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來到林英豪的官署。

林英豪遞給他一張狀紙,說道:“清水村有妖物作怪,二老爺命你過去除妖。”

陳元一愣,問道:“我自己去?”

林英豪點點頭:“這次是丁部案件,二老爺隻點了你一個人的名。”

對於妖魔案件,除妖司自有一套劃分等級的方式。

大體上說,尚未有人死亡的案件,就被定為丁部案件,有人死亡,但死亡侷限在一個較小範圍內,則為丙部。

之前的巨蠍案件就是個丙部案件。

如果傷亡已經大範圍擴展,那就會視情況定為乙部或甲部。

為合理分派人手,除妖司對各部案件的處理有嚴格規定。

丁部案件隻需普通差人,丙部則必須有開竅的隊長領頭,至於甲乙兩部,那已經不是縣級除妖司能處理的了,通常都要上報所在府,由府級除妖司派人解決。

此次清水村案件被標定為丁級,自然隻要普通差人就好。

可是即便如此,按照慣例,除妖司也會斟酌情況,選擇派遣多名差人一起前往,單人執行任務是極少數的情況。

縣丞親自下令,讓陳元自己前往,到底打得什麼主意,林英豪也很清楚,但是一來縣丞並沒有違反規矩,二來他也不想因為一個陳元就和縣丞硬抗。

所以他直接把陳元叫來下發了任務。

陳元把狀紙打開看了起來,等看完後,他心裡鬆了口氣。

狀紙上說,清水村一隻活了多年的老公雞忽然產生了靈性,有妖化的趨勢,最近傷了村裡不少牲畜,因此清水村請縣衙派人去把這隻雞妖除掉。

一隻剛產生靈性的雞妖危害有限。

如果是昨天,他說不定還會有些危險,畢竟昨天他還是普通人。

哪怕是剛開始妖化的雞妖,對普通人來說,也是難以對付的存在,稍不留心,就有可能喪命。

王中成正是因為這個才把案子派給了陳元。

隻可惜現在他已經積攢了六口元氣,就算不敵雞妖,自保總算有餘。

如果運氣好的話,他斬殺了雞妖,就可以試驗一下,看神庭的那道玄光還靈不靈。

要是神庭的玄光每次都能給他帶回妖物精元,那他以後可就發了,到時候除妖司不但不是死地,反而是他的福地。

陳元沒有多說,收起狀子,到馬棚牽著馬就往清水村趕去。

清水村前有一條小河,清淨平和,婉轉有態,清水村正因這條小河得名。

陳元趕到清水村的時候,太陽正要落山。

策馬穿過石橋,立即見到,村子裡放羊的,耕田的,打魚的,正三三兩兩趕回村去。

陳元找人問了路,徑直趕到村長家。

村長是個不到五十歲,看上去很富態的男人,見到陳元,他似乎有些意外,沒想到縣衙竟然這麼快就派人來了。

同時他又有些遲疑,眼前的這位差人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出頭,看公服隻是普通的差人,而不是三位隊長中的哪位,不知道這少年人是否靠譜。

村長道:“大人是自己來的?”

陳元笑道:“怎麼,一個人來不得?”

村長道:“不瞞大人,那畜牲凶的狠,大人獨自前來,要是受傷了,我們可擔待不起。”

看看這說話的藝術,不直說看輕他,反說受傷了擔待不起。

陳元心裡發笑,說道:“放心吧大叔,要是我鬥不過那畜牲,自有兩位小隊長出手,小隊長不行還有隊長,管保給你除了禍害,現在還是趕緊給我說說那畜牲的情況,這纔是正經。”

村長見他說話流利,談吐不凡,慢慢地放下心來,笑道:“大人說得有理。”

“要說那隻畜牲,本來隻是普通的大公雞,每日養在村頭,用來報曉,可能是活的久了,竟然慢慢產生了靈性。”

“從上月起,那畜牲就開始暴躁起來,死命地啄村子裡其他的公雞,我們隻當他一時起了鬥性,也沒太放在心上。”

“沒成想它竟然變本加厲,把村子裡的雞鴨全都啄死,就這還不滿足,後來開始獵食其他家畜,形象也大變,大家這才發現不對。”

“村子裡組織過幾次圍剿,結果都被那畜牲逃掉,不僅如此,時間一天天過去,那畜牲越來越凶,不僅獵食家畜,後來竟然開始襲擊村民,不少人都被他傷了,我們無法,這才上報了縣衙。”

陳元納罕道:“那畜牲不過剛剛產生靈性,到底有什麼厲害之處,竟然讓整村的人都奈何不了它?”

村長歎了口氣,打開房門向院中玩耍的小孩子吩咐幾句,回來繼續說道:

“那畜牲肉眼可見地一天天厲害起來,它那隻喙子比匕首還銳利,兩隻爪子力量極大,輕而易舉就能抓破牛皮,然後扇動翅膀,提著一頭小水牛飛起來。”

“它會飛?”

