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半夜三更已過,杏林醫館後門被推開一個小角,白娘子穿著夜行衣閃身出來。

隨後許思凡也跟了出來:“務必小心!”

殭屍實力不明,他很擔心娘子去後會遇到危險。

白娘子嫣然笑道:“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你在家看好媚娘,一定不要出門,昨天殭屍被我的氣息震懾,今天未必還敢來,但是保不準出什麼意外。”

許思凡鄭重點了點頭。

白娘子轉身往遠處奔去,等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許思凡這才反身回去。

片刻後,又一道身影出現在醫館後門外面,正是陳元。

白天他把夫妻兩個的談話偷聽了去,知道白娘子要去尋找殭屍,因此早早就在附近等著了。

如果運氣好的話,他今天可以撿個漏。

等白娘子除掉殭屍,他可以現身和她談談她的去留問題。

他不可能允許一個修為深厚的妖魔潛藏在自己的轄區,這是個隨時都可能爆炸的暗雷。

雖然很同情他們夫婦東躲XZ的艱難,但是沒辦法,還是早早把他們趕走吧。

要不然什麼時候這位白娘子惹出事來,他的好日子可就結束了。

陳元沒有停留,綴在白娘子身後,奔馳而去。

白娘子一路向鄰村跑去。

她早就打聽好張三的所在,他自從前兩天趕去隔壁蘆山村的小姨家裡,一直都沒離開。

這次估計就是他無意間挖掘了誰家的墓穴,把殭屍放了出來,張三自知惹了禍,於是趕緊逃走。

等找到張三,詢問出殭屍的巢穴,然後過去把殭屍解決掉,這件事也就結束了。

她和相公還有女兒又可以安穩的過日子。

隻用了半個時辰,白娘子就趕到蘆山村。

農戶們都已經睡著,四處一片安靜。

白娘子徑直找到張三小姨家裡。

如今正是春種時候,張三忽然來訪,幫著忙前忙後,小姨和姨夫喜之不儘,因此非但沒有趕他離去,反而儘情挽留招待。

這日張三做了一天農活,身體早就疲乏,回來後又喝壺燒酒,身體剛躺到席子上就昏昏睡去。

正睡得昏天黑地,張三忽然發覺自己身體飄蕩,彷彿處在風裡雲裡一般。

他唬得連忙睜開眼睛,卻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村子外面的農田裡,身邊站著一個身穿黑衣,蒙著臉面的人。

“殭屍巢穴在哪?”

黑衣人惡狠狠問道。

張三心中一跳,兀自裝傻充愣,說道:“什麼殭屍巢穴,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黑衣人一把扯住他的前襟,使勁一摜,把張三摔在地上。

“少給我裝傻,不是你去盜墓,能把殭屍放出來?現在小山村死了人,你倒躲得乾乾淨淨,哪有這種好事!”

“再不說,我殺了你!”

張三聽黑衣人說起他盜墓放走殭屍的事,頓時慌起來,忽然心中一動,脫口道:“你是村裡人?哪位大哥當面?”

黑衣人一腳踹在他胸口,踹得他撲在地裡。

“少廢話,快說,殭屍巢穴在哪?”

張三哪裡敢說。

如果承認了,不僅要背上盜人墓穴的罪,還要背上三條人命,到時候他哪裡還有活命的機會。

張三翻身跪倒在地,哭泣道:“大哥饒命啊,我實在不知道什麼殭屍巢穴,你就算殺了我,我也說不出來啊!”

白娘子見他還要抵賴,也是沒了辦法,乾脆發狠道:“那你就去死吧!”

說著忽然身形膨脹,不一會兒竟然變作一條水桶粗,十幾丈長的巨蟒。

蟒首高昂在半空中,森然月色下,瞳孔裡閃著寒光。

張三的呼吸頓時凝滯下來。

隻見蟒首低垂下來,張嘴把張三銜在口中。

張三嚇得心臟都要裂成幾瓣,大喊道:“我說,我都說,饒命啊!”

蟒首輕擺,把張三拋了出去。

嘭!

張三重重摔在地上,他已經被巨蟒嚇破了膽,當下把自己之前盜墓等事都講了出來。

原來他無意間聽說,小山村外深山中有一灣湖泊,湖旁埋葬著一位百年前的大財主。

當時湖畔還是人煙繁盛之處,百年之後,因為地勢變化,再加上山林中野獸成群,妖魔眾多,人類的生活空間竟然漸漸被逼退出來,好好一個大財主的墳墓,竟然被淹沒在密林之中。

張三根據縣誌記載,找到了那座墳墓。

等把墳墓挖開,他這才發現,棺中的人竟然曆經百年而不腐,縷縷黑煙從棺中冒出,

山林中動物嗅到黑煙立即死亡,花草被黑煙沾染,也不久衰敗。

張三情知不好,也不敢再去棺中寶物,急忙返回村子。

回到村子後,他越想越不對。

小山村緊靠著群山,如果那屍體跑出來,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小山村。

於是他急忙收拾行李,離開了小山村,暫住在小姨家中。www.uukanshu.com

果然,昨天他聽人提起,小山村遭了殭屍,已經死了三個人。

他心中慶幸,也就更不敢回去了。

聽張三說完,白娘子心中氣極。

百年的老屍,就這麼被他放出來了!

屍過百年神難傷!

那具殭屍恐怕已經化成銅屍,換成人類武道境界,差不多有八竅實力,與她境界相當。

她就算用出全力,也未必把那殭屍殺掉,就算殺掉殭屍,她恐怕也要受傷。

可是她又不能不去。

她不去解決殭屍,除妖司的那個小差人多半會遭毒手,到時候案件反應到府裡,上面派下高手,她可就再無隱遁的可能了。

越想越氣,巨蟒怒張血口,發出一聲尖嘯。

張三隻覺腥風撲面,渾身血液都凝固起來,整個人軟到在地上,暈了過去。

白娘子不再理會張三,身形變幻,又化成人身。

遠處陳元臉一熱,連忙把頭轉向一邊。

孃的,原來這些神仙妖怪變身不能變出衣服來。

過了半晌,陳元重新轉過頭來。

這時候白娘子已經穿好內衣,好歹遮住了玉體,很快把外衣穿好,白娘子往張三說明的地方奔去。

陳元等她身影去的遠了,這才動身,綴在她身後。

埋葬財主的湖泊距離小山村有近百裡路,白娘子身為八竅高手,體內妖力澎湃,僅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就趕到了。

湖面如鏡,遍染清輝。

白娘子卻感覺,在這如銀的月光中,夾雜著絲絲縷縷的黑氣。