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悄悄地把金線拈在手中,將精神集中在上面。

他耳中隱隱聽到一些話語,慢慢地話語清晰起來。

“信徒祈請天王保佑,那姓劉的老財欺人太甚,奪我田地,逼死我父,此仇不共戴天,信徒今晚就去手刃此賊,若能成功,必定備下厚禮,敬謝天王…”

後面的話語又黯淡下去。

神庭中琉璃盞中的燈油極速消耗,很快就見了底。

陳元心中咋舌,這位叫什麼天王的神靈境界不低,探查這種人的因果消耗太大了。

想想剛探聽到的東西,陳元心裡不由得有些荒誕。

信徒拜佛求神,可是神卻自身難保。

可以說是很諷刺了!

那一邊,雙方已經叫罵起來。

張天王把鬼頭刀抗在肩上,叫道:“兩個小子欺人太甚,你二人追了我半月了,我念你們是後生晚輩,不與你計較,卻一再咄咄逼人,今天我再不饒你!”

王風根本不吃他這套,譏笑道:“少給自己長臉了,今天兩位陰使架好天索,鋪設地網,你逃無可逃,這才裝一把勇士,你也彆犟嘴,過來受死纔是正經。”

張天王被他說中心事,當即大怒,喝道:“兵來!”

滿山的樹木忽然動作起來,先是把嫩綠的樹葉抖落,隨後枝丫乍起,根鬚從地下拔出來,化作雙腳,竟然變成樹人守衛。

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撒豆成兵啊!

陳元看得心頭一熱,如果能把這個神通拿到手…

他搖了搖頭。

太冒險了,此地耳目眾多,又有兩位總旗這等高手,哪裡輪得到他去和對方交手,如果他硬要搶到前面去交戰,立馬就要暴露自己的實力。

太可惜了!

陳元心中暗自歎息。

張天王一聲令下,樹衛蹣跚著向眾除妖司力士壓過來。

這些樹衛大都有一丈以上,再加以枝條茂盛,黑壓壓彷彿大軍壓境,讓眾人心頭籠上一片愁雲慘霧。

“迎敵!”

王風大喝一聲,自己已經當先衝出,撞進樹衛叢中,這些樹衛隻不過二三竅的實力,哪裡能擋他片刻,立即被他掃倒一片。

兩個總旗官不與樹衛糾纏,徑直向張天王衝去。

後面除妖司力士們已經和樹衛短兵相接,這些力士大多有三四竅實力,比樹衛強上一截,人數也不落下風,樹衛雖然看著體型巨大,可是週轉不靈,幾乎隻能被動捱打。

因此剛一接觸,立即就是一片刀砍之聲。

陳元竭力收斂實力,裝出隻有三竅的樣子,與樹衛糾纏。

他眼睛時刻瞄著旁邊的人,彆人花多久解決一個樹衛,他也花差不多時間,絕不掐尖,也不落後,隻是隨著大眾向山頭推去。

山上面,兩名總旗和張天王已經對上了,三人交手的勁力四散激射,彷彿罡風陣陣。

不多時,整個花岩峰都被削去一截,山下面的除妖司力士隻覺得腳下大地震動,好像有巨獸在四周徘徊。

陳元一邊處理樹衛,一邊暗中推測上面三人的實力,最終得出結論,上面三人的實力與他似乎差不多,如果算上雷法和陰陽氣,他恐怕還要更強得多。

他心中有些驚訝。

看來前日遇到的殭屍和白娘子實力不僅六七竅這麼簡單,恐怕已經有近八竅了。

原來自己已經這麼強了。

陳元心中有些得意,隨即又把自己的情緒按耐下來。

還不夠強,上面那個什麼天王看樣子也是個響噹噹的人物,還是位神靈,結果隻是一個小小的雲州府除妖司就能把他堵死,天羅地網一設,連逃都逃不掉,隻能受死。

這個世界太危險了,他現在的實力就像是隻大點的螞蟻,要是有什麼大人物看他不順眼了,隨手一撚就死了。

苟住,苟住!

這一戰直打了兩個時辰,樹衛漸漸被掃清,山上面的動靜也變小了不少,也看是要分勝負的時候了。

陡然間,山上傳來一聲巨響,彷彿炸了雷一般。

隨即一支長槍從山上飛下來,深深地插進地下。

除妖司眾人全都惶然,引頸往山頂看去,哪裡能看到什麼。

忽然一道身影閃爍著金光從山頂衝了下來。

眾人仔細辨查面貌,正是那張天王,隻是身形比之前縮小不少。

為什麼是他衝下來了,兩位總旗官呢?

除妖司眾人一時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兩位總旗已經遭了毒手,他們迎上去也不過是白送命。

可如果總旗還在,為什麼讓他衝下來呢。

眾人正在手足無措之時,卻見山頂高高竄起一個身影,距離太遠看不清面貌,可是從體型看,正是祁太平。

祁太平手持長槍,UU看書 uukanshu.com猛地投擲過來。

長槍如同一道黑電,倏忽而至,把張天王插了個對穿。

張天王身形一滯,接著竟然生生從長槍上掙挫出來。

看他胸口哪裡有絲毫傷痕,隻是體型又比之前縮小一圈,如今隻有個常人大小。

張天王掙脫長槍發狠了往山下跑去。

如今上有天索,下有地網,他身為神靈的隱遁神通完全施展不出,隻有跑下山去,擺脫了天羅地網,才能尋得一線生機。

張天王面目猙獰,揮舞著鬼頭大刀,橫衝直撞地奔騰下來,殺氣凜凜,一時間竟然無人敢湊上前去。

張天王心頭大喜,眼看著馬上就要奔到山下,到時候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又能有幾天喘息之機了。

正想著,卻見一個人影迎上前來。

看樣貌俊朗飄逸,不過二十歲上下,身材並不壯碩,隻略有些精肉,說是武夫,卻更像文士。

就這麼個年輕後生也敢攔他?

張天王大怒,舉刀兜頭向陳元砍下來。

陳元絲毫不懼,提刀就迎上去,暗中卻已經將一點陰陽二氣潛附在長刀表面。

璫!

兩刀相格,張天王鬼頭刀應聲而斷。

陳元不等他反應,一刀插進他喉嚨。

張天王豹眼圓睜,不可思議地望著陳元,卻很快化作一片光點。

陳元眉心玄光一閃,把殘存精元掃儘。

他心頭一鬆,終於沒有白冒險。

王風和祁太平從山頂呼嘯而下,沒多久就跑到陳元面前,滿是震驚地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