相分潤了去。”

“所以我就反了出來,後面的事你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