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你怎麼殺得他?”

王風懷疑地問道。

陳元答道:“也沒怎麼用力,可能是二位大人先已經重傷了他,最後才被我撿到便宜。”

王風和祁太平對視一眼,心中都不太放心。

陳元的說辭貌似有道理,實則概率太低了。

張天王最後還能保持神軀不崩解,說明沒到接近隕落的時候。

這種等級的強者,哪怕已經很虛弱了,也不是三竅的武者可以輕易對付的。

王風二人再次暗運元氣,凝聚在雙眼,向陳元看去,見他身上的確隻有三竅發出毫光,表現出已經打通的狀況。

兩人不敢就此放下懷疑。

他們都是在除妖司混出來的人精,最是謹慎不過。

除妖司的日常公務,往往稍不留意就會殞命,他們早養成了不肯放過一絲疑點的習慣。

王風道:“你先在此等候。”

隨即他向祁太平點點頭,徑自轉身走開了。

陳元猜測他是去找人鑒彆他的修為。

兩個總旗都是九竅,在這附近能比他們修為還高,鑒定結果更準確的還能有誰?

陳元心中發笑。

王風走到山陰處,兩個被曬得不舒服,正在陰涼處躲太陽的陰使在閒聊。

“事情結束了吧,我兄弟二人可要收迴天索地網了?”

慶無賞說道。

“邪神已經授首,辛苦二位了,”王風道:“不過,還有件事想請二位幫個忙。”

於是他將陳元誅殺張天王的事講了一遍,說道:“所以我想請二位代為檢視檢視,陳元修為有沒有什麼問題。”

慶無賞和厲無咎古怪地對視一眼,笑道:“好說好說,咱們這就過去吧,辦完了好早些回去,這毒太陽曬得我渾身不舒服。”

王風心中大喜,他還擔心兩位陰使生性高傲,不理會他的請求,誰知道他們竟然這麼好說話。

沒多久三人就來到陳元旁邊。

慶無賞,厲無咎和陳元,三人視線輕輕碰了碰,隨即若無其事地轉移了視線,各自心中都有些好笑。

“兩位使者請儘力施為。”

王風道。

“好說,”慶無賞忽然道:“不過有言在先,我們陰司也不是做慈善的,就像此次架天羅地網,你們百戶長可是花了大價錢,要我們出手可以,但不能白做。”

反正是對方求上門來,這麼好的機會,少不得敲詐一筆,到時候和陳先生一分,大家共同獲利,豈不美哉!

王風神情一滯,隨即答應道:“回到雲州府,必定備好禮物,奉給二位使者。”

慶無賞滿意地點點頭:“那王大人可要記好了,須知欺天欺地,不可欺陰司啊。”

說完他雙眼一翻,黑眼珠變成銀白色,直勾勾向陳元看過來。

卻見陳元周身竅穴隻有三個通透,其他皆黯淡無光。

慶無賞心中納罕。

當初他第一次見陳元,就曾探查過他的實力,當時陳元有四竅修為。

如今一年過去,怎麼反成三竅了?

他很快明白過來,陳元竟然有著極高明的收斂氣息法門,連他也看不透。

忽然他心中一動。

既然如此,那麼當初的四竅修為就是陳先生的真實實力嗎?

果然不愧是陳先生,竟然一直都被他矇騙過去了。

慶無賞心中歎服。

裝模作樣看了半晌,慶無賞收了法眼,笑道:“了不得,小小年紀就有三竅修為,陳兄弟前途無量啊,尤為難得的是,陳兄弟氣脈暢通,底蘊深厚,神庭廣闊堅牢,日後必成一代俊傑!”

慶無賞把好聽的話不要錢似地倒了一堆,聽得陳元都有些肉麻。

行了老慶,說得很好,但不要再說下去了!

王風和祁太平長舒了一口氣。

陳元沒有問題就好,雲州府除妖司從百戶長到三個總旗都很看好陳元的天賦,如果他在身份上有什麼問題,那他們可就有些難辦了。

王風笑道:“陳元你不要介意,除妖司不比他處,容不得半點差錯,尤其是雲州府除妖司,更比下面各縣嚴格,所以纔要對你多方探查,排除嫌疑。”

旁邊的林英豪聞言頓時面露驚喜地看向陳元。

王風這話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他有意要把陳元調去雲州府。

快謝大人提攜啊!

他恨不能立即替陳元謝恩。

然而陳元卻隻是輕輕笑道:“大人說的哪裡話,大人想要探查屬下,屬下哪敢有怨念。”

王風眉頭微皺。

陳元嘴上說著不敢有怨念,實際上這就是最大的怨唸了。

這小子天賦固然好,隻是性子難免有些傲氣,或許不宜過早調來雲州府,否則以後難以駕馭,還是先放在下面曆練一番,磨磨性子纔好。

王風暗中打定了主意。

陳元瞧著王風面色似乎有些不豫,UU看書 www.uukanshu.com心中舒了口氣,這下子他應該不會急著調他去雲州府了吧?

張天王已經被誅殺,王風二人急著回去交差,當即點齊人馬回雲州府,各縣來馳援的隊長們則各自回去,以後自有人將此次功勞給記上。

趁著整頓兵馬的空檔,林英豪急急地把陳元拉到一邊,問道:“你剛纔怎麼敢那樣和總旗說話,惡了他,你以後還想不想調去雲州府了?”

陳元懊惱道:“嗐,一時頭腦發熱,順嘴就說出來了,我現在也在後悔呢。”

林英豪狐疑地看了他半晌,說道:“你彆蒙我,咱們共事好歹也有一年,你的為人我還是瞭解的,你不想去雲州府?”

他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你彆犯傻,在雲州府當差的好處難以想象,先不說活命機會大大提升,就說那助長修為的丹藥,來來往往的江湖高手,靈通的武道訊息,這都是我等武者夢寐以求的東西,你何苦犯傻窩在個小小平陽縣?”

陳元苦笑,這些好處他好像真的不太需要。

沒辦法,他隻好再三保證,的確是無意中說錯了話,絕不是對雲州府有所排斥。

林英豪將信將疑,隻是那邊兵馬已經整頓齊全,他不好再拖下去,隻好彆了陳元,和隊伍一起返回雲州府去了。

陳元眼見著他們離開,原地還有些各縣馳援的隊長沒走,他也沒心思和他們搭訕,跨上馬就往回走去。

他現在急需要找個地方消化從張天王那獲得的精元,而且他感覺到神庭中似乎發生了什麼異變,他需要儘快去檢視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