陳元奇道。

“可不是,”村長道:“那畜牲翅膀越來越長,現在已經能飛起來了,你還彆說,它那翅膀還挺漂亮的,要是有貴人喜歡,養到自家院子裡,也算是個景觀。”

這村長倒是詼諧,哪有人會在自家豢養妖魔,不說妖魔大多生性殘暴,就它們無時無刻不在散發的煞氣,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隻聽村長又道:“爪子和喙子倒還好說,最厲害的是鳴聲,那畜牲一打鳴,像是憑空炸了雷,震得人耳朵刺痛,頭暈目眩。”

音波功?

這倒有些麻煩。

兩人正說著,一個長著小蒜頭鼻子的小孩推門進來,黑亮的眼睛滴溜溜看了陳元一眼,說道:“爺爺,二叔他們來了。”

村長連忙站起來道:“大人請過來看。”

兩人走出屋子,院中已經站了十來個青壯男人。

這些男人身上都帶著傷,有的包著頭,有的纏著胳臂,有的束著腰,還有的拄著柺杖,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些剛從戰場上退下來的殘兵。

村長道:“大人,這些人都是被那畜牲弄傷的,

最開始村民們還能攆著那畜牲到處跑,後來它凶性起來,村民們就再也製不住它了,反倒被它把人傷了,我擔心再過一陣子,它恐怕就敢獵食人了。”

陳元點了點頭,這隻雞妖看上去的確越來越強,也越來越凶,如果不及時除掉,後面肯定要造更大的孽。

他問道:“那雞妖現在何處?”

村長道:“沒人知道,自從和村裡鬨翻了,那畜牲就被趕出村子,隻是每過幾天會到村子裡偷偷捉隻羊,或者捉頭豬牛,我們組織過搜查,這些牲口後來都在村外的林子裡找到了,不過已經被吃的隻剩下骨頭。”

看來這隻雞妖還要靠村裡的牲畜維持生計,估計是野外的食物不夠它吃。

陳元沉吟片刻,問道:“既然這樣,那在樹林外栓隻羊,能不能把雞妖引出來?”

村長當即答道:“我們試過,能引出來,不過那畜牲十分謹慎,見有人靠近,它會立即逃走,陷阱也不頂用,它能識破。”

陳元想了想,問道:“毒藥呢,你們試過嗎?”

村長苦笑道:“我們都試過,那畜牲平日就以五毒為食,如今成了妖,更加百毒不侵,要不是實在沒了辦法,我們也不敢勞煩除妖司的大人。”

陳元道:“村長不必憂心,等會兒把那東西引出來,我先看看情況,之後再做打算。”

雖然他估計著那雞妖的實力有限,比他強不到哪裡去,可為保萬一,還是先看看情況,不能陰溝裡翻船。

當下村長立即叫人去村裡捉一隻肥羊過來,大家牽著往村外的樹林走去。

村裡的青壯男人都跟著前往樹林,老人,女人和小孩則禁閉門窗,防止雞妖來偷襲。

距離樹林幾十米的地方,UU看書 www.kanshu.com大家停下來,在原地釘上一根木橛,隨後把羊栓在上面。

接著眾人紛紛退出近三十丈,等著雞妖出現。

臨走前一名村民在羊腿上割了一刀,鮮血沿著雪白的毛髮淌了下來,血腥氣伴隨著山羊的嚎叫聲蔓延開去。

等了大約兩刻鐘,樹林裡飛出來一隻怪鳥,直向山羊撲過去。

如果不是狀子上白紙黑字寫著,村長口口聲聲說著,他真不敢相信這隻怪鳥竟然是隻雞。

怪鳥翅膀寬大,翼展將近三米,屁股下面還拖著長長的尾巴。

渾身羽毛五彩斑斕,在傍晚彩霞的映照下,竟然熠熠生光。

聽村長的意思,這隻怪鳥一個月以前還是隻普通的老公雞,隻是鬥性強些,這才一個月就長成這種樣子。

再過兩個月,半年甚至一年,它又要長成什麼樣?

孔雀?鳳凰?

果然除妖要趁早,多過一些時日,你面對的可能就不是同一隻妖了。

雞妖飛在半空,突然發出一聲清亮的鳴叫。

那山羊原本正在哀嚎,聽到這聲鳴叫,忽然身體一僵,歪歪的倒了下去。

陳元疑惑地看向村長。

村長低聲道:“那畜牲可以控製自己的鳴聲,想傷誰就傷誰,那羊估計是被它震死了,嗐,這畜牲比之前又厲害了。”

村長有些驚懼。

這雞妖的鳴叫原本隻能震得人頭腦發暈,耳朵刺痛,可現在竟然直接震死了一隻羊,如果今天不除了它,以後再遇到,村民們恐怕連逃命都